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升职了
红幽灵2018-09-18 23:082,176

  仇小贝恢复意识的第一时间,就暗道不好。

  果然,她一睁开眼,就发现自己到了一个陌生但舒适华贵的地方,她顾不得身下的床是她盼望许久的又大又软的床,就先被床边的几个人吓到了。

  为首的自然是坐在轮椅上,喝着李公公泡的温度适宜的茶,仿佛身处在戏园子里听曲的一脸闲逸的太子樊沉兮。

  唔,或许,他真的是在准备看戏,表演者:仇小贝。

  在他身旁,有时刻备着的李公公,有如雕塑般存在的侍卫,还有一名穿着太医官服的年轻男子垂首候在一旁。

  仇小贝直接屁滚尿流地从床上翻下去,跪趴在樊沉兮跟前,脑袋碰着地:“奴才罪该万死,求殿下恕罪。”

  却得到太子一声轻笑:“你们这些奴才真有意思,一边说自己罪该万死,一边又让本宫恕罪?呵~真觉得自己罪该万死,”声音冷下来,“那就死吧。”

  仇小贝被那声音里夹带的杀意吓得一扑棱,半响没敢回话,最后,为了活命,她颤巍巍地小声开口:“奴、奴才可以将功折罪的。”

  “将功?折罪?”太子看似随意却如尖针的目光,扫过她跪趴时的腰身,“用你腹中那块肉,来折罪吗?”

  刹那间,仇小贝只觉得空气都凝固了,她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肚子,吓得说话都结巴了:“殿下、您、您要割了我肚子上的肉?不不不好吧,我、奴才这么、这么瘦,没什么肉的……殿下饶命!”

  樊沉兮狐疑地看着她,随即唤道:“林太医。”

  太医上前一步,年纪轻轻,却一板一眼的模样:“下官已确定,这位小公公已怀有近一个月的身孕。”

  李公公也道:“老奴也检查过,确实是个男孩。”

  小太监长得眉清目秀的,十五六岁又正是少年雌雄莫辩的时候,他一度怀疑是个女孩子假扮的。

  检查什么?脱她衣服了?

  她的伪装哪是脱个衣服就能……总算反应过来的仇小贝猛地抬起头来,连尊卑都忘了,直愣愣地盯着樊沉兮看。

  怀孕?谁怀孕?她?

  就、就那么一次,居然就……怀上了?

  不对,现在的情况是,她一个太监,居然怀孕了?

  之前没被当做细作杀死,这会也要被当做怪物处死吧?

  仇小贝心跳得厉害,思绪转得飞快,想着解决办法。

  “殿下,奴才……”

  “呵~”

  前一刻还宛若要将她处以极刑的太子,忽然就如沐春风地笑了起来,也不怪她放肆地盯着自己看,还抬手拍拍她的脑袋:“刚本宫吓唬你的,这可是好事啊,难得这东宫,也能有这么件喜事,正好,也能冲冲这满屋的晦气。”

  仇小贝:“……”

  “这么说来,你也算是大功一件,本宫晋升你为内侍公公,从今日起,林太医将负责你直到生产前的一切安胎事宜,你只要安心养胎就行,本宫还盼着你给咱东宫,生个大胖小子呢,呵~”

  仇小贝:“……”

  太子“安抚”她后,又侧首问李公公:“今天的那些随从呢?”

  “回殿下,已经都看管起来了。”

  “嗯,都打杀了吧。”

  堪称平和的一句话,就断送了今天训练场里的那些宫女太监!

  仇小贝一惊,随即反应过来,他若要留下她,就不能让人知道他怀疑过她是个细作这件事,防止走漏风声最好的办法,就是将看到那一幕的人都封口。

  手段堪称残忍,仇小贝却晓得,太子是真的打算保下她,至少暂时是这样的,便咬咬牙,将任何求情的话吞进肚子里。

  不是他人死,就是她死!

  可直到太子吩咐她好好休息,随后离开这房间后,她都没能弄明白他的意思。

  怀疑她是细作,却不追究了?

  一个男子且还是是太监怀了身孕,他还高高兴兴地要帮她养胎?并且赏了她一个从四品的内侍公公?

  为什么她没有任何安心的感觉,反而更加的……毛骨悚然?

  离开安置仇小贝的房间,李公公马上忧心地问太子:“殿下,这么做真的好吗?”

  “没什么不好,别看他那怂样,这小太监厉害得紧,是个聪明的。”林太医眼观鼻鼻观心,一副清心寡欲的模样,跟他话里嘲讽的语气完全相左。

  樊沉兮笑眯眯地:“暂时确实用得着,若他真不实用,再随便找个由头处置了便是。”

  “可他怀孕这事,老奴总觉得……”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殿下难道还真去好奇一个男子生育的孩子?”林太医开口:“不管男子如何有孕,总归离不开交合,据下官所知,他进东宫一个月了,这一个月里,他都在你们的监管之下,那么,他是如何有孕的?”

  他板正正、严肃地对李公公道:“殿下如今危机四伏,任何风吹草动都得引起重视,更何况这么蹊跷的事。”

  李公公一顿,马上了悟:“是,老奴明白了。”

  樊沉兮低声笑着:“子亦就是太认真,谁说本宫不是好奇男子生育了?”

  林太医:“……”

  太子手指在轮椅扶手上点了点,忽而问道:“这小太监,叫什么来着?”

  “回殿下,他顶替的,是夜幽宫里低等太监,小贝子。”

  ……

  升上内侍公公日子就好过了?

  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太子所有吃的用的穿的,都不会经过仇小贝的手,所有能够近身伺候樊沉兮的,全都是太子真正信得过的,若说东宫分为外圈和内圈,那么外圈的散漫就是做给他人看的,真正的内部,如铁桶一般,每个大宫女大太监,严于律己,做事调理嘴巴严谨,只听从太子一人命令。

  所以,她每日的工作就是……站着。

  在太子余光能扫到的地方跟雕塑一样站着,这并不比她在夜幽宫里整日洗洗刷刷要轻松。

  太子很忙,有很多奏折和信件要看,但他经常看着看着就抽风,仇小贝一度怀疑,不良于行让他心里变态了。

  比如现在……

继续阅读:3 民间杂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子殿下,奴才有喜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