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纯和魅惑
善良的面具2018-09-06 14:032,386

  街角处出现了一个少女,一张宜喜宜嗔的面庞,眼眸流转,嘴角噙着笑意,穿一身简单的T恤和洗得发白的牛仔裤,但却丝毫不能阻挡她身上的青春气息,她正是胖婶的上高三的女儿,甘一禾。

  “一禾现在是出落得越来越水灵了。”叶旭笑嘻嘻的说道。

  甘一禾抿嘴笑道:“旭哥哥总是喜欢笑话我,先给我来俩烤鸡腿吧,还没吃晚饭呢,饿了。”

  “你这贪嘴孩子,来这儿,比去学校还勤快!都说了现在是你高考的关键时刻,这边有我跟小旭就够了,你就别过来了。”胖婶训道。

  “妈,这不是肚子饿嘛,不吃旭哥哥烤出来的鸡腿,我看不进去书。”甘一禾捏住裙角,可怜兮兮的说道,只是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灵动的转着。

  “哈哈,等着,马上就给你烤。”

  说话间,叶旭已是手脚飞快的动了起来,先是在铁丝网上刷了一层香油,一阵鼓风后,往上面摆了两只鲜嫩的鸡腿,用剪刀剪出几道口子后,撒上孜然和辣椒粉,两分钟不到,新鲜可口的滑嫩鸡腿就出炉了。

  “慢点吃,烫。”叶旭笑着说。

  “就知道旭哥哥对我最好了!”甘一禾眼睛眯成了月牙,笑嘻嘻的接了过来,回头对着胖婶说:“妈,我去晚自习了。”

  “早去早回,别在外面逗留。”胖婶说。

  甘一禾秀气的背影刚转过街角,叶旭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是去自习,但是你好歹得将课本一起带走啊……

  眼神一瞥,在烧烤车的夹层中,几本书和练习册静静的码在其中。

  时间来到凌晨,客流量开始稀疏起来,叶旭摘下了手套说:“胖婶,我先回去了。”

  “行,现在已经到点儿了,你赶明儿还要上班呢,快点回去吧。”胖婶儿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拍头,从皮包中数出了一叠钱,递了过去。

  “小旭,这个月的薪水,拿着。”

  多谢胖婶,叶旭笑着接了过来,稍微一扫后,眉毛微动说:“这还多了500。”

  胖婶笑吟吟道:“你做事快,这个月生意好了三成,就当做是你的奖金吧。”

  “胖婶我爱你!”叶旭哈哈一笑,也不客套,往衣服里一塞,一脚踩在踏板上,风一般的走了。

  他并没有回家,而是骑到了滨江一带,这里是出了名的酒吧一条街,把车往宙斯酒吧旁边一甩,径直的走了进去。

  里面闪烁着五颜六色灯光,耳畔回响着动感音乐,舞池中间的青年男女,放肆的扭动着身体,释放着积攒的压力。

  酒吧一角,叶旭端了一杯鸡尾酒,翘着二郎腿,目光落在舞台中央的高台上,一个面容娇媚、身材火爆的女子,正绕着一根钢管,跳出各种摄人心魄、热血喷张的性感动作。

  围绕在他周围的一众青年男女,放肆的尖叫着,跟随着她的节奏,疯狂的跳舞。

  尽管跳钢管舞的女子身材性感、火爆,但在浓妆的遮盖下,一张脸庞仍带着青涩和稚嫩,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甘一禾,她并没有去上晚自习,而是来到了这里。

  宙斯酒吧中,她名头极响,来往的客人没有不知道她的,魔鬼一般火爆妖娆的身材,天使一样清纯稚嫩的面孔,两者相叠加,就成了这个地方最猛烈的一杯春药。

  这个秘密,叶旭并没有告诉胖婶,在他看来,这个年纪的甘一禾,的确需要一个场合来摘下她平时所戴的乖顺面具,释放自己的狂野天性。

  往常下班的时候,他照例会来这里叫上一杯鸡尾酒,坐在角落,静静的欣赏,也算是一种保护吧。

  高潮的音调落下,甘一禾跳了下来,去到了舞厅外的豪华包厢,这里已经坐了一排寻欢作乐的青年男女,桌上随意的丢着几把豪车钥匙。

  “一禾,跳的真美,我都被你迷住了!”一个满头红发、打着耳钉唇钉的青年站起,热情的举起了酒杯:“来,咱俩走三个。”

  甘一禾甜甜一笑说:“鹏少,你知道的,我喝不了酒。”

  虽然是整个宙斯酒吧的钢管舞领队,但她还是深知洁身自好的道理,无论是什么样的局,什么样的客人,她都不会放弃自己的原则。

  “一禾,至于吗,鹏少你又不是不知道,从你来这里的第一天就来捧你的场了,多少要给他一个台阶嘛。”在她身边,富家女韩娜摇着她的手臂,半是撒娇,半是开玩笑的说道。

  韩娜和鹏少一样,都是这个局的焦点人物,为人好爽大方,甘一禾,就是她在这里交的朋友,两人之间十分对胃口。

  甘一禾微微一笑,用调侃的语气说道:“兔子还不吃窝边草是吧?”

  鹏少被她逗乐了,也不强求,而是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道:“一禾,总有一天我会追到你,我不会放弃的!”

  甘一禾也是笑着举起了饮料杯。

  这也是她选择和这批人来往的原因,一方面因为他们都是豪爽的客人,另外一方面就是这些人的性格都还不坏。

  叶旭悠闲的喝着酒,并没有上前去劝阻,他也知道在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光用语言去劝阻,是劝不住的,反而让她去好好经历一次,会有更好的效果。

  一杯酒喝完,也没人来打搅他,像他这样一身地摊货的年轻人,任谁看来都会认为是屌丝,不会有人无聊到前来搭讪。

  正就着劲爆的音乐划拳,一个青年面色惶恐的冲了进来,磕磕巴巴道:“吴子康在外面和人干上了!”

  韩娜当即就站了起来,吴子康是她男友,这口气忍不了。

  鹏少更是大骂了一句:“兄弟们,抄家伙上!”

  话音落地,十几号青年抄起了酒瓶子,杀气腾腾的往二楼冲了上去。

  作为江城最豪华的几大消费场所,宙斯酒吧的二楼,最低消费也是一个不小的数字,在这里的人比一楼的要少一些。

  看见甘一禾也跟在后面,叶旭眉头一挑,将酒杯放下后,不动声色的跟了上去。

  不过是前后脚的距离,先前上去的一拨青年,大半都倒在地上呻吟不止,这让叶旭有些意外。

  抬眼看去,站在对面的是一条大汉,身材魁梧,肌肉虬结,穿一身弹力背心,脸色嚣张。

  他抄起身边的伏加特,就是猛的一口,不屑的看了地上的人一眼,道:“一个以为自己是天王老子,没想到这么怂,tmd都还没断奶吧!”

  叶旭斜靠在走廊上,没有急着出手,他注意到在这条大汉的身后,还坐着四人,两男两女,神情轻松,似乎丝毫不受影响。

  看到其中一人,叶旭扬眉,这下可真是巧了,这不是李冰月吗?

继续阅读:一根手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神的绝世狂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