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偶遇
谭以牧2018-07-18 06:062,160

  “唉……对喽……”

  见得今日的肥羊如此听话,刘三儿有些意外地微微一愣,继而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细缝。

  “读书人就该有读书人的样子,来,拿钱来!”

  “小生……小生……唉!”

  口中嗫喏着想要争辩什么,可最终还是觉得既然喝了人家的井水,就应该出钱的欧阳震无奈叹了口气,将手深入包袱,摸索着掏出三两银子来。

  可手都出来了,才想起来问:“要几文钱?”

  “几文钱?”

  刘三眼尖,早就看到了欧阳震手中的银子,不由得心中大喜。

  原本以为是个穷酸书生,想着吃他半吊钱就算是开张了,毕竟自己这鬼太阳挂在天上,井又不会跑,自己守在这里见一个喝水的就讹一个,收入也不会差了去,没必要抓住一个往死里攥。

  可是见到眼前这个打扮得比叫花子好不了多少的穷酸竟然伸手就掏出来三两银子,这样的肥羊又如何能够放过?

  想到这里,刘三一双三角眼一眯,尖着嗓子怪笑道:“你当你三爷是讨饭的么?我告诉你,这口井,连当今城牧大人都来喝过水,你这么一桶下去,没有十两银子就别想走!”

  “十……十两银子?”

  听到刘三报出来如此吓人的数目,欧阳震瞠目结舌地愣在当地。

  小半桶井水而已,又怎么值得了十两银子!

  “呵呵,怎么?给不起吗?”

  眼前这个书生穿着不起眼,出手却意外阔绰,刘三如何会相信此人拿不起十两的银子呢?

  刘三只当他是小气,舍不得真的掏钱出来,于是语气变得极为不善。

  “你要是拿不出十两银子,那就把手头的三两给爷爷,再从我这胯下钻过去,叫声爷爷,你三爷我就认了你这个孙子,咱一家人,三爷就给你抹了七两银子的零头,如何?”

  刘三一番话说完,反应过来自己是遇到泼皮的欧阳震已然气得脸色煞白。

  士可杀,不可辱!

  “哎哟喂?”

  意外看到对方眼中的怒气和越来越涨红的脸颊,刘三儿心头微微一虚,旋即强撑着底气发出一声怪叫。

  “还挺有脾气?来来来,跟三爷说道说道,你哪儿不痛快,哥让你痛快痛快!”

  平日里招猫逗狗,横行邻里,对这一切早已习以为常的刘三儿三步并做两步赶上前来,扬起巴掌就要冲着欧阳震脸上招呼过来。

  “刘三!”

  眼看着巴掌就要落到欧阳震脸上,这位平日里虽然劳作不辍却生性温和,丝毫没有和别人动手经验的书生直直愣在当场。就在他即将备受折辱的当口,听得一声炸雷似的厉喝自旁边响起。

  一声喝罢,一条乌黑的细蛇就像是有了灵智一般凭空出现,蛇身一阵抖动,竟然自主缠上了刘三的手腕!

  在一阵哀嚎声中,刘三整个人就像被巨力拉扯了一般,突地腾空飞起,直跌出去两三丈远。

  这还不算。

  落地之后余势未消的刘三贴地又连着滚了四五圈,这才勉强停住。

  这一摔虽然没有什么大碍,可也疼得这泼皮哼唧半天都无法起身。

  “哎哟……谁敢管你三爷的闲事……活得不耐烦了吗……哎哟……”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的刘三一边揉着被摔得麻木的屁股,一边哼哼唧唧地站起身来。

  可当他看到场中站着的是谁的时候,原本挂在嘴边的骂骂咧咧的话突然像是被咬断了舌头一样,戛然而止!

  此时傲立当场,神威凛然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大隐镖局家主,方星辰!

  “方……方老爷子……”

  刘三虽然不入流,但自诩为平治城第一小混混的他又如何不认得方星辰?想到就是他刚刚用鞭子摔了自己一个狠的,而自己还不知死活地骂他来着,心头不由得一阵后怕。

  “老爷子?”听到刘三改口这么称呼自己,方星辰剑眉一挑。

  “刚刚不还自称三爷吗?嗯?你过来,然给我看看你这三爷贵庚几何了?”

  听到方星辰的厉喝,刘三儿又怎么敢真的过去,反倒后退了半步,强忍着身上的剧痛讨好笑道:“方老爷子哪里的话,晚辈就是这张嘴最是讨人厌,一点眼力见都没有,得罪了您老人家,可千万别和小的一般见识……”

  口中说着赔礼道歉的话,刘三儿手上也不闲着,一边弯腰,一边作揖,和之前为难欧阳震时的跋扈判若两人。

  “哼!”

  见到刘三这前倨后恭的样子,方星辰微微冷哼一声不去理睬,反而示意身后一个跟着自己的族内男子前去看看欧阳震怎么样了。

  女扮男装跟着父亲方星辰巡城的方休微微一愣,依言去询问欧阳震。

  “兄台如何,是否有不适之处?”

  “啊?没,没有……”看着眼前这个剑眉星目,风姿绰约的年轻公子,欧阳震不由得一种一阵自惭形秽。“小……小生欧阳震,德蒙二位先生施以援手,无以为报……”

  “得得得!”

  本来想说两句好听的话,感谢眼前二人相救之恩的同时还能够给对方留个好印象,也许日后还有交往机会的欧阳震刚说出口,却被来查看自己状况的年轻人不耐烦地打断了。“就受不了你们这些正经读书的,脑子都坏掉了吗!人话不会说!”

  方休大大翻了个白眼,干净利落地一转身,回到了父亲身边。

  其实方休此时心中也是懊恼,自从那个叫宋辞的官来自己家之后,说什么要仰仗方家的势力尽早捉获凶手,非得绑着自己家人和他一起抓人。

  哼!抓那些人本就是当地官府的分内之事,就算他们不作为,宋辞这位从天子脚下飞来的三品提刑也该做主吧?

  可他偏不!非要拉着整个方家下水!

  说什么仰仗,拜托的说辞,还不是看准了此时的方家需要一个机会洗清自己,同时又想要早点捉到那个灭了金门、平安两家镖局的凶手吗!

  这样就让自己和父亲整日奔波不得消停,哼,坏人!

继续阅读:第16章:不按套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镖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