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状
啵啵复啵啵2018-12-09 23:363,336

  事情就这么突然发生在了谢春秋的面前,当中年人离开,骆驼的脑袋对向他时,那是什么样的一副面容,呆滞的双眼中没有了对明天的期许,不停张合的嘴想要咀嚼的肯定也不是熟过了的苹果,更是忘记了今天要拜师变强的理想,此刻的谢春秋面对它哑然无语,这一刻他对尸瘟病毒的认识也变的更加立体了,想到昨天同样参与清理工作的人,不禁有些暗自担心,原来那些看不见,所忽视的地方亦有真正的危险。

  防治尸瘟是每个基地里的头号大事,在隔离房内发生了尸变,浩叔第一时间便带着几个手下赶了过来,尸变的人是显而易见的,此时他的脸色铁青,显然这件事让他很不高兴,随即只见浩叔对着昨晚的那个光头道:“你昨天送晚饭的时候怎么样?”

  光头恭敬的答道:“挺好的,一点症状都没有!”

  浩叔闻言有些纳闷:“那不对呀,之前我问过杨凯,他们头天晚上就把尸体全收拾完了,留了一些清扫工作也是昨天早上做的,按理说这人就算是昨天早上感染的,赶下午也得有些症状吧!”

  随即只见浩叔扭头看向谢春秋问:“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这个人不对劲的?”

  谢春秋答道:“今天早上才发现的,昨晚吃过饭我们聊了一会天,他就钻进麦秆堆里睡着了。”

  这时之前的那个中年人插话道:“差不多也就二十四个小时吧?”

  浩叔摇头:“不是这么算的,就算这个瘦子身体再好,可这感染以后又不是突然就变异的,他中间可是会有症状的。”

  中年人又说:“那可能就是吃了晚饭以后才有的,只不过他们都睡了所以没有注意到。”

  这事虽有蹊跷,不过却无从查起,浩叔也不愿意在这事上浪费时间,隔离室的作用正是避免这种潜在的危险流入基地。于是只见他大手一挥,三个壮汉便一人手里拽着一段两指粗的麻绳便围了上去, 麻绳很硬所以大汉很容易的便将它套在了骆驼的脖子上,未了他还把绳子尽量往下拽了拽,紧接着另外一个大汉则把麻绳打了一个锁套,待绳子刚好套到骆驼喉结以上的位置时,便将麻绳给勒的紧紧的,并且与之前的大汉相对而站,最后一个大汉则要简单很多,他只是将麻绳套在了骆驼的脑门上,便和第一个大汉站在了一起。

  就在谢春秋看着他们有些不明所以的时候,只见其中一个大汉喊道:“一,二”待喊到二时三人同时发力,将绳索往自己的身后拽,随即骆驼的脖子至脑袋瞬间被拽成了个S型,不过作为生命力顽强的丧尸,它依然哒哒哒的张合着嘴巴,眼见于此浩叔也凑上前去帮着那个单独站在一侧的大汉,随后只见二人发力手臂上青筋凸起,同时双腿往后一蹬,整个人向后坐,借着全身的力量只听咔嚓一声脆响,再看骆驼,脖子已经被拽成了u型,接着失去支撑的身体便缓缓瘫软在了地上,随后众人又是谨慎的反复试探,在确定骆驼已经死透了之后,才肯打开牢门将它给拖了出来。

  一旁的谢春秋也是看的大开眼界,起初他并不理解这样做有什么意义,一刀解决岂不是更直接,不过随后细细想来便理解了其中的妙用,首先这样干的好处是从头至尾都不用冒着被传染的风险接触丧尸,其次因为不流血,也同样最大程度上减少了对这间隔离室的污染,要知道如果用别的方式,一但血溅在里面,恐怕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这里都将无法使用。

  发生了这种事情,守卫们对整个联防队都仔细的再次排查了一圈,尤其是与骆驼同住一间隔离室的谢春秋,更是享受了一对一监视的待遇,所幸他们没有撩开衣服检查全身的打算,不然就凭谢春秋这满身的牙印便能给他也套上麻绳,受骆驼尸变的影响,直到日落西山之时,浩叔才肯将他们给放出来,对于死了一个人,大家的反应都很平淡,不需要杨凯再招呼,这帮睡了一天一夜的人此刻都是两眼放光,看着渐渐散去的联防队众人,谢春秋站在原地却不知道该何去何从,所幸这时杨凯铁青着脸朝他走了过来。

  只见杨凯开门见山的道:“有个不太好的消息,我刚才跟城楼的守卫打听过了,最近两天没有两个女人单独进城的。”

  看到谢春秋的脸色变的有些不好看,杨凯又搭着他的肩膀安慰道:“或许她们去了别的地方,柳媚这个人我听说过,算是个有本事的人。”

  谢春秋闻言也只得无奈的叹了口气,毕竟目前毫无头绪,总不能让他去野外瞎转吧。

  “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加上这次尸潮攻陷一枝梅基地,最近已经在我们地盘上连续发生了两起恶性丧尸袭击事件了,这次的事情我得赶快去向首领报告,好做定夺,你是经历者,希望你能跟我一起去。”言语间杨凯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化不开的忧虑就这么挂在脸上。

  杨凯张口了,作为口头上的合作伙伴,这种小事自然不能拒绝,于是他便随着杨凯向源火基地的内部走去,本质上来说源火基地就是一个如同橄榄球一般的椭圆形构造,古老的青砖城墙依旧顽强的庇护着住在城内的人们,随着二人的逐渐深入,两侧的城墙渐渐的离他们越来越远,而其内的空间自然宽广了起来,与火种基地用障碍物隔离实行分区制不同,整个源火基地内部并没有明显的高墙铁丝网,沿着中间的主干道行走,随着延伸至两侧的岔路增多,人也开始多了起来,逐渐有了沿路摆摊的小贩,不过所售之物却是比火种基地还要不如,多是些破鞋烂衣服之类的,偶尔有几个身强力壮的晶人拉着架子车经过,上面则都装着满满当当的货物,这源火基地两头稍低中间较高,所以一个人拉起来还是很费劲的,更何况除了货物,车上多半还会坐着一个神态倨傲的人,只见晶人的脖子上三只粗的钢圈由一根铁链延伸到那人的手上,未了似是觉得晶人走的有点慢,另一只手上的一捆柳条高高扬起,啪的一声便打在了那个晶人赤裸的背上,晶人吃痛除了更加卖力的拉车,全然没有一丝想要反抗的想法。

  此时杨凯正小心翼翼的观察者谢春秋的表情,在见到他并没有因此露出愤怒的表情后才松了一口气,毕竟一个过于种族主义的人可是不太好打交道:“那些坐在车上的都是我们源火基地比较富裕的一匹人,当初为了激励大家种田的积极性,城主规定城外的土地可以任由他们开荒,不管种了什么,只需要给基地上交百分之四十就可以了,剩下的由他们自由分配,并且由他们开垦出的耕地会受到基地的承认与保护,如果别人想要抢占基地不排除武力干涉,保护土地所有人的利益。”

  谢春秋闻言惊讶的道:“这不就是地主么!”

  杨凯想了想才道:“差不多是这个意思,你可别小看他们,整个源火基地的粮食供给可都仰仗着那些人呢。”

  谢春秋闻言想到火种基地的模式,有些疑惑的问:“那为什么基地不自己组织人手种地呢,粮食不再自己手里握着岂不是受制于人?”

  杨凯摇了摇头道:“欧阳靖早年是个商人,他在干事情之前都会先算账,自己干的话得投入大量轻壮劳力不说,还得投入很多资源,从长远看这样于基地的发展很不利,与其在种地上花费心思不如和这些地主做笔交易来的更实在些”

  谢春秋疑惑的道:“做什么交易?”

  杨凯继续耐心的解释:“你把他们手里的粮食想像成货币,而我们则用商品或者服务来换取他们的我粮食。”接着杨凯看到谢春秋依然迷茫的表情便继续解释道:“你手里有多余的粮食总得找个安全的地方存储吧,我们可以提供租赁粮仓的服务,吃饱总得有地方住吧,我们可以卖给他们住宅,人多怎么办,我们有大别墅,还有那些晶人也全都是基地的财产,他们吃的少力气大,干活可是一把好手,我们将他们租给地主们,一样能获取不少粮食。”

  谢春秋闻言恍然大悟,同时暗自佩服这个欧阳靖的脑子,这可以算得上是空手套白狼了,此时杨凯带着谢春秋已经走到了一栋六层高的楼前,抬头看了看已经落下去的太阳,杨凯自信的一笑着道:“最后,还有两件最重要的商品,电力和性!”随着杨凯的话音落下这栋楼上无数霓虹灯在一阵闪烁之后,竟然渐渐亮了起来,色彩斑斓的霓虹灯赫然映射出“天上人间”四个大字,这些在以前司空见惯的东西,在此刻竟将谢春秋震撼的呆立当场。

  而杨凯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看到谢春秋的表情,一边搭着他的肩膀往里走,一边哈哈大笑道:“源火基地临河,前几年在几位老电工的帮助下,将一批小型水力发电机给放了进去,自那天我们便有了取之不竭的电力。”

  谢春秋闻言恍然大悟,心道这电力对生活质量的提升不言而喻,源火基地只需要找几个日常维护的人员便可以用电力从那些地主手里换取粮食,这不可谓是一本万利!

  至于性,当一阵香风自门内扑来之时,想到刚才霓虹灯所闪现出来的那四个大字,谢春秋不禁苦笑着暗想,这位首领还真是什么生意都做啊!

继续阅读:欧阳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