第1章 瓶子里的大脑
晴川2017-09-10 16:212,739

  素霓有点困惑,有点……冷。

  好奇怪的冷的感觉,从里到外冷透了,皮肤却没觉得冷的那种冷。

  好奇怪。

  还有,真黑,黑得就象整个世界都不存在。

  奇怪,这就是死的感觉吗?

  我死了吧?

  这就是死?

  说好的死后的世界呢?祖先神灵呢?没人来跟我说一声然后怎么办吗?我动不了,实际上,我好象没有手脚了,我感觉不到手脚,所以,我是灵魂了吧?然后呢?是不是我得想点啥干点啥,才能象传说中一样去天堂还是地狱啊?

  随便啊,去哪儿都行!我服了,不管怎么样,不管是谁,快点来带我走啊!

  头鱼坐在一个石洞里,看着石桌上的一个透明箱子里,飘浮着的透明液体里的白色皱巴巴的脑子。瞪着的眼睛,慢慢红了眼圈,然后热泪盈眶,双手掩面,哭了。

  首先,头鱼这名对我们来说挺奇怪不太常见。其实在他们的语言里,他的名字就是“每年捕到头鱼的首领”,因为太长了,就简化成两个字,只有正式场合介绍他出场,才会叫全名。当然我们可以翻成鱼夫,然而人家不是鱼夫,人家是部落首领,之所以人家捕头鱼,是因为抓鱼时第一网总是首领捞,所以头鱼比鱼夫的意思更正确点。至于他姓啥,那时还没那说法,不过,他们整个氏族都生存在河边,他们叫自己渔猎族或者有鱼族,所以,大家提起他们时会说渔猎头鱼,渔猎素霓或者有鱼素霓,所以渔猎或者有鱼二字可以算他们的姓。然后,这个连姓都还没正式存在的部落民,正坐在钢化玻璃的白色椅子里。

  被他称为石洞的这个地方,是钢化玻璃整体浇铸的,你也可以说是3D打印的。纯个人爱好,整个房间都是白色的,而且依照钟乳石一样的自然风格设计的,桌子椅子看起来都象是自然生成的钟乳石,所以,虽然头鱼觉得这石洞好怪啊,还是认为这里是石洞。

  玻璃瓶子里飘着的,就是他儿子的脑子。

  怎么回事呢,说来话长:

  素霓,全名是一道白光过后出生的小子。我们给翻译成素霓,比白光显得有学问点。

  对素霓这孩子头鱼的感情就比较复杂了。

  这小子是一道白光之后出生的,别人觉得是一道白光,其实头鱼知道这小子是一道白光之后,来了个神仙,然后他老婆就不见了,过一会儿,神仙就把他老婆和这孩子一起送回来了。所以,头鱼深深怀疑,这小子是我儿子吗?

  他老婆当然是怀孕了,但是怀孕的时间却很不对劲,虽然原始人没啥医学知道,也知道怀孕时间超过二个自然轮回肯定不对劲。通常咱们冬天播个种,秋天食物多的时候正好生出来,你要春夏秋冬春夏秋冬,轮了两次,然后才出生,这肯定就不太对劲。更何况老婆在床上打滚了好久,硬是生不出来,然后被神仙弄走了,再送回来这孩子也不太对劲,正常婴儿啥样啊,植物样啊,眼睛不对焦,小爪子一抓一抓的,跟会动的大白菜差不多。他儿子一出生就满地走啊,过两天就是满树爬了。这是什么玩意啊?猴崽子也不带长这么快的。

  两个月的时候,猴崽子就在他不愿意抱时,抱着他大腿抓着他衣服直接爬到他怀里:“爹爹,爹爹……”你要不抱他,他就直接一抓你脑袋骑你脖子上,好歹是个孩子,总不能扯下来摔死不是?所以头鱼只得没事就一只手抱着他到处走。

  所以,头鱼对素霓的感觉就是,你小子是什么玩意啊?以及我成天抱着的肯定是我儿子,反正我也习惯了,他也管我叫爹。

  这么复杂的感情就导致猴崽子到处惹事时,他就想把他直接踹死,然后猴崽子一出事,他就哭了。

  事情是这样的,他儿子头两年挺喜欢长在他身上的,后几年就跟野猴一样,来去如风啊,只要一跳进林子里,一眨眼就不见了。他是即没精力也没能力管了,好在他儿子即有速度又有力量,普通猛兽根本不是对手,重量级猛兽想追他,他就上树了。有次一只豹子追他追急了,他上树了,豹子也上树了,他弄个藤子一甩,缠对面树上,然后荡过去,他跑了,豹子在树上呆了两天下不来了,最后一屁股摔地上,差点没摔死,让他给拎回家治了伤,当成宠物养了。嗯,这小子力气也大得出奇。

  五岁大的孩子弄个黑豹当猛兽养,大家都觉得这小子太神奇了,将来肯定是新首领了。头鱼一边心里挺自得,一边有点不得劲,这孩子是我儿子啊,这么强我当然挺高兴。可这孩子不一定是我儿子啊,我有两亲儿子呢,也都挺不错的,虽然没不错得这么奇怪。

  然后这个挺奇怪的儿子,忽然间小木屋里就不住闪光,现代社会就当孩子弄个啥灯光派对了,古时候,哪来的光啊,火把就不容易了,都得省着用,忽然间半夜整个屋大放光明,然后又闪出五彩光来,通常那都是神仙降临了。头鱼就进屋看看,结果看到素霓正把个拳头大的圆球往地上摔呢,一只手拿块石头,看起来是想砸碎了看看里面有没有核桃仁的样子。更可怕的是那东西已经“呜呜”叫,而且红光一闪一闪,表面不住闪现一串字符,字符头鱼不认识,但是他认识字符后面那个叹号,他是首领参加过几场战争,去过朝歌,见过点世面,这种怪东西,一冒出叹号来,接着就是爆炸。

  头鱼扑过去,一把夺下来,跑出门,拼了老命用力扔出去,只听一声巨响,几十米外,白光差点没闪瞎他们的眼睛,然后冲击波大风一样把头鱼和素霓以及小木屋一起掀翻在地,冲击波所过之处大树小树,花花草草全都倒伏在地。

  你以为这就是素霓变成个脑子浮在玻璃瓶子里的原因?差得远呢。老鱼和素霓挣扎着爬起来,互相看看,两人都一身黑灰与血痕,但是四肢俱全脑袋也都在,这得是啥运气啊!

  其实也没啥大不了的,因为刚才扔出去的那个本来就不是炸弹,那不过是个电子集成装置,主要部件是个电脑,次要部件是通讯设备,贴切点形容,就是功能超强大的智能手机。爆炸的不过是里面的电池。这东西挺安全的,一般不爆炸,只不过素霓想把这玩意打开看看,又摔又砸搞了好久了,电池再也忍不住了,虽然咱不怕摔,但是咱是用来计算和通讯的,不是用来摔的好吧,它有传感器,感觉到自己受到攻击了,所以,不住发出求援信号,同时指挥外挂保护装置启动保护,然而保护装置都被素霓给拆了,所以它判断自己不但落入敌人手里,而且受到暴力入侵,为了保护内部资料,启动自爆了。

  好在它不过是自爆,只是为了销毁资料,并不是为了炸死敌人,所以,有足够长的预警时间,威力也不太大。

  老鱼抬手就给素霓个大嘴巴!然后再一脚踹出老远,狂叫:“这东西是哪儿来的?!”

  吓死老子了!

  于是爆炸声之后再响起警笛一样的哭嚎声,老鱼的正妻川(妇川,渔猎川)就狂奔出来,加入嚎叫二重唱小组了。

  虽然大家都说,老鱼和川的组合,基本上就象他们的名字一样,那是鱼得水啊,但是川就象大海,通常都挺温柔,哪次海啸啥的,就把老鱼给拍一顿,有时候就给拍搁浅了。所以老鱼一听她开嚎了,就转身走了。惹不起老子还躲不起嘛!我明儿再问这兔崽子哪弄来的这么吓人的东西。再说他也吓坏了,他同儿子虽然都活着,可是身上细细碎碎的被树枝石子划开的口子还挺吓人的,得去洗洗包一下。

继续阅读:第2章 神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千年前有神经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