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半路杀出的英俊少年
三道劫数2018-07-06 00:116,889

  而在幽灵四死士的眼中,这个半路杀出的英俊少年更是不好对付。

  “你们四个就是幽灵山庄的什么四死士?”孤独一刀轻笑着问道,让人捉摸不透他到底是嘲讽还是好奇。

  死士甲冷哼一声道:“不错,既然知道,你就乘早把玄天剑交出来,我们饶你一死。”

  “啧啧,你们几个真是太不自量力了,我在江湖上混了十几年,还没有人敢这么嚣张的跟我说话。”孤独一刀伸手摸了摸鼻子,冷冷的说道。

  四人听到孤独一刀的话有些被震住了,因为他们看孤独一刀的年纪也就十几岁,怎么可能在江湖上混了十几年?难道他几岁就出来混?

  “小兄弟,你几岁?”死士乙冷声道,眼神森寒的盯着孤独一刀。

  孤独一刀轻笑一声道:“你们猜。”话音刚落,四个死士同时出手,四道寒光向孤独一刀劈了过来,四柄弯刀在空中划过一道冷光,脱手向孤独一刀射去。幽灵山庄的四死士其实就是四个专业的杀手,当年幽灵山庄精心培养出这四个杀手,这些年来为幽灵山庄解决了不少的是事情,他们都是杀人不眨眼的角色,拥有着一流杀手的素质,做事从来都是干净利落,也不喜欢说废话。

  孤独一刀暗道他们出手好快,但是丝毫不慌张,举起玄天剑再空中连挥几下,只听的锵锵锵几声响声,四柄弯刀都被玄天剑震了回去。四个人接过弯刀,惊骇的发现他们的四柄弯刀都已经布满了裂纹。

  “嘿嘿,你们这种破烂玩意儿,也敢和玄天剑争锋,真是不自强力!”孤独一刀轻笑道,伸出手指摸着玄天剑的剑身,叹道:“真是好剑,好剑啊!”

  看着孤独一刀得意的表情,这四个杀手纵然很冷静,此刻也不禁有些气节,弯刀已经不能用了,四人便空手向孤独一刀扑过来,手中寒芒连闪,向孤独一刀激射而去。

  孤独一刀不敢大意,他知道幽灵山庄的兵器基本上都是喂毒的,而且幽灵山庄的剧毒可是独步天下,十分厉害的。孤独一刀眼见几道寒光激射而来,冷哼一声,身形鬼魅般的闪过,躲过两枚银针,手中玄天剑一挥,另外两根银针应声落地。

  “本少爷不跟你们玩了,先走一步。”孤独一刀纵声笑道,玄天剑在空中划了一下,一道圆弧形的剑光向四人冲了过去。四人脸色大变,纷纷后退,纵然他们身法了得,但是这一剑来的速度不但快速,而且角度诡异,四人还是被剑光的边缘扫中,胸口被撕开一个大口子。四人捂着胸口,看着孤独一刀化作一团黑光,倏忽之间消失在远处。

  “这个小子好厉害!”四大死士为首的死士甲望着远处孤独一刀消失的方向,沉重的叹了一口气道。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死士乙问道。

  死士甲突然一把扯掉了黑色面罩,露出一个中年男人冷峻的脸:“当然是先回山庄了,那个小子武功那么高,又有玄天剑在手,我们四个人是不可能抢回来的。”

  “可是我们还不知道他的来历,以后怎么找玄天剑?”另外一个人也扯掉了面罩,皱着眉头道。

  死士甲冷哼一声道:“我们现在身上有伤,无论如何是追不上他的,但是江湖上的事情,我们幽灵山庄要找他出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此刻四个人的胸口都有一个很深的伤口,正在淋漓的流着鲜血,玄天剑威力无匹,加上孤独一刀的内力深厚,要不是他们躲闪的快,早就被拦腰砍断了。

  四人捂着自己的伤口,只是微微的皱起眉头,伸出手指点了伤口周围的几个穴道,避免鲜血涌出,接着撕开身上的黑布简单的包扎了一下,要是一般人被伤成这样,估计已经是惨叫连连了,单单是那种剧痛已经不是一般人能控制住的,但是四个人伤的那么重,却好像没事人一般,好像他们根本感觉不到疼痛。

  他们的确是感觉不到疼痛,幽灵山庄培养这些死士就是要他们为幽灵山庄出生入死,必要的时候牺牲他们来保全幽灵山庄的利益,他们当初还在幽灵山庄苦练武功的时候,幽灵山庄的人就用一种独特的药水浸泡他们的身子,渐渐地他们的身子对疼痛就麻木了,变得如同机器一般毫无知觉,但是这一点都不影响他们的武功,他们的身体对疼痛毫无知觉,但是却还是非常敏捷强悍的。

  一个不知道什么是疼痛的杀手,才是最恐怖的,因为不知道疼痛,所以他们任何时候可以用惨烈的代价来换取对方的人头。

  四人简单包扎了一下便沿着来时的路回去了,他们得先找个安静的地方养好伤,才能回幽灵山庄去。

  他们都受了伤,因此行动迟缓,刚刚来的时候是飞掠而来,此刻却是慢悠悠的走着回去。

  忽然听到前面一阵风声,但是这风声和自然的那种风却有些不同,四人心中一紧,手中马上夹着一根银针,以防万一。这时候四个白衣飘飘的老者飞掠而来,轻飘飘混不着力一般落在他们身前。

  四个老者都是白发苍苍,脸上的皱纹如同风干了的核桃一般。当先的一个老者冷淡的扫了他们一眼,眼光在他们衣袖上的那朵妖艳的花上面停留了半响,淡淡的问道:“你们四个是幽灵山庄的人?”

  “不怎么知道?”死士甲冷冷的问道。

  “哼,一百多年了,你们幽灵山庄的那朵花倒是一点都没变。”老者冷冷的说道。

  “一百多年?”四人心中一惊,看这四个老者,都是白发苍苍,看样子年纪都不小了,难道他们都已经一百多岁了?

  “你们四个是什么人?”死士甲冷冷的问道,但是看着他们的白袍,他心中隐隐有了猜测。

  “哼,幽灵山庄的小辈,一点礼貌都没有,见到长辈也每个样子,我们是谁,还轮不到你来问,你只要把玄天剑和解药交出来。”

  “哦,原来是慕容门的四大长老,我早就听说过你们的大名了。”死士甲冷冷的说道,老者的话证实了他的猜测,这一次连四大长老都出山了,显然是为了玄天剑而来。

  “解药的话我们没有,至于玄天剑,已经被人抢走了,你们也看到了,我们几个都受了重伤。”

  说着死士甲向自己的胸口看去,四大长老早就注意到他们胸口的伤了,淡淡的问道:“那个人往哪里去了?”

  死士甲转身往前一指道:“往那里去了。”话音刚落,四个人便如同一阵风一般向前掠去,倏忽之间消失在丛林深处。

  死士甲冷笑一声道:“这四个老头只是一门心思抢玄天剑,根本不理会慕容沣的死活,我看这一次慕容沣是活不成了。”

  话说慕容门众人足足等了两天时间,却没见到四大长老回来,而此时慕容沣已经是到了最后的关头了,他全身都被剧毒所侵,呈现一种乌黑的颜色,双目无神的盯着虚空,仿佛一具空荡的躯壳,比站在他旁边的慕容鬼还要可怖几分。

  “几位长老都出去几天了,为什么还没有回来,难道那四个幽灵山庄的人这么难对付?”南宫堂主忧心如焚的说道,他很难想象,凭四大长老的武功,对付那四个人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为什么几天还没有回来,难道有什么意外?

  却听慕容鬼冷笑一声道:“他们关心的只是玄天剑落在谁的手里,至于你们门主的死活,他们是不会关心的。”

  南宫堂主脸色一变,冷然道:“你不要胡说八道,四大长老是我们慕容门的先辈,怎么可能不顾门主的死活?”

  慕容鬼哈哈大笑道:“当年慕容沣设计陷害我,为了坐上门主之位还发起了慕容门的内部的血战,这四个老头子都没有哼一声,现在不过是区区死了一个门主而已,他们何必挂心?门主死了自然还有人会再接替上,而玄天剑却是本门的镇门之宝,难道慕容沣的性命比玄天剑还重要?”一番话说得南宫堂主一阵语塞,他也知道慕容鬼说的话不无道理,但是就是不肯示弱。

  慕容鬼走到慕容沣床前,望着他那因为剧毒而变得油黑的脸孔,惋惜的说道:“慕容沣,我本来想亲手杀了你,报当初的大仇,但是没想到你这么不中用,就这样子死了。”

  慕容沣听得到他说的话,嘴巴张了张,似乎有话要说,却是无能为力,挣扎了半天,突然双眼一闭,顿时气绝。

  南宫堂主连忙奔到床前,看着已经死了的慕容沣,心中百感交集。几大堂主都漠然的站在一旁,神情木然,看不出什么表情。

  这时候欧阳堂主突然说道:“既然现在慕容门主归西了,我们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找出一个新的门主出来。”

  南宫堂主愤然道:“你什么意思?慕容沣门主尸骨未寒……”

  欧阳堂主冷冷的打断他到:“南宫堂主,你别忘了,现在慕容门大敌当前,何况北山省内的几个武林门派还对我们慕容门的地盘虎视眈眈,如果不及时选出一个门主出来,这些人就会乘虚而入,那我们慕容门就岌岌可危了。”

  南宫堂主冷笑道:“那好啊,既然你这么着急,这个门主就让你来当好了,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欧阳堂主冷冷的说道:“我当然没资格当这个门主,我想在座的很多堂主都已经有了心目中的合适人选。”

  南宫堂主抬头扫视一眼众人,只见除了自己之外的其他堂主都是把眼光往自己身后看去。南宫堂主回头一看,只见慕容鬼站在那里,冷静的看着自己。

  “你们说什么?他已经不是慕容门的人!怎么可以当慕容门的门主!”南宫堂主激动地喊道。

  欧阳堂主走上两步,冷笑道:“谁说他不是慕容门的人,当初是慕容沣把设计陷害他,把他弄进了大牢,险些把他害死,说句公道话,慕容沣才是叛逆,现在慕容沣已经死了,理所当然的门主应该由他来做。大家说说,是不是这样?”

  在场的人都纷纷点头,除了南宫堂主。

  南宫堂主意识到这些人已经勾结好了,自己已经被孤立了。南宫堂主扫视众位堂主一眼,冷然道:“原来你们早都已经串通好了,既然这样,我也没有办法了,不管谁做门主,和我无关,我已经一把年纪了,也是时候回家享享清福了。”说着南宫堂主径直离开了内堂,事到如今,他的确是无能为力了,只能选择退出。

  众人都散去了以后,慕容鬼和欧阳堂主还站在那里,两人都是一言不发。过了一会儿,却听慕容鬼冷冷的说道:“欧阳堂主,说实话,我对这个慕容门的门主并没有十分的感兴趣,既然你们这么看得起我,那我就是却之不恭了,但是你们可给我记住了,我这个慕容门门主虽然是你们给的,但是我却不会听你们使唤,我只是会让你们今后的日子过的滋润一些,仅此而已。”

  说罢慕容鬼冷幽幽的眸子凝视着欧阳堂主。

  欧阳堂主淡淡的笑道:“这个你不说我也明白,其实当年我就是力挺你当门主的,没想到那慕容沣如此卑鄙,这些年来我们几个老头子没少受他的气,现在你当上门主,我们几个也可以放宽心了。”

  慕容鬼冷冷的说道:“我还有些事情要去处理,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来打理。”

  欧阳堂主闻言一惊道:“你还有什么事情要处理?”

  慕容鬼冷冷的说道:“我要去孤独一刀那里,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

  欧阳堂主皱眉道:“你是要拿回玄天剑么?”

  慕容鬼冷哼一声,根本没有搭理他,便出门去了。

  话说孤独一刀背着玄天剑奔出慕容门后山的那片森林之后,施展轻功连夜赶回了轩辕神煞门。而四大长老在后面紧紧的跟着,原以为会很快追上抢走玄天剑的人,却没想到对方的脚力那么厉害,最后他们站在森林的出口,彼此茫然地看着对方,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这人跑的真够快的,武功应该不弱。”二长老叹道。

  大长老冷哼一声道:“武功要是弱,玄天剑就不会落入他的手中。”

  四长老问道:“那么现在怎么办,怎么找到这个人?”在他们的前面,是繁华的市区,街上都是汹涌的人流,要找到孤独一刀似乎是大海捞针。

  这时候大长老嘴角浮出一个神秘的笑意,随后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类似于罗盘的东西,黑幽幽的,和玄天剑的材料到有几分相似。

  “原来是这东西!”其他三个长老看到这个罗盘一样的东西都微微有些动容。

  大长老点头道:“玄天剑不是凡物,和这个罗盘有着特殊的感应,通过这个玄铁罗盘就可以找到玄天剑了。”说着大长老轻轻地把手掌托住罗盘底端,放到半空中。只见罗盘上面的指针滴溜溜转动着,最后指向轩辕神煞门的方向。

  大长老向那个方向望去,缓缓地说道:“我们走吧,玄天剑就在那里。”

  尾声

  第二天,轩辕神煞门的宫殿门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了几个人,一共是四个人,四个一身白衣的老者,每个人都是看上去都是十分苍老了,苍老到不应该还留在这个世界上。四个人脸上的皱纹都是如同风干的核桃一般。同时四个人身上还有一个相同的,显著的特点,四个人都是看上去有一副仙风道骨,此刻四个人站在宫殿前面的地面上,白色的长袍一尘不染,在清晨的微风中微微飘动着。

  轩辕神煞门的弟子发现这几个老者出现在轩辕神煞门的宫殿外面的时候,他们都很冷静的站在一旁,他们都是见多识广的人了,一看这几个老者的身上那种渊渟岳峙的气息,就知道这几个人绝对是绝世高手。

  孤独一刀就是这样被弟子给叫醒的。

  “门主,不好了,有几个不速之客到了我们宫殿门口了,您快去看看吧……”孤独一刀当即翻身起来,他生怕是夏阳魔头来了,因此把玄天剑也被在身上,走出门去,他知道这玄天剑的重要性,要是中了夏阳魔头的调虎离山之计,被他乘机拿走了这神力无边的玄天剑,那武林可就完了,江湖从此又将是血雨腥风了,这玄天剑的威力,孤独一刀可是亲眼见过的。

  那几个老者看到孤独一刀过来,当即单刀直入的说道:“你就是轩辕神煞门的门主?你强多了我们慕容门的镇门之宝玄天剑,希望你主动归还,不要伤了和气才好。”

  说话的老者声音淡淡的,虽然口气还算是客气,但是话中的威胁的意思是不言而喻的。孤独一刀本来还打算狡辩一番,但是转念一想自己的背上背的就是玄天剑,真是根本没办法狡辩,于是索性很爽快的说道:“不错,我是拿了你们的玄天剑,但是我不是为了一己之私拿着玄天剑的,而是为了武林的安危。”

  “真是笑话,你偷了我们慕容家的玄天剑,怎么会和武林的危亡扯上关系?”为首的老者有些嘲讽的笑道。

  孤独一刀正色道:“你们可知道,现在夏阳嗜血就在到处寻找这柄玄天剑,一旦他得到了这柄玄天剑,江湖上将再也没有人能够对付得了他,到时候江湖上一定是血雨腥风了……”

  老者没等孤独一刀说完,就很不礼貌的冷笑一声,打断他道:“你的意思是,这柄剑在你手中,就不会被夏阳魔头抢去了?”

  孤独一刀点头道;“不错。”

  四个老者同时大笑,为首的老者冷然道:“小子,我们慕容家的玄天剑当然是非常厉害了,但是就凭你这个毛桃小子,就算是玄天剑在你手上,迟早也是落入那申屠恶贼的手中,到时候,你倒成了祸害武林的罪人了。”

  孤独一刀冷声道:“四位既然这么不相信我,就尽管放马过来,我们就来赌一把,看看你们能不能从我手中抢回这玄天剑,如果你们没有这个实力,就请回吧。这玄天剑还是放在厉害的人那里安全一些。”

  “好小子,真是太狂妄了,你的意思是我们四个人还不是你一个人的对手?就是当年的师祖御魔大师也不敢这么嚣张!”

  说完四个老者就同时向孤独一刀冲了过来。孤独一刀嘴角噙着一丝冷笑,淡淡的说道:“极为太看起我了,那我就奉陪到底吧。”然后孤独一刀一只手向后伸出,玄天剑诚然出鞘,在空中划出一个圆弧,向四人飞去。

  孤独一刀的内力修为已经非常深厚,此刻更加是把龙之精魄之中的龙魂之力释放出来,威力十分惊人。

  四个老者也是大吃一惊,没想到孤独一刀的内力会如此深厚,四个人猝不及防,同时被这一道玄天剑的剑光给砸飞了,几个人踉踉跄跄的站住脚跟,然后震惊的望着孤独一刀道:“好小子,果然好功夫。”

  孤独一刀收起玄天剑,淡淡的说道:“怎么样,玄天剑在我这里,几位前辈总该放心了吧。”

  四个人虽然心有不甘,但是不是孤独一刀的对手,此刻孤独一刀玄天剑在手,是所向无敌,他们只得作罢,长叹一声,四道白影顿时向远处掠去。

  孤独一刀生怕夏阳嗜血的武功会再次升高,到时候要是连玄天剑都奈何不了他,那可就完了,因此,事不宜迟,当天晚上,孤独一刀就打算和王维扬去幽灵山庄会一会这位传说中的绝世高手,但是钟离一点红却是摇了摇头道:“你们不必去找他,他自然会来找你们的。”

  果然被他说中了,当晚,夏阳嗜血就出现在孤独一刀的窗外。孤独一刀本来正坐在床沿上,陡然觉得窗纸上印着一个人的影子,犹如鬼魅一般。

  孤独一刀猛的吓出一声冷汗,手中拿起玄天剑,身子便伸出窗外,只见门外站着一个一身黑衣的老人,胡子花白,一双眼睛寒冰也似。

  孤独一刀冷冷的问道:“你就是夏阳嗜血?”

  “哈哈哈……小娃娃,乖乖交出玄天剑,我饶你不死……”

  “去你妈的屁。”孤独一刀冷不丁的骂道,然后手中的玄天剑化作一团白光,向夏阳嗜血的头顶斩去,但是夏阳嗜血的人影却突然消失了,玄天剑砍了一个空,剑光把地面砍出一个大缺口,碎石飞溅。

  果然是高手!孤独一刀心中一凉,预感到不妙,这时候,夏阳嗜血德尔手已经按上了孤独一刀的胸口,轻轻地一发力,孤独一刀闷哼一声,倒地不起,口中鲜血狂喷。

  “怎么样,小子,求饶吧,哈哈!”夏阳嗜血张狂的笑声中,王维扬不知道从哪里飞出来,双掌向夏阳嗜血拍出,顿时一条碧玉色的蛟龙从他体内飞出,把夏阳嗜血缠住,使他动弹不得。

  “通天噬魂!”夏阳嗜血显然知道厉害,脸色大变,但是一切已经迟了。孤独一刀手中的玄天剑猛然挥动,体内的通天噬魂玉的龙之精魄的力量灌注在玄天剑剑身上,发出一道无坚不摧的剑气,猛的击中了夏阳嗜血的身体!

  “……嗤嗤……”摧枯拉朽的声音过后,夏阳嗜血的身体变成两半,无力的跌落。一代魔头,就这样死于孤独一刀的手里了。

  所有人欢呼雀跃的从四面八方涌出来,把孤独一刀抛上半空,武林记得那个夜晚,江湖记得那个夜晚,也记得那个改写武林历史的少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独孤一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独孤一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