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伴娘变新娘
俊子2018-09-11 20:073,188

  A市某国际大酒店。

  苏琴从人潮花海中穿梭而过,淡粉色丝缎露肩礼服盈盈及身,裙摆在步履匆匆间飘扬轻漾。

  阳光为花朵彩虹桥镀上一层柔美的金色,红毯上花瓣绚烂,一路延伸到金碧辉煌的大厅。

  如此盛大华丽的排场她从未见过。

  近万颗施华洛世奇水晶以及几千朵荷兰空运的郁金香作为装饰布景,满目高雅,奢华空前。

  苏琴目不暇接地感慨兴叹,心中却想着这下死定了,原本答应闺蜜珍珍做伴娘,但一觉醒来已是早晨八点半。

  酒店里满是陌生面孔,苏琴心中暗自抱怨,珍珍偏偏在关键时刻食物中毒住院,还要自己代替她做伴娘。

  站在角落茫然等待,苏琴随手拈起一朵娇艳欲滴的郁金香,这时看到酒店门口开来一排豪华到令人咂舌的迎亲车队。

  距离虽远,但苏琴还是一眼认出新郎是谁,他就是A市最年轻的总裁陆熙尧,更有耳闻此人雷厉风行、叱咤商界,是出了名的工作狂。

  可他怎么会和珍珍的富家表姐突然闪婚呢?苏琴心中迷惑不已,忍不住偷偷眺望。

  陆熙尧下车后眉头紧锁,黑眸怒气笼罩,身旁的婚礼负责人压低声音在他耳边窃语。

  新娘父母从后面追上来对他说:“找了一个早晨还是没有消息,看来婚礼只能暂时推后了……”

  陆熙尧听罢怒火中烧,面色阴沉地低吼道:“推后?这场婚礼全市瞩目,你们是想让我在媒体前沦为笑柄?”

  作为陆氏集团总裁,除了面子问题,其实陆熙尧更担心父亲的身体,亦是这桩婚事的起因。

  一个月前,他父亲重病入院昏迷后醒来,最大的希望便是盼他早日成家立业。

  面对身体每况愈下的父亲,陆熙尧用最短时间谈成与徐家千金的联姻,两人虽交集甚少并无感情,但好在门当户对。

  可他怎么也想不到婚礼当日新娘居然跑了,简直荒唐之极。

  陆熙尧面色沉冷,这场婚礼无论如何不能取消。

  星眸四下顾盼,陆熙的目光最终投向大厅角落。

  此刻苏琴并不知晓婚礼的突发状况,她看到陆熙尧朝自己走过来时一脸淡然。

  啪嗒,指间的郁金香落在地上。

  “啊!你抓得我好疼!”苏琴这才发觉事情不对,一边挣扎一边疾呼。

  陆熙尧抓起苏琴的芊芊玉臂疾步走向大厅转角,听到苏琴的叫喊后冷冷答道:“今天你和我结婚!”

  眼下时间紧迫,他唯一能想到的补救办法便是再找一个女孩代替新娘。

  苏琴被陆熙尧拖拽在身后,一头雾水地慌忙解释:“新郎先生,你找错人了,我是伴娘,而且我是代替珍珍……”

  陆熙尧根本不听苏琴的任何解释,昂首阔步只顾向前。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新郎和新娘闹别扭了?

  苏琴错愕地思忖,觉得自己简直就是被抓壮丁。

  突然脚下一崴,苏琴栽倒在后面,陆熙尧焦躁地转身止步,修长的手臂揽起腰肢将她抱在怀中。

  “啊……我不是新娘!你是不是神经病啊,快放我下来!”苏琴睁大眼睛失声惊叫,一只高跟鞋落在地上,她双脚腾空不停踢打。

  半小时后,苏琴已被梳妆完毕,身上的伴娘服换成莹洁精致的婚纱,珠绣与宝石拼镶的婚头纱披拂在头上。

  休息间内,陆熙尧面对一室人正言厉颜,他瞋目切齿地说:“既然找不到人,伴娘也算你们女方的人,就让她代替新娘结婚,一切事宜婚礼后再谈。”

  女方父母面露难色,苏琴尽管深表同情可还是想开口拒绝,但陆熙尧却不容人抗拒地挽起她的手腕走向酒店大厅。

  他那强大的气息扑面而来,苏琴额间布满薄汗,耳边庄重恢弘的婚礼奏鸣曲更令她紧张不已。

  但陆熙尧一脸郑重地与她走上红毯,身后的女方父母百般无奈也只好默认这场临时更换女主角的婚礼。

  “拜托,你换个女人陪你结婚好吗?我只是临时凑数的伴娘……”苏琴压低声音对身边的陆熙尧说道。

  “现在你是临时凑数的新娘,先把婚礼办完再说。”陆熙尧双唇动了动,面带微笑淡定地穿梭在大厅。

  面对这情景众宾客无不诧异纷纷,但陆熙尧沉着冷静地在婚礼司仪的引导下为苏琴戴上戒指,还深情款款地吻向她的樱唇。

  苏琴顿时慌神,尴尬地想逃走,却被陆熙尧修长有力的手指紧紧攥住。

  接下来的整场婚礼中,陆熙尧如同抓捕匪徒一般,紧跟在苏琴的身旁,不给她半点逃脱的机会。

  直到婚宴结束,苏琴早已被频频的敬酒灌得昏天暗地。

  她醉醺醺地坐在椅子上望着陆熙尧的背影,他正将病重的父亲先行送到酒店门口。

  熬了大半天,苏琴终于等到这个机会,她迷迷糊糊地敷衍着陌生的宾客,然后走向新娘休息室。

  趁着陆熙尧不在,要赶紧从酒店后门溜出去。

  苏琴换下喜宴敬酒的旗袍,刚打开休息室的门就看到陆熙尧站在门口等她。

  “你?”苏琴心中叫苦不迭。

  “再帮我一个忙,跟我回家见我父亲。”陆熙尧的冷眸一闪,不由分说挽起苏琴的手离开酒店。

  半小时后,当陆熙尧推开刻着浮雕的别墅大门,映入苏琴眼帘的是气派辉煌的大厅。

  “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家?”苏琴对眼前这富丽堂皇的场景并不感兴趣,只期盼着他早点放自己回家。

  陆熙尧不置可否,只是带着苏琴去了他父亲陆振锋的房间。

  打过招呼之后,陆振锋见她醉意浓郁,便让她先回卧室休息。

  但随后陆熙尧却接到陆振锋的要求,希望他尽快为陆家添丁。

  “爸,我知道了。”陆熙尧点点头,他心里清楚,父亲担心自己的身体时日无多,想在有生之年能看到孙子一眼。

  原本的新娘逃得无影无踪,抓个女人应付婚礼容易,可造人却不能乱来。

  陆熙尧心事重重地离开父亲的卧室,感到肩上的担子格外沉重。

  回到大厅,他突然听到一阵轻灵悦耳的琴声,仿佛涌入心头的清泉,他心中的烦恼倏然消散。

  陆熙尧朝着大厅的一头望去,看到苏琴正坐在钢琴前,沉静优雅的背影翩若惊鸿,绢丝秀发披散在肩头。

  被婉转悠扬的琴声打动的同时,陆熙尧感到心里漾起从未有过的心动。

  瞬间他产生一个新的念头,他想将错就错,让这个女孩成为自己真正的妻子,并为自己生儿育女,一生一世。

  一曲结束,苏琴感到身后站着人,她缓缓转头,看到陆熙尧正在含情脉脉地望着自己。

  当她得知这场婚礼发生的变故,便对陆熙尧深感同情,这也是她忍耐到现在的原因。

  而她坐在钢琴前打发时间,也只是不想不辞而别,再次伤害陆熙尧的心。

  苏琴看着陆熙尧情深意切的神色不禁感到错愕,但她还是礼貌地莞尔一笑说:“陆先生,天快黑了,我先回去了,祝伯父身体早日恢复健康。”

  苏琴说着从钢琴前站起来,刚想转身离去就再次被陆熙尧攥住手臂。

  此刻陆熙尧有口难开,他清楚接下来要说的话太过唐突,苏琴一定会拒绝自己。

  在酒精的微醺下,他决定先把事情办了再说清楚。

  “你还不能走。”陆熙尧抓住苏琴后跨步拦在她面前,威严而坚决地说:“我父亲想早日抱孙子,你今晚和我洞房。”

  “什么?”苏琴听得一头雾水,她瞠目结舌地说:“陆先生,我只是同情你的遭遇才帮助你……”

  “同情?我需要你的同情?”陆熙尧愣了一下,声色冷峻地问。

  随后他的眉宇间突然骤起阴云,一把抱起苏琴走向楼梯。

  苏琴被陆熙尧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失声惊叫,扑打着他的胸膛呼喊:“那我不同情你了,我要回家!你快放我回家!救命啊!”

  陆熙尧把她抱进卧室中,然后丢在雕花的红木婚床上。

  此刻苏琴又惊又怕,满脑子都是陆熙尧即将化作禽兽的可怕场面。

  看到陆熙尧锁上婚房的门,她翻身而起,紧紧地抓住床头的台灯说:“你别乱来,否则我就把灯泡打碎,然后把自己电死!”

  陆熙尧怔在门边,他的眸光开始变得凌厉而深沉,冷冷地问:“我这么让你讨厌?”

  “不是。”苏琴警惕地盯着他的一举一动,把台灯抱在胸口严肃地说:“只是我根本不认识你,今天我是代替朋友做伴娘,更何况我有男朋友了。如果你敢对我动手动脚,我就算死……”

  听到这里,陆熙尧烦躁地挥挥手,他打断苏琴的话说:“好了,不要说了,那你滚吧!”

  苏琴看着陆熙尧重新把门打开,独自走向窗前不再理会自己,她这才放下台灯,慌乱地逃离陆家别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途漫漫:冷情老公太疼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途漫漫:冷情老公太疼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