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玉擎峰上下决断
黑猫西瓜丸2019-08-08 22:023,103

  奶奶的疑虑没持续多长时间。就在第二天,西门小官人弄回海带在水里泡发然后切片,做了一大锅紫菜蛋花汤。奶奶心中那些小小芥蒂很快就被美食带来的震撼冲击的丁点不剩,如此鲜美的汤奶奶70多岁的高龄也是第一回喝到。不管孙子身上发生了什么,总归不是坏事,既然没有办法解决,由他去吧。孙子身体并无大碍,而且一如既往的善良孝顺,奶奶还能有什么奢求呢。

  西门峰的心里却开始盘算了,世道并不太平,且不说中原四国之间时有摩擦,就是本土瀚海国之大,被开发的地域也仅仅不足四成。不要说异兽邪徒,就是一般盗匪,想从他们手里保护自己心中重要的人,西门小官人自问没有这个能力。他生性平和,但是经历了这一次的事件,他的价值观受到了冲击。西门峰想习武,那么眼下在这泰康镇,最理想的机会就是拜入慕家。

  虽然慕天褚让西门峰身体好些就去幕府拜访,但是初次登门,空手而去总归面子上挂不住。西门峰斜眼瞟了锅中剩下的海带汤,心里有了回数。

  第二天一早,云小官人让小厮秦玉找了一个磁瓮,盛满海带汤,施施然向幕府而去。然而问过门房才知道,这比西门家原来还要大的院子仅仅是幕府的门面房,常人若要拜会,需提前一天通报,第二日再来问过是否获得允许上山入本院。

  西门小官人被震撼了,不禁感慨起武林世家的底蕴。幸好慕天褚当日归来便通知门房,如果有城西西门小官人前来拜会,需以礼待之恭送上山。立刻就有弟子拱手引路,只是一路之上,对小厮秦玉手中的磁瓮十分好奇,出于礼节也不便相问。

  不知为何,按理说像西门小官人这样娇生惯养的少爷,应该是体力不济的那个,可是一路上秦玉都歇了两次,再看西门小官人是毫无疲态。弟子心中暗暗赞叹,心生攀交之意,想当初自己上山比秦玉还费劲。山路一路都是石阶,并不难行,只是这翠云山高耸入云,要上山着实对体能有比较严苛的要求。眼看秦玉喘的像条土狗,西门小官人接过瓷瓮打发他先回去了。

  一路攀谈,西门小官人知道了这位引路的弟子名叫赵子季,入门两年有余。二人有说有笑,少了秦玉这个拖油瓶,速度快了不是一点,即使如此,到了慕门所在的玉擎峰正门也已经是正午时分。一路走来,竟走了近两个时辰。翠云山之所以叫翠云山,就是因为大片绿色植被覆盖,玉擎峰之所以叫玉擎峰,这就跟慕门有很大关系了,整片苍翠的山脉,只有此峰按门立派,目力强悍之人放眼远观,就像一片翠玉上的一块洁净的翡。

  虽然心里早有准备,西门大官人还是被震撼的不轻,不说广袤的占地面积,就是整个建筑群风格的气派,也让人感到一阵肃然。在这个生产能力并不那么先进的时代,这样整个门派浑然一体仿佛一个巨型堡垒的建筑显然是前卫的,令人不自觉压力陡增。建筑坐坐相连,每座足足有十层。环绕一圈形成一个八角方阵,中间是大的惊人的大广场,广场正中有一座塔,但是这座塔却只有5层,从外面是看不到的。

  回过神来,西门小官人已入正殿,拜会了慕天褚,大公子慕云轩带着慕家最小的弟弟,只有6岁的暮云狄也在殿里。众人相见,少不了客套一番。慕天褚早注意到西门峰手中的磁瓮,心下也是好奇,头一次见人来拜会自己带个瓮的。西门峰见慕天褚注意到自己带的东西,顺势提出借门派厨房一用略表心意。慕天褚虽然年逾一百四十年,大概是身体强健的原因,仍然保持着炽烈的脾气和不输给少年人的好奇心,不然当初也不会一怒之下连追三个日夜替大善人家西门家复仇。西门峰前脚进了厨房,他后脚就跟进去了,慕云轩也拉着小云狄跟在后面,好奇的看着西门小官人下厨忙碌。

  一阵诱人的清香飘来,让人禁不住食指大动。不一会,厨房的灶台上就出现了四碗香喷喷的海带蛋花汤。西门峰邀请众人品尝,却发现气氛莫名尴尬。慕天褚咳嗽一声,说:“以西门贤侄为人,老夫相信这汤并没有问题,轩儿,小狄,咱们一起尝尝。”虽然不知道汤里是什么绿菜,但是明显慕天褚喝了第一口就停不住了,慕云轩和云狄分食一碗。他尝了一口,流着口水看着小云狄呼啦呼啦的吞掉剩余的海带汤,虽然烫的直嗷嗷,却露出十分满足的表情。

  “小友当真是易牙妙手,但不知道这绿油油的是什么菜,味道竟如此鲜美可口,老夫也算活了百余岁,这么好喝的汤却是生平仅见。”当知道自己喝的汤最主要的原料竟是平日喂猪用的海菜之后,慕天褚沉默了下去。

  慕云轩悄悄戳了戳西门峰:“西门老弟,借一步说话。”说着就拉着西门峰来到厨房外面。两个年龄相仿的年轻人嘀咕了一阵,西门小官人才明白,他今天的举动冒失了。首先往门派送礼,很少有送食物的,难怪刚才厨房的气氛如此尴尬。要知道在皇宫之中,重要人物品尝美食之前,都有内侍试毒,门派虽不至此,但毕竟有这方面的顾虑,所以大家送礼很少有送吃食的。再一个,慕天褚什么身份,今天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吃了海菜,海菜干什么的,海民捞来喂猪的。天真的西门小官人只是觉得烹饪这方面他比较突出,原想讨好长辈,却有一种马屁拍到马腿上的忐忑感。

  这是慕天褚也从厨房中走了出来,看面色并没有生气,反而有些惊喜。他看出了西门峰的不安,笑了笑:“西门小友不必惊惶,老夫只是想问一下,这海菜当真可以吃吗?会不会有什么不妥”

  “完全不会,海菜处理得当不但味道鲜美,而且可以清理肠胃,消除赘肉,对风疾有一定疗效,人若长期不吃海盐,会得大脖子病,吃海菜可以预防得病的。”

  慕天褚越听越是高兴,开心的捋了一下胡子,笑道:“小友可知你为百姓做了一件好事,别看只是多一样吃食,但这吃食胜在量多,海边随处可采,即便小荒年,也可挽救很多生命。何况按小友所说,此物对人还有诸多好处,但请小友教会老夫处理方法,老夫之子海亭与大学士宋轶素有交情,宋学士曾经是二品太子少师,学生正是当今圣上,谏言可直达天听。我瀚海国西邻大海,海菜产量丰富,由他进谏再由朝廷推广开来,必是一件造福苍生的美事。”西门峰有点小小的感动,一道平凡的菜肴,谁能联想的这么多这么远,只有真正心怀天下苍生的正直之士,才能有如此长远的眼光。

  “但凭先生吩咐,小子只是精于厨艺,并没有想到这层,如果真能为天下百姓做些什么,小子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西门小官人跟慕天褚的交集过程明显是愉快的,慕天褚对这个少年十分欣赏,以至于当西门小官人提出想拜入师门的时候,慕天褚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了下来。拜师的过程却不是现在就要进行,因为慕天褚表示自己是代儿子慕海亭收徒。目前穆海亭带着二公子暮云逸出门执行历练任务去了。至于入门修行,让慕云轩代为执教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西门小官人回家跟奶奶说明自己要拜师习武,第二天一早就要入山修行,奶奶一下就慌了:“峰儿啊,你长大懂事了,可是你从小什么苦都没吃过,习武那么艰苦,你怎么坚持的住啊。”

  不知为何西门峰心里突然浮现出一句我什么苦没吃过,差点就从嘴里蹦了出来,可无论他怎么扒拉自己的经历都找不到自己吃过苦的记忆,连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厨艺都回想不出来。不知道为什么西门峰莫名多了很多想法,但是毫无违和感,就那么自然而然的出现了,如果不是别人提醒,恐怕他自己都察觉不到。

  西门小官人并不相信自己被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附体了,他觉得那一杠子可能对自己的脑袋造成了一定的影响。摇头赶走了这些迷惘,奶奶看到小孙子的为难,知道小孙子已经长大了,有了自己想做的事,已经是一名堂堂男儿汉,自己不应当成为孙子理想路上的包袱,虽然不舍得孙子吃苦,却也不再反对,只是欣慰地摸着西门峰的脑袋,连说好几声“我的乖孙长大啦”。

  西门峰内心欢呼雀跃,今天一天就不出去玩耍了,好好陪陪奶奶,以后还不知道多久才能下山一次。

  第二天西门小官人一早就起来了,背着一个小包裹,带来一些换洗的衣物,向着玉擎峰出发,一路登山辛苦,不作细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幻梦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幻梦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