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怪物尸坨
黑猫西瓜丸2019-08-08 22:023,148

  门通觉得这个怪人很好玩,更难得会说人话,那就是可以交流。想到这一层,门通内心的惶恐一下就消失了,性格耿直的门通抱拳道:“在下门通,不知阁下是谁,你是从哪里来的?为何看起来不像我们国家的人啊。”

  谁知道怪人一本正经的回答道:“我叫尸坨,是鬼王傲天手下的先锋牙将,你们是什么人,为啥会来取封印之石。”

  门通觉得这个怪人好像也是个有话直说的性子,干脆就把找人的事情明说了。尸坨想了想,好像明白了什么,对门通说道:“啊,你说那个女娃!我知道!离心鬼用摄魂术弄来的那个。这你也不能怪离心鬼,她是天生万灵之体,我们大王现在还处于蜕变之中,元婴离神,非常虚弱,需要吸收那女娃的精气好蜕变成完整体。这个封印是有些累赘,但也是保护大王用的,虽说你们这些蝼蚁就连现在虚弱的大王的脚趾头都比不上,不过凡事有万一,职责所在,我不能让你们拿到这块封印之石。”

  西门峰不乐意了:“你们大王完不完成完整体的,关我们屁事,就为了你们大王这点私欲,我朋友的性命就可以随意糟蹋?”

  谁知道尸坨挠了挠头,居然一脸困惑的问道:“人命很值钱吗?怎么能跟大王的霸业相比。啥叫这点私欲,大王可是有伟大志向的,他彻底重生之后要带着我们征服天下呢!把这个国家变成亡者的国度。”

  刚才两人对了一击,门通早已技痒难忍,既然话不投机,便做了个挑衅的手势,然后一记铁掌就打了出去,跟尸坨战成一团。门通边打边说道:“救人要紧,能跟他的怪力较量的只有我了,我拖住他!你们抓紧时间拿玉石!”西门峰趁机冲向封印所在,可是突然尸坨跟门通对了一掌,身体借助其掌力后飘,背后的第三只臂膀轻轻舒展,一把就抓住了西门小官人的脚,重重地把西门小官人砸在地上,力道大的出奇,西门小官人直嵌入地面五寸不止。

  门通大怒,上前对上一拳,却被震的退了回去,脸上充满惊骇,尸坨这一拳比刚才第一拳的力道可大了不是一点点。看来这个怪物还挺讲究,第一下只是投石问路,试探了一下对方深浅。尸坨轻蔑地说道:“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回去吧,这位门通小哥,你挺厉害,以后大王带着我征伐天下,迟早我们得对上,还有机会交手的。”话没说完突然觉得抓着西门峰的手没了知觉,回头一看,花白雪已经剪断了那只手,揽着西门峰退出数丈。

  尸坨不说话了,慢慢拾起了掉在地上的手,一只手按回原处,另一只手随手从衣服上抽下一根长线,居然当着众人的面开始缝合断口。众人有些懵,一时错过了最好的出手时机。缝完以后,尸陀居然挥舞着这只手立刻活动了几下,似乎跟没掉下来的时候完全没区别。西门峰和门通正待上前,李文献挥手拦住了他们,看着尸坨淡淡地说道:“这是一个土灵,你们这样打是伤不了他的,花长老请拖住他,我们现在演练一套合击之术。”说罢在门通西门峰耳边一阵耳语。他们耳语的同时,花白雪立刻冲了上去跟尸陀交手。尸陀力大无比,花白雪不敢硬皮,两半剪刀上下飞舞,在尸陀攻击的间隙中来回穿梭,端的是险象丛生!方才肩头被南宫羽伤到的地方伤口已经裂开,只一个不留神,又被抓住,一记重拳砸中了她的小腹,花白雪倒飞出去倒在地上,嘴角流出殷红的血迹。

  尸坨正要上前补上一记,突然本能觉得惊恐不安,往后跳出老远,他刚才站立的地方已经被熊熊烈火包围。尸坨吃惊的看着那边,只见李文献正制造出团团火球,西门小官人以导气之术将其汇聚,门通以掌力将聚集的火球击出。因为是凝缩的火球,击出碰到东西就会爆炸。三人呈三角站位,如同一个炮台,不断发出火焰炮弹。李文献着急的跟门通抱怨道:“你就不能打准点?”

  门通郁闷了:“他又不是死的,会动,会动的好不好,还贼麻溜的快!哪那么好打中?”

  果然如李文献所料,尸坨畏惧火焰。尸陀突然狂性大发,以前遇到有恐惧的东西,只要毁掉就不再害怕了!他不能任由这三个小子对自己为所欲为,一声怒嚎,地下居然站起了一众活尸,他抄起这几只活尸做盾,像挥舞球棍击球一样将迎面而来的火球砸向一边,顷刻间居然冲到了三人面前!

  因为投鼠忌器,怕被火焰的爆炸波及,三人不敢近距离跟这个巨大的蛮子硬拼,立刻呈三个方向散开,又向一处汇合。然而尸坨早看出李文献行动迟缓,毕竟有伤在身,所以他没有犹豫,立刻冲向了这个能制造火焰的小子。只要能掐灭这个根源,剩余的两人不足为惧。

  尸坨冲到李文献面前,却发现李文献的嘴角露出了奸诈的笑容,一脸的如我所料的样子。尸坨疑惑了,这厮吓疯了?突然惊觉异样,回头一看,西门峰手中聚合着一团巨大的火球,以一个霸气十足的大灌篮姿态兜头盖脸向着他扣了下来。李文献早料到了自己有伤在身,是三人中最薄弱的一环,更何况只有他能使用火系术式,尸坨肯定是要向他下手。交头接耳的时候,他也早看出以尸坨的速度,火焰炮弹想打中难度很大。他的计划就是自己做饵,尸坨冲过来的时候,西门峰聚气凝在手中的凝缩火焰弹保持好形态等待机会。因为是尸坨发起的冲锋,所以大家向四周散去的时候,尸坨的注意力肯定全在自己身上,应该不会留意西门小官人的动向,这东西虽然强悍,但是从刚才跟门通的对话来看,脑子似乎不够灵活。只要火球能砸在他身上,那么他必然会有片刻间的停顿,这个时候,对他造成致命一击的条件就完成了。

  这一下结结实实的扣在尸坨头上,尸坨痛的向后一仰,腹部空门大开,门通早已立在他身前,一记明王不动全力轰在尸陀腹部那个如心脏般跳动的部位。尸坨惨叫一声,猛然跪下,轰隆一声巨响,巨大的身躯整个扑倒在地上,头上还燃烧着熊熊烈火,挣扎了几下,不动了。

  “文献你果然是个料事如神的狗头军师,他的举动全被你猜出来了。”门通对李文献越加敬佩,以前在宿舍里,这就是头脑最好的一个,武学往往被他演绎的像谋略一样精彩。

  西门峰搀扶起花白雪,查探了一下她的伤势,还好并无大碍。花白雪也只是因为之前使用禁术,虽然得到了朱慎的救治,但明显虚弱了些,不然尸陀的实力离南宫羽尚有极大的差距,她多少也能应付的自如一些。

  尸坨现在人如其名,真的是一坨尸体了。一名百草门弟子小心的靠近尸陀,拾起路边一个草棍戳了戳尸坨的身体,没有任何反应。尸陀头上的火焰依然在燃烧,李文献哈哈大笑,这东西就怕火,如果活着,一定忍不了这个痛苦。

  众人绕过尸坨的躯体来到石柱前,取下最后一块勾玉形状的紫色玉石,这次并没有什么变化,取下勾玉也没有引发任何异象。众人虽有疑惑,但这样对他们来说更好,于是大家扭头沙河镇中心的石柱走去。

  回到中心众人傻了。

  最后一个石柱上有两个勾玉孔洞,形成了一个太极的图案,也就是说,还应该有一块勾玉形状的玉石。众人面面相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聪明如李文献也无法判断出剩下半个玉石应该在何处。

  就在这时一阵阴寒的笑声传来,朱慎不知何时出现在众人身边,自然地好像一开始他就是这队人马的一份子一样。他宠溺般地拍了拍花白雪的头,递给她另一块勾玉,对众人说:“年纪大了老是忘记事情,刚才就该把这个勾玉给你,记住了,镶的时候上橙下紫,镶完了其他的玉石随你们拿去换钱或者干点啥都没关系,这对勾玉给我留下放在洞口就好。封印解开记得取下所有解印石,不然过一阵封印会重启,你们就别出来了。女娃娃,老夫特别喜欢你,你跟老夫应该有些渊源罢了,老夫现在也不想说,总之,如果落在老鬼傲天手上,他要杀你,你就说你是我干孙女,他看在我的面子上一定会留下你的性命。至于其他人,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说完伴随着一阵阴惨惨地笑声,又一次不见了。

  大家对这位神鬼莫测的大邪神的突然出现已经有了抵抗力,只有门通和另一名百草弟子面面相觑,猜测着这个白衣老者的身份。李文献对门通讲述了之前的遭遇,明白过来的门通也是头皮发麻。反正目前看来,朱慎没什么恶意,相反,他对花白雪貌似很照顾的样子。花白雪心中有些嘀咕自己居然跟这样的存在结缘,真不知是福是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幻梦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幻梦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