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共生死
谭以牧2018-07-15 17:172,269

  所谓比天还要大的事情到底是如何?又是如何定义的呢?

  恐怕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此事怕会真的惊动“天”。

  沉默许久许久,外事管家李伯率先开口:“平治城贵为大城,城中官府守卫森严,更有大小镖局七十六家,先不说会是何人如此胆大,就算是他敢来,也定然出不去这平治的城门。”

  李伯的话颇有深意,阿朔也懂得三分。在这样的环境下能来去自如并且一夜之间灭掉两个大镖局的势力,恐怕当今天下并没有多少人能干成此事。

  阿朔的父亲钱伯认同地点点头:“此事必然是早早就开始筹谋,内鬼是必然存在的,只等待时机成熟,一击即中!”

  方火人如其名,从小到大便是火爆脾气,他走到前列:“父亲,依孩儿的看法,咱们并不需要担忧,直接在方家周围设下埋伏,若是他敢来,孩儿定叫他有去无回!”

  方金摇摇头反驳:“若是不来呢?”

  方木补充:“若是他们只针对林家和孔家呢?”

  方火顿时哑然无声,神情颇有气愤:“按照你们所说,难不成我就在这里大眼瞪小眼?”

  “火弟!”方金皱着眉头,“这件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先听听父亲大人的话。”

  方星尘一直在静静听,看到众人的视线转移到自己的身上,不由得开口:“防定然是要防范的,但是也不能不查,我们方家、林家和孔家被人称为平治三大镖门,既然别人有意拿眼皮子盯咱们,那三家平日里的掣肘便也能瞧得一清二楚,尤其是另外两家时常针对方家的局面,在此时怕有人要做文章啊……”

  李伯点头:“如今外界应当在传,是我们方家灭掉了其余两家,这样便可以一家独大,甚至说,在当今天下,于方家而言,镖门之劲敌都不复存在。哎,福兮祸兮啊。”

  方火怒喝一声:“我们方家行得正,坐得端,从不干那些偷鸡摸狗的事情,他们凭什么栽赃陷害?若是让我听见此话,必然废了他的口舌!”

  “放肆!”方星尘大喝一声,“你可不可以用点脑子!一直以来,都只知道去用蛮力,你自己说说,你从小到大给我招惹了多少事端?如今灭门一事威胁到我们方家上下几百口人的性命,你若是再胡闹,此后便去祠堂面壁吧!”

  阿朔急忙站出来:“家主息怒。火哥……”他朝着不甘示弱的方火使了个眼色,方火这才讪讪地回去,阿朔深呼一口气:“各位长辈,到了如今这个时候,想必你们心中已然有了对策,就不要再对我们这些小辈卖关子了罢。”

  李伯抚了抚胡须:“朔子说得不错,那我便说说我的想法。”

  方家虽为大户,却没有寻常大户那种谨言慎行的规矩以及那些条条框框的束缚,他们议事之事,大多都能各抒己见。谁的意见好,众人再商量借鉴。可以说,方家能在短时间内迅速崛起并且成就如今的规模,这种平等的对话方式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只听李伯严肃地说:“如今想要挽回局面是不可能,三家镖局虽不怎么和气,但此时毕竟是关乎到平治七十六家镖局的面子,尤其是方家的面子。所以我们必须要插手,而且还要大大方方地插手。”

  方星尘等众人都看着李伯,示意继续说下去。

  李伯敲了敲座椅的把手:“首先方家要做好应对外敌的准备,其次要把家丁暂时遣散,我观他们如今的神色与心情,怕是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其次便要搞清楚外面的风向,便是百姓和官府的言论,相信此时的官府应当介入其中了,甚至庙堂之上应当也派了大人物来平治。”

  钱伯补充:“此外,我们还要努力配合,协同即将来到的官府办理此事,这件事情颇为棘手,若是官府不愿我们协同,我们便不能再插手,但态度定然要表明清晰。”

  李伯喝了口茶:“老钱说得不错,如今我们方家定然是被列入了首选的目标,稍微一个不寻常举动都很有可能陷入绝地,所以我们接下来便是以不动应万动!”

  两位管事言罢,在场众人都陷入了沉思。

  都不是笨人,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大致的方向都是明白的。

  阿朔拧着眉头,他到现在都不敢相信一夜之间竟会发生这等变化,但他从小接受的东西不允许他出现慌乱之色,更何况,此时也不能出现那种不成熟的慌乱之色。

  方星尘沉默许久,终于开口:“老李,一会儿你收拾一下,带着潜儿去广陵的婶婶家探探亲,阿朔一路陪同。”

  李伯浑身一颤,终究是没说些什么,阿朔却是拒绝:“家主,我不走。”

  钱伯有些不高兴:“家主,你这是什么意思?是说我家的阿朔像个累赘?哼,你若是这般想,那我也走罢!”

  方星尘苦笑不已。

  钱伯继续道:“阿朔从小就在方府长大,无论是家主还是几位公子对待阿朔都如至亲,他也早把方家当成了自己的家,你这么说,不是寒了我们父子的心吗!”

  方星尘叹了口气:“也罢,也罢。既如此便都留下,我们一家人共生共死!我倒要看看,是谁在平治城胆敢如此行凶!”

  方府后花园。

  “潜儿,你说今天的家丁怎么都满脸惶恐呀?真是费解。”秋千上,方休扭着头,看着一旁年仅八岁的妹妹方潜。

  方府有五位公子,两位小姐。

  方休,方潜便是方家的千金。

  方休今年十六岁,正值花季。方潜今年八岁,长相可爱,一张小脸如同瓷娃娃般,五官精致,性格颇有点方休的样子,调皮可爱。

  大家都说,两姐妹长得极像。喏,方休小时候就长方潜这个样。

  两姐妹同时摇着秋千,方潜稚嫩的嗓音有些悦耳:“说不定爹爹在发脾气?”

  方休撇着嘴:“爹爹就算是发了脾气也不会让整个府中的家丁如此表现的,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你看阿朔,都什么时候了,还没有叫我过来吃早饭,这马上都要午饭时间了,真不知道后厨那群人是怎么想的。”

  方潜撇着小嘴:“潜儿的肚子都抗议很久了,姐姐,要不我们去偷偷看看?我听说李伯、阿朔他们都在议事厅。好像……好像连几位哥哥都回来了呐。”

继续阅读:第9章:议事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镖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