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岌岌可危
谭以牧2018-07-16 12:002,359

  “胡闹,你来便来了,带着潜儿做什么!”

  方家议事厅内,看到自己一时威喝让方休从门口摔了进来,方星辰不由得一阵心疼。对于这个从小就让自己又疼爱又无奈的大女儿,他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心疼归心疼,要方星尘示弱是万万不可的,当下他只能假装生气训斥道,然而言语间的意味倒是缓和了许多。

  不过就连这如平江点苇一般的些微怒意,也在方休一句委屈巴巴的话里被消解得七零八落。

  “爹爹……腿疼……”

  “嗨!快起来快起来!地上那么凉,坐久了再伤了身子!”

  听到方休念疼,原本还残留着一点怒气的方星尘马上就像是被抚顺了毛的狮子一样,变得柔顺了十分。

  可是一句软乎话刚说完,就突地再次转为疾言厉色,只是,这次针对的目标则是方家五子。

  “都是木头吗?还不扶你们妹子起来!”

  “……啊?”

  突然被斥责的兄弟五人齐齐一愣,好在这么多年过来了,自己家中“重女轻男”的家风早已经在他们心中根深蒂固,片刻之后就从懵懂之中转醒过来,齐齐应了一声,七手八脚地赶过来,把方休从地上扶了起来。

  至于兄妹几人挤眉弄眼地互相挤对,则又是另一回事了。

  “说吧,你们怎么来了?”

  待众人乱哄哄的局面渐渐稳定下来,方星尘这才坐回主位,喝了口早已不再温热的茶水开口问道。

  家主一开口,众人纷纷噤声,只是经过方休、方潜这么一搅和,空气中的气氛早已不如之前那般凝重。

  听到方星尘询问,方休没有说话,却在暗中拉了拉方潜的袖子。

  “爹爹,我饿了!”小家伙识趣得紧,马上开口答到。

  “嗯……”

  方星尘估摸了一下时辰,沉吟了一番:“都退下吧,改日再议。”

  顿了一顿,方星尘接着道:“时候不早了,你们五个带着潜儿去后堂找你母亲用饭,李先生、休儿留下。”

  家住发话,众人面面相觑之后也不敢说什么,只得灰溜溜地分别退下,而有五位哥哥带着,方潜也乖乖,被哥哥拉着小手,带到后院去。

  ……

  “爹爹,到底是怎么回事?”待得众人散去,屋内只剩下方星尘、李先生和方休三人的时候,她这才开口问道。

  只是言语间也不见了之前的娇憨,反而隐隐带上一抹英气,飒爽精神。

  方星尘看着不知不觉间长大的大女儿,心中不由觉得一阵欣慰,不愧为我方家儿女,只凭此时英姿,便已胜寻常须眉无数!

  见方休严肃起来,一向被视为方星尘左膀右臂,协助操持府外事务的李伯微微一笑。

  “不当事的,一群挑梁小虫而已,小姐勿要放在心上……”

  “李伯……”听到李伯的话,方休微微一笑,双眼如同被星星点过,灿若太白。

  “额……”见大小姐这个模样,方伯心中不由一阵好笑,扭头瞥了眼家主,却看到他对自己微微点了点头,这才紧皱了眉头正色答道,“大小姐,这次的事,有点麻烦……”

  “什么?灭门?”听完李伯讲述了最近发生的一切,饶是一向万事不萦于怀的性子,方休也不由得被惊得瞪大了眼睛。

  而看着李伯和爹爹面上的表情,方休就算是再不愿意,也不得不相信事实已然如此。

  “爹爹,那不如……”父女同心,此时已然察觉到事关重大的方休一颗心直往下沉。尽管她从小都不在意这些武林中的事,一整颗心都扑在世事人情的话本上,但是在多年的熏染之下,还是对平治城内大小势力有一定的概念。

  被灭门的两家镖局,自己也是从小听着他们名字长大的,虽然在爹爹的励精图治之下,在这偌大的平治城内,一直稳稳压着这两家镖局一头,但是自家人知自家事,大隐镖局实际上与二者的优势并不怎么悬殊。对方能够悄无声息地屠灭金门、平安两大镖局,那么实力自然不容小视。

  “不如怎样!”方星尘雄狮怒目。

  一抬头,对上爹爹方星尘威势无双的虎目,方休一头一颤,再不敢言语半句。

  “休儿啊……”沉吟半晌,方星尘这才悠悠张口。“虽说你是女儿身,但对这江湖伎俩、旁门消息却是比你那五位哥哥要强上不少。”

  “爹……”方休脸颊一红,轻声道。

  “呵呵呵……”谈及父女闲话,方星尘反倒心情大好,微微向后靠在身后刻着“虎威”二字的椅背上,朗声笑道。“来来来,给为父说说,要是这一出出现在你的话本里,又该如何?”

  “啊?”方休猛地抬头,有些震惊地看着方星尘的双眼。

  “嗨,你父我尚在壮年,还没老糊涂呐!”方星尘笑了,无半分怪责意味,“平日里你胡闹也就罢了,怎的今日当着为父的面,还想要欺瞒为父?”

  被方星尘虎目中慈父柔情包裹,平日里率情任性的方休竟然由心头升起一丝暖意。

  “如若是在我的话本里……”心中念头急转,方休双眼微眯,渐渐沉浸在自己幻想出的世界里,良久之后,她轻声唤了一声“爹爹”,话刚出口,已是锦弦两断,大珠小玉跌尘凡。

  “嗨,莫哭莫哭……”这一下,方星尘算是彻底慌了手脚,连忙起身来到方休身前,伸出手拍着她的头叹道,“爹就说嘛,你这天赋啊,比你那五个哥哥强了不知道多少!”

  方星尘的言语之中,满是浓浓的自傲,饶是方休已是大姑娘,他仍然把她揽过来,放在自己膝上,柔声道:“别看你一天都没有在这江湖里打混过,可对这里面零零碎碎的腌臜事儿,你啊,门儿清,哈哈!”

  而怀中听着父亲调侃的方休,此时却哭得更加伤心了。

  方星尘一席话无异于肯定了方休心中所想,此时她分明知道,遇此浩劫,父亲已然心无生念。

  甚至,包括自己这身后偌大的大隐方家,也会因这次震荡而如将倾大厦,岌岌可危。也正是因为如此,作为方家唯一一根顶梁巨柱,方星尘,不能退!

  许久,察觉到怀中长女渐渐平复下来的方星尘,轻轻对身后已然老泪纵横的李伯吩咐一句:“明日里便带方潜回抵城老家走亲戚去吧。”

  李伯跟随方星尘多年,如何不懂方星尘的言下之意?方星尘的意思是——

  我方星尘,不可退。

  方家五子,不可退。

  长女方休,不可退。

  方家上下,除幼女方潜以外,无一人可退!

继续阅读:第11章:风波又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镖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