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姨娘生的下贱东西
染慕珩2018-09-15 19:033,187

  沈伊人脸上一阵臊红,但又碍于对方的身份不好发作,只得站起来闷声闷气叫了一声:“许小侯爷好。”

  许卿澜勾人的桃花眼轻轻一扫,余光瞥见了打扮妖艳的芳桂,轻轻笑了,“常听人说沈家三小姐温婉规矩,没想到三小姐贴身婢女竟然打扮得如此艳丽,当真是让本侯爷吃惊。”

  说着便伸手不规矩地芳桂腰上捏了一把,沈姜然盯他一瞬,低头对着清玉道:“看,淫荡的人出现了!”

  京城里许小侯爷花名在外,人长得一表人才,八面玲珑长袖善舞,跟燕王殿下颇为亲近,经常流连于这风月之地,看上个女子就带回家做了妾室。

  芳桂轻嘤一声,又羞又臊,可是眼睛里的柔波可是止不住地往许卿澜身上扫去,也不禁暗暗思忖,若是能被小侯爷看上,那可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啊!

  “芳桂姑娘盯着小侯爷看了这么久,不如本小姐开口,替你求了伊人妹妹,让你去伺候小侯爷去?”沈姜然突然开口,一副不怕事儿的样子。

  许卿澜的目光被沈姜然吸引过去,一双潋滟的桃花眼里多了一丝兴趣。

  世家大族未出阁的小姐公然被调戏,贴身丫鬟还紧跟着贴上去,这事若是传出去,定会大损沈伊人声誉。

  “贱人!”沈伊人立刻给了芳桂一巴掌,“竟然敢毁本小姐声誉?”

  她将来是要嫁进皇室的人,怎能容忍别人坏她前程,也就顾不得装贤良温淑了,谁知道沈姜然抓着这点就不放了,一脸诧异,“伊人妹妹平日不是对下人最宽厚的么?今日怎的随手就打人?”

  说着还装出害怕的样子,“难不成妹妹平日在自己院儿里就是对下人随意打骂的吗?”

  “没有!”沈伊人慌了,“我……我今日是气糊涂了……”沈伊人遮掩着,还装模作样的去摸了摸芳桂的脸,十分做作道,“芳桂我不是故意要打你的,你不该不守女诫,若是让姨娘知道了,定会重重罚你!”

  芳桂捕捉到沈伊人说道“姨娘”二字时格外加重了戏额,知道她这是在警告自己,不由连忙点头。

  沈姜然冷嗤一声,不置可否。

  “许小侯爷,不知你与誉王殿下可相熟,我姐姐她可仰慕誉王殿下了,”沈伊人眼珠子一转,立刻就把一盆脏水泼到沈姜然身上去,“小侯爷若是能帮姐姐见上誉王殿下一面,我姐姐定会感激你的!”

  哼,沈姜然冷笑一声,沈伊人当众说出自己爱慕纳兰玄誉,是故意想让世人唾骂自己不知廉耻吧。可惜,把戏太过简单!

  “哦?”许卿澜眸子里戏谑一闪而过,目光在沈姜然身上转了转,“本侯爷倒是不知二小姐还有这个心思。”

  沈姜然缓缓起身,优雅自若道:“誉王殿下是陛下所出,臣女敬仰陛下天姿,自然对陛下膝下的王爷都怀有仰慕之情。试问,普天之下,何人不仰慕敬重王室呢?”

  许卿澜顿时哈哈大笑,看向沈姜然的目光里又多了一丝兴意盎然。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沈伊人一看急了,着急解释,“我二姐姐对誉王殿下分明就是……”

  “是什么?”沈姜然冷眸一凝,目光似利箭一般地朝沈伊人射去,沈伊人顿时骇住,沈姜然的眼神太过恐怖……根本不像一个正常人会有的眼神!

  那眼神逼得沈伊人都无法呼吸了,直到沈姜然抽回视线来,沈伊人才顿时松了一口气。

  然而下一瞬间,沈姜然说的话有再次让沈伊人一颗刚放下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沈姜然笑得温婉大方:“侯爷不知道,我这个妹妹的姨娘出身不高,破例才将她升为嫡女,她姨娘生怕别人瞧不起她,一心张罗着要让她嫁入高门贵族呢,侯爷若是有好的,也一定要为妹妹留心着呢。”

  “……”许卿澜一阵无语,有种被沈姜然当枪使了的感觉。

  “二姐姐,你……”沈伊人一瘪嘴,两行清泪便从脸上落了下来,“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你欺负人!”

  “啧。”许卿澜皱了皱眉,执扇挑起了沈伊人柔媚的小脸,沈伊人梨花带雨地盯着他,原本以为能得到一丝怜惜,却是听见许卿澜嫌恶的声音,“姨娘生的下贱东西就是上不得台面,半点规矩都不懂,还不快滚。”

  “你……”沈伊人诧异地瞪大眸子,下一瞬间便捂着脸哭着跑了。

  “二小姐……”气走了沈伊人,许卿澜便将目光转过了沈伊人身上,不怀好意地盯着她。

  “侯爷自便,臣女先行一步。”等到了林轩的身影,沈姜然立刻站起,矜持有礼冲许卿澜服了服身,丝毫不买他的账。

  “诶……你,”许卿澜出声拦住,只见沈姜然止住脚,语气恳切:“侯爷流连风月还请多注意身体,万万别把两个肾累成枣了。”

  “……”许卿澜顿时脸上呈现猪肝色,而沈姜然却面不改色地走了。

  “锦澈!”许卿澜怒气汹汹地转身走向身后天字一号的雅间里,里面端坐了一名长发玉冠的男子,修长十指执了一枚白棋,盯着棋盘正在暗暗思索。一身紫衣锦袍,眉心有一点朱砂,为他原本绝世的脸上更添了几分神秘和妖异。

  很明显,刚才的对话他全都听见了。

  “那丫头好厉害的唇舌,下次见到定要狠狠教训她!”许卿澜咬牙,望着坐在软塌的纳兰锦澈,很不明白这位誉满帝京的燕王殿下怎么会突然对一个名声不好的世家小姐来了兴趣。

  纳兰锦澈微微勾唇,那张绝色的脸上便显出几分颠倒众生之姿来,“这女人有意思得紧,容貌更是比当年叶国公之女有过之而不及。”

  许卿澜眉间一挑:“你别告诉我你是看上人家那张绝色的脸了。”

  纳兰锦澈不置可否,落下一子:“本王记得再过半月她就要及笄了吧。”

  许卿澜大惊:“你还真是看上那丫头了?!”

  耳边咋呼的声音让纳兰锦澈轻轻皱了下眉,不悦地瞧了眼许卿澜:“她是大夏第一绝色,性格也正中本王的意,本王看上她有什么问题?”

  许卿澜顿时无语:“……”

  沈府,沈姜然带回了沈林轩让他先去休息,等她带着清玉要回自己的住处时,只听自己的雪兰院儿里人声嘈杂,还隐约听见女人的哭声。

  沈姜然顿时眉头一皱,等在门口三房夫人温楚身边的大丫鬟倚竹见到人回来,连忙上前说明情况。

  原来是沈伊人从仙雅楼哭着回府之后,就满府地说沈姜然在外面坏她名誉还骂她是姨娘生的下贱东西。

  沈姜然三叔听见了气得脸都青了,正要用家法来处置沈姜然呢!

  “怎么就干我家小姐什么事了?明明是她自己不懂规矩乱说话才被小侯爷骂了一通!”清玉秀眉一拧,不满地嘟囔着。

  沈姜然冷笑一声,这一家子人果然是半分消停都不给人呢!

  抬脚刚进院子,便听见钱氏杀猪般地叫喊声:“我不活了!伊人可是沈家的希望啊,她可是要嫁入皇室的人呐!二小姐怎么能这么说我的伊人,这不是断了沈家的前程吗!”

  沈姜然皱眉走进,扫了一眼屋里众人,三叔、三婶、钱姨娘还有沈伊人基本整个三房的人都来了,沈姜然心里冷笑,当真是兴师动众。

  当表面上还是恭恭敬敬地走到沈俨温楚面前,礼数周全地唤了一声:“三叔,三婶。”

  话音刚落,只听“砰”地一声,沈俨轰然一掌拍在案几上,众人顿时大骇,只有沈姜然依旧是面不改色地立在下首,脸上看不出喜怒。

  沈俨看见她就气不打一处来,“你别叫我三叔,这一声三叔我当不起!你如今是越来越放肆了,混账东西,以为你父亲不在就没人能管得了你了么!”

  对比沈俨的怒不可遏,沈姜然依旧是那副容色冷淡的样子:“姜然不知犯了何错,还望三叔能够明示。”

  “哼!”沈俨冷哼一声,宽大的袖摆一拂,指着沈伊人道,“你说!”

  只见沈伊人脸上挂着泪痕,娇怯的样子看上去弱不禁风:“爹爹,请你不要怪罪于二姐姐,是伊人自己没用被小侯爷笑话取乐,在外面给沈家丢脸了,我跟二姐姐素来姐妹情深,想来二姐姐也不是有心在外面说我是姨娘生的,上不得台面……”

  “哼!”沈俨不悦地睨了沈姜然一眼,怒道,“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伊人一向在府里将你视为亲姐姐,你倒是说说为甚要存心害她!”

  “老爷,”三夫人温楚皱了皱眉,说了句中肯的话,“二小姐平日虽是顽劣了些,可是坏人名声的事她做不出来,她那脑子想不到这层来。”

  温楚同叶雅音在府里关系极好,加上不喜钱姨娘母女,自然平日就维护沈姜然多些。

  但是……沈姜然情不自禁眉间塌了塌,温楚解释的这个理由还真是教人高兴不起来。

继续阅读:第五章 狗咬狗一嘴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斤嫡女:绝世二小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