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一别两宽
姚黄2017-08-29 13:082,707

  林锦听的心肝一颤,不禁为今后她的夫君觉得担忧。

  题外话说完之后,两人便开始了打扫收拾的工作。

  世子现在并未成婚,而世子夫人则是一直伴在六王爷身侧,所以偌大的个世子府中,却只有他一个主子了。

  皇上估摸着是怕他刚来不大方便,送了二十名太监,二十名宫女,一百名的护卫。再加上世子从乾州自己带来的人,一时间倒是没有妙音和林锦的用武之处了。

  家里的主子少,院子多,在寸土寸金的京城,也成了头一遭。

  到了下午,两人便一起去领了牌子,顺便又被交代了一些事。

  或许是因为有妙音的这一层关系在,林锦和她分在了秋水苑,因为此处临近湖边,比较偏僻,所以只有她们两人先住着。待日后若是住进来主子了,则会另外再加配额。

  这简直是太好了。

  妙音心中高兴,收视起来都格外欢喜。

  “希望这秋水苑永远都别来什么人,单给咱们住着,多好啊!”

  两人收视一天也累了,到了晚上,简单的擦拭一番后,便各自睡下了。

  现在的秋水苑大,有好几个屋,但是两个姑娘还是选择了相邻的两个房间住下,将主屋留了下来。

  可林锦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她想起了很多。

  许许多多的湖面,都在面前纷纷扰扰的飞过,如雪片一样,看的那么清晰,却不敢伸手去碰。怕一碰,便碎了。

  一个人的夜好似更加孤寂起来,还有白日里,他曾经出现的时刻。

  他会知道吗?在这个队伍的小尾巴里面,夹杂着一个他辜负过的女人。

  或许不会吧,这个时间,不知道他正和谁一起缠绵呢。

  想到这一点,林锦心口就钝钝的疼。

  她觉得自己大概是有些自虐了,总是喜欢想一些不堪的事情,这样才好一次次的揭开那个千疮百孔的伤口,反复的刺着里面血肉模糊。

  眼角一热,一滴泪已经淌了下来。

  她不能就这么的待在世子府里,她要想办法,如何才能靠近沈繁星,如何才能靠近明景轩。

  明景轩回宫之后,呆呆的坐在榻前,一连好久,都没有反应。

  “皇上,皇上。”

  他这才恍然醒过神,看了一眼旁边的小安子。

  年轻的眉眼十分青涩,垂着头,小声道:“您已经看了有半个时辰了。”

  半个时辰,却一动都未动。

  是吗?

  他有些恍惚。

  “皇上今儿从外面回来,便一直有些恍惚,是不是累了?”

  小安子道:“若是累了便歇息一会儿吧。”

  累了吗?

  并不是。

  他今天,不知为何,有一种十分心慌的感觉。

  原本他在大殿上坐着,今日是端王世子入京的日子,他也并不大想给端王这个脸面,免得朝中有一些看不清形势的糊涂东西,再会错了意,站错了队。“

  然而,不知怎的,他突然间 有一种十分躁动的感觉。

  好似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他一样。

  明景轩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连龙袍都来不及换下,直接骑着马便顺着宫门飞奔出去。

  小安子焦急的声音在身后喊着:“护驾,快护驾。”

  至于明日朝臣会怎样议论,民间会引起怎样的轩然大波,这一刻,他都顾不得了,他只想马儿快些,再快些,好带着他快快跑远。

  待真的到了,与世子客套说完话,那种感觉也越来越强烈。

  趁着世子说话的时候,他错过视线,看着他身后远远的队伍。

  队伍是那样的长,车子,箱子,人头。

  一水的黑压压的头,望着人心口发闷。

  到最后,他垂头丧气的回了宫中。

  “你说。”

  听到明景轩开口,小安子连忙认真的竖起耳朵。

  “人死,可以复生吗?”

  小安子一愣,疑心自己没有听清楚,可下一刻,便听到明景轩有些激动的声音。

  “朕曾经好像听说过,许多的鬼狐故事,她们可以附在另一个躯体之上。既然她们都可以,那么,魂魄也应该是可以的吧。”

  天子的脸上闪着异样的光芒。

  小安子想了想,斟酌道:“奴才想,附身一说,或许只有精怪才能吧。一般这等小说话本里面,到最后无论是附身的,还是被附身的,皆是没个好下场。”

  说罢之后,心中十分的忐忑。

  良久。

  “你说得对。”

  明景轩的声音有些疲惫不堪:“她心地善良,便是踩死了一只蚂蚁都会心中难安,又怎么肯去害人呢?是我想错了,是我想多了。”

  声音到最后,无限疲惫颓废。

  小安子虽然年纪小,可对于帝王的这一段情史,宫中却是无人不知的,

  现在听他主动提起,小安子趁机安慰:“虽说不能附身,可林大小姐是个好人,现在定然是去投生了。奴才在老家的时候听人说,若是福报积的多的,到时候直接可以 投生到大富大贵之家去呢。”

  “真的吗?”

  明景轩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整个人也好似被注入了新鲜的生命力。迫不及待道:“你快说说,福报是要怎么个积累的方法。”

  小安子顿时为难起来。

  “奴才就知道什么烧纸钱,做法事的。可具体的却是不清楚了,也不敢胡说,别耽搁了林大小姐。术业有专攻,皇上倒是可以问问龙泉寺的住持,他定然清楚。”

  “对啊!”明景轩大喜:“朕怎么把这个忘了。”

  “不管做什么都行,将全国的高僧都请来为她祈福念经都可。只要能叫她有滔天的富贵,投生到帝王之家,再与我相遇。”

  明景轩摸索着胳膊上的珠串。

  这是林锦生日时,他送的,用十八颗的小叶紫檀雕刻而成,每一粒珠子都加持过了。

  当时她还笑着骂说将她当成猪了不成?十八颗的珠子,都能直接套到脖子上了。

  然而这佛珠,最后是在西山后面的树林里面找到的。

  散落了一地,旁边便是她的绣鞋和一支珠钗。

  他不假人手,小心翼翼的将这些东西捡了起来。

  这边是锦儿留给他最后的东西了。

  见他神色悲怆,小安子对着周围的人使眼色,大家心冷深灰,纷纷鱼贯而出。

  乾清宫内,只剩下了明景轩一人。

  “锦儿,锦儿。”

  他望着手中的佛珠,喃喃自语:“今生今世,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若是见面,我第一眼,肯定变能认出你。”

  “阿秋!”

  妙音揉了揉发红的鼻头,囔着声音:“小锦,你就帮我弄一把艾叶来,我不用吃药了。”

  林锦慢慢走来,将手中的碗递到她面前:“我不管你们苗寨里面是如何医的,不过你都好几天了还没好,反而越来越严重,就该试一试我们中原的方法了。”

  看着眼前浓褐色的药汁子,妙音苦着脸:“这东西闻着就苦,我不吃!”

  “良药苦口利于病!这是老话!“

  “不要,这是你们汉人的老话,我们苗人可没有这句话。”

  见妙音开始耍无赖,林锦没好气道:“反正今儿这药是必须吃的,不然越来越严重了,可是更麻烦。再说,谁说想要去街上逛逛的?“

  一听这个,妙音眼睛开始露出精光。

  可一看到桌子上的药,又开始绝望。

  妙音在做着天人交战。

  最后,终于还是出去的这个念头引的她一口完了这碗药。

  然后差点没哭出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诱爱:霸宠小毒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诱爱:霸宠小毒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