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论野外生存技能的重要性
漫步云2020-01-11 16:332,185

  这么好的相处机会,这么难得的两人互生好感的事件,神仙们又岂会放过,所以仓青使了个法术,苏翠花与秦子墨在山路上兜兜转转,又在开始的分叉口碰面了。

  像是进入了一个迷魂阵,怎么走也走不出去,这个时候夜已深沉,二人不得不找个地方歇息,等天亮再做打算。

  “奇怪,这条路我明明走过很多遍,再熟悉不过了,怎么会迷路呢?”苏翠花百思不得其解。

  秦子墨显得很坦然,反正这山路他也没走过,走不出去对他来说并不奇怪。不过受到惊吓,他现在又冷又饿又困倒是真的。

  他找了一处树下,铺上衣裳,坐下休息。

  这一幕正好被苏翠花看到,嗤之以鼻,道:“你们书呆子就是迂腐死板,都落魄成这样了,还穷讲究。”

  秦子墨一脸通红,他也并非故意,完全就是这么些年养成的习惯,顺手就这么铺上了。

  罢了罢了,是讲究得过了,他干脆拿了衣裳,爽快地席地而坐。

  “这还差不多。你这脾性倒是不像其他书呆子,也算是个爽快人。”苏翠花颇为欣赏他这一点,有书生的温文尔雅满腹才学,却没有书生的固执迂腐,相处不累。有着丰富野外生存经验的她,这时已经采摘了一兜子野果子,挑了几个野果子给他。

  “给,先用这个填饱肚子。”她不敢生火,担心用火引来山匪。“填饱了肚子我们爬到树上休息一晚上,安全些。”她很有经验地道。

  秦子墨从未在野外露宿过,自然不知道会有野熊野狼之类,幸好身边有她在。他谢着接过果子,直接啃了起来,边吃边问道:“你怎么这么熟练?一点都不害怕?”

  “害怕?有什么可怕的,我从小就跟着父亲在山里打野猪、袍子,对山林再熟悉不过了。”苏翠花轻松地道,在他身边找了一处坐下,专心地啃起了果子。

  “你受伤了?”若不是看到她肩膀上的衣服已经被血染红,秦子墨不会知道她竟然受了伤,可一路上,她又是骑马,又是上树采果子,竟然连哼都没有哼一声。衣服被鲜血浸濡湿,拉开的口子里,雪白的肌肤上一道鲜血淋漓的伤口,可见皮肉。

  “没事,小伤,明天回去上点药就好了。”苏翠花扭头看了一眼,轻描淡写道。对这种小伤口见怪不怪。

  “那怎么行,流了这么多血,你别动,我给你先找草药止血消肿。”果子也吃不下了,秦子墨急得赶紧起身,但他毕竟没有经历过这种事,只能拼命搜罗脑海中的看过的医药书籍,看看附近是否有可用的草药。

  “刀伤,止血,半边莲,艾蒿,叶互生,狭长,表面光滑无毛,花瓣五片,臭微,有刺激性,味初微甘,后稍辛辣……”凭着过目不忘的本事,对照着脑海中的草药寻找,虽然费了不少时间,但还真被他找到了一株半边莲,他欣喜若狂地将它连根拔起,擦干净,放入口中嚼碎,小心地替她敷在伤口上。

  这时候的苏翠花已经睡着,脸庞清秀而苍白,眉头深锁。为了让她睡得舒服点,他将她的头轻轻抱过来,让她在他怀中安然睡去。

  有的人光是活着就已经用尽全力。秦子墨一直养尊处优、无波无澜地长大,身边仆人成群结队,从没如此近距离地见过谁拼尽全力、倔强、努力地讨过生活,若说对苏翠花一开始只是好奇,那么,现在,他发现感觉不同了,有一种单纯美好的情愫在心底悄然滋生,他分不清是感激,歉疚,怜惜,亦或还有其他。

  明明也是娇弱瘦小的女子,本该是养在深闺受宠溺的年纪,她却修炼得跟男儿一样坚强、独立、勇敢,甚至比他这男儿更甚,想是从小吃了不少苦。

  苏翠花再醒过来已经到了清晨,山间鸟语花香,鸟儿在枝头欢唱跳跃,身子已经暖和许多,想是敷了草药的缘故,伤口也没那么疼了。

  “终于退烧了。”秦子墨将她额头上的手帕取下,松了一口气,那帕子已经又干了,还好已经退烧。他这一晚上又是找水又是要药,又担心他走开她一个人碰上危险,折腾得够呛。

  “你一晚上没睡?”苏翠花看他猩红的一双眼睛,脸上是藏不住的疲惫。

  “没事,你没事了就好。”秦子墨展颜一笑。

  “你腿怎么了?”苏翠花注意到他的腿,走路一瘸一拐,明明之前还好好的。

  “没事,摔了一跤,不碍事。”看她眼中担忧,秦子墨突然心中一动,赶紧强装坚强地解释,话音还未落地,就听得他一声痛呼,脚底突然传来的撕裂感让他想瞒都瞒不住。苏翠花看他那样子猜是崴到脚了。撩起裤腿,果然不出所料。

  “来,我给你接骨复位。”

  “你还会接骨?”秦子墨惊呼,这姑娘带给他太多好奇,太多惊喜,似乎什么都会,这野外荒郊之地,若不是有她,他怕是没这么幸运见到清晨初升的太阳。

  “当然,我们家养过猪和马,每次猪儿马儿生病,嫌请大夫太费钱,都是我自己给它们接骨,治病,阉割的。”苏翠花一时口快,脱口而出,抬头看到秦子墨一副窘迫的表情,才发现说错话了。

  两人又原地休息了会,直到林间鸟儿惊慌而起,苏翠花发觉异样,附耳在地上听了听,“是马蹄声,山匪来了。一定是烟火将他们引过来了。”

  面前未燃尽的篝火让苏翠花再次陷入担忧之中,袅袅青烟升起,穿透过层层树枝,飘向半空中。

  “你先别担心,我们吉人自有天相,再说了,他们也就是要银钱,不至于害人性命的。”秦子墨知道她在担忧什么,安慰道。

  尽管昨晚苏翠花叮嘱过不要生火,可是半夜看她受着伤发着高烧,一直喊着冷,他实在不忍,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就生了火。他心中早已权衡清楚,相比之未到来的危险,她的命显然更重要得多。

  “钱也要,命也要,给老子杀,不要留一个活口。”

  昨夜被摆了一道的山匪,此刻,正愤怒地集结人马朝着这边杀气腾腾而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喜神别撩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喜神别撩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