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大一新生的下半学期
黑猫西瓜丸2019-08-08 22:023,087

  大一新生的下半学期。

  洛启明睁开眼,望着宿舍窗外依稀可见残星的灰色天空。又做了那个梦,不知道是第几次了。看了看枕头边的灰色小灵通,时间已经是清晨4:50。宿舍的同学还在各自的梦境里,隔壁铺的赵胖子鼾声如雷的同时还不忘记嘿嘿笑几声,顺便吸一下口水,一定是又梦到自己在美食坏绕的环境下大快朵颐。初春的早晨是寒冷的,然而洛启明只是揉了揉眼,就飞快的爬起来穿好衣服,轻声的洗漱。大一下半学期开始一周了,他从学校找来了一个清晨打扫宿舍楼下大街的活计。一个月900元的报酬,不但能让自己不再为了吃饭的问题发愁,也能省下一些寄给外公。洗漱完毕出了宿舍,直奔楼下指导员值班室旁的小仓库,扛起大扫把,推上绑着垃圾筐的手推车,开始了一天的劳作。

  校园里三三两两分散着一些学生,有的在晨跑,有的在背英语单词,因为生活的窘境,努力完善自己改善生活的不止洛启明一个。但是说到家境,洛启明可能是最不好的一个。

  洛启明的家境本来也并不像现在一样难过,甚至在家乡的小县城里算是不错的。他的父亲是个孤儿,对生活很热情上进,是县城里最早拿到驾照的人,平时在车队里开车。那个年代虽然车是公家的,但是闲余的时候开车给家里办点事,领导们也不会很不近人情,多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县城的路面很不好,皮卡跑起来很颠簸,并不是县里不管,而是没办法,往往路刚铺好,半夜就会有超载的拉石头的大车偷偷经过。抓了好几次,收效甚微。

  洛启明家在庄子西边,进入要经过一段坡度不小的丁字路口。因为第二天休假,洛启明的父亲开着皮卡准备带一家人去省城逛一逛。因为准备玩的时间多一点,所以一家人很早就出发了,洛启明记得出门的时候家里挂在墙上的大表时间也是4:50。

  就在车开到丁字路口的时候,一辆拉石头的大车从一边拐了过来,由于超载严重,入弯速度过快,大卡车自己翻了。压下来的时候,洛启明一家的皮卡就在下面。

  那一年洛启明只有6岁。

  当时活下来的还有洛启明的妈妈,可是妈妈没有了右腿。之前的她一直是厂工会广场舞的领舞,她接受不了这样的生活落差,把洛启明托付在外公家回家就上了吊。洛启明的外公觉得女儿的情绪不对,带着他冲进家门的时候,房梁上的母亲已经凉透了,洛启明的外婆受不了这个沉重的打击,大病一场也走了。

  从那以后,洛启明就跟外公相依为命,外公省吃俭用砸锅买铁供洛启明读书。洛启明经历了这些,过早的成熟了起来,也扛起了家里的部分担子。印象里外公从来没有揍过洛启明,当然洛启明也很懂事,从没有惹外公生气过。

  最近洛启明经常做同一个梦,本来应该记不清楚梦里的事情,但是一个梦重复做了几十次以后,多少会有一点印象。

  一段急促的自行车铃打断了洛启明的沉思,一个高大强壮的同学趴在自行车上:“我说哥们,扫地也这么全神贯注,真要是咱俩车祸了,你得讹上我了。”来的是同宿舍的王强,虽然洛启明轻手轻脚的洗漱出门,还是被王强察觉到了。这货不知道从哪找来一把大扫把,把自行车停在一边,也开始清扫大街。

  洛启明笑了笑,早起扫马路,这对王强来说并不容易。洛启明成绩并不属于好到尖端的那类,没有拿到大学的保送名额,就选了这所二类大学师范类专业,希望毕业以后能当个老师,寒暑假有更多时间照顾外公。王强是本地一个包工头的儿子,算是暴发户家的二代,好奇心重,自从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盘清了洛启明的底儿,就一直对洛启明照顾有加。买饭回来经常有吃不下的时候,所以洛启明总有加菜。王强随他爹,江湖气重,人仗义,只是学习成绩就成了大问题。这个大学是他爹花钱让他特招进来的,走的体育专业。虽然体育王强相当厉害,但是文化课成绩连提档线都没过。作为报答,洛启明经常连王强的作业一起做了,虽说专业不同,马列毛概却是任何一个专业都要学的课程。要说校园里有一个洛启明的死党,非王强莫属,也只有王强来帮洛启明干活,洛启明不会跟他客套一番拒绝掉他。

  “强子,最近我老做一个梦,梦里我姥爷跟托孤一样把我推给一个古代穿着的老婆婆,让她照顾我,做了十好几次了。”

  “别想太多,梦都是反的。老爷子那么疼你,从小到大都没揍过你,哪舍得把你推给别人。快干活,干完活我请你吃早饭,食堂早饭不行,咱俩去校大门对面喝胡辣汤去。”

  俩人边聊边干,很快就把洛启明负责的卫生区打扫干净。放下工具,王强拽着洛启明上了他的自行车。两人一起去校门外对面的摊子上喝了胡辣汤,正准备回去参加早操,就发现一个小子靠在王强的自行车上,不怀好意的看着他们。

  这小子叫江宇,老子是市政府文化管理局人力资源部的主任,江宇走的也是体育专业,他老子为了他上大学使没使劲,不可考。但这孙子平时仗着老子是个官胡作非为,天天拿着把蝴蝶刀吓唬不服他的同学,不是一般的操蛋。他见王强走过来了,冷笑一声:“这不是王哥?吃舒服了吗?吃舒服了兄弟跟你唠两句嗑呗?”

  “我可不敢跟你是兄弟,江主任的儿子,有什么指教就快点吧,我们早操点名。还有你靠的是我的车,别靠坏了。”

  “那玩意去不去的吧,这么个事,兄弟,下午不是有个篮球赛吗?咱好好商量商量,你看你肚子疼请个假能行不?”

  王强冷笑一声:“算盘打的不错,我是主力中锋,我请假,凭啥呀?”

  江宇说:“别他妈不识抬举,下午我女朋友给我打气,我他妈说要赢就必须赢,一个包工头的儿子,来跟你商量就是给你面子,别他妈给脸不要。”停了一下,这厮又说:“我也不是不好说话,今天你给我面子,以后我也给你面子,期末考试答案能换来你肚子疼吗?”

  王强冷冷的看着江宇:“你要是没前面那句话,这事不是没的商量。虽然我不想得罪你,可是你得罪我了。让开,好狗不挡道。”江宇点了点头,跳起来一脚踹倒了王强的自行车。人也不走,恶狠狠地盯着王强。

  “走开,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文化局主任,回家让你老子叫你爹算了。”洛启明也忍不住了,上来扶起自行车讽刺了江宇一句。可是没等他把车扶好,就发现身边多了七个人,脸上的表情都不怎么友善。看来江宇是有备而来。

  “机会不是没给你,自己不要脸,你下午本来可以肚子疼,现在看来全身都得疼。”江宇嚣张的吐了口痰,又转身指着洛启明:“小子,你也算摊上事了,刚才骂我了吧,陪着他一起倒霉哎哟!疼疼疼!”话还没说完,指头已经让王强握住了,反手一拧,疼的差点没跪下。王强咧开嘴阴森的一笑:“孙子,给你机会走了,不走还踹我车欺负我兄弟,摊上事的是你吧。”说完松手回身一脚侧踹,王强那身体素质,这一脚下去分量不轻,一脚正中江宇腹部,踹的江宇一个跟头倒栽在地上。周围的喽啰们一看头挨打了,围上来就开始动手。

  洛启明本来是不想惹事的,但以王强的脾气,这么几个人是绝对不会跑的,何况他不动手对方也不会绕开他。也只好硬着头皮参与到战斗里去。虽然洛启明不怎么打架,可是艰苦的生活也给了他良好的身体素质,吃不了太大的亏。王强倒是个老江湖,战斗经验丰富,俩人跟八个人动手居然并没有处于劣势。毕竟都是年轻人,年轻气盛,打着打着就红了眼,江宇随身带着的蝴蝶刀就甩出来了。刚推开一个想从背后偷袭王强的小子,洛启明突然觉得右边的肚子一凉,接着就是一阵绞痛。

  所有人都惊呆了,连跑都忘了,王强一脚把江宇奔飞了3米远,过去扶起洛启明,大声叫喊:“叫救护车!打120!快!”

  早在他们开始动手的时候就有路人打电话报警。这时候警察也来了,控制住场面,把洛启明抬上一辆警车。洛启明迷迷糊糊的看着警察把那几个小子和王强一起按在地上,迷迷糊糊的听到江宇“我他妈看谁敢按我,我爸是江刚!”的叫声。

  他老子的政治生涯到头了,这是洛启明昏迷前脑子里最后出现的一句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幻梦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幻梦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