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通灵符
啤酒小龙虾 2018-09-17 18:062,837

  最可怜莫过于风寒交际还要审案子的褚大人了,这儿做笔案,那儿做笔案的,竟是把这病给赶走了。

  褚大人深感欣慰,大手一挥命冷萧夕和颜墨离为案使前往查案,自己以养病为由美滋滋的偷懒。

  有现成的人手在这里吃他的住他的还不让他压榨回来岂不是亏大发了?

  褚大人一本正经的喝着燕窝,觉得今天天气不错。

  那位九姨娘早早地在衙门侯着,大家闺秀的良好教养一眼就看出来了,朱员外当真是威名远播,这么水嫩的人儿居然心甘情愿做他的妾室?

  “妾身见过两位大人。”九姨娘声音有些嘶哑眼眶还是红的。

  冷萧夕意味深长的勾了勾唇角:“听说九姨娘的父亲是学堂的先生?九姨娘出身不差,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找个好人家不难,独独嫁了自己爷爷辈的朱员外,难道不觉得委屈?”

  朱员外再好,辈分也是过不去。再者她不是正妻,连第二房都算不上,第九房说出来也是难听,好歹书香世家,怎么会让自己的女儿去做妾?

  九姨娘后退两步,仿佛没料到她会问这样的问题,反问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老爷待我不错,哪里有委屈之说?”

  一个教书先生的女儿,求娶的人应该不少,她怎么会说只有两个选择?难道这位九姨娘嫁给朱员外另有隐情?

  她生了朱家唯一的男丁,应当是得宠的,大夫人也要让她三分避其锋芒,

  她不恃宠而骄,儿子养在大夫人名下也是厚待了,温婉如她在朱家绝对能占一席之地,可看起来同传言不符啊……

  “九姨娘,小少爷现在可还好?”

  人家的家务事她不便多插手,还是查案重要。

  “孩儿他……不容乐观,大夫说熬不过今晚了,八个小姐安然长大,我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还没活过十天,我的孩子怎么就这么苦命。”九姨娘说着说着泪珠子就吧嗒吧嗒的掉。

  小鬼不同于恶鬼厉鬼,恶鬼厉鬼是有人命在身她可以用黄符封印,但小鬼极其难缠狡诈不容易收服,有些小鬼喜欢钻进人的身体里玩闹,只要不闹出人命来阎王爷哪里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师父曾经教过她御鬼术,所有事情都要追踪根源才能把握其死穴,只一招便可灭其魂魄消其戾气,鬼就跟人差了七情六欲,它们可以作恶多端也可以纯净无暇……

  抓鬼师也有禁忌,万鬼衍生,符将以定,无恶不收,无失不封。

  找不到破解的出路,看来她得同那小鬼聊聊了。

  没有通灵者辅助他只能用通灵符了,颜墨离买朱砂回来,今晚彻夜炼符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她还没有尝试过炼制通灵符,以前都是直接问师父要,或者是昏昏欲睡的看着师父炼的。

  先布阵再找护法之人,想到这里,冷萧夕只能硬着头皮去敲颜墨离的门。

  她在外面踌躇走动,手还停在半空中犹豫,门就开了。

  “媳妇儿你来找我玩啊,快进来吧,生病了可不好。”不出所料她还是找上门来了,从让他买朱砂和桃木时他就知道她会来。

  冷萧夕扶额青筋暴跳,特别想抽他一顿,奈何有求于人不得动粗,面色不善的睨了他一眼,手扶在门上暧昧的姿势僵持着,半晌还不知道从何开口。

  虚咳两声,颜墨离手偷偷的拉了一下门,冷萧夕冷不防的扑进了他怀里,熟悉好闻的梅花香让她羞恼不已,一抬脚想踹开颜墨离,这一招已经被他察觉没有偷袭成功。

  “夕阳是想让我为你护法?”温香软玉在怀,什么都好说,颜墨离心情愉悦的揉着冷萧夕的小脑袋。

  他垂落下来的头发蹭的她鼻子很痒,特别想把这烦人的头发给剪了,一个大男人这么妖艳作甚,就没看他换下过红袍,翕了翕嘴道:“你既然知道了就直说愿不愿意?”

  “吾之所幸,求之不得。”

  也就只能在这个时候偷香了,丫头真是太倔了。

  昼夜轮转,漆黑一片。

  冷萧夕严肃的布阵,检查方位,以确保万无一失,这件事情的保密工作做的挺好,除了他二人之外就无人知晓了。

  房间的死角每隔一个一段距离都放了一枚铜钱,阵眼便是在正对门的八卦镜,榆钱子五行旗她的行头这一回真是全部掏出来了。

  五行旗摆五行,金木水火土连成五星芒图腾,泛着妖冶的淡淡金光,冷萧夕盘坐在中心方位咬破自己的手指闭上眼睛默念咒语,一张张符纸凭空排列在空中形成一个保护圈,意念掺杂血液融合画符。

  通灵符的通灵物就是所谓的引子,需要瑞兽身上最珍贵的东西,神话传说中龟是玄武,百年龟幼子的脱落的龟壳就是宝贝。

  冷萧夕肃清的脸上光柔化着她的脸,像是金光里走出来的仙女菩萨,看到的第一眼就会心生善意。

  一枚铜钱往窗户外头削钉在了窗户上,

  小小的施了一个法术分了身出来,颜墨离闪出了门外,方才没有看错的话是勾魂小鬼,朱府瑞象冲天也挡不住邪祟无处不在,这朱员外从来没有考虑过找高僧或者道士?

  “尔等为何在此久久不去,蓄意害人性命?”

  那小鬼顿住脚步天真懵懂的冲他笑笑,随即低下头烂漫的小跑离开,回头看向他的那一眼是像是有话想对他说,可惜他没有通灵体质听不懂,不然也不用夕阳那么辛苦连通灵符了。

  一棵榆钱树立在院子里,阴风吹过飘落了满地的榆钱叶,一片一片,踏在上面的感觉十分不安稳,脑子扯得有些生疼,颜墨离加快脚步走出榆钱树下,疼痛才得以缓解。

  屋里的光还没有暗下,冷萧夕没有受到打扰,按理里说榆钱镇邪,他为什么会有不良反应,也太诡异了吧!

  画符需要一个晚上的时间,他需要帮她添符纸,以备不时之需,还要替她驱除心魇以防走火入魔。

  颜墨离收起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样,正色对待不敢马虎,一根类似于丝线一样的红色光芒从颜墨离的指尖泄出,缠缠绕绕的束缚住冷萧夕,一下一下的织着保护衣。

  当九十九根红线汇聚成一件嫁衣模样才被他收回了手,红色的珠子穿插在衣服中,红色丝线被吸进了红珠里,宛如无底洞一般,颜墨离手速加快织着线让红珠吸入,直到红珠上出现了一个凤凰图腾才收手。

  终于……大功告成,送给夕阳她应该会很高兴吧。

  不错,那红珠就是传说中抓鬼师修炼卡在瓶颈突破需要用到的万鬼随侯珠,虽然,他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有。

  万鬼随侯珠除了法师绘图腾开光之外,其他方式都是没有用的,故而抓鬼师都会散尽千金寻求法师。

  他是法师无可置疑,恰恰他的夕阳是抓鬼师,他不要千金珠宝,不要名利富贵,他只要她……以身相许。

  彻夜不眠不休,颜墨离也没见半分疲色,可一晚上的成果真是惨不忍睹!

  三更天,八十一张符纸用尽只成功了三张而已,颜墨离在其他九张符纸上施了法术,冷萧夕像提线木偶一般炼制毫无知觉。

  兴许是加有法术的符纸作用大,九张成功了三张,这样一来就有六张了,算算也是够了。

  解下阵眼,铜钱一枚一枚的收起来,桃木剑小心翼翼的放在一边的盒子里,阵法消失他才进去抱起冷萧夕,为了炼符她亏空了不少精力,整个人都轻飘飘的没有重量。

  看到她这样他心里很不是滋味,她喜欢当抓鬼师喜欢伸张正义,她嫉恶如仇偏偏用漫散掩饰自己的脆弱,浑身散发着自信的她才是真真正的冷萧夕,如果可以,他就这样一直让她这么神采飞扬下去。

  她前方的路需要她自己走,他不会阻止必要的时候威胁到她的生命他也不能袖手旁观,她对他那莫名的情愫他看在眼里,至少她现在不抵触他了不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玄妃:太子殿下好缠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玄妃:太子殿下好缠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