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往事随风东流去(下)
苍寂2018-10-09 14:053,491

  “愣着干嘛,上啊!要不我们两个都得死在这里!”

  南争大叫,身上幽光闪过,一头身长过丈的赤红色豹形生物出现在张古眼中,这头生物有五条尾巴,每条尾巴的颜色各不一样。

  这是一头狰!

  随着这只妖怪的出现,一股强大的气机开始蔓延,紧接着便响起数道惨叫声,鲜血高高溅起。

  张古咬咬牙,拖着伤躯参与到了战斗中。

  噗!

  张古的大戟狠狠砸碎了一名敌人的脑袋,脑浆和鲜血飞溅开来,抬眼望去遍地都是飞溅的鲜血痕迹。周身已经完全被妖怪的尸体包围了,张古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环顾四周只有他和南争还在站立。

  啊!疼死我了!

  南争的惨叫声不断传来,张古没有搭理他故作夸张的叫声,径直走到一旁疗伤。

  傍晚的落阳尽极之美,莹紫色的光芒将半边天际都映成了童话世界,两道影子被渐西的落阳拉得很长。

  “今天多谢了啊”,南争躺在一块岩石上,懒洋洋地说道,张古坐在一旁擦拭着自己心爱的兵器并没有答话。

  “喂,我说你这只蛊雕怎么这样,好歹说一声不客气吧”,南争不满的说道,张古停下手中的动作,淡淡的说道:“你谢我是应该的,为什么我要说不客气?”

  南争一时语塞,含糊不清的说了句什么,两只妖怪再次陷入了沉默。

  天色渐晚,南争起身扭了扭脖子抖了抖肩膀,随意地问道:“今天晚上想吃什么啊?我做一顿大餐来表达我的谢意吧。”

  “烤野兔,生煎朱厌,红烧鹿蜀。”

  张古毫不客气地报出了三道菜名,南争目瞪口呆,跳脚大喊:“这些东西我去哪弄啊!这荒郊野岭的会有鹿蜀?我说出来你信吗?”

  张古点点头,“我信!”

  南争满头黑线……

  最终这顿晚餐被迫削减成了烤朱厌和野兔,张古吃的很自然,也没有在意食材是不是够份够量。

  不过话说回来南争的手艺还真是不差,就连张古这种挑剔的口味都不由得悄然点头。

  元界的月亮与人间界的月亮是不一样的,天空上高高挂着的两颗月亮将光明不断地洒下来,放眼望去,所有事物都披上一层银白色的月辉。

  南争睡在一块平滑的大青石之上,鼾声微起。张古则是倚在大青石的一面,双目微眯似在小憩。

  砰!

  突然一道黑色的法术光芒悄无声息的直奔南争面门而去,就在这道光芒即将刺中南争面庞的一瞬间,一支雪亮的戟刃将其砍成两段。

  嗷!

  随着长啸声,正在躺睡的南争瞬间弹身而起,在空中化成了战斗状态,一记漂亮的滚翻之后瞬间向着左侧前方扑去。

  咕!

  张古同样化成蛊雕状态,双翅一扇飓风卷起,同时他眼中的赤红色的光芒穿透丛林看到了敌人的所在。

  疾!

  张古大喊一声,爪子上激射出一道赤红色光束,同时身子飞快的向着那里扑去。

  砰!

  赤红色法术精准的轰在一只妖怪身上,随着惨叫声这只妖怪的左前爪被灼烧成焦炭。

  “南争,快!”

  张古大叫一声,身后的南争趁机而上,手中黄符爆起亮眼的法术光芒,无数道闪电飞快地劈在这块地面之上。

  南争落在地面上,眼睛紧紧盯着前方被雷电缭绕的战场,身旁的张古面色沉着,手中的大戟或明或暗的闪烁着光芒。

  “这群人还真是不死心啊,不就是偷了一块宝石吗,用得着这样吗。他们族里比这好的多了去了,真是小气巴拉的。”

  南争不满的嘟囔着,张古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你拿的是他们的王王冠上的宝石。”

  南争干笑一声,手中不断地抛着一块通体晶莹的血玉,这样的动作在那些追杀的妖怪看来更过分。

  “狗贼,老夫今天将你碎尸万段!”

  随着一声椎心泣血的长啸,一只数丈的肥遗飞快的向着南争扑来,身上涌动着的杀机和疯狂让南争嘴角一阵抽搐。

  “老蛇,死开,我可还没饥渴到老少不分男女通吃的地步!”

  南争一边大叫一边连忙躲闪着,与他决斗?开玩笑!这家伙明显就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的,万一被他拼掉一条命那可就不值了!

  “你来追我啊,你追上我我就还给你,哇哈哈哈!”,南争一溜烟向后跑去,完全没有半点刚刚大战将临时的战神风范。

  张古呆呆地看着一骑绝尘的南争,感受着临身的漫天杀机他怪叫一声飞快地向前逃去。

  “南争,你个混蛋!”,张古的咆哮正在整片林间不断地回响着。此时的南争正躲在某处温泉之中惬意地享受着,听到这声咆哮之后懒洋洋的抬了抬头,接着又懒洋洋地低下头。

  “啧啧,就让那个傻大个先去跑吧,张古,你最好快点过来,不然这温泉你可就享受不到了。”

  南争一边调整了一下姿势一边将一颗葡萄丢进嘴里,“这真是人间仙境啊!仙人们过得日子啊!”,南争感叹。很显然,某只妖怪对于“仙人般的日子”这句话理解有误。

  “南争,你个混账,为什么丢下我自己跑!”,不多时张古气势汹汹的飞了过来,眼中的气愤不断凝聚着。

  “喂喂喂,别这么大怨气嘛!你说要不是我先走了,能找到这么好的享受地吗?”,某妖怪理直气壮,分毫不让。

  “你,你!”,性格冷酷的张古本就不善言辞,如何能斗得过油嘴滑舌的南争?没几句话下来就被南争气的面红耳赤,但一时间又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行了,别气愤了,来来来,这里的温泉可是相当舒服的,泡一泡十年少啊!”,南争拍了拍身旁的水面,诱惑地说道。

  张古迟疑了一下,而后……

  “唔,这里还真不错啊!”,泡在雾腾腾的温泉中,张古好奇地打量着周围,身体上不断传来的温度让他倍感舒爽。

  “不会吧,你以前没泡过温泉?”,南争惊讶的看着他,张古脸上罕见的露出一丝丝的红色,“嗯,我们蛊雕都是用河水洗澡的。”

  “那就好好享受,我跟你说啊,温泉这东西很是好东西啊……”

  南争一边喋喋不休的说着,张古一边享受着温泉带来的温暖。

  月亮悄悄躲在云层中,偷偷露出眼睛打量着两人,似在羞涩。

  两只妖怪就这么在温泉池中睡着了,只不过这一次张古睡得很踏实,半躺在水池中间,均匀地呼吸着。

  南争靠在池边,双眼微眯,似乎也睡着了……

  “喂,把你的手拿开!”,天光微蒙,南争的声音便暴躁的响了起来。

  张古皱皱眉睁开眼睛,看着咬牙切齿的南争,一时间疑惑不已。

  当他顺着南争的目光看去时,整个人都僵在那里,接着若无其事地将右手从南争的胸口拿开。

  “咳,我们走吧”,张古干咳一声从池中掠起,南争满头黑线。

  “喂,你说那些家伙会不会再追上来啊?”,南争一边悠悠荡荡地走着一边随意地问道,张古沉默了一下说道:“那些肥遗已经走了,但是现在有人类追上来了,我们有麻烦了!”

  南争皱了皱眉头,眼光之中露出凝重,人类为什么会知道这个消息?

  在妖怪界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在能不与人类发生交集的情况下尽量不去招惹人类。

  一来人类的各种特佂与妖怪相去甚远,不为妖怪们接纳。二来人类的自私和贪婪也被妖怪界所不认可。

  “这件事情有点难办了啊!”,南争自言自语,虽然这些追上来的人类实力肯定比不过他们,但是这些人的处理问题很让他头疼。

  人类看到宝物就像是狗闻到了屎,不撞南墙绝不回头。但如果将这些人类杀掉的话很可能挑起人妖两界新一轮的大战。

  人类有着天帝庇护不会有大问题,但是对妖怪来说却是一场大难。南争虽然混蛋,但是他也不想因为一块没什么用的石头给妖怪带来巨大的麻烦。

  “把这东西给他们吧,反正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东西”,南争仰着头淡淡的说道,张古沉默不语。

  “人类还真的是很可怕啊!”,张古嘟囔了一句。

  “喂,那些人类,这块宝石属于你们了”,南争朗声,右手将那块血玉狠狠地抛了出去。

  “哈哈哈,宝玉是我的了!”,很快便有人类的大笑声传来,但很快的就被他身后同伴的攻击打断了。

  看着豁命抢夺的人类,南争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人类啊,总是为一些没有用的东西争得头破血流。

  “走吧,这里不适合我们呆着了。”

  南争淡淡的说道,张古皱着眉头说道:“难道他们这样明目张胆的来到元界,天帝不管吗?”

  自从颛顼帝成为天帝之后就将人间界与其他世界的通道关闭了,平时妖怪们出入人间界都很低调,在人间界也不管惹什么风浪,就怕天帝的制裁。

  但是现在这些人类公然来到由妖怪统领元界,兴风作浪,这种事情难道不会受到制裁吗?

  南争笑了笑,淡淡的说道:“你忘了,天帝也是人类!”

  张古张了张嘴,没有再说什么……

  注:《华山记》云:“蛇六足者,名曰肥遗,见则千里之内大旱!”戊子,己丑之灾,其兆已先见之矣。

  章峨之山有兽焉,其状如赤豹,五尾一角,其音如击石,其名曰狰。出自《山海经·西山经》。

  《山海经·南山经》:“又东五百里,曰鹿吴之山,上无草木,多金石。泽更之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滂水,水有兽焉,名曰蛊雕,其状如雕而有角,其音如婴儿之,,是食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怪生活大事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怪生活大事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