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道的忽悠
阿米豆腐2018-09-20 17:072,352

  挂完了电话,在屋子里转悠了好几圈,米有福咬了咬嘴唇,还是拿起了包包和钥匙,再三检查了身份证之类的证件和现金,都全部在包里后,挺胸吸气地出门了。

  基于自己的事故体质,米有福从来不住三层以上的高楼,在江都市这么一个国际大都市,年轻人租住这么一栋没有电梯的老房子,在常人看来,简直是不能理解的事。

  这一片是拆迁区,已经签订协议的房主们早就搬走了,留下的都是有各种遗留问题的困难户,俗称钉子户。

  这是一栋三层楼的石库门建筑,原来住着六户人家,米有福租住的是一楼的其中一间,不过自从她住进来之后,其他的住户就陆陆续续的都搬走,而且再也没有新的租户搬进来。

  房东怕她也走了,这几个月的租金已经降的很低,米有福却是知道这都是什么原因,一边惭愧,却也只能一边安慰自己,好在这是已经要动迁的房子,本也没有几户人家住在这里,隔着一个楼道的隔壁,倒是还住着一个老道士,进出的时候也曾见过几次,不过从来没有说过话。

  米有福背着包低着头走出门洞的时候,正好看到老道也出门,下意识的看了他一眼,刚要快步从他身前经过,却冷不防被叫住,“小姑娘,你等一下!”

  咦?

  米有福顿了下身子,转头看他,“道长,你叫我?”

  “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不叫你我叫谁呀!”老道士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

  “呃,那道长你叫我有什么事吗?”

  “我看你印堂发黑,近日必有祸事!”

  “……”米有福囧了下,很想说,这个不用道长你看,我也知道。

  我这哪是近日才印堂发黑?我都发黑二十多年了,你没看出来吗?

  “小姑娘,你是不是不相信呀!来来来,我给你测个八字,不收钱的啊,你不要担心,我不是骗子。”

  米有福摇了摇头,“谢谢道长,不过我不需要。”

  “那不行,老道我难得给人测个八字,还被你一个小姑娘拒绝那多没面子?”

  眼看着不让他算命,他都不放自己走的样子,米有福也只能叹了口气,她就知道出个门没那么顺利,这才刚出大门就被拦下了。

  “道长,不是我不让你测,而是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生辰八字,我妈走的早,我爸没跟我说过。”

  “怎么会?咳咳,那把你的名字告诉我,老道我也能测。”

  “米有福。”她也不怕他是骗子,如果这个老道真是骗子,那么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她也能少些愧疚。

  “没有福?啧啧,你这个名字取得不好啊!难怪你这小姑娘印堂发黑,气运不顺,简直是霉星高照的表现啊!”

  老道一听这名字,一边做出掐指细算,一边一个劲地唉声叹气地摇头状。

  米有福一时间看不出他是真的看得出自己的异状,还是只是在胡说八道的猜测,便不吭声地只抿嘴看他。

  “哟!你别不相信哦!来来来,坐台阶上,看老道我给你说说,如果我说的准,你就一定要相信我,按我的话去做,要是我说的不准,你掉头就可以走,老道我保证不拦你怎么样?”

  米有福闻言,安静地点了点头,如点漆般乌黑的双目,就这么定定地看着他。

  如果这个老道真的有水平的话,她也想知道,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到底是因为什么。

  都说大千世界,能人异士不少,希望自己遇上的这个老道会是大隐隐于市的其中之一。

  “如果我没有算错的话,你幼年失怙,咦不对呀,小姑娘你是不是骗我呀?按照你的面相来看,你应该没有父亲,只有母亲才对,可你刚才说你妈走的早,你爸还在,这不对呀!”

  米有福听了这话,却忍不住端坐了几分,“你说什么?我妈还在?”

  “咳咳,这不是我说的,是你的面相上写的,小姑娘是不是刚才没对老道我说真话?”

  米有福摇了摇头,没说自己的事,反而催促道,“道长,你接着说。”

  “咳咳,那咱们接着来哈,你这个名字呢!本来是很好的,有福有福,那就是有福气啊!可结果偏偏坏在了你这个姓上,你说你姓什么不好,你姓米,把这个米字一加到有福两个字前面,就变成了什么呀?米有福,那就是没有福了啊,你说福都没有了,你能不倒霉吗?”

  老道长摇头晃脑的这话一说完,米有福就倏地一下站了起来,拔腿就要走。

  老道愣了下,赶紧抬起屁股就追上去,“哎呀,小姑娘,你怎么走了?老道我还没说完呢!”

  “我不想听了!”

  虽然大米不是她亲爸,且也说过原本她的名字是叫有福的,因为她妈妈姓有。

  但是当她妈带着才三个月的她,嫁给了大米后,他们家的新户口本上,她就有了新名字,叫米有福了。

  大米没说太多她妈妈的事,而她自打有记忆来,也就从来没有见过她的妈妈,连她长什么样都不清楚。

  老家镇子上的人都说是自己妈没良心,害得大米当年大好的俊美青年,无端端的当了这么多年活鳏夫,自己跑了就算了,还把不满周岁的孩子也丢给了大米。

  所以,虽然大米从来没说过她妈妈的坏话,也没有说过她妈妈的生死,但是在有福的心里,她一直以为她是死了的。

  因此上学期间,别人的妈妈都来学校看望,只有她妈妈没来,旁人问起时,她都会说,她妈妈早逝,家里只有一个辛苦的爸爸。

  她承认当这个老道说起她妈妈应该健在,她爸爸已经死的时候,心里是有过波澜的。

  可这个老道千不该万不该说大米的姓不好。

  大米的姓怎么不好了?什么米等于没,米还代表钱呢!他怎么不说她的名字是又有钱又有福?

  果然这些骗钱的老道士都不是好人!

  “哎哎,这是怎么了这是,哎哟,老道我说实话而已,小姑娘啊,你别不相信啊,你这个姓惯在你原本的名字前,真的是大忌啊!”

  “哎——那什么,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老道我给你指点个迷津,破一下这个劫,你去清明街的一家叫‘顽石’的铺子里,买个黑玉做成的东西,黑玉镇万邪,名字是父母给的,不能随便改,那就只能靠外力来破解了,可千万要记住,一定要去啊!”

  “不然,你身上这灭顶的黑雾,真的要令你自己和你家里人都要倒大霉的,小姑娘,你记住啊——”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老公是本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老公是本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