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对不住她
姚黄2017-08-29 13:072,566

  玉兰知道,眼前之人,是绝对可以决定自己命运的。

  她心中斟酌之后,小心翼翼道:“宝月楼现在已经人去楼空,奴婢们都被分散去了各个宫中。”

  她虽然低着头,却能感觉到姚太后那锐利的目光,正审视着自己。

  玉兰的心里发虚,手心也不自觉的冒出了汗珠。

  良久,终于那道目光撤去。

  身上的重担,也在这一刻瞬间消失。

  直到姚太后进屋之后,她才抬起头,望着她的背影。

  “玉兰,玉兰,你没事 吧。”

  周围的宫婢簇拥过来,她素来会做人,才来养心殿不久,已经将这些小宫女太监们笼络的特别亲了。

  “没事。”她面色有些苍白,勉强一笑:“就是站的太久了,估计是受了些暑气。”

  “那就赶紧去歇着吧。”其中一个小太监道:“不过你还真是厉害啊,居然敢跟太后说这么久的话,若是我,就真的要吓死了。”

  “我也是赶鸭子上架的。”

  周围立马有声音道:“不过太后的凤威真是逼人啊,别的不说,就是身旁的李公公,什么时候,我才能混到那个位置呢。”

  可嘲笑的声音跟过来:“你就死了那条心吧,咱们皇上身边走了个安公公,又来了个安公公。除非你跟着日后的皇后,可咱们都是养心殿的人,若是跟后宫嫔妃走近了,只有死路一条。”

  有一个声音过来悄悄的问玉兰:“哎,玉兰,你呢?”

  “我?”她微微一笑:“我只想做好自己的差事,比如说,现在已经是申时了,若是再不快些,皇上可该怪罪了。”

  众人顿时如鸟兽飞散,各自忙碌去了。

  玉兰抬脚走了两步,却在回廊下时,顿住了脚步。

  她转过身,目光投向了养心殿,方才姚太后走过的地方。

  然后,嘴角浮起一丝笑意,眼底闪过精光。

  冬暖阁内。

  明景轩和姚太后纷纷坐在罗汉榻的东西两侧,小几上奉着两杯茶,一旁是个瓷白的净瓶,里面插着几只已经干枯的柳枝。

  姚太后老早便看到了,却没有问起。

  冬暖阁是林锦常来的地方,这种不合时宜却还能存在的玩意儿,除了出自她手,还能有谁。

  她不说话,就是等着明景轩先开口。

  可是他好似跟吃了哑巴药一样,也不言语,只是手里摸索着一块儿黄田玉刻成的章子,眼帘微垂,瞧不出心底所想。

  终于,姚太后忍不住了。

  “好好地,皇上怎么想起来搬去乾清宫住了?”

  她心急如焚,说话却四平八稳,慢条斯理的好似在话着家常。

  “不为何。”明景轩淡淡道:“养心殿住的有些腻了,想换个地方。”

  姚太后知道他说的是假话,也不恼,而是苦口婆心道:“可这宫规,皇上是知道的。尚未大婚便贸然的搬去养心殿,这给朝臣一种什么样的暗示?”

  “皇上说不想娶亲的事,我也想了,你刚刚亲政,这会儿朝中动荡不明。再等个一年半载的,也未尝不可。可去乾清宫的事,还是需要从长计议啊。”

  明景轩终于抬眼,似笑非笑的望着姚太后。

  “母后,儿子有一事不明,还想问问母后。”

  姚太后心知肯定没有什么好话,却还是道:“皇上但说无妨。”

  “连市井百姓都知,普遍之下,莫非王土。可莫要说王土,便是这皇宫里,朕想要换个地方住,都被各种约束。儿子想问问,这宫规历朝历代都在改,怎么偏生到了儿子这儿,一点都改不得。”

  “你要改宫规?”

  姚太后大惊:“好好的,改它作甚?”

  “不好!”

  明景轩郑重其事:“宫规里规定的什么皇帝必须二十岁之前大婚,后宫之中要有皇后,嫔妃等多少人。母后,朕怎么觉得,这不是儿子在坐享其福,反而是一帮女的把朕给女票了呢?“

  “皇上这是什么话!”

  姚太后脸一沉:“这是祖制!莫说是皇上,责任便是要为江山社稷繁衍子嗣后代,便是黎民百姓,你见过哪个家里都已经十五还没有成婚的?至于说嫔妃。”

  她稳了稳:“有时候,女人并不是单纯的情爱,更多的是稳固政权,拉拢人心。”

  “那母后的意思是,只要儿子有足够的能力,便可以不用这个方法?”

  姚太后听的脑仁疼,不知道他又犯了什么病:“话也不是这么说。”

  “我看太后都被这宫规弄的头疼,可见这东西的确是有问题。”他直接关棺下了定论:“等儿子明儿拟出来了章程,先送去静泉宫,您好生看看。没准您跟儿子一样,也觉得这些劳什子规矩的,早该改一改了。”

  姚太后是满腔的怒火走的。

  她一向平稳,无论是对待政务还是皇帝的教养,=。

  可现在,她开始隐隐的觉得,事情有些超出了自己的掌握了。

  “你说皇上,怎么变化这么大?”

  也不知道她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垂询旁人的意见。

  李德清仔细观察之后,还是小心翼翼道:“奴才觉得,皇上许是长大了吧,许多事情也有自己的见解,太后不必忧心,自古贤明君王,有哪个不是这般的?”

  “不。”

  姚太后摇了摇头:“我觉得,还是跟锦儿的死有关。”

  他是她肚子里面待了十个月爬出来的,她太了解这个孩子了。

  他现在是因为林锦的死而对一切产生了种怀恨的心里,甚至是对这个生他养他的皇宫,都有了一种怨怼的心理。

  这个少年天子,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带着怨恨,他要反抗,反抗这个朝廷,制度,反抗一切压迫了他的东西。

  姚太后隐隐觉得,未来的日子,可能并不想她预料的那样。

  林锦的死,给他带来的影响,远比她想象的还要严重。

  若是时光能重来,她会去保住那个孩子吗?

  或许还是一样。

  起初她只是想找外甥女来,与沈太后作斗争。

  却没有想到,她的儿子竟然真的义无反顾的爱上了她。

  随着林锦对他的影响越深,姚太后就越是害怕。

  她请来林如松,便也是对林锦的试探。

  不知是说这个孩子心善,还是应该说她没心没肺,总之,她就那样轻松的原谅了这个自幼舍弃她的人。

  可姚太后却不得不想的更长远。

  若是林锦得宠,那么林如松也会跟着水涨船高。不出数年,或许他会重新成为下一个恩国公也不一定。

  然而林锦的性子太软,她又怎么能保证自己可以一直替儿子把持好这片山河呢?

  所以,沈太后的计划,简直是替她解决了一个两难的问题。

  然而现在,这个问题的后遗症终于出现了。

  那便是,明景轩他,彻底的转了性,心底的阴暗面迅速的被无限扩张,放大,笼罩了整片皇宫。

  不出所料的话,很快的,朝中便会因为他搬迁的事情,而引发新一轮的争论。

  正当明景轩将朝中搅的水泄不通的时候,远在西南边陲,一辆马车晃晃悠悠,终于进去了这片传说中的禁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诱爱:霸宠小毒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诱爱:霸宠小毒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