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棒打鸳鸯
漫步云2020-01-11 16:332,112

  叶无双和流云这一对欢喜冤家斗得如火如荼时,仓青一直都是冷眼旁观,偶尔一两道眼风扫过来都是凛若冰霜的,让人后背发凉。

  “我府中正好缺一个仙侍,不知无双姑娘可有想法?而且,我那可以让你尽情吃喝,绝对管好、管饱。而且,在我那你可以穿回自己的衣裳,可以梳妆打扮,胭脂水粉你想要什么颜色的都有,想要什么好看的衣裳都有,本殿下可是有专门的衣帽间,衣裳都是手工定做限量版。”叶无双基本有好吃的好玩的就能打发,流云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他府上跟仓青府上全然相反,他府中上下全是仙婢,再多一个女人也不奇怪,不会有闲言碎语。

  “你不怕我在你碗里下药?”叶无双面露凶相。现在看见他在面前晃就已经够堵得慌了,还去他府上岂不是自己找罪受。

  流云笑道:“那就要看你下什么药了?”

  还看下什么药?叶无双看他的眼神就觉得不怀好意,正要反击,仓青幽幽地开口了。

  “听说流云殿下被天帝禁足三个月?”仓青面无表情,突然提及此事的意图再明了不过,他流云既然是偷跑出来的,若想继续待在这最好循规蹈矩,别太放肆。

  流云转头看他,颇为意外,不是惊讶于他的消息灵通,而是没想到冷冰冰的仓青居然还有关心他事的闲心。

  “得了,现在双方互有把柄,倒是势均力敌,有意思有意思。”话是这么说,他还是忌惮仓青的,毕竟这人深得他父帝器重,还是不要得罪的好,思及此,吊儿郎当的性子也收敛了些。

  “罢了罢了,本仙君有的是时间慢慢玩。”他反正是来寻乐子来的,凡事开心最重要。

  三人终于能够安静坐下来,处理苏翠花与秦子墨的姻缘事。

  这时候的秦子墨在苏翠花的诚心歉意下,每天骨头汤、内脏汤地养着,伤一天天好转。两个人基本上算是达成了和解。

  可是这些天的相处,两个人虽然有了交集,却愣是没有擦出半点火花,倒是因为学识的差距闹出了不少笑话,然而这还不是最麻烦的,最麻烦的是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秦子墨刚被皇帝分到翰林院,就被吏部尚书曹文中看中,与吏部尚书的女儿曹蓉定下了婚约。

  “现在两人这婚事是八九不离十了,虽说当初定下的是口头婚约,但是秦家都已经在准备聘礼了,正式婚约眼看马上就要定下来。”仓青介绍道,敬业与办事严肃认真是他的标签。

  “那如若是这样,我们撮合了秦子墨与苏翠花岂不是就拆散了秦子墨与曹蓉?这样真的没事吗?”叶无双疑惑,棒打鸳鸯毁人姻缘的事应该不是喜神想看到的吧。

  “曹蓉有当妃子的命格,她的真命天子并非秦子墨,而是宋国皇子,现在若不赶紧拆散她和秦子墨,影响的是整个宋国的国运。”仓青将姻缘簿子上的记载原封不动地告诉她,打消她的顾虑。

  “既然还没正式下聘订婚,那就赶紧开始吧,一旦下了聘,再拆就难了,双方为了各自的脸面,绝不会轻易退婚。”

  仓青点头,他也这么认为。

  “曹蓉与秦子墨都是出自书香世家门第,也算是才子佳人,金童玉女,如若真在一起也应该是很和谐的一对。不知道他们二人目前感情到了什么程度。”叶无双明白,两人的感情程度关系到这个任务的难易度。

  “见过两次,有互相欣赏之意,谈不上喜欢或者不喜欢,官宦人家姻缘讲究的是门当户对,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仓青早已将一切打探清楚。

  “哦。”叶无双双手托腮陷入沉思。

  “我倒是有一个办法。”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流云道,语气轻松,似乎很有把握。如果不是他的突然开口,叶无双都要忘记了房间里还有一个人存在。

  “什么办法?”她转头,很不客气地将他打量。

  “以本殿下我的魅力,你觉得本殿下出马,迷住曹蓉的机率有多大?”说话间,流云已经搔首弄姿摆弄起了造型,他向来对自己的魅力很是自信,况且他素来懂得如何讨女人欢心,迷住曹蓉在他看来就是小菜一碟。

  “零。”叶无双很是不客气道。

  “为什么?”被冷不丁泼了一大盆冷水,流云很受打击。

  “别说曹蓉是名门贵女,不是肤浅庸俗之辈,即便是,即便真被你迷住了,而你又不能对其负责,那么他日你一走了之,你打算留下她一人独自舔舐伤口吗?如果她从此对全天下男人死心绝望看破红尘了怎么办?又或者她郁郁寡欢想不开寻短见了怎么办?”

  “看破红尘、郁郁寡欢寻短见,看来你对本殿下的魅力有深刻的认识。”流云笑嘻嘻的,对叶无双的白眼视而不见。

  “魅力是魅力,但是本殿下又岂是你说的那种薄情寡性无情无义之人,我当然有我的分寸。我所说的迷住并非让她对本殿下一往情深、情根深种,而只是让本殿下的出现在她心中荡起些许小涟漪,至少在她与宋国皇子相见之前得出现这么个人,时不时地出现下,吸引她的注意力,让她不至于太快真跟秦子墨产生了感情。”

  流云想的是充分发挥他自己的长处,他知道秦子墨这种才貌家世学识人品俱佳的男子,一旦遇上了,怕没有多少女子可以抗拒得了。

  “何必这么麻烦,直接不让他们见面不就得了。”叶无双一票否决,提议道,她喜欢用简单粗暴的办法。

  “怎么可以不让他们见面?”

  “在他们订亲之前,直接将秦子墨掳走不就得了。”叶无双也想过直接掳走曹蓉,觉得那样简单,不过仔细想想,随便掳走女子,那是采花贼山贼才做的事,即便再毫发无伤地放回来,也会让人说三道四乱加议论,对于女人来说,名节是命根子,也是一把杀人不见血的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喜神别撩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喜神别撩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