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道长死了
阿米豆腐2018-09-20 17:072,448

  她只是沮丧,今天果然和过去的每一天都没什么两样,只是倒霉的程度小了那么一点点,起码她两次坐出租车还是顺利的。

  回到了租住的房子附近的街口,想到手机也被抢走了,晚上还要给大米打电话呢,米有福就转身走进了一家移动营业厅。

  拿出刚才派出所给她出具的证明她身份信息的盖章文件,等待营业厅服务员给她补办新的电话卡,顺便也听了一嘴家常和八卦,然后她错愕地发现她似乎听到了一个熟人?

  她们说的4号楼钉子户房子里死了一个人,似乎还是个道士!

  要是她没有听错的话,不就是她出门前刚见过的那个老道士?

  “他,他是怎,怎么死的?”米有福忍不住脱口问道。

  人家以为她也是好奇感兴趣,立即就八卦热闹的回应,“这个谁知道,只听说是不停地吐血,救护车来的时候,血都吐得内脏都出来了,当时就没气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什么痨病之类的传染病,我们在当班,也不敢跑去看,隔壁他们好几个店里人都跑去看了呢!”

  “叫我说,那些房子么,早就该拆了,一直不拆,强挺在那里,哪里好?听说还有一些人贪图便宜的房租住在里面不肯搬呢,这下子,人都死了一个了,还是这么恐怖的死法,估计呀,就是不要钱,也没人愿意住了呢!”

  米有福默了没说话。

  她的脸色不是太好,紧抿着嘴唇,克制着自己的身体,不让它发抖。

  怀里紧紧地抱紧那本无字天书。

  虽然她撇下老道走了之后,也曾想过,按照她以往接触人的惯例,老道怕是也要跟着倒霉上几天的。

  可她以为的最多也是他会摔个跟头,或者反被人骗,丢点财破点灾之类的,哪里会料到,她就去了趟清明街,回来就听到老道呕血死了的事情?

  这令米有福打从心底发冷了起来。

  她很想安慰自己说,也许这只是个意外,老道可能本来就有肺结核之类的毛病,但是中午那会儿她们是照过面的,老道虽然穿着邋遢了些,但是面色红润,完全不像是有肺病的人,更别提呕血呕到内脏都出来了。

  这听起来,完全像是一种诅咒一样。

  而这种匪夷所思的死法,在米有福看来,一定是因为她的关系,才会害了老道直接丢了命。

  米有福第一次有了种想要大哭的害怕和委屈。

  “小姐?米小姐?”

  “啊?什么事?”米有福颤抖了下`身子,回过神,看向叫她的人。

  “米小姐,您的SIM卡补办好了,20块钱。”营业厅的客服员一边说,一边小心地又看了她一眼,“米小姐,您没事吧?是不是被我们聊的话吓到了?不好意思啊!”

  看她进来还挺正常的,才做好新卡给她这点功夫,就已经脸色白的像鬼了,身体还在发抖,想来想去,也就只有她们刚才形容老道士死时的情形,吓到她了。

  米有福身材娇小,穿上板鞋将将一米六的样子,虽然不是娃娃脸,可也实在十分精巧秀气,说话又不大声,看着本就比她实际年龄要显小很多。

  这样的女孩子,就算是胆小一些,也不会有人觉得她是娇气装样,只会觉得她是天生的。

  营业厅的客服也是这么以为的,不由也有些懊悔,早知道会这样,刚刚就不图嘴快的讲那个了。把客户吓成这样,万一投诉什么的,这个月奖金就完蛋了。

  “啊,没事,不怪你们,是我中午没吃午饭,有点胃疼!”米有福连忙摇了摇头,有些慌乱地从口袋里掏出坐完出租后剩下的零钱,拿出仅有的一张20块,递向客服。

  那客服却没接,反而道,“米小姐,不用了,我刚才看了下,你是我们移动的老客户了,可以免费补办一张SIM卡,所以这20块可以免除了。”

  “啊?”米有福怔了下,反应过来人家客服是以为吓到了她,所以不好意思收她这钱,预备自己贴了,才说什么她是移动老客户之类的。

  她算什么老客户?总共移动的号码前后也就用才不到两年。其中每隔几个月还要补办一次电话卡,就算真有什么一次免费的机会,也早该用掉了才对。

  抿了抿唇角,飞快地拿过新补好的电话卡,然后把那20块纸币丢在桌上,人就转身往外跑了。

  “哎哎,米小姐,米小姐,您的钱——”身后营业厅客服还在叫着。

  米有福却头也不回,反而跑得更快了。

  她是真的怕了。

  是不是总有一种人,明明生活在繁华的千万人之城,却有如生活在四顾茫茫的绝望孤岛?

  而她就是那种人!

  *

  表情慌乱地一口气跑回到租住的房子前,发现这里和她之前出去时并无两样,一样的冷清,也并没有她以为的可能存在的围观的人。

  “哎呀,米小姐,你回来了啊!”

  似乎是听到她的脚步声,不甚明亮的门内过堂里,快步地走出了一个人。

  “方叔叔?”米有福下意识地叫了一声,居然是房东叔叔,“方叔叔你怎么来了?是来预收房租吗?”

  房东听了这话,显然有点尴尬,赶忙摆手,“那个,米小姐不是的,我不是来收房租的,你给的房租还有好几个月才到期呢!那个,你刚才出去了啊?”

  米有福点了点头,“嗯。方叔叔,您是有什么事?”

  “没事没事!呃,其实有点事,你出去了,所以你可能不知道,咱们这,出了点小事故,那个什么,喏,就是隔壁的租客突发急病,抢救没过来,之前警察把隔壁房东和我都叫过来了,说是要加强对租客的关心,我想到小米你一个小姑娘,独自一个人住在这里,我呢,也忙,不怎么过来,今天既然来了么,我就稍微等等你,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要是有,你对我可不要客气啊,尽管说,没事的啊!”

  房东一边用带着江都口音的普通话说着,一边他自己也没察觉的下意识地搓着手。

  心理学上说,这种表现,就是内心不安,气虚的表现。

  米有福眨了眨眼睛,隐约明白了房东留下来等她的用意,这是怕她从别人口中知道了隔壁门死了人后,不租这里了。

  心里说不出是气闷还是悲凉。

  却也知道怨怪不到房东,毕竟老道士对他来说只是一个素不相识的别人家的租客,他只担心会影响自己的租房利益,是正常的反应。

  “方叔叔,我没什么需要帮助的,我挺好的,谢谢你!”

  “呃,这样啊,那,那我就走啦,你要是有什么事,你就随时打电话给我!”

  “方叔叔,等一下!我有事。”

  看到房东迫不及待的要走的样子,米有福猛然想起了什么,赶忙喊住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老公是本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老公是本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