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是巧合
阿米豆腐2018-09-20 17:072,038

  也不说什么需要米有福本人签字之类的话了,赶紧转身从身后那位同样递东西递得飞快的同仁手里,接过米有福的包,双手恭敬地递向了苍。

  与他同来的另外四位警察,可不是他一个片区的,而是米有福租住的这片辖区派出所的,之所以会一起来,可不正好是因为住在米有福旁边的老道离奇的死了嘛!

  而那个抢了米有福包的小偷也不巧死了。

  虽然两个死者彼此之间不存在任何的联系,也互相不认识。

  且死亡地点和死亡时间,都说明了与米有福这个小姑娘是没关系的。

  那个小偷死在大庭广众下,那时米有福那个小姑娘刚录好笔录离开派出所没多久。

  而同样,这边老道士呕血呕得快死的时候,米有福根本就已经在清明街上晃荡了。

  所以说,这两人的死,应该是完全和米有福没关系的。

  然而巧合就巧合在,老道士就住在米有福隔壁,她前脚出门,后脚老道士就莫名其妙的呕血身亡了。

  隔壁房子门廊下的摄像头,正好记录到米有福出门的时候,被老道士叫住说了一会儿话,而且最后米有福明显是不高兴的走了。

  老道士还在后面叫嚷了一番,只可惜这种摄像头只能记录画面,并不能记录声音,因此,他们也不知道老道士对米有福说了什么。

  当然,发现这一情况后,这边辖区的警察,本就想找米有福进行一下例行询问的。

  虽然内心里是完全排除了米有福的作案动机和时间的。但是案子的程序便是这样,该做的该记的还是要记的。

  又巧合地接到清明街辖区的通报,说正好有个抢包案要过来归还失物,同时做补充问询笔录,一问事主的居住地,又正好是老道士命案的隔壁。

  好嘛!身为警察的职业病,令得两个派出所的警察都不由有些惊讶了,想着难道就真的只是巧合?

  两个死者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分别与米有福有过接触,然后好巧不巧地,两人先后就都死了。

  那个抢包的小偷且不说,毕竟死因太明确了,这个老道士,却是实在有点离奇,法医初步证实了老道士不是死于中毒,或者任何来自外在或者内在的伤,那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呕血不止,呕到内脏全吐出来?

  总不可能是真的受了什么死亡诅咒吧!

  哪怕是出于非职业的好奇,他们也想亲眼看看这个米有福,问问她,有关他们之前的谈话是关于什么,看看能否找到线索。

  这便是为什么他们会是两个派出所的五个警察,共同来到米有福租的房子这的原因。

  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人作死的主动提及这个问题了。

  甚至连那个小偷已经死了的话,也选择性的忘记,只求赶紧把东西还了,走吧。

  别说没有事实证据证明那个老道士的死和米有福有关,就是真有,看人家长辈这气势,想来也不是没背景的简单人家。

  他们还是别没事给自己头上找虱子挠了。

  似乎对他们的补充解释还是比较满意的,苍总算伸手接过了米有福的那个双肩小背包,然后微微颔首,含蓄地微笑了一下,“这样啊,那多谢几位了!”

  “不,不客气!保护公民财产安全是我们应该做的。”

  完全被他的笑,晃瞎了眼的几人,难以抑制内心深处浮出的强烈的受宠若惊感,赶忙慌乱地回答。

  “嗯,还有其他事吗?”苍继续微笑着问。

  “没了,没了,苍先生您忙,我们告辞了!”

  几人不约而同的摇头,好不容易从不甚明亮的房子过堂内走出去,直到重新爬上车,才有种敢于大喘一口气的勇气来。

  本想说点什么的他们,忌惮地看了眼依旧破旧的那栋老建筑后,什么也没说,反而发动车子开得飞快。

  直到完全开上主路,警车里才恢复了一些鲜活人气。

  “哎呀,真是吓人,刚才那位苍先生到底什么人啊,好强的气势,他不过随便看了我一眼,我就比对上咱们局长还要战栗,不瞒你们说,我现在后背衬衫都全潮的!”

  “何止是局长啊!上回书记下来咱们片区视察,我都没这么紧张过!反正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就是。回去咱们都长点心,如果再有什么关系到这一片钉子户的报警电话,就赶紧出警,仔细点总不会错。”

  另一个也有点年纪的,语气听上去像是小领导模样的,也赶紧摇头补充。

  “王哥说的是。之前我还奇怪这么一大栋房子,怎么就只住了一个女孩子,也不怕危险,还看了人家房东拿出来的租房合同,房租也低于正常价,还以为有什么由头,现在看来,是我想的太粗浅了,弄不好那个房东也看出了那位苍先生来头不简单,加上他本来就是想要借这老房子的动迁,多弄一些钱,就干脆把这旧房子半租半送的让人小姑娘住着,便是吃准了动迁公司后头的人,不敢动人家呢!”

  “这次隔壁死了人,那户房东多半是顶不住了,就看这户会不会拆了!”

  看他们四人就这几句话的工夫,已经把对人家背景的猜测,直接歪楼歪到了房主为什么敢于当钉、子户的上头,邻居片区的这位中年警察,也不得不暗自苦笑。

  很不好意思地指着窗外提醒道,“看到十字路口那个小姑娘没?”

  正逢红绿灯,警车也正在减速等信号灯,闻言,几人都看了过去,“看到了,老邢,怎么了?”

  “没怎么,我就是想说,那个小姑娘就是我们要找的米有福。”

  “啊?”

  四人都不由自主低呼了一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老公是本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老公是本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