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容貌尽毁
姚黄2017-08-29 13:072,833

  夜渐渐深了,林锦终于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她一醒来便感觉到脸上钻心的疼,不禁伸手去摸 。可是一碰触,便觉得好似撒了一把生石灰粉在伤口处一样,疼的几欲昏厥。

  身下也是膈的疼,她一摸,入手处扎人的疼。

  借着窗口透进来的月光,林锦才看清楚自己的处境。

  原来她被关在了一处柴房里,地上有一些稻草,而现在,她就躺在这稻草之上。

  窗外的下玄月高高悬挂,月光如生铁一般,凄冷而遥远。

  林锦忍不住的流泪,可这样只能让情况更糟糕。泪水碰到脸上的伤口,疼的钻心。

  她才十四岁,六岁以前,被柳妈护着,六岁之后,被明景轩和姚太后护着,从来不知道人心险恶,可以到这个地步。

  此刻没有镜子,她并不知道自己脸上的伤有多重。可是沈繁星那狠狠的一下却是用了十足的力气,她下意识觉得肯定会留下疤痕的。

  然而现在,却并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沈繁星那恶毒的话还在耳旁,她要想办法如何自救。不然的话,恐怕后面还有更可怕的事情在等着她。

  姚太后提点过一些后宫之间的一些手段,那时她总是不以为然,觉得有了明景轩的爱便是拥有了一些。然现在看来,她到底是看轻了女人的嫉妒。

  至于沈繁星所说的那些话是真是假,她此刻已经不想再去想了。她决定勇敢一次,先救了自己出去,然后去找明景轩。

  不管怎么说,也不能立即就判了他的死刑。总要听一听他的解释吧。

  门是被从外面锁死的,她晃了晃,听到沉重锁链的声音。

  窗户更不用想,几根粗贴柱子隔断,除非她可以变成耗子大小。

  林锦在屋里转了一圈,可悲的发现,除非掘地三尺,不然她根本逃不出去。

  又累又饿,加上伤口的疼痛,她一下子瘫软在地上,再也忍不住,嘤嘤的哭了起来。

  就在这时,外面发出一小点动静,紧跟着,一个人的声音传进来。

  “林小姐,林小姐,你还在吗?”

  这熟悉的声音让她陡然醒来,似乎迸发了无穷的力气。

  她扑到门口,急切道:“小安子,是你吗?”

  外面得了回应,也十分的激动:“是我,林小姐,你别着急,奴才也是刚想办法逃出来的。现在就救您出去。”

  紧跟着,便是锁链滑动的声音。

  林锦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这一刻,就连脸上剧烈的疼痛都忘记了。

  “小安子,是表哥来了吗?”

  到这一刻,她心中还是不禁将他做为自己最大的依靠。

  “皇上没来,这沈小姐八成真的是疯了,竟然趁着皇上不在,对您……奴才都知道了,您受苦了。”

  小安子的声音带着哭腔,手上的动作更大了。

  沈繁星许是压根没有想到人敢来救林锦,所以并未派人来看守。不一会儿,小安子就将锁链成功的弄开了。

  “林小姐,我开门了。”

  话音刚落,随着吱呀一声,门打开了。

  “您受苦了,快,奴才扶着您出来。”

  小安子早早的便 听说了林锦被沈繁星那一下子的事,却没有想到,会这样的严重。

  从额头直直的到嘴角,三道血肉模糊的口子,而且伤口之深,皮开肉绽。除非是华佗在世,不然以后都要顶着这三道疤痕过一辈子了。

  小安子的鼻子一酸,连忙低下头。

  林锦尤不自知,一边跟着他快步往外走,一面追问:“咱们现在要怎么办?行宫的侍卫呢?为何发生这么大的事却并不见一人?”

  小安子看了看周围,小声道:“行宫的侍卫,奴才没一个认得的。想必都被人给换了,便是奴才,也被一群不认识的人给扣压起来,若非奴才机警逃了出来,只怕小命不保。”

  林锦没有想到情况如此的糟糕,不禁沮丧。

  “眼下这儿不是说话的好时候,行宫现在里外只怕都是沈家的人,咱们还是快些逃出去吧。只要出去了,沿着官道一路到了京城就好了。”

  “好!”

  可林锦的身子太弱,一天水米未进,又遭遇到了这种事,伤口一阵阵的疼,压根没法走快。

  小安子跪了下来:“还是奴才背您吧。”

  这个时候,她也顾不得矫情了,若是耽搁下去,只怕她和小安子两人都会小命不保的。

  “好,辛苦你了!”

  林锦顺从的上了小安子的背上之后,两人跌跌撞撞便往行宫外面跑。

  小安子跟着明景轩来过不少回,小时候皇上又是个调皮捣蛋的性子,为了躲避先皇的课业追问。自己居然发现了个狗窝,没事带着小安子就钻狗窝去。

  因为这个,没少挨排头,这狗窝的位置却也成了两人的秘密基地。

  小安子毕竟是自幼就去了势的,身子又绵又软,跟个女孩子一样柔弱无骨。背着林锦踉踉跄跄,弄的她几次三番不忍:“不然还是我自己下来走吧。”

  “奴才,能行!”

  小安子喘着粗气,使劲的将她快要滑下去的身子狠狠往上一拖,咬紧了牙关:“小姐,您扶好了。”

  说罢,咬牙迈步向前走。

  眼看着那狗洞越来越近了,两人心中大喜过剩,终于要逃开危险,忽然,看到远处火光亮如昼,紧跟着便是人声鼎沸。

  沈繁星发现她们逃走了!

  认知到这一点,林锦顿时面色一白,瘫软下去。

  “小姐,小姐。”

  小安子拼命的摇着她,从腰里掏出一块儿腰牌,胡乱的塞在她掌心。

  “小姐,您听我说。”

  他的声音又快又急:“一会儿顺着这爬出去,您就赶紧往山下跑。记住,千万不要走回头路,下去之后不要从东边回京,追兵肯定会一路向京里的。您顺着往南,奴才的老家便在南边的保定府,奴才的二哥在知府老爷手下做账房。您拿着这块儿腰牌,他看到就会给保定知府,知府一定会送您回京面见皇上的。”

  林锦握着手中的腰牌,茫然道:“那你呢?”

  听小安子的意思,跟交代后事一样。

  小安子仓惶一笑,抽了抽鼻子:“奴才得留下来。”

  “不可!”她惊了一跳,这会儿也顾不得尊卑礼节,下意识便攥住了他的手,斩钉截铁:“你与我一同走。”

  “小姐,您听奴才说。”小安子松开她的桎梏,惨笑:“园子就这么大,他们只要一寸寸的搜,早晚能寻过来。若是咱们一起,谁也逃不脱,您信我,就凭着奴才这股子机警劲儿,一定能逃脱的。”

  就方才沈繁星那个狠戾的模样,叫林锦如何放心?她哭着摇头:“不行,她会杀了你的。”

  “不会的。”小安子保证:“从前在皇上跟前,每次都化险为夷了。连皇上都夸奴才是个猴精,这回也一定能逃出去的。”

  火光离着越来越近了,小安子收了脸上的漫不经心,急促的催着:“来不及了,您快走吧。记住,一定要拿好腰牌,保定知府受过奴才的恩惠,一定会送您平安回京的。”

  林锦已经满面是泪,被小安子推搡着送到了狗洞口。

  短短几步,她却感觉自己用了一生。

  爬出去后,她伸出手,做最后一次的努力:“小安子,你现在出来,我们一起跑,说不定都能活命的。”

  小安子冲着她湛然一笑,道:“我一直没跟您说过,您的笑容,是天底下最漂亮的仙子。另外,替我转达皇上,奴才这辈子能伺候他,值了!”

  说罢,毅然转身,故意将脚步踩的很重,向相反的地方跑去。

  火光处好似听到了声音,短暂的停顿之后,一起向这边追来。

  林锦捂着自己的嘴巴,泣不成声。紧跟着,狠狠的转过身,向山下跑去。

  这是小安子牺牲了自己为她换来的宝贵时间,她不能辜负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诱爱:霸宠小毒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诱爱:霸宠小毒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