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形同陌路
俊子2018-09-12 02:063,050

  两天后,当陆熙尧重整旗鼓拨通苏琴的电话时,惊讶地发现她注销了号码。

  他寻到苏琴的家里,却被邻居告知她早晨搬走了。

  陆熙尧坐在车里,望着人去楼空的房子,他感到眼眶热热的,鼻子也阵阵发酸。

  但强烈的自尊心不容许自己表现出脆弱的一面,他也不会轻易放弃。

  尽管苏琴消失的不见踪影,但陆熙尧自信地认为想找到她也绝非难事。

  其实不光是为了躲避陆熙尧,苏琴换掉号码,搬进更小的出租屋,她真正想躲避的人是前男友。

  在失去童贞的当天,她就主动与林季寒摊牌分手。她不想再蒙蔽于自己天真的幻想中,更无法容忍林季寒的背叛。

  苏琴的自愈能力强劲,她只当做了场黄粱美梦,生活将会重头再来,一切都是全新的。

  休整几日后,苏琴很快又奔走于各个招聘会与面试中,然而她充满着活力和热忱,却得到另一种回报。

  A市几乎所有的杂志社与文化传媒公司,要么退回她投递的简历,要么在面试中被莫名淘汰。

  苏琴从未感到危机感如此强烈,她毕业于名校,也对自己的工作能力向来颇为自信。

  但竟然连默默无闻的小报社也婉拒自己的求职,她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苏琴支撑了一个星期,又一次被某文化公司婉言相拒后,她终于忍无可忍,当场对着面试官发飙质问。

  事实证明反抗是有效的,尽管苏琴还是被拒之门外,但她终于找到求职四处碰壁的原因所在。

  当天中午,苏琴昂首阔步在陆氏集团的大楼里。

  此刻她目光如炬,恨不能用内心的怒火烧死腹黑可鄙的陆熙尧。

  不顾总裁助理的阻拦,苏琴连门也不敲,走到总裁办公室的门外愤然而入。

  陆熙尧此时正在阅览新项目的企划书,苏琴的不请自来既令他惊喜又心如明镜。

  但他还是佯装出惊愕,淡然自若地问:“苏小姐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贵干?”

  苏琴见他明知故问地装傻,气冲冲地走到陆熙尧面前,把之前打印好的简历摔在办公桌上。

  恼怒令她两眼通红,她气急败坏地怒言:“你还在装蒜?我穿着高跟鞋每天四处找工作累得半死,你却从中作梗,让我在整个行业都混不下去,请你不要欺人太甚!”

  陆熙尧不紧不慢地浅啜一口手边的咖啡,声音淡漠地反问:“有这回事吗?也请苏小姐不要冤枉好人。”

  苏琴的明眸已然失去神采,她咬牙切齿,怨恨地厉声问:“陆熙尧,你究竟想怎样?我现在走投无路你很得意是不是?”

  此刻她气得眼泪差点不争气地流下来,可在陆熙尧面前,她绝对不能服软,她清楚那意味着正中下怀。

  陆熙尧观察到苏琴的情绪即将崩溃,他随即将态度缓和下来,淡然一笑,声音平和地说:“苏琴,别激动,坐下慢慢谈。”

  慢慢谈你妹啊……苏琴见他死皮赖脸地不承认,火气怒涨,她甩开陆熙尧的手,要求他立即给自己答案。

  “好吧,其实我想给你介绍一份更好的工作,这个文化公司有很大的发展前景,不像那些半死不活的杂志社。但这几天我联络不上你,所以才出此下策。”陆熙尧狡黠地瞥望怒火中烧的苏琴,心里还真有一点小得意。

  但苏琴却并不领情,她撇嘴怒斥道:“巧言令色,你直说吧,究竟想要我做什么?”

  “跟我结婚。”陆熙尧嘴角勾起邪魅的笑意,凝视着苏琴说。

  果然是为了这个阴谋,而且手段阴险卑鄙。

  苏琴在心里把陆熙尧鄙视了一通,但想到自己不能一直处于待业状态。

  她揣度一番,颦眉说道:“结婚言之过早,最多我继续假扮徐家千金,隔三差五去探望你父亲。”

  其实陆熙尧不过想把苏琴引出来,他并不急于一时,他豁然而笑,爽朗地伸出手说:“成交!”

  第二天上午,苏琴和陆熙尧走进某文化传媒公司,但她看到陆熙尧翩翩公子的作态,不禁觉得他虚伪至极。之前他暗中算计自己时,可没见到他有过丝毫绅士的品行。

  而陆熙尧打算直接将苏琴引荐给公司的董事,由她任选自己心仪的职位。

  以他在A市的人脉和影响力,就算直接让苏琴从事行政管理也是绰绰有余。

  然而刚走进董事办公室,苏琴看到办公桌前的女人深情凝视着陆熙尧,她隐约感到两人之间必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如苏琴所猜测,两人熟稔地寒暄一番后,陆熙尧挽起她的手臂介绍道:“这是苏琴,我的新婚妻子,她在家无聊想出来找点事情做。”

  而后陆熙尧清亮的眸子望向苏琴,温声继续介绍:“她是我的大学同学周嘉瑜,她父亲就是公司的董事。”

  苏琴瞬间了悟,原来他们是同学,难怪一副久别重逢的模样。

  她打量着姿态端庄傲然,穿着干练简约的周嘉瑜,思忖她肯定是一个雷厉风行的女人。

  周嘉瑜礼貌地与苏琴握手,随即目光掠过她,目光柔媚地望着陆熙尧。

  但她的声音有点阴阳怪气,同时别有深意说:“我爸爸临时有事昨晚去上海了,他惦记陆总的事情,所以交给我来接见你。既然是陆总的新婚太太,能力肯定不在话下。我刚从美国回来,以后或许还要您的太太多多指教呢。”

  苏琴在一旁冷冷地听着,总觉得周嘉瑜话中有话,对自己带着猜不透的敌意。

  但接下来的十几天,苏琴在这家文化公司工作平稳安宁,每天规律的朝九晚五,一切都风平浪静,甚至周嘉瑜也始终没再露面。

  除了与陆熙尧约定好每周两次探望他父亲,苏琴的生活又恢复到往日的平静。

  只是她现在孤身一人,偶尔还是会想起林季寒,但她只想暗藏在心中,直至腐烂、遗忘。

  周五的傍晚,苏琴打算回家换套衣服赶往陆熙尧家中履行约定。

  但刚准备出门就被一阵粗暴的砸门声吓了一跳。

  她打开门看到陆熙尧面如死灰地站在自己面前,阴翳的眸光中透着恨意。

  苏琴感到莫名,她紧张而惊诧地关切问道:“你还好吧?是不是有心事啊?”

  但陆熙尧却没吭声,粗鲁地把她推进客厅,随后自己也一跃而入。

  陆熙尧进门后,他的眸光如寒风凛冽,阴沉的面色仿佛要将苏琴吞噬。

  “今天中午你把婚礼的事情告诉我爸爸了?”陆熙尧声音颤抖着,咬牙切齿地厉声质问。

  苏琴听了一愣,摇摇头平静地说:“没有啊,中午我在公司上班。”

  她端倪着陆熙尧的古怪举止,预感到有什么事发生在他的身上。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问出口,突然耳边响起一声清脆的响声,随后脸上如灼烧般滚烫,并伴随着头晕耳鸣。

  苏琴的身体随即失去重心,她跌撞地向前倒去,刚好扑在陆熙尧的怀中。

  但这些日子对她百般呵护的陆熙尧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掌掴她之后,愤恨交加地抓住她的双肩用力摇晃着,咆哮的声音震耳欲聋。

  “苏琴,你还在嘴硬!管家在门外亲耳听见你对爸爸说的话!现在爸爸被你气死了,他在医院太平间里,你想甩掉我的目的终于达到了!”陆熙尧在悲恸下眼圈通红,他的脑海中一遍遍重复着手术室外医生对他宣布父亲抢救无效的那一幕。

  苏琴挨了一巴掌后逐渐缓过神,听到这个噩耗震惊不已,她结结巴巴地问:“你……爸爸……怎么会这样?我……我中午真的在公司啊!”

  陆熙尧痛心疾首,两行泪水终于夺眶而出,如果不是他还对苏琴有一丝爱意,他真想立即掐死这个恶毒的女人。

  然而他下不了手,她是否承认也不再重要了,他的父亲不会再活过来。

  陆熙尧闭上眼睛痛苦地回忆着这一个月来每次和苏琴陪伴父亲后,在家中一起用晚餐的温馨情景,他的心也更加痛苦挣扎。

  苏琴彷徨地望着陆熙尧,想安慰却又怕再次惹恼他。

  就在这时,她感到自己被陆熙尧狠狠地推了一把,然后一个趔趄撞在鞋柜的一角上。

  她忍着钻心的疼痛想为自己澄清,但却听到陆熙尧冷漠无情地声音。

  “苏琴,人死如灯灭,就算杀了你也救不活我爸爸。但是我这辈子也不会原谅你,你欠我一条命,永远!”陆熙尧狰狞地怒视着她,在苏琴悲伤而无辜的目光下夺门而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途漫漫:冷情老公太疼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途漫漫:冷情老公太疼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