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如何成帝王
冷成金2018-09-09 10:515,953

  【引言】

  说来也怪,中国人似乎人人生来就能成为权谋家甚至政治家,一个出身低微并无特殊之处的女人,当了皇后之后,也能智谋百出,凌驾群臣,把一个个出生入死、斩敌百万的将军视若无物,玩弄于股掌之中,终于成为实际上的皇帝,甚至在某些方面还颇得后人的好评。这不能不令我们感叹!这个人就是汉朝开国皇帝刘邦的结发妻子吕雉。

  【事典】

  据说,刘邦与吕雉之间,有一段奇异的姻缘。

  还在刘邦做泗水亭长的时候,他的朋友萧何前来闲谈,无意间谈起了单父县中来了一位姓吕的绅士,是为避仇前来投靠县令的。县令为了顾全友情,下令凡县吏都应出资相贺。刘邦随口答应道:“贵客辱临,应当重贺。”萧何以为他在开玩笑,也未在意。

  谁知到了贺会的日子,刘邦竟然长驱直入。这时萧何早已在前厅站立,替吕公收受贺礼,他见刘邦来了,故意高喊道:“贺礼不满千钱的,坐在堂下。”刘邦一听,拿出自己的名片,上面写上贺钱满万,递了进去。吕公见刘邦贺资独厚,慌忙迎了出来,请他上座。吕公素善相术,见刘邦龟背斗胸、日角龙股,更是礼敬有加。萧何知道刘邦没带钱来,就在一边嘲笑他说:“刘家小子恐怕专好大言欺人,没什么贺礼。”吕公明明已听到却并未改变对刘邦的态度。等到开了筵席,吕公竟把刘邦让入上座,刘邦也不多管,只是自顾豪饮。等到筵席散了,吕公举目示意,要刘邦留下。刘邦虽无一钱,却也并不慌张,哪知吕公问道:“我平素遇到的相貌奇异的人,没有一个赶得上您,不知您娶了妇人没有?”刘邦说尚未娶妻。吕公十分坦诚地说:“我有个小女儿,希望能配给您做妻子,请不要嫌弃。”刘邦一听,真是喜从天降,当即跪下磕头行礼。

  后来吕公的夫人责备吕公说:“你经常说我们的女儿有贵相,多少大户人家求亲你都不许,却偏偏配给刘邦这么一个穷极无聊的人。”吕公说:“刘邦生就贵相,日后必君临人上。”就这样,吕雉与刘邦结为夫妻。

  刘邦斩蛇起义以后,吕雉及两个幼子均被捕入狱中,多亏萧何及狱吏解救,才被释放,后来吕雉带着子女在芒砀山中找到了刘邦,一直跟随在刘邦的身边。

  在楚、汉相争时,刘邦兵败彭城,自己只身逃走,他的父亲及吕雉被掳往项羽军中,后来被项羽放还。吕雉与刘邦本是结发夫妻,又是患难夫妻,刘邦做了皇帝之后,吕雉即为皇后,立吕雉之子刘盈为太子,但吕雉和太子的地位都面临着严峻的挑战。

  原来,在楚、汉相争之时,刘邦曾在彭城被项羽打败,只身一人落荒而逃,逃到一处人家,乞饭借宿,这家主人听说他是汉王,就把女儿许配给他,这就是戚夫人。后来刘邦打败了项羽,就把戚夫人接来,逐渐疏远了吕后,专宠于戚夫人。

  戚姬既年轻又长得十分漂亮,善于舞蹈,还能弹会唱,粗通文墨,又会体贴奉迎,以致刘邦溺爱成癖。戚姬既得专宠,为了自己的未来,便五次三番地乞求刘邦立她生的儿子如意为太子,刘邦开始不同意,戚姬就时常哭泣哀求。刘邦不免动心,尤其太子刘盈生性软弱,刘邦素来不喜,而如意却聪慧刚毅,刘邦觉得很像自己,十分爱惜。刘邦也想趁早废了刘盈,立如意为太子,这样既可保住汉祚,又能安慰爱妃。吕后早已察觉到这一点,日夜心惊胆战,但刘邦全部身心都在戚姬身上,自己无由接近,只能空自焦急。

  正巧如意已满十岁,按惯例应当改封,如意也应当到封地去。戚姬听到这一消息,大惊失措,因为如意一旦到了封地,就很难见到皇上,更不用说日夕侍候在皇上身边了,这样就会疏远感情,再也无法讨得皇上的欢心了。戚姬见到刘邦,跪在地上痛哭不已。刘邦窥破了戚姬的心意,说:“你莫非是为了如意改封就国的事吗?我本想立如意为太子,只是废长立幼,废嫡立庶,总觉得名不正、言不顺,等等再说吧。”戚姬更加哭泣哀求,刘邦不禁动摇,最后决定第二天跟群臣商议改立太子的事。

  第二天早朝,群臣毕集,刘邦提出废立太子事宜,大臣们都觉惊惧,都说太子册立数年,并无过失,无端废立,恐怕会引起混乱。刘邦不听,催命词臣草诏。就在这时,御史大夫周昌大喝“不可”。周昌口吃,越是情急,就越是说不出,憋了半天,才说:“臣口不能言,但期期知不可行。陛下欲废太子,臣期期不奉诏。”周昌连续说出了两个“期期”,刘邦忍不住笑了,满朝群臣也笑出声来。刘邦这一笑反解了刚才的怒气,就此不再催写诏书,罢朝而去。

  周昌走到东厢门外,见吕后正站在那里等候,正要上去行礼,不料吕后却突然向他跪倒,周昌不知所以,也慌忙跪倒,吕后连忙把他扶起来说:“今日若非您据理力争,太子恐怕已被废了,我感念您保全了太子,所以才行此大礼。”周昌忙说:“为公不为私,皇后不必多礼。”

  其实,这一方面表达了吕后对周昌的感激,另一方面也是吕后故作姿态,让群臣知道太子轻易废除不得。但吕雉深深地知道,刘邦只是一时罢议,到了一定时候,他又会重新提出废立太子的事。她自己想不出保全太子的办法,便拉拢张良,让张良替她出谋划策。张良说:“如果让一些贤能而又卓有名望的人辅佐太子,皇上就会觉得太子既贤明又得人心,即使要废,也要慎重考虑。如果这样,或许能保全太子。”吕后连忙又问哪里有这样的人,张良说:“听说陕西的商山一带有四位年老的隐士,称为‘商山四皓’,皇上曾多次聘请征召,都被拒绝了,如果能请得他们前来,或许有用。”于是,吕雉就派人千方百计地请来了“商山四皓”。

  刘邦在平定了英布等人的叛乱以后,鞍马劳顿,再加征战中所受的箭伤复发,病势沉重。戚姬日夜侍候在旁,暗想万一高祖驾崩,自己母子绝无生路,便婉转哀求刘邦设法保全其母子的性命。刘邦想来想去,并无其他方法,只有重提废立太子一事。

  张良为太子少傅,听说了这事,立刻去拜见刘邦。张良说了许多道理,刘邦居然不理。张良自跟从刘邦以来,刘邦对他几乎是言听计从,唯独这次例外,张良知道难以劝谏,便在家里装病。太子太傅叔孙通听说了,进宫直言抗谏说:“从前晋献公宠爱骊姬,废去太子,晋国乱了二十年;秦始皇不早立扶苏,致使秦国灭亡,这是您亲眼所见。吕后与陛下是患难夫妻,只生太子一人,且太子仁孝,天下共知,为什么要无端废弃呢?如果您不听,我便以死相谏。”说着就要拔剑自刎,刘邦连忙止住说:“我本是说说而已,并未当真。”

  不久,刘邦特召太子宴饮,实际上想考察虚实。“商山四皓”听说了,也跟太子一起进宫。刘邦见太子身后坐着四位须眉似雪、道貌岸然的老者,十分惊异地问是什么人。四位老者一一自叙姓名。刘邦非常惊愕地说:“我访聘你们已有好几年,你们总是不来,现在难道是跟我的儿子交游吗?”“四皓”齐声回答说:“陛下轻贱士人,随便辱骂,我们忍受不了污辱,才不来见您。现在听说太子仁厚爱士,天下士人都伸长了脖子盼望太子,愿为太子效死。我们几个人特意远道而来,是想敬奉辅佐太子。”刘邦听了,叹息不已。等太子和“四皓”离开时,刘邦急忙把戚姬叫来,指点着“四皓”的背影说:“不是我不愿立如意为太子,实在是太子羽翼已成,已不能废弃了。”戚姬听后,知道再无希望,当即悲凄欲绝。刘邦也不免伤感,为戚姬作“鸿鹄高飞”词,高声吟唱,音调凄楚。

  应该说,张良用“商山四皓”为太子提高威望的这一招,并非张良的独创,早在《战国策》中就有记载了。当时,苏代为燕国游说齐国,在没有见到齐威王之前,先对淳于髡说:“有一个要卖骏马的人,一连三天,每天早上都牵着马站在市场的头上,但没有人知道这是一匹骏马,所以无人问津。他去见伯乐说:‘我有匹骏马想卖掉它,接连三天早晨我都来到市场上,却没人来问价。希望您能够绕着我的马细看一番,在离开以后,再回过头来看看我的马,请允许我献给您一早晨的费用,不知是否可以?’伯乐答应了,于是就绕着马细看一番,离开后又回过头来看了一下。这样一来,这匹马当天早晨就长了十倍的价钱。如今我想把‘骏马’送给齐王看看,可是我找不到替我前后周旋的人。先生有意做我的伯乐吗?请让我献上白璧一双、黄金千镒,以此作为您饲马的费用。”淳于髡说:“我愿意听从您的命令。”于是入宫劝说齐王接见并重用苏代。结果齐王非常喜欢苏代,苏代也因而受到了信任和重用。这虽是纵横家编造的一个故事,但在政治上却屡试不爽。自此以后,刘邦就再也没有动过更换太子的念头。

  刘邦死后,刘盈即位,是为惠帝,吕雉操纵了大权。她不仅加紧排斥刘氏势力,更是首先把以往恨之入骨的眼中钉戚姬打入冷宫。吕雉令人剃光了戚姬满头乌发,又用铁箍子束住她的头颈,再扒下她的宫装,换上赭红色的粗布村装,赶入永巷内圈禁起来,让她整天舂米劳作。

  戚姬从未舂过米,感到满腹的悲愤,且哭且舂。不久,她慢慢地编出了一首“舂歌”,在舂米时边舂边唱:

  子为王,母为虏。

  终日舂薄暮,常与死为伍。

  相离三千里,当使谁告汝?

  吕雉知道后,大怒如狂,愤然骂道:“贱奴尚敢依靠儿子吗?”公元前194年,吕雉让人毒杀了赵隐王如意。

  吕雉既杀死了戚姬的儿子,就更加惨无人道地迫害戚姬。先把她的手指和脚趾斩掉,再割去乳房,又剜掉双眼,并熏聋耳朵,饮以哑药,然后放入厕所。吕雉给戚姬取了个名字叫“人彘”。过了几天,吕雉竟叫惠帝前来观看,惠帝问那是什么,有人告诉他那就是戚姬。第二天,戚姬就死了。

  惠帝见到戚姬的遭遇后,回到宫中大哭不已,生病一年,不能起床。后来托人传话给吕雉说:“把戚姬治成那个样子,不是人能干出的事。我作为您的儿子,到底还是不能治理天下。”从此,汉惠帝纵酒淫乐,不理朝政,消极颓废,于公元前188年忧郁而死。

  人说女人的嫉妒是世界上最可怕的武器,但像吕雉对戚姬这样的嫉妒和“复仇”恐怕在世界上是绝无仅有的,是典型的“中国风格”。也许,中国的女人具有特殊的禀赋吧,她们的权谋总与残忍相连。吕雉不仅对待同性对手如此残忍,对待异性也毫不手软。

  汉朝初年,天下始定,但人心仍未统一,特别是某些重兵在握的将领,总想窥伺时机,以图天下,因此,刘邦格外小心。他在出征叛将陈豨的时候,宫廷之内委于吕雉,宫廷之外委于萧何,他才放心离去。吕雉实在是个有心人,为日后能独揽大权,她决不放过任何一个树立权威、培植势力的机会。

  刘邦怀疑韩信谋反,把他降封留在长安。恰在这时,韩信的舍人栾说派他的弟弟前来送信,报称韩信与陈豨通谋,以前已有密约,这次约定乘夜间不备,打开囚牢,放出囚犯,袭击皇太子,与陈豨遥相呼应。吕雉得书后忙与萧何商量,密谋商定诛除韩信。吕雉派遣一心腹军士,潜出长安,绕到北方,再复入长安,谎称是刘邦派来,报告已平定陈豨叛乱的消息。群臣不知有诈,都来朝中称贺。吕雉的本意是将韩信诳到宫中,但韩信称病未来拜贺,萧何就被迫走一趟。他来到韩信的家里,韩信只得出见,萧何说韩信的病无关紧要,韩信无奈,只得跟着萧何来到朝廷之上,尚未拜贺,即被拿下。韩信知道不好,急呼萧何,望他救助,谁知萧何早已躲开。武士把韩信带到吕雉面前,吕雉拿出栾说送来的书信作为谋反的“证据”,韩信当然不服。吕雉说:“现奉皇上诏命,陈豨已就擒,供出由你主使,你的舍人也有书信来告,证据确凿。”韩信还想申辩,吕雉怕夜长梦多,立命推出斩首。就这样,一员功勋卓著的开国大将不明不白地死在吕雉的刀下。

  萧何追回韩信,使为大将;又设计拘逮,使之殒命,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萧何何以如此?皆因彼一时,此一时也。彼时刘邦急需人才,此时刘邦要兔死狗烹,吕雉又要压服人心,所以,为将为鬼都是出于当时的需要。萧何之为人,也无太多的正直可言,无非是一个足智多谋、谨慎小心、善于趋时避祸的权谋之士罢了。

  吕雉杀了韩信,还嫌不够,又借故杀了梁王彭越。刘邦讨伐陈豨的时候,曾到梁地征兵,当时恰值梁王彭越生病,未能前去,刘邦大怒,怀疑彭越谋反。这时恰好梁太仆报称彭越谋反,刘邦就把他抓了起来。经过调查审讯,弄清了彭越虽镇压叛乱不积极,却并未有谋反的事实,就把他贬为庶人,押在洛阳宫中。后又把他迁至蜀地居住。彭越西行至郑,正碰上从长安到洛阳的吕雉,彭越竟自投杀星,向吕雉哭诉自己无罪,并请居故地昌邑。吕雉满口答应替他说情,把他带至洛阳。暗中教人诬告彭越谋反,将彭越杀于洛阳城外,并把他的三族一起抓来,斩草除根。

  吕雉杀了这两位王侯功臣,确实震惊了朝中大臣,令人刮目相看,也拉拢了部分势力。也许,她杀死这些开国大将,还有一个远期目的,那就是为她将来独掌大权扫清道路。但同时也暴露了她的政治野心。刘邦早看出了这一点,为了在自己死后刘氏政权不至灭亡,他与大臣们一起杀了白马,歃血盟誓说:“如果不是刘氏宗族而被封为王,天下人一起来讨伐他!”刘邦死后,刘盈即位,刘盈懦弱,吕雉独操大权。

  不久,刘盈被吕雉惊吓而死。吕雉只有刘盈一个亲生儿子,就找了一个宫女生的名叫刘恭的男孩即位,同时杀掉了他的生母。至此,吕雉临朝称制。吕雉临朝称制的八年间,打破了刘邦非刘氏宗族不可称王的规定,大封诸吕,封吕台为吕王,吕产为梁王,吕禄为赵王,吕通为燕王;其妹吕须(樊哙之妻)为临光侯。刘氏政权在某种程度上改成为吕氏政权了。

  刘恭年龄渐大,知道自己不是吕雉的亲生儿子,有一次恨恨地说:“太后怎能杀死我母而将我立为皇帝呢?我长大以后,一定要报仇。”吕雉听说后,立即把他幽禁起来,不久后即废掉杀死,然后又立恒山王刘弘为傀儡皇帝。

  公元前180年七月,吕雉病重,她知道群臣不服,她死后必生大乱,提前对诸吕作了军事安排,并告诫他们说:“我死之后,大臣恐变,一定不要出宫为我送葬,以免为别人控制,要紧握兵权,守住皇宫。”

  是月吕雉病死,汉初开国功臣周勃及丞相陈平等人联合其他将领,利用诸吕的犹豫慌乱,一举铲除了他们,将其诛杀殆尽,迎立代王刘恒为汉文帝。吕雉苦心经营的吕氏政权彻底破产。

  【评议】

  吕雉虽无皇帝之名,却有皇帝之实,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女皇。在她临朝称制的八年间,实行与民休息的政策,社会得到了进一步安定和发展,应当是有一定历史功绩的。纵观她的一生,可以说机遇占一半,个人的努力也占了一半。前一半是她作为刘邦之妻,贵为皇后,有着别人无可比拟的优势;后一半则靠她自己处处着意、时时留心的长期努力和刚毅残忍的手腕。同是皇帝的妻子,戚姬比吕雉占有更多的优势,但戚姬不会利用,只是一味地哀求刘邦,终于失败;而吕雉则内外兼攻,刚柔并施,终于树立了威望,压服了群臣。其实,纵观吕雉的一生,其成功的秘诀当在机诈和残忍两点上。中国的封建宫廷,大概是世界上最不讲理、最无道德的地方,在一定情况下,只要有一点点人情,就会败下阵来。为了权力,可以完全不惜付出物质、道德、亲情上的代价,可以昧绝一切良心。

  在封建宫廷斗争中,权欲与人性时时交锋,往往是权欲胜,人性败。当我们捡起失败者的头颅审视的时候,也许可以发现一点点的人性;当我们仰视胜利者的微笑的时候,我们看到的往往只有权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千年来谁著史:两汉时期的生存法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千年来谁著史:两汉时期的生存法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