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毒了个半死?
漫步云2020-01-11 16:261,868

  临安城外乱葬岗。

  地处荒山野岭,人迹罕至,这里被抛丢了各种尸体,病死的,瘟疫的,处死的……长期的暴晒雨淋,白骨森森,野草丛生。

  有几只老鼠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窜来窜去,寻找新鲜的食物。

  叶无双从尸体堆里醒过来,终于又重生了。可是为什么气息奄奄,五脏六腑像是被火烧灼过般,这是从未有过的感受,重生不是应该完好无损吗?为什么她感觉这么难受?

  有老鼠从她身上爬过,她强撑起沉重的身体试图爬起来,可是还未等站立,一口血喷薄而出,乌黑黏稠。

  按照她的设计,重生的她此刻应该生龙活虎才对,这锥心刺骨的痛是怎么回事?

  莫非她没死透?只是被毒了个半死?

  尼玛,真的碰到假药了?

  好悲催,她只想一个人静一静。

  远处,有一团光亮朝着这边移动,看情形,并不像鬼火,一晃一晃,倒像是有人提着灯笼走来。

  越靠近越发肯定对方是一个人,身高七尺有余,是个男人,看身形,并不是仓青,仓青比他更高瘦。

  这黑灯瞎火的,又是乱葬岗,还有谁会来?

  看起来对方好像在翻找什么东西?

  莫非是盗墓的?又或者是白修宇?还是官府的人?

  这么想着,哪一种可能她都没有把握,只得放弃了叫“救命”的念头,静观其变。

  沙沙,沙沙,是鞋底踩踏落叶枯枝的声音,脚步声越来越近,她可以感觉到对方在离她很近的地方停下。

  感觉到对方将她抱扶起。

  “灵儿,灵儿……”

  听声音,原来是董卿云。紧接着有类似丹丸的东西被塞入她的口中。不会是知道她没死再下一次毒吧?倒霉催的。

  丹丸入口,虽苦涩却带着清新药味,她熟悉药材,这不是毒药,看来是解药?

  所以这董卿云是来救她的?可是他怎么知道她没死?

  然而她还来不及做别的思考,随即便又被重重抛下。

  “你——你——不是灵儿,你——是谁?”董卿云跌坐在地上,声音带着震惊,仿佛被吓得不轻。

  “我的解药——”刚入喉咙的药丸随着身体的抛下飞出去。

  叶无双猛然记起,此刻她虽然穿着白灵儿的衣服,可是刚刚醒来已经把面容换成了她自己的。

  “额——”

  “你是谁?灵儿被你带到哪里去了?”到底是有武功底子的人,转眼就已经刀剑在手。

  “额——”剑架在脖子上的感觉真不好受。怎么说呢?跟他说实话他一定不相信,而且也说不得,可是不说吧,看他这架势不会以为他的灵儿被她给害了吧。

  “快说,你把我灵儿怎么样了?”

  “你的灵儿没事,我是救她来的。”她赶紧解释,先稳住他要紧。

  “救她?”董卿云看着她,半信半疑。

  “当然,是这样,我是来救你灵儿的,昨日我混进天牢,用易容术替换下了你的灵儿,今天代她受刑。”

  董卿云想起白日的种种古怪,那性子确实是不同以往,如果照她这么解释,也是可以解释得通的。

  只不过他心中仍有疑虑,他并不认识她,也不记得白灵儿身边有这么一个面孔:“你是谁?为什么要救灵儿?你不怕死?”

  叶无双眼珠子骨溜溜地转,说得信誓旦旦:“是这样,我是她哥哥白修宇将军身边的死士,受将军的派遣来救白灵儿姑娘,死士必然不能怕死,誓死保护主子,誓死追随主子,能为主子而死是我们的荣幸。”

  “灵儿现在在哪?”

  “在白修宇将军军帐中。”

  董卿云放下手中的剑,他有些相信了,毕竟这个女人中的毒就是今天刑场上的毒酒,她身上的衣服也跟白天的一模一样,言行举止中的粗犷也跟白日的一样。

  “易容术?你的面皮呢?”他注意到了,四周除了尸体和白骨,并没有什么易容的面皮。

  叶无双自然不能跟他说是仓青的仙术,想了想,道:“咳咳,你落伍了,我们西域易容术用的是出神入化的化妆术,在脸上作画,以假乱真,根本不需要什么人皮面具,我们的西域易容术是江湖秘术,别说外人看不出破绽,亲娘都认不出你。”

  董卿云看这女子身形确实与白灵儿有几分相似,言辞也没有破绽,没有理由不信她。

  与叶无双猜测的一样,董卿云是特意来救白灵儿的。

  原来他也并不相信白家会谋反,一切都是演戏,他的冷漠冷血,亲自押送、亲自监斩都是为了掩人耳目。

  他在法场早有安排,给她喝下的并非真的毒酒,而是可以让人假死的曼陀罗汁液。不过叶无双还有一点不明白,“如果当时我并未要求换一种死法,那你怎么办?”

  “即便你当时不说,断头台也照样杀不了你,我一早已经派人动过手脚,没办法行刑,所以最终仍然会选择毒酒赐死。”董卿云解释道。

  “原来如此。”叶无双对面前这个男人刮目相看。原本以为他会是无情冷血之辈,没想到也也算是有情有义有勇有谋之人,想起仓青说过他是命定的天子之选,也许还是有些道理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喜神别撩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喜神别撩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