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
啵啵复啵啵2018-11-17 10:535,013

  此时龟缩在墙角的谢春秋正一脸震惊的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之前看到大楼被炸时的愤怒早已经在枪林弹雨之下烟消云散了,说到底还是自己的性命最为重要,至于报仇则可以放在这个之后。

  不一会只见东区一大批身体薄弱的平民便哭丧着脸往这边走来,只看他们一步三回头磨磨蹭蹭的样子便知道走的很不情愿,再往后面看,凶相毕露的罗浩正手持砍刀与二小队的晶人驱赶着他们,凡是稍有抗拒之意的平民便会被当场杀死亦或者砍掉一跳胳膊,随着他们渐渐接近守卫所布的关卡,眼看前方面黑洞洞的枪口,他们只得寄希望于那边的守卫,期望他们手下留情不要开枪。

  罗浩的意图再明显不过了,无非是想用这些人作为盾牌来替他们在冲锋时挡子弹, 明白了这一切的谢春秋,心中终于有了一丝犹豫,即便他此刻恨不得立马将陈柏生给宰了,那也不代表他能接受如此丧失人伦的行为,毕竟他本质还是一个和平年代的大学生,这不是几十天的末世生活可以轻易改变的,于是考虑再三谢春秋还是毅然的站起身来准备上前阻止罗浩,攻下那道门的办法很多犯不着如此狠辣。

  只是他刚刚起身便被身旁的赵石玉给一把拉住,只见他问:“你干什么?”

  “这样太不人道了,我去劝劝罗哥!”挣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谢春秋只能无奈的回答。

  “现在不能劝,都杀红眼了,你上去说不得第一个便会宰了你!”赵石玉说这话时眼中尽是无奈。

  谢春秋闻言有些愤怒,压抑着声音反驳道:“我可不想当一个滥杀无辜的帮凶!”

  赵石玉摇了摇头道:“活着才有资格想,你还没找到百洁呢!”

  赵石玉的话虽简单,却直击谢春秋的内心,听到百洁的名字他还是犹豫了,也全然没有注意到赵石玉话中的不妥,呆呆的被赵石玉重新拉回墙边,只得侧着脑袋不想看到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一切。

  此时再看那些平民已经走到了与掩体后晶人持平的位置,眼见大批平民进入了设计范围,守卫们都下意识的停下了射击。

  “老大一会我赶着这帮牲口往前跑,你指挥咱们兄弟跟上我,只要近了身可就是我们的天下了!”罗浩无不得意的叫喊着,对于一个了无牵挂又崇尚暴力的人来说,今晚恐怕唯一一个感到高兴的就是他了,瘟疫爆发之前,他便是一个有典型反社会人格,暴力倾向严重的问题少年。此刻随着嘴里发出尖锐兴奋的笑声,他提刀便砍向了一名老妇的后背,看着老妇皮开肉绽的后背,感受到温热的血液自指缝流过,那种兴奋感终于达到了顶点。

  随着不断挥砍的屠刀,平民的哀嚎声哭声更加大了,为了驱赶这帮平日里走路都嫌累的家伙,罗浩和他调教出来的那帮手下,刀刀见血的疯狂挥砍着,无可奈何的平民为了躲避追砍,只得快速的往前奔跑,眼见他们已经跑到前面,高杉一挥手率着一众晶人立马便跟在了身后。

  刚开始包括陈柏生在内的所有人都有些犹豫,不过眼看杀气腾腾的晶人离自己越来越近,陈柏生把心一横下一秒便挥手示意守卫继续射击,而守卫们也对愤怒的晶人畏惧不已,为了活命眼看陈柏生下了命令便毫不犹豫的开了火,随着火舌再次热烈的喷吐起来,黑夜中枪口每闪亮一次便会有一个平民倒下,并且随着他们离门越来越近,守卫们的射击也从之前避过要害小心翼翼的点射变成了疯狂的扫射,鲜血随之四溅,晶人队几乎是踩在血泊当中冲上去的。

  “你们这帮傻逼,给老子狠狠的打,全都往死打啊!”眼看队伍离自己越来越近,之前还十分淡定的陈柏生也有些慌张了,二十米;十米;五米;离大门越近倒下的平民就越多,而有更多则因为极度的恐惧而当场吓瘫在地,宁可被乱刀砍死也不愿再前进一步,终于在即将抵达门前时,充当肉盾的平民彻底的被消耗一空了,眼看着即将就能亲手扭断陈柏生的脖子,高杉已经红着眼睛嘴里喘着粗气率先冲了上去,只见他一手护头右臂前伸,挺着骑士枪便往门上撞去,一米九的身高已经接近三百斤的体重让他如同一台人形坦克一般,这么大的目标正在极速接近,守卫自然不会放过,迎面的六个枪口立马便对准了他,眼看下一秒他们便要扣动扳机,高杉灵机一动顺手抄起了一具平民的尸体便挡在了身前,随即密集的枪声在面前响起,面对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高杉,几个守卫已经将扳机扣到了底,只可惜纵有几发子弹打在高杉的身上也都是些不打紧的边缘位置,更多的子弹则被这具可怜的尸体给挡了下来。

  随着充当撞角的骑士枪前探,一声巨响自栅栏门处爆出,本就不太结实的铁栅栏门被这一撞之下已经脱了轨,只见前伸的骑士枪不停,自缝隙当中继续深入,随即便扎进了一位守卫的胸膛。

  紧随其后的晶人也都依葫芦画瓢,趁着高杉这一撞吸引了守卫的注意力,也都全力撞在了大门之上,随着不绝于耳的撞击声响起,不过几秒钟后铁栅栏门终于彻底挣脱了上面的铁扣,向着守卫们的方向倒了下去,此事不过眨眼之间,守卫根本来不及躲避多数都被压在了栅栏门下,起初还有很多守卫想要推开压在身上的铁门,而随着一帮晶人重重的踩在上面后,他们便彻底被压死在了下面,怀揣满腔怒火的晶人面对这些刚才开枪射杀他们的家伙自然是恨之入骨,不需要高杉发号施令,一众红着眼睛的晶人已经搞搞举起了屠刀,伴随着最后一个哭喊声的消失,东西区门卡被攻破,而代价则是许许多多无辜的生命,至于众人眼中的始作俑者陈柏生,则早就机灵的在高杉即将撞门时便已经逃跑了,杀心正盛的众人也不休息,抹了一下脸上不知是谁的血迹,直指陈家别墅杀气滔天的冲了过去,只留下一条被尸体与鲜血铺满的长长通道。

  看了看身后的一地尸体,再看看眼前那帮杀气腾腾的背影,此时的谢春秋有些茫然无措,刚才的屠杀他并没有参与,看着戾气如此重的晶人们,他实在不能苟同,只得随着赵石玉跟在大部队的后方不去作为。

  门卡的战斗响彻整个基地,西区的平民中有些胆子大的已经看到了门前的惨状,于是早已奔走相告唯恐避之不急,连续破开几间屋子都没有抓到肉盾,罗浩显得有些郁闷,不过眼看大队人马已经汇聚在了大长坡前的路边,也只得硬着头皮冲了上去了。

  只见这个约莫三十多度的长坡两侧是红砖垒成的梯形墙,以长坡为界坡上坡下的直线高度最少也有四五米,墙上每一层凸出的红砖只有约小半只脚宽容,离着老远谢春秋便一眼看见了长坡两侧平台上的一挺机枪,而中间的长坡则早已被拉上了好几层铁丝网,此时上面人头攒动显然已经做足了准备,眼见道路两侧又没有什么像样的掩体,这么贸然的冲上去与找死无异。

  果不其然当众人离长坡还有三百余米时,只听那边传来一声“开火!”而后两侧的平台上无数长枪短炮便争先恐后的响了起来,枪口的火焰之密集甚至将平台上的守卫都照的清清楚楚,有了先前的经验枪声刚一响起,一帮晶人便连滚带爬的躲到了两侧的大树后面,至于中枪倒地的也只得自求多福了。

  眼见情况与刚才无二,此时冷静下来的高杉便对着身后几位身材矮小的晶人道:“老鼠你带几个兄弟顺着墙边摸过去,我们会给你打掩护的!”

  言罢那几个晶人也不说话,弓着身子便往平台方向摸了过去,即便谢春秋有夜视能力也得仔细辨认才能将他们与两侧的墙壁区分开来。

  与此同时,诸如罗浩等几个晶人则沿着中间的大路频繁露头,想尽办法的做着各种欠揍的动作,虽然双方没有用语言挑衅,可是平台上的守卫看着罗浩的各种骚动作便已经气不打一处来,于是好几个年轻气盛的守卫便对着罗浩的方向连打了好几枪,怎奈这罗浩看似肥胖臃肿,脚下却异常灵活,好几枪都被他险之又险的避过,加之他刻意侧着身子将晶体覆盖的那一半冲着守卫,于是即便是打中了也不过是溅起些许渣子而已。

  二百米;一百米;借着罗浩的掩护,这几个晶人悄无声息的快速接近着平台,当眼看就要进入平台上的视觉盲区时,两道耀眼的射光突然凉起,将几人照的无处隐藏,还在他们下意识用手去遮挡刺眼的灯光时,无数道枪口便已喷吐起了火焰。

  只见右侧的机枪率先发力,。338的子弹在如此近的距离之下发挥出了优良的穿透性,只见右侧两个晶人还来不急有所动作便被机枪硬生生打穿了身上的晶体,只是左侧平台上的守卫却不知犯了什么混,竟然也在同一时间对着右侧的那几个晶人开了枪,这样一来左侧的四位晶人便抓住难得的机会,赶紧冲到了平台之下,而后只见他们身形矫健的顺着梯形墙便网上爬。

  此时平台上的守卫才终于反应了过来,眼看左侧平台上的守卫射击角度不佳,右侧平台上的探照灯便飞快的转移角度,将正在攀爬的四人照耀在了灯光之下,之后不用多说右侧平台上包括机枪在内的所有火力瞬间便对着这四人喷涌而出,此时这四人已经爬了一大半,正是不上不下无法躲避的时候,见到机枪对准了自己也只得硬着头皮继续往上攀爬,随着枪声响起,从只靠右侧的那一个开始,一个个的被击落掉下围墙,即便前面的几个明知自己必死,也依然想尽办法的与左侧的同伴保持在一个水平线,这样子弹便只能永远打在右侧队友的身上。

  于是借着前面三位队友用生命打的掩护,第四位晶人终于在腰部中了一枪后勉强爬上了平台,怀揣着失去亲人与兄弟的无尽痛苦,这位双眼含泪的晶人以自杀的方式冲向了不远处的那群守卫,有一名最靠前的守卫首先成为了他的目标,只见他镰刀一样的晶体一探一钩那名守卫便已经身首分家,而后在大腿挨了一枪后,又强忍疼痛冲入人群将晶体一阵胡乱的挥舞,忌惮伤到队友左侧平台的火力则早就已经停止了,一时间这位晶人仿佛进入无人之境又连杀了三个守卫。

  只是双拳终究难敌四手,反应过来的守卫立马四散开来,待他再想追上去时,一连串的枪声响起,最终他在脑袋开花的情况下还是不甘的倒在了地上,正当众多守卫以为能够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控制探照灯的守卫却一转灯头对着下方大喊:“那帮晶人冲上来了!”

  闻声望去,原本龟缩在树后离的老远的一众晶人竟然借着刚才的骚乱已经冲到了墙边,慌乱之下守卫再想调转枪头却有些为时已晚,只见晶人队分成两半分别从长坡和砖墙上冲向了两侧的平台,此时反应过来的守卫们也赶紧端着枪往平台的边缘跑,随着一阵扫射又有十余人被击倒在地,而后眼看正在顺着斜坡往上跑的罗浩高杉等人便又是一扣扳机,不过能够当队长的自然不是普通人,只见靠后的罗浩一拧身子,以覆盖晶体的半侧身子对向枪口而后继续横移向上,机枪打在晶体上面炸的碎片四溅,只是此时他离守卫已经太近了,密集的火力之下很快的便有几发子弹打中了他,感受着身上的痛楚正当罗浩有些惊惶无措的时候,原本还在射击的一种守卫突然一哑火,还在罗浩庆幸自己运气好捡了一条命时,只听原本守卫所站的地方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罗哥你没事吧!”

  定睛一看正是之前失踪许久的李斌,此时他正在平台上一边挥舞双手一边关切的看向罗浩,“嘿嘿嘿!我TM还当你给弄死了呢!”眼看李斌救了自己,罗浩高兴的嘿嘿直笑。

  已经走上平台的高杉看到李斌也是有些惊喜,赶忙上前关切的询问,据李斌所说之前发现内卡的控制器是陷阱时已经晚了,他被四五把枪指着只能暂时投降,而后他便被押到了别墅里,陈利民逼他说出整个造反计划的详细安排,不过还没等他们问出个所以然,便已经收到了晶人打过来的消息,无奈之下他们只得仓促布防,后来李斌也是趁乱逃出来的。

  高杉闻言赶忙问道:“那陈利民还在别墅里面吗?”

  李斌摇了摇头答道:“西区那道门被攻破以后他们便匆匆的跑了,不过以我之前听到得只言片语来判断,他们应该还躲在基地,以前我通过一个守卫了解到,陈利民经常让他们给北侧围墙内的一栋五层的楼内搬运大量食物与水。”

  高杉闻言问道:“你的意思是陈家人可能就躲在那里?”

  李斌点了点头道:“八九不离十,只是我们得快一点,一但他们得到守卫溃败的消息难保不会逃出去。”

  “料他陈利民也没这个胆量与实力敢半夜走出基地”虽说高杉说的自信,可仍旧对着一众晶人高声道:“陈利民带着他的杂种儿子躲进北侧围墙内的那栋楼里了,趁着他还没有跑我们抓活的!”随着话音落下,一众晶人气势汹汹的便朝着北侧别墅后不远处的那栋楼走去,到此时大家已经明白以后火种基地是晶人的了,只是没有亲手宰了陈利民终归算不得报仇。

  只是当所有能动的晶人都怀着满腔怒火争先恐后的冲向那栋楼时,可李斌却回头发现谢春秋与赵石玉并没有跟上来,于是他跑了过去道:“谢春秋,赵哥你们赶快跟上去啊,不然人手不够一会让陈利民钻空子跑了怎么办!”

  此时谢春秋却诡异的也不理会李斌,而是对着身边的赵石玉冷不丁的来了一句:“赵哥,别墅的电力供应充足么?”

  赵石玉点了点头道:“据说专门配了一套带三组蓄电池和很多光伏板的专用发电设备。”

  谢春秋接着道:“那么一个着急逃跑的人会吧所有的灯关了么!”

继续阅读:真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