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
啵啵复啵啵2018-10-16 01:514,907

  一阵冷风吹过伴随着大脑仿佛被铁锤砸过一般的闷疼谢春秋缓缓的坐了起来,茫然的看着这间满是尘土的小房间,除了身下的床板之外再没有任何东西。

  “奇怪了,怎么一觉起来变成了这个样子”谢春秋小声嘀咕着

  努力调整了一下绵软无力的身姿后摇摇晃晃的走到了窗边,老式的红漆木窗已经只剩下半个框架仍旧在随风摇摆着,往窗外望去外面也是一片荒凉,透过杂草丛生的院子谢春秋勉强认出了这就是他租住的那户人家,那个用来与女友亲昵的爱巢

  谢春秋的女友叫百洁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仅仅是一张邻家少女的般的初恋脸就能把那帮单身处男迷的神魂颠倒,何况还有那神佛见了也会乱心的妖娆身姿,而且还是全国唯一一位以在读研究生身份参与生命科学基金会科研项目的人,足可证明百洁是位才貌双全的女孩。

  有些人看到百洁会说上天是不公平的,可是对于谢春秋来说他就喜欢这种不公平,一个是蓉大校花风云人物一个是默默无闻的大二学生,两人相差五岁本不该有什么可能性的!可偏偏命运就是这么神奇的将他两人拴在了一起,一次无意间的相撞让两人认识,匆匆离去的倩丽身影留下的是一阵清香与一本书,就这样一个言情小说都不想用的烂俗套路造就了后来谢春秋长达一年有余的快乐性福的时光。因为百洁太过惹人瞩目了,谢春秋又是这样的平平无奇,所以在百洁的提议下谢春秋才决定租下了这间小屋。

  想到百洁,刚才还一脸茫然的谢春秋终于有了一些神采,晃了晃仍旧有些昏沉的脑袋他强打精神开始打量起了四周,半米多高的杂草和锈迹斑斑的大门无不证明着这里的荒凉,而他所在的这间屋子也是布满厚厚的尘土,一切都显得那么破旧颓败唯独身上那套全新的迷彩服和军靴除外。

  迷茫的回忆着昨晚的一切,似乎除了百洁通话时突兀的不咸不淡,以及以试验有新进展为由头第一次强行挂了自己的电话外也没什么特别的了!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巨响打断了谢春秋的思考,只见楼下那原本就被风雨锈蚀的脆弱不堪的大门竟然被人一脚踹出了一个洞,那是一只穿着破旧不堪的运动鞋的脚因为用力过猛连带着还有一节小麦色的小腿也伸了进来,从那双略微可见粉色的鞋子以及腿型来看应该是个女孩子,不等谢春秋再多考虑只见大门被又是被重重的一踹,这一脚更是震的整个门都在掉渣,不出意外紧随而来的第三脚便将这扇破旧的大门彻底击倒了。

  随着大门的缓缓下落谢春秋一眼就望到了刚才那只脚的主人,一个小麦色皮肤的姑娘,而她的身边则是一只……狗吗?这狗好大呀!还没等谢春秋细细的观察这只动物,大门便彻底倒了下来并扬起一片尘土将那一人一兽包裹其中。

  因为谢春秋在二楼扬尘对他的影响并不是特别大,于是他便清晰的看到了一个人影与一只和女孩齐胸高的兽影慢慢的越来越清晰,直至一只属于猫科动物的白色爪子缓缓伸出烟尘,紧接着便是一个黑灰带着条纹的脑袋探了出来就样貌来看应该是一只……梨花猫?

  此时这只“猫”也发现了在二楼偷偷观察的谢春秋,一双竖瞳微微泛红紧紧的盯着他的同时露出了一嘴的利齿,这凶相把谢春秋看的脊背一凉竟然吓的有点僵住了,慢了两步的少女这时也走出了烟尘一手捂嘴的同时另一只手还在脸前不停的扇,随着那只“猫”发出哈的一声少女也顺着它的方向发现了谢春秋,正待谢春秋想开口打个招呼时,那少女先是甜甜的对他一笑紧跟着一手指着谢春秋一手轻拍了一下“猫”的脑袋脆甜的喊了一声:“狗剩,上!” 声音刚落下那只“猫”便整个窜出了烟尘直奔楼内,带着出的烟尘竟然短时间内形成一个黄色小漩涡!

  “操!”谢春秋本也是思维敏捷且果断之人,一看那跟头豹子一样的“猫”扑进楼内回过头就去拿床板,光看那扇红漆木头门摇摇欲坠的模样谢春秋就知道铁定是挡不住那只“猫”的,先用床板堵着门等女孩上来再说,心里想着只见谢春秋一手就将快两米长一米五宽的厚床板拿了起来一把便扣在了在了门上,顺势整个人微微下沉脚踩弓步从肩膀至手整个顶在了床板上,也仅仅是刚摆好这个姿势只听咣的一声连带着整个墙都跟着一震。

  心里一惊谢春秋暗道:这力气也忒大了吧,这要是顶不住等不到那女孩上来自己就得挂了!想到此处谢春秋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更是使出了平生最大的气力顶在了门板上手肘都按到发白。

  咣咣咣咣……接二连三的撞击声音也在敲打着谢春秋的心,直至屋外轻哼的脆甜歌声由远及近时那只“猫”才肯罢休,只留下门外哼哧哼哧的喘气声。

  已经被吓破胆的谢春秋不敢犹豫立马大喊到:“美女你快让它别撞了,这么大的东西进来可是要死人的!”

  谁知谢春秋说完这些话后外面却陷入长时间的沉默,就在他等的有些不耐烦的时候外面的女孩终于开口问:“你是活人吗”

  听到这句话谢春秋简直就想破口大骂了这不明摆的事情吗!不过还未等他张嘴解释那个女孩又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句:“也是哦,只有人会说话呢”

  听到女孩这自问自答谢春秋顿时风中凌乱暗自诽腹:这女孩怕不是个神经病,并且为了性命还是先顺着她的话说比较好:“对对对肯定只有人会说话呀,大白天的也没有鬼不是,你先把你的宠物控制一下吧太危险了!”

  “狗剩才不是宠物呢它是战兽!”女孩一边娇声反驳着一边又对着身边的战兽说:“狗剩,回来!”

  狗剩乖巧的喵喵了两声后便径直爬在了女孩的脚边,随后女孩又对着门内喊道:“好了你可以出来了!”

  这话说完又过了一会谢春秋才谨慎的将门板拉开了一条缝,再三确认狗剩没有要攻击他的想法后才鼓起勇气将门板彻底拉开,眼前这女孩穿着类似麻布面料的一个露脐小背心,背后则是一个又黑又脏的双肩包,背带将女孩的胸部绷的浑圆有型,再配上那张属于十五六岁少女的清纯样貌充满了不协调的诱惑,腹部的马甲线清晰可见结实丰满的大腿将一条及膝的破旧牛仔中裤绷的紧紧的,虽然衣着脏旧不伦不类不过依然掩盖不了她阳光健康的美感。

  而更吸引他的则是那个女孩称之为战兽的动物,坐在女孩左手边的战兽有着类似梨花猫一样的皮毛花色,油亮富有光泽的毛皮下隐约可见蠕动的肌肉看着异常健壮,虽然整体上是猫的外形但是却要比谢春秋所熟知的任何一种猫都大不止十倍,作为一名喜欢看动物世界的生物学专业的大二学生谢春秋可以很确定这是一种全世界未闻未见的新物种!

  “我告诉你哟一直盯着狗剩看它会生气的,一会它要咬你我可拉不住”说完女孩却将左手放在了狗剩头上轻轻安抚,而狗剩则一脸慵懒的自顾自舔着爪子根本就没有理会谢春秋那猥琐的眼神抚摸。

  不过听了女孩的话,谢春秋还是不舍的重新将目光落回女孩的身上道:“不好意思,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谢春秋是蓉城大学的学生”

  女孩稍微一楞而后道:“我叫雯子……”说到这里雯子抿着嘴皱了皱眉憋了半天才又说:“蓉城我知道,可是蓉城大学是哪个基地呀”

  谢春秋闻言心里咯噔一下,基地是什么鬼?荒芜的院子破败的小屋?体型巨大的全新猫科动物?衣着破烂脏旧的女孩?一个不详的预感逐渐浮现出来。

  一个可怕的想法渐渐浮现在脑海,谢春秋一边回忆起以前读过的小说一边颤抖的问:“请问今年是哪一年,你说的基地又是什么?”

  疑惑的看了一眼谢春秋雯子还是答道:“2038年呀!基地就是有很多很多人的避难所呗!”

  心惊肉跳之下谢春秋还是强作镇定的道:“我从很远的地方来咱们这边的,咱们这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所以还请问……”接着谢春秋拐弯抹角的问了雯子很多问题,而她今天也是出奇的有耐心一一回答了他的疑问,最后谢春秋终于不情不愿的做出了判断,他竟然穿越了!

  现在是整整二十年后的七月二十八号,按照雯子所说二零一八年的八月四号除了无人的南极洲之外其他四大洲突然爆发了称之为尸瘟的瘟疫,所有感染者会在感染的一到二十四个小时之内转变成一种行动略微迟缓并且对人类有着强烈攻击性的怪物,除了脑袋以外对其他任何部位的伤害都不能杀死这种称之为丧尸的怪物,并且丧尸会攻击任何遇到的活人,而丧尸造成的外伤又会使伤者被感染为新的丧尸,于是在尸瘟病毒爆发的一年后人类已经是岌岌可危了。

  也就在这危险的关头,一种称之为晶人的变异人类出现了,人群中极少数的个体会随机的从身体内增生出不同形状似水晶一般的物质,有的似盾有的似刀有的似甲,锋利无比又或者坚不可摧,最关键的是这种新人类竟然能够完全免疫尸瘟病毒。看到希望的人类爆发出了巨大的潜力,借助晶人的力量,团结一致的人类不过半年的时间便建立了第一个超过十万人居住的大型避难所,对外他们组织起了一只由晶人组成的安保部队,对内则根据平民的特长分配到不同的工作岗位上以恢复生产,这个基地被人们取了一个寄托希望的名字 “火种”

  之后也真的如同星星之火一般,大大小小的基地自“火种”扩散而出,而火种基地正是依托蓉城大学开发区分校而建立起来的,至于谢春秋现在所在的与蓉城大学相隔不远的赵家村则早已在无数次的扫荡之后成为一座空无一物的死村。

  与人类不同的是感染尸瘟病毒的动物则变的更快速度更强力量更大体型甚至是变异前的数十倍,唯一令人安心的是尸瘟病毒只对哺乳类动物起作用,并且变异后的动物几乎完美的吸收了尸瘟病毒的优点不但没有丧失理智而且还更加的聪明并且通人性,于是一些善于驯化动物的人们开始尝试着驯化这些强大的变异动物来帮助自己,从起初的变异猫狗乃至森林间的野兽,演变至今形成师徒相传带着自己的战兽游走于各个基地之间的驭兽师们。

  一番交谈之下两人渐渐熟络,雯子娇声道:“你问了我这么多,公平起见现在该我问你了吧!”

  暗自抱着能骗一点是一点的打算,谢春秋犹犹豫豫的点了下头,雯子看到后笑的更开心了得意的说:“你是凤凰城来的吧!”

  还在想着怎么编的谢春秋被这突如其来的询问搞的有点蒙:“啥?凤凰城?”

  “你就不要在这演戏了,还故意装模作样的问我那么多” 雯子举起一个手指轻轻摇晃,一脸的我已经看穿你。

  错把谢春秋的懵比模样理解为尴尬,雯子得意更甚的分析道:“首先你看着干干净净的,一点都不像那些小营地的拾荒者,所以你肯定是大基地出来的”

  略作停顿雯子又道:“然后这一身崭新的行头更不可能是随随便便就得来的”说到这还羡慕的多看了谢春秋那双黑亮的军靴两眼

  随即又接着道:“最后据我师傅说旧河省的凤凰城占着好几个巨大的地下军需品仓库,虽然不清楚你怎么跑到这边的不过多半便是凤凰城的人了!”

  话音未落啪啪啪的掌声便响了起来,谢春秋一边装作原来如此佩服佩服的样子一边浮夸的大力拍着手,且不说旧河省离蓉城所在的巴山省有一千多公里的距离,就是中间横着的晋岭在这个时代也不是他这种两手空空的人可以轻易翻越的。

  生怕这傻妞再问东问西谢春秋赶紧故作严肃的说:“像你这样聪明又漂亮的女孩真的不多见呀,我也是有秘密任务在身原谅我不能多说,咱们就不聊这个了把”

  显然雯子只把前半句听了进去就已经屈服了略带羞涩的点了点头道;“那好吧那我就不问啦”

  谢春秋暗自诽腹道:难道是灵魂穿越到一个大帅哥身上?他也不是那种木讷的人,不过这才认识一个多小时就露出这种娇羞样子还真的让他有点不自然,为了缓和气氛谢春秋随口问道:“雯子呀,你到这里来干什么呢”

  雯子道:“是火种城发布的任务啦,说是昨晚物资收集队路过赵家村时听到异响需要人来侦查并回去汇报情况”

  “那你发现什么了吗”谢春秋随口问着

  雯子随即答道:“就发现你这里了呀,按说赵家村离火种基地才半个小时路程,里面有丧尸或者物资的话也早都被基地的大部队清理干净了,可是唯独这个院子大门是锁死的哎”

  看着这个睁着一双大眼睛在自己面前絮叨的女孩谢春秋计从心来:“雯子呀本来我准备今晚就在这休息一下明天再去火种城呢,既然遇到你了咱俩也正好搭个伴一起去把”

  雯子闻言高兴的道:“好呀好呀我正想这么说呢”

  随后雯子眉笑颜开的轻踢了一脚已经打起呼噜的狗剩说:“狗剩收工回家!”

  穿越后第一次走出这个小院谢春秋还是感觉自己低估了这个世界的可怕,出门映入眼帘的便是一条横在面前两人宽的小路,这条仅仅三人宽的小路两侧已经被弹孔以及乌黑干枯的血渍所涂满,墙边散乱的枯骨亦可想象当时的惨烈,此时已至傍晚,斜射的夕阳已经照不亮这个被两侧院墙夹在中间的小巷了,再配着这满地的狼藉惨状谢春秋心中不免毛了起来。

继续阅读:变异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