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反
啵啵复啵啵2018-11-13 21:474,684

  这是什么意思?不好的预感涌上了众人心头,随即高杉便被闻讯赶来的晶人簇拥而下,直奔大楼正门。此时只见大楼门外,已经站了两排荷枪实弹的守卫,各个表情肃穆站的笔直,手中则是油光黑亮的冲锋枪,让人看了就想要敬而远之。

  见到众多晶人一涌而下,当中的一个头领模样的人一挥手,守卫们便将枪口对向了众人,走在最前面的高杉见状连忙一抬双手示意大家停下来,而后对着门外喊道:“我是晶人大队代大队长高杉,你们谁是领头的出来说话!”

  之前挥手的那个站了出来向前走了两步道:“你好高队长,我叫北黒国有什么事你和我说吧!”

  高杉问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说着用手指了指那些端枪的守卫

  北黒国轻轻一笑道:“不好意思高队长,我们也是奉命行事!”

  高杉气到发笑,大声质问道:“奉谁的命?行什么事?”

  北黒国回道:“首领命令我们看守这栋大楼,除过晶人之外只进不出,凡是要出门的晶人需排队进出,配合我们进行检查,违者杀无赦!”

  众人闻言皆是惊的目瞪口呆,谢春秋更是在心中暗道:这陈利民心眼太小,竟然为了王安全那件事要软禁所有晶人的家属,拿了众多晶人的软肋自然不怕他们不听话,只是这样一来恐怕便会彻底失了人心。

  高杉率先破口大骂道:“去尼玛的杀无赦,你敢开枪试试,只要有一个人受伤我他妈干死你全家!”

  众人闻言也是群情激奋的开始大呼小叫,借着声势大家便要往出冲,只是这个北黒国也不是吃素的,众人不过刚往前走了两部步,他便立马举枪朝众人的脚前一阵扫射,伴随着巨大的枪声,大家都被吓了一跳,人对枪有着天然的恐惧感,面对那一排密集成线的弹孔,愣是没有一个人敢再往前走一步。

  北黒国见状满意的一笑,而后继续客气的道:“晶人要出去请在线外排队接受检查,我也是奉命行事希望你们不要让我难做。”

  高杉强忍着心中的怒气道:“好!我接受检查,剩下的人先回去等通知,我倒要去找首领当面问个明白,看看他想干什么!”

  要说高杉在晶人中的威信还是相当高的,刚才还群情激奋的众人闻言都规规矩矩的往楼上走去,担忧的看着高杉离去的背影,谢春秋暗道这陈利民敢软禁他们的亲属自然早有准备,恐怕不是几句话可以解决的!

  约么半个小时后,在别墅外等待卫兵通报的高杉倍感焦急,他完全没有预料到陈利民会突然撕破脸皮,这时只见前去通报的卫兵出来道:“首领不在,不过副首领说有什么事可以和他说!”

  不知这突然冒出来的副首领是何方神圣,高杉只得惴惴不安的随着卫兵走进了一楼的客厅,背对大门的单人沙发上坐着一个人,料想这人便是那位副首领,高杉一边走上前一边客气的道:“首领您好,我是咱们晶人大队的带大队长高杉,初次见……”话到一半,高杉在看到这位副首领的面容后便卡了壳,这人无他正是陈柏生。

  此时陈柏生正专心致志的看着手中酒杯内的红酒,浸人的酒香随着摇晃的高脚杯四散出来,只见陈柏生故作深沉的道:“有什么事你就说吧,都是熟人了也不用说那些废话!”

  此刻高杉的内心是拒绝的,看到陈柏生那张脸的时候他便已经想扭头走人了,不过想到自己的女儿,以及众多晶人的亲属,高杉不得不强行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道:“原来是陈少爷!那我就直接说了。”

  眼看陈柏生继续品着自己的红酒也不吭声,高杉只得硬着头皮道:“刚才我们晶人队的几个家属想要出去,却被告知只进不出,这不是形同与软禁么,守卫说是首领下的命令,还希望首领您能给我一个解释,我也好回去安抚一下那些队员们,不然万一他们因此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可就麻烦了!”夹枪带棒的说完这番话,高杉便死死的盯着陈柏生,想看他准备怎么回答。

  只见陈柏生一脸无所谓的道:“事是我干的!”

  高杉被他爽快的回答弄的有些懵,于是继续问:“为什么……”

  “滚”只可惜高杉刚刚开口,陈柏生便直接了当的给了这么一句。

  霎时间怒火攻心的高杉再也无法忍受,下意识的便举起长枪准备给陈柏生狠狠的戳上两个血窟窿,只可惜陈柏生也早有准备,几乎在他抬手的同时,背后也响起了几声拉枪栓的咔嚓声。

  此时陈柏生看着进退两难的高杉,无不得意的道:“哟!这脾气可不小呀,你TM动我一个试试看!听说你还有个女孩,啧啧这八九岁的小女孩我还没试过呢!”

  此时此刻高杉恨不得立马就杀死这个面容可憎的家伙,怎奈理智不停的告诉他得认怂,最终在一番天人交战之后,高杉狠狠的吐出了一口浊气,随即垂头丧气的放下了胳膊,继而道:“陈公子有仇怨你冲我们来就是了,祸不及家人你这样是不是有点过分?”

  见到高杉语气软了下来,本就有些内心膨胀的陈柏生,此刻更是要飘了,随即立刻不过脑子的怼道:“我TM就是要祸及你们的家人,你们这帮狗玩意之前怎么那么嚣张,要是气不过来杀我呀,老子明天就要当着所有人的面再干王安全他老婆一次,你们一个个都别想好过,草!”

  高杉闻言双眼通红咬牙切齿的道:“你真当几个普通人能看得住那栋楼!”

  陈柏生闻言哈哈一笑道:“基地最后的两包雷管我全都埋在那了,你要是不信可以试试,咱们看看谁先玩完!”

  高杉闻言再也无法忍受,叫骂道:“陈柏生我草你妈!你好狠的心呐!”

  陈柏生闻言也是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毫不犹豫的便给了高杉一拳,而后指着高杉的鼻子道:“要不是我爸不让杀你,现在就把你给毙了,回去告诉你那帮晶人都TM给我老实点,不然小心死全家!”

  虽然高杉敢问候陈柏生他妈,可是他现在真的不敢动陈柏生一下,想着自己的女儿以及众多队员们的家属,高杉强忍着杀人的冲动,灰溜溜的走出了别墅,背后是陈柏生尖锐刺耳的嘲笑,面前则是一片漆黑的夜色。

  随着高杉走进大楼,早就趴在窗前张望的众人已经汇聚在了楼梯口,看着大家期盼的眼神,高杉自觉有些丢人,随即大声说:“大家别急,刚才我已经去了解过情况了,我们得和几位队长先商量一下,大家先回去,待有结果了我们会过来通知你们的!”

  这番说辞自然不能让大家满意,随后不再理会那些嘈杂的问询声,径直走向了顶楼自己的屋子内,此时乖巧的女儿已经将自己搬得动的东西都整理好了,谢春秋和谭淑媛则在一旁照看着,见到高杉面色冷峻的带着几位队长进屋,谭淑媛很有眼色的带着高杉的女儿去了自己的住处,随着屋门关上,高杉才终于将此行的结果告诉了大家,当然那些肮脏的辱骂被他刻意的隐瞒了,即便如此众人闻言都是气愤不已,即便是平日里面带微笑的李斌此时也已经冷下了脸,一时间房间中只有粗重的喘息声。

  许久,没曾想率先开口的却是颓废的王安全:“我感觉他这么干威慑的以为要更强一些,不然他们也不会给我们甜头,如今晶人队已经是我们晶人的了,大家又都住上了好房子,至于软禁我相信也是暂时的,首领无非是气不过,只要以后多顺着点他,我想这事可以慢慢商量吧?”

  罗浩闻言破口大骂道:“王安全人家晶体长脑袋脑上发疯,你TM犯傻是吗,那是陈利民的事么,现在是陈柏生在他爸的支持下搞鬼,那货心胸狭窄,我打赌今天你顺了他的意,明天他就敢学着源火基地给咱们上铁项圈!”

  王安全不服气反驳道:“那你说怎么办,炸药都埋了全家一起死么!”

  罗浩也来了气怼道:“怎么办我不知道,但是你现在顺了他的意,以后他就敢当着你的面干李丽!”

  王安全闻言也是来了火气,叫骂着就要揍罗浩,所幸众人赶紧分开了二人,这时一直吊着脸不说话的李斌突然道:“老大,我们反了吧!”

  这话一出震惊四座,众人都不敢说话,即便他们如何挣扎也从没有想过推翻陈家统治的想法,眼见于此李斌接着道:“罗哥说的不错,这次咱们不能顺了他们的意,陈利民让陈柏生出面干这些事,就是一个试探,说明他已经动了歪心思,这次的事我们如果反应激烈,他感觉收不住场时大可退一步,可是以后呢?他可能会反反复复的施加各种制约我们的条件,如同温水煮青蛙,咱们跳进锅里可就再也出不来了!”

  高杉有些担心的问道:“可是就算我们想反,指望着这么点人也不现实啊,何况还有这么多家属坐在炸药堆上,到时候就算成功了,他来个同归于尽也不是没可能的!”

  李斌看着高杉道:“老大说句难听的话,高萌萌才九岁,你想想有一天咱们退无可退,到那时看着陈柏生在这里肆意妄为的时候你是什么心情?”

  高杉闻言默不作声攥紧了拳头,显然这句话对他的杀伤力太大了,随即高杉默默的举起了手,李斌见状心领神会的也举起了手道:“两票了!”罗浩紧接着自然毫不犹豫的也举起了手。

  “三票了”

  王安全犹豫再三,想了想李丽也举起了手

  “四票了”

  此时的谢春秋就显得很蛋疼了,他不像这些人利益与火种基地捆绑的死死的,说句难听的就算现在回去玩完谭淑媛立马背着行李一个人走,也是无所谓的,根本没有掺合其中的必要,想想那些守卫黑洞洞的枪口,他还是有些发虚的。

  只是当他犹豫之际,却见赵石玉突然举手道:“我和小谢自然也赞成,这帮人把咱们逼得太狠了!”

  谢春秋闻言愣愣的看向了赵石玉,他有些气愤,不明白赵石玉凭什么替自己做主,不过还未等他反驳,高杉已经哈哈一笑道:“这才是好兄弟,咱们有难同当有福共享,我答应大家只要拿下火种基地,以后这里的女人随便玩,这里的美酒放开了喝,也让那帮整天缩在基地里的守卫尝尝出去和丧尸肉搏的感觉!”

  接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商议之后,高杉正式敲定了作战计划,按照李斌所说,与手持长枪的守卫们正面冲突是不可取的,应该发挥特长以斩首为主,一但失去了首领则完全可以对其余的人进行攻心,而目前首要解决的问题则是寻找雷管并拆除掉它,这样才能以绝后患,并且由李斌提议对其他晶人先不要透露计划,一方面将陈柏生的话添油加醋的说出去从而激化矛盾,另一方面装作委曲求全麻痹陈家人的神经,其次只要利用好陈柏生那个二愣子,继续暗中挑拨,大家自然便会对陈家狠的牙痒痒,到那时候再召集大家造反便是顺水推舟!

  即便是谢春秋,听到李斌的诸多提议之后也深以为然,虽然乍一听比较简单,可仔细一想,如果严格按照他的计划来执行,造反成功的几率应该不小。

  随着商议结束高杉立马挨家挨户的去对此事进行了添油加醋的解释,而其余几人也都各怀心事的就此散去,爬在楼梯尽头的走廊上,谢春秋不明白赵石玉叫自己过来还想说什么,刚才的事情已经让他很是反感了,若不是看在往日里他对自己颇为照顾,恐怕早已经翻脸了。此时眺望远处许久的赵石玉终于开口道:“我知道你打听到消息后肯定想要走,今天别人家都在收拾自己屋子,唯独你在到处瞎转。”

  谢春秋闻言半开玩笑的道:“赵哥该不是舍不得我走吧!”

  赵石玉轻笑了一声解释道:“刚才我就算不替你答应下来你也走不了,造反是搏命的大事,容不得闪失,你知道了他们的计划却不想参与其中,猜猜他们会怎样?”

  谢春秋本就聪明,被赵石玉一点播立马心中一惊,回过神来时额头已经微微见汗了,于是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赵石玉道:“难不成他们会灭口?”

  赵石玉摇了摇头:“那倒不至于,毕竟你与大家的关系还算可以,尤其高杉还那么赏识你,只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最起码李斌肯定会私下提议将你软禁起来,待到尘埃落定再放你出来,再往深处想一想,这是造反成功的结果,假如失败了呢?”

  “到那时即便我没有参与其中,也会因为之前王安全的事情把我当做他们的同伙,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谢春秋说完这句话便陷入了沉思,同时心中暗叹自己还是太年轻了,没有预料到人心的险恶,此时再看赵石玉便只剩下愧疚和感谢了,两人萍水相逢赵石玉却肯三翻四次的帮扶自己。

  随即谢春秋感叹道:“终于理解到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感觉了,算了事已至此为了自己也得拼一把了!”

  赵石玉也点了点头两人便不再言语。

继续阅读:行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