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启程
黑猫西瓜丸2019-08-08 22:023,105

  西门小官人眼珠子差点掉下来,他总觉得作为一个长老,年龄高这种东西是基本素质,出了个相对年轻的示源他就挺不能接受的了。这个五长老居然比示源还要年轻的多的多,怎么看都是一个大姐姐,可是自己来了以后从来没见过这位长老啊。

  五长老上台先对着慕海亭说道:“掌门,你要累死我啊,昨天我才执行完任务回来,今天你就让我带弟子去参加试炼比武,说好的假期呢?”难怪西门小官人没见过五长老,五长老去执行特别的寻宝试炼。这种试炼的进度很大程度上要看运气,但是收获也是没的说的,五长老这一去就是半年,昨日才反回门派。

  五长老的名字很土,特别土,叫花白雪,让人联想到一种来自波斯的猫或者一匹很有观赏价值的马,可是五长老却十分有时髦感?大红袍子细描眉,殷红的胭脂嘴上淬,花枝招展惊艳异常的风骚大姐姐就是这种类型,来晚了的原因就是在收拾那个大包裹,里面装了好多衣服首饰胭脂水粉,腰间还悬挂着一个香炉,叮叮当当哪像一个长老。

  慕天褚咳嗽了一声:“白雪啊,叫你去呢,是老夫的意思。这次有很多初次参加试炼演武的弟子,经验不足,人脉全无,你又擅长医道炼药又是交际高手,他们有你照顾老夫更安心啊。”一听老门主的夸奖,花白雪立刻飘了,脸上的娇嗔全部变成了正经:“老爷子放心,白雪定然不辜负你的厚望。”说完,转身面对众弟子,笑吟吟地说道:“大家好,我就是五长老花白雪,多余的自我介绍就不说了,希望你们不要因为我是女人就轻看我哟,女人的报复心可是最恐怖的哟。跟着我出去,希望你们能服从命令,以后你们就知道了,我不难相处,但是也不好相处哟。”

  一开始决定是五长老带队,早有几个老油皮私下欢呼起来,跟美女同行谁不愿意呢,而且这一路上有个伤痛还有美女照料。西门峰还没从懵逼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却被李文献戳了戳:“你可千万不要小看了五长老,也别想着得罪她,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她的报复心是真的很重。”看着李文献沉痛的表情,西门峰觉得他以前一定被五长老整治过,而且下手还不轻。西门峰这辈子接触过的女人除了丫头黄小小,就是佃户家的婆婆大婶细妹子,花白雪这个类型他是头回见到,毕竟是没见过世面的年轻人,望着五长老的时候面颊有些发烫。

  初次的集体行动,西门小官人就在这样浑浑噩噩的状态下,稀里糊涂的踏上了出行之路,西门峰悻悻地想,还不如大长老带队呢。

  门派弟子一起出行往往是安全的的,尤其是五年一度的试炼比武,大小路上的盗贼们都匿了踪迹,不想被门派弟子拿去练手。

  所以门派弟子团能遇到找茬的一般不会是不开眼的傻蛋,这次就不是,这次找麻烦的是另一个门派的弟子。

  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伏虎门的带队长老罕达是一个胸毛比胡子长势都生猛的猛汉。这位猛汉是个非常没有自知之明的人,所以他的弟子也没什么自知之明。之前他垂涎花白雪的美色,当时花白雪还年轻,那一年慕海亭亲自带队,他很不自量力的过去试了试,结果是悲催的,至今他都只有九根手指,有一根被愤怒的慕海亭生生掰掉了。从那个时候他就恨上了慕门,恨归恨,面对强大的慕门他只敢在暗地里小声的骂上几句。

  事情的起因是泰康镇门外驻扎的时候,伏虎门的弟子驱百草门的弟子,号称他们占了自己的地方。照例参加区试之前,一个镇子的弟子是要集合在一起,第二日共同出发的。伏虎门自己迟迟不肯扎营,百草弟子换了三个地方都被驱走,百草弟子实在不忍,跟伏虎门争执了起来。百草门主要以医药为主,所授弟子必须有医学方面的天赋,这个条件限制了很多希望入门的人,所以人数至今无法壮大。小门小户,被性格顽劣的罕达拿来开刀立威也就不奇怪了,总不能去动护卫府的人,得罪朝廷保举武士的罪名他还担不起。慕门他也惹不起,剩下的就一个百草门了,百草门跟这种人做了邻居实数不幸。百草门与喜爱炼丹熬药的花白雪颇有渊源,所以花白雪就算不愿意面对罕达这个龌龊的汉子,依然还是要站出来替百草门说话的。

  以常理来说,试炼比武这种五年一度的盛会,出去不只代表自己的门派,更代表一个镇子,所以正常情况下,没有人会在自己镇子的同门面前犯浑。罕达之所以这么做,多少是因为他起了一点歪心思。百草门历来没有长老出行的习惯,因为他们擅医,一般是作为其他门派的后援力量,大家都比较照顾,有危险也会先保住百草门的弟子,所以百草门试炼出行基本都是由一名优秀弟子带队。这次带队的是门中一位美丽的少女,也是门主蓝大先生的孙女,名叫蓝灵。罕达看人家小姑娘生的水灵,就想以各种名目刁难一下百草门,看自己有没有机会占点便宜。当然,他并不知道蓝灵是一派之主的孙女,不然以他欺软怕硬的性子,是不敢惹这么大麻烦的。蓝灵也没有抬出身份显摆的意思,所以事情迟迟不能解决。

  慕门的人围了上来,花白雪上前一步,顽皮地唱了个诺,掩面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罕达大哥。大哥啊,你是不是专门喜欢搞窝里横,哪次泰康镇的代表队伍出去都不能团结一致地跟别的地区队伍拼一下,总有您晃荡在不合适的位置上。你这么大年纪了,为难人一个小姑娘,很有意思吗?不过也不奇怪,你是专门为难小姑娘的高手,你不找点事做,我还真觉得你不是你了。”花白雪不愧是交际高手,一上来就拿泰康镇的集体荣誉说事,道义上占了先机,也把护卫府跟慕门的距离拉近了一些,同时损的罕达体无完肤。

  罕达一看花白雪来出头,旧恨就涌上心头了,人一愤怒,理智就被丢掉了,连江湖上的客气话都不讲,直接来了一句:“怎么的,人多欺负人少吗?是不是以为我伏虎门怕了你们慕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没想过他们伏虎门八弟子一长老三次驱赶百草弟子四人的事情,这种人有好处的时候才会想到自己应该在什么位置,自省这种事情对他们来说不存在。

  “好的好的,伏虎门多厉害啊,当然不会怕了我小小慕门。可是不知道罕达长老能不能全权代表伏虎门把刚才那句话落实了,如果您可以代表,我现在就派脚程快的弟子回去给我们门主通报一声,伏虎门是不怕慕门的。”一句话把罕达噎了个半死,却憋不出一句话来,长相是够粗犷,然而他并不是一个有担当的汉子。

  花白雪不依不饶的说:“伏虎门真是好威风啊,人家百草门都忍让三次了,还在你们的地盘上啊,你们的地盘可真是辽阔,泰康镇大门外面这一大半恐怕都是你伏虎门的吧。哎呀,巧的是我慕门小门小户的也用不了那么多地方,不如请百草门和护卫府的朋友来慕门的地方落脚,都是泰康一脉,出门也好有个照应。”又一番刻薄话把伏虎门孤立在一边,直接点到了护卫府,护卫府不表态也不成了。护卫府带队的是个眼神如死灰,面目如雕刻一般的独臂青年人,姓宋名庸,绰号夺命剑。冷静的他本来是不想蹚这趟混水的,但是花白雪把问题抬高到泰康镇荣誉的高度了,他也不好不表态。从一开始他看到罕达略带淫猥盯着蓝灵的眼神,心里早就门清了,他也是看不起这种人的,于是单手扶着另一边的袖子做了一个抱拳礼道:“都是泰康一脉,大家不要伤了和气,咱们挤一下,给伏虎门让个位置也就是了,也希望伏虎门这位什么长老持重一些。”一句话既化解了这无聊的争执,又再损了罕达一把,让罕达神色尴尬却又不好发作。只得悻悻带着弟子扎帐篷去了。

  蓝灵欢快的过去拉起花白雪的手道:“白雪姐姐,这次真是麻烦你了。”西门小官人下意识来了一句:“叫白雪阿姨。”,被花白雪拧着耳朵提溜了两圈,立刻改口白雪姐姐,并且义愤填膺的表示:“谁,刚才谁叫白雪阿姨的,站出来。”逗的花白雪和蓝灵格格直笑。从小被黄小小照顾着长大,小姑娘怎么哄还不知道吗,很快就跟花白雪和蓝灵混熟了。旁边的门通和李文献看的直咋舌,这小师弟外表老实的紧,看不出来,还有这个本事。

  第二天太阳升起,因为结交了新朋友,大家心情愉快地出行了。当然跟在后面的伏虎门是不是愉快就不得而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幻梦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幻梦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