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十里红妆
漫步云2020-01-11 16:331,501

  自从秦子墨摊牌,秦家便加紧了给秦子墨物色良人,曹家行不通就换其他官宦人家小姐。

  秦子墨自那以后一病不起,神思昏迷,水米不进,也是奇怪,找了无数大夫郎中,京城御医都请遍了,依然丝毫不见好转。

  直到两个游方道士上门。

  一高一矮,正是仓青与叶无双。一身灰白道袍,出尘脱俗,鹤发童颜。秦家老太太原本不信这道士之言,毕竟那道士长相太过清秀年轻,矮个子道士一看就是刚入门不久,没有仙风道骨的风姿不说,小眼神骨溜溜的转,看起来还很贪嘴。

  直到那个子稍高的道士将秦家近十载原本只有族谱上有记载的事,各人的生辰八字,通通信手拈来,如数家珍,她才半信半疑将他们请进了门。

  按照事先说好的,仓青负责念诵咒语,叶无双负责配合,一入了秦子墨的房间,她举着铜钱剑故弄玄虚地在屋内各处一番巡视,因为秦府老太太带着一众家丁耽耽虎视,她一时紧张,所以仓青教她的东西忘记得差不多了,只能临场发挥。

  床榻窗子门框各处贴符字,镇宅的,护身的,保平安的,消灾的,增运的,求财的,甚至还有治小儿消疾的……只将各种符字贴了个遍,只看得秦家人一愣一愣的。

  “急急如律令……太上老君教我杀鬼,与我神方。上呼玉女,收摄不祥。登山石裂,佩带印章。头戴华盖,足蹑魁罡,左扶六甲,右卫六丁。前有黄神,后有越章。神师杀伐,不避豪强,先杀恶鬼,后斩夜光。何神不伏,何鬼敢当?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直到仓青指引,她才最后摸出一张驱邪符,烧入水中给秦子墨服下,不多久,秦子墨咳出一口污血,居然真的恢复了意识。

  “真的是高人。”秦老太太不知道这完全是仓青在那碗水中加了解药的缘故,毕竟秦子墨昏迷只是因为那日受伤,伤口不洁又染了风寒导致的金创痉。

  见儿子终于醒了,秦家老太太又惊又喜。

  “施主请勿高兴过早,”叶无双面色沉重,道:“贫道刚不过是驱除了这位施主的病症,但是病根仍然未除。”说罢,又转身问床榻上仍在咳嗽不止的秦子墨:“请问施主昏迷这几日是否意识仍然清醒?四肢颤抖,骨体疼痛,全身肌肉痉挛,尤其是夜里时分,背脊疼痛难忍,如同被针扎一般?”

  秦子墨被说得一愣一愣的,不管叶无双说什么,他控制不住地频频点头。

  “若贫道没有猜错的话,施主这是厉鬼和邪气上身。”叶无双最后总结道。

  秦老太太记起他之前被山匪掳走,在荒山野岭待了一晚,顿时被吓得不轻,连连恳求:“老身请道长救救吾儿,道长一定要救救他,不管什么要求,我们秦家一定全力满足,道长的大恩大德老身没齿难忘。”秦家虽然不是三代单传,但是对秦子墨一向是最为看重的。

  这边,仓青与叶无双顺利攻下秦府,让秦府赶快寻找一个八字纯阳、女身男命的女子成亲冲喜。

  “此女须命带天乙贵人,天乙者,乃天上之神,与太乙并列,事天皇大帝,其神最尊贵,所至之处,一切凶煞隐然而避。天乙贵人是命中的大贵人,凡命带天乙贵人者,遇难能逢凶化吉,凡是身陷险境均可得到别人的帮助。”叶无双说得一板一眼。

  而那头,流云让宋国皇子与曹蓉的车驾遭遇马儿突然发狂,又顺利让苏翠花拔刀相助,驯服了发狂的马儿,救了二人性命。

  曹蓉也是性情中人,若不是苏翠花及时出手,她已命丧马蹄之下,为感谢她的救命之恩,她与她结义金兰,以姐妹相称。

  秦府多方寻找,最终找到的八字纯阳、女身男命的女子里就有苏翠花,而秦子墨也确实在听说秦老太太同意向苏家提亲后,病体奇迹般的痊愈了,一切朝着神仙们设计好的情节发展。

  三日后,曹府以嫁女儿的排场为苏翠花张罗婚事,宋国皇子和不少王孙贵族都有出席,凤冠霞帔,十里红妆惊艳了马踏繁华,成为当地的一代佳话。

  秦子墨与苏翠花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皆大欢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喜神别撩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喜神别撩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