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焕然一新的西门峰
黑猫西瓜丸2019-08-08 22:022,977

  这场比试果然不简单,连仲裁的人都是在擂台之外的高凳上观战,开始的信号刚一响起,整个擂台上顷刻间就好似刮起了一股密集的气流风暴,到处都是攻击,恐怖程度根本不是李文献那场可以比拟的。整个擂台上几乎没有可以活动的空间,门通李文献都觉得,除了格档和反击对拼,没有其他办法,否则连有没有立足之地都两说,李文献如果分在这一组,不要说闪避两炷香的时间,靠对拼还不知道能撑到几时,恐怕一开始就要拿出真功夫才能应对。

  赵子季也害怕的紧,望向慕云轩,慕云轩摇了摇头:“你别看我,唯有这一组,是太师祖亲自干涉,要求如此分出,原因我也不得而知。”

  然而预想中的一幕并没有出现在众人的眼前,西门峰不见了?

  不是不见了,还是那副一点气息也感觉不到的鬼样子,轻飘飘的飘在空中?没错,是飘,还是闭着眼睛!仿佛各种方向的武力风暴砸在一起,风暴中所有有形的硬物都不能避免的要被撕碎,这时却有一片柔软的羽毛随着无法确定的风向没有章法的乱飘,当然这片毛就是我们的西门小官人。大概是因为今天出现了太多让人瞠目结舌的场面,大家已经有点习惯了,虽然惊叹不已,但是大家都忍住发懵的冲动,努力打起精神集中于战况。

  门通看了半天也没看明白,问李文献:“这是什么身法,我怎么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一点章程,这么杂乱,却能避开所有攻击,太扯了吧?”

  李文献沉思了一下,突然像想明白什么一样,面露喜色道:“这似乎不是身法,我感觉不到一点西门师弟的气息,脚上似乎也并未发力,这西门师弟现在怕是轻如鸿毛,只是顺势而为罢了。峰师弟这几日究竟做了什么,我大概也能猜到,上次示源长老指点我们的时候,我们也用过这个方法,现在的峰师弟就像当时的我们,简直就像换了一个人是的。”这种处理方法出乎他的意料,但是细思却极为合理,理论上是这样,实际要做到,几乎是不可能的,至少李文献就做不到。

  “顺势而为,顺风而行,道法自然,这是太极之道!”这小子,难怪从问心之间出来了,大长老亲自教他了?暮云逸是个识货的,但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大长老不是不收徒吗?这小子有点意思,他不再犯困,开始兴致勃勃的观赏起擂台上的情况。

  台上的弟子也有高手,一只木棍缓缓向着西门峰飘来,看似一点力量也没有,西门峰却突然向下一附身避开了这一击。看来这些师兄还是有些道行,西门峰并未睁开眼,仿佛擂台上任何微弱的气流变化都在他的灵识思觉之中。他身体凌空衡翻,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避开了上下两道剑气,横向一个摆拳,一根木棍反向磕了回去,砸在方才出手的弟子身上。那弟子一吃痛,愣了一下,就在这一瞬间手里的棍子没了,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其他的攻击击中跌出擂台。又一个弟子一刀劈下,西门峰却鬼魅般的飘在他身旁一侧,他感觉手腕被推了一下,本来砍的就用力,一下砸在地上,虎口震的生疼,手一松,刀没了,落得跟第一个弟子一样的下场,也出局了。

  攻击形成的风暴停止了,所有弟子都开始警惕这个才出关的小师弟。一个脾气急躁的弟子冲了过来,对西门峰当胸就是一拳,拳风呼啸,西门小官人衣角都被吹的向后直飘。西门峰不退反进,拳头即将砸在身上的瞬间将身体轻侧避开这一拳,伸出左手手绕过余势未消的拳头,抓住他的手腕顺势往后一带,脚一伸轻轻踢在对方膝盖上,对方一个站立不稳横飞了起来,还没落地,腰上被推了一掌,倒飞出去落在台下。整个过程行云流水般自然,但是西门峰还是一点内息也没有散发出来,仿佛就是一个普通人的样子,右臂还夹着一柄木刀和一把木棍。这一手借力打力的功夫让其他弟子彻底收起了轻视之心,互相对视了一下,齐齐向着西门峰攻了过去。西门峰将棍子和木刀抛向擂台一边,不只是不是故意正好落在一个弟子脚下,那弟子一打滑哎呀一声就掉了出去。西门峰左右手同时拉住攻过来的两个衣袖,转身旋转一圈,两个最先冲到他身边的弟子的轰击重重落到对方身上,都痛苦的捂着伤处蹲了下去,眼看是不能再战了。

  其他弟子都停在原地,西门峰很阳光的冲着他们笑了。

  转瞬间台上就剩下五人,有三名弟子摇了摇头,主动丢下兵器下台去了。到了这个境界,没几个糊涂的,都明白自己撑不到最后,与其狼狈地下台,不如自己识趣点。剩下的一名弟子看着西门峰笑了笑,没有上前,只是抱拳道:“这位就是最小的师弟西门峰吧,今日终于得见,妖孽之名名不虚传。在下杨云,只觉你这套借力打力的功夫看似简单实则玄妙无比,我想知道,如果我不主动出击,也不用功力,你无力可借又当如何。为了开一开眼界,我就不自量力一回了。”说完散去气势,双手握住手中木剑缓缓举起,剑尖向天,以一招后发先至的起手式面对着西门峰。

  杨云的眼神里没有任何挑衅的意味,只有深深的好奇。西门小官人笑了笑,突然侧身冲了过去。杨云见他身体微微由后仰,预判到他似乎要出拳从斜上方砸下来,举剑向着预判角度缓缓回撤,准备爆发出突刺,谁知道西门峰到他面前来了个急刹车,身体依然后仰,却抬脚用脚跟轻轻磕了一下木剑的剑柄末端,剑脱手向着杨云预判的方向飞去,西门峰伸手接住,木剑在他手里转了一圈变成双手捧剑向前一伸,带着调皮的微笑说:“师兄你的剑。”

  杨云哈哈大笑:“好一招声东击西,你这个师弟很有趣,以后咱俩要多多交流。”说罢木剑也不拿,转身跳到了擂台下。

  西门峰心中暗想,这位师兄倒是为人洒脱,十分有趣,看来自己在门内又多了一个朋友。

  结束的锣声响起,台下爆发出一片掌声,大家都被这位小师弟玄妙的功夫折服,掌门穆海亭也是看的频频点头,心想可惜了我无极一脉还是需要日积月累才能出成绩,短时间达不到这小子的期待,不然这小子也不会以太极为起点,以后调教怕是难度不小,也罢,就教给示源吧,只是完全放手给示源,自己又觉得很惋惜。就好比发现一方璞玉,自己的雕功也不错,可是玉石主人选择了另一个风格不同的雕刻师傅。

  西门峰看到大长老带着一脸复杂的表情飞身来到观礼台,也跑了过来,跟大长老说:“弟子可是没有运气发力就拿下了这一局,咱们的赌约是不是该兑现了啊。”

  大长老用看翔的眼神看着西门峰,神色厌恶,没好气的从腰间摸出一粒丹药递给西门峰。西门峰小心的放在一个锦囊里挂在了脖子上道:“这个状态还挺有意思的,我也不准备现在就解开这股我控制不好的力量,什么时候我觉得我能用它了再说。”说罢蹦蹦跳跳就跑回人群中去了。

  慕天褚好奇地问道:“你们打的什么赌。”长者发问,大长老收回了傲娇气,施礼说道:“这小子被我加身封印,导致真正实力无法使用。他的真实实力有些暴戾之气,我觉得这时候不该拿出来,就用固原丹封印了他的气门。因为是药物封印,故而只能用解药解除,这便是固原丹的解药。我们打赌的内容是如果他能一点行功不用只用我教他的太极意击败所有的挑战者,我就给他解药。不然就是他功夫没到家,我看以后也走不了多远,干脆放弃门派弟子花名册上的名额,我把我远房侄子安排进来。侄子来了再给他丹药,爱跟谁学跟谁学,我侄子进不来的话,哼哼,让他以后一辈子封印着活吧,就看您老人家有多疼他了。”慕天褚哈哈大笑,欣慰地跟儿子慕海亭交头接耳起来。

  慕海亭听到慕天储讲述西门小官人入门后的种种,心中也是有些吃惊,这大概是慕门有史以来最具天赋的孩子了,天赋犹在暮云轩慕云逸兄弟之上,大概也只有当年的那个人可以跟这小子拼一下天赋了。想到往事,慕海亭的脸上闪过一丝无法琢磨的古怪意味,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幻梦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幻梦异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