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死士,阴谋
墨绿青苔2018-07-03 11:323,394

  洪武二十九年,七月十四,中元节,戌时初。

  京师应天府一片热闹景象,秦淮河两岸尽是“放河灯”的人,河里漂着数不清的河灯。相传那些溺水而亡的孤魂会找替身来换取自己去投胎的自由,放河灯便是为这些孤魂超度,让这些水鬼不再受苦,得以解脱,免得它们再危害人间。

  对于这一习俗还有另一种说法,那就是人间的河流与丰都鬼城的河流相通,人们把对先人的思念以及想要对地藏王菩萨说的话通过这河灯带往阴间。

  当然,这些都只是传说,作不得准。

  在这一晚,京师的大街小巷都能听到艺人唱着白局,以中华门的西街口起首台,最后一台则设在“骂驾桥”,吸引了不少的路人看客。

  一匹马慢吞吞地穿过大街来到西华门前,马上伏着一个黑衣人,已经奄奄一息了,那马经过的路上留下了一串血迹。

  “什么人,到了西华门还不下马!”守城的几个卫兵拦在了前面,其中一个大声喝道。

  此时马上那人一下子滚了下来,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一个卫兵警惕地凑上前,蹲下来察看了一下:“队长,这人受了重伤,晕死过去了。”

  卫兵队长也蹲了下去,从那人身上搜出一块腰牌,腰牌上写着:锦衣卫百户晏无双。

  卫兵队长大惊,对着手下叫道:“赶紧备车,把他送到镇抚司衙门去!”

  黑衣人却突然睁开了眼睛,一把抓住了卫兵队长的衣襟:“去找指挥使大人,西域使团出,出事了,把这个交给他……”话音刚落,黑衣人便断了气。

  镇抚司衙门。

  锦衣卫指挥使顾长风手里拿着一张带血的绢布仔细地看着,半晌他才抬起头来:“圣上对撒马畏兀儿酋长派来的使团很是重视,这才让我们派出缇骑前往护卫,却出了这样的事情,刘述,你是指挥同知,这件事情也是你经办的,说吧,你准备怎么办?”

  刘述的脸色很是难看,他接过顾长风递过来的绢布,苦笑了一下:“大人,属下知道圣上对此事的重视,所以才会让晏无双亲自带领一百精锐前往,我想加上肃州卫派出的五百精兵,又是在大明的境内应该是万无一失了吧?谁知道会出这样的事。”

  指挥佥事宋天极说道:“顾大人,此事还真怪不得刘大人,晏无双您是知道的,虽然只是一个百户,但他的身手在锦衣卫可以排进前五,刘大人已经很用心了。”

  听宋天极这么说,顾长风的脸色才好看了一眼,宋天极说的是实话,这次刘述派出的确实是锦衣卫的精锐。

  宋天极又说道:“在大明的境内,谁有胆子做出这样的事情,谁又有能力做出这样的事情呢?”

  顾长风和刘述的神情都微微一变,之前他们都被那突如其来的消息给乱了心绪,当真还没想过这个问题。

  刘述轻咳一声:“晏无双留下的是一张地图,用血画出的地图,只是单从这张地图我们根本就无法看出这是哪儿。唉,他若是能够留下几个字也好,至少我们能够知道该从何入手!”

  顾长风仰着头,长叹了一口气:“这件事情必须得向圣上禀报,圣上一直都对我们锦衣卫有看法,废除了锦衣狱,若不是看在我们曾有功于朝廷,恐怕连锦衣卫都撤掉了。这些年来我是如履薄冰啊,好容易这次圣上给我们派了份差事,偏偏还让我们办砸了……”

  刘述低下了头:“大人,我随你一块面圣,一切罪责由我刘述承担!”

  顾长风看了刘述一眼,淡淡地说:“你担得起么?你就别给我添乱了,马上让探子打探使团的下落,把得力的人都派出去,就是掘地三尺也一定要把使团给找出来!”

  顾长风说完便进宫去了。

  宋天极与刘述对视了一眼,刘述说道:“宋大人,恐怕这次得向你借个人了。”

  对于刘述想要借什么人宋天极自然是心知肚明,宋天极苦笑道:“刘大人,那个人虽说名义上是我的属下,可我根本支使不了他。”

  刘述微微点了点头:“不管怎么说他都还是锦衣卫的人,这些年来供奉他可是没有少拿,顾大人可是说了,如果这件差事真砸了,圣上很可能就会撤消锦衣卫,这都是小事,怕的是到时候圣上还会拿几个人来祭旗呢!”

  宋天极听刘述这么说,神情也不由的凝重了,思忖了片刻他说道:“这样吧,我俩一起去找他,希望他能够给我们几分薄面。”

  顾长风被管事太监领到了养心殿门口,管事太监轻声提醒道:“顾大人,使团的事情圣上已经知道了,正在气头上呢!”

  顾长风心里一惊,这事情圣上怎么就知道了?

  不过他也来不及细想,迈步进了殿内。

  “臣顾长风参见陛下!”

  洪武皇帝正坐在罗汉床上批阅着奏折,只是抬眼瞟了跪在一旁顾长风一眼:“顾长风,你可知罪?”

  洪武皇帝的龙威压得顾长风喘不过气来,额头渗出了细汗。

  “臣知罪!”顾长风伏下身子低下了头。

  “起来说话吧。”洪武皇帝放下御笔,身边的太监总管忙扶他坐正,又有小太监奉上了茶水。

  洪武皇帝接过茶来喝了一口,轻轻放在了书案上。

  “臣不敢!”顾长风还真是不敢,他本就是来领罚的。

  洪武皇帝轻哼一声:“那你就跪着吧。”

  对于顾长风的态度,洪武皇帝还是很满意的,之前废除锦衣狱看来还是对他起到了震慑,让他们摆正了自己的位置。

  “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洪武皇帝的语气缓和了许多。

  顾长风这才抬起头来:“臣等知道陛下对此次撒马畏兀儿酋长派使团来京很是重视,一个月前就派出了一百名精锐缇骑前往护卫,领队的更是锦衣卫排名前五的高手晏无双……”

  他还没有说完,洪武皇帝便摆了摆手:“这些朕知道,朕现在只想知道为什么使团会在大明的境内遇袭,五百精兵加一百精锐缇骑竟然都无法保证使团的安全,撒马畏兀儿酋长的使者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这个臣也不太清楚,晏无双未进西华门便断了气,只留下了一张用血绘成的地图,没有太多的信息。不过臣已经让探子去打探使团的下落,并准备亲自带手下赶往甘南,臣一定倾锦衣卫之力,就算是掘地三尺也一定要把使团给找到。”

  洪武皇帝听顾长风说完,皱起了眉头,喝道:“糊涂!如此大张旗鼓你考虑过这件事情可能带来的影响吗?你是想告诉世人我大明朝在自己的疆土上连使团的安全都保护不了么?”

  顾长风吓出了一身的冷汗,他还真没想到这一点。

  “臣知错了。”顾长风再次低下了头。

  洪武皇帝叹了口气:“起来吧。”

  顾长风这次没有再执拗,他也是宦海沉浮多年,他知道这个时候他不能再拂了圣上的意。

  顾长风起来站到一旁,洪武皇帝看了他一眼:“这件事情是肯定要查的,但只能秘密的查,不能弄得满城风雨,明白吗?”

  顾长风应了一声。

  “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如果一个月你都不能把这个案子查个水落石出的话,那么锦衣卫也就再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洪武皇帝的声音很是冰冷。

  顾长风的心不由的一紧,他担心地说道:“陛下,臣现在最担心的是使团的人或许已经……”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不会怪你,不过必须得查出幕后的主使者是谁,不管怎么说我们总得给撒马畏兀儿酋长一个交代的。”洪武皇帝的心里也很清楚,发生这样的事情使团的人只有两种结局,要么是被劫持了,要么就是全部遇害了。

  但无论如何,撒马畏兀儿酋长那儿是肯定要有个交代的。

  这些年来,西域各部落间连年混战,朝廷之前设置的安定卫与阿端卫先后被废,派驻的官员也在战祸中殉难,而西域诸国当中也有部分对大明疆土虎视眈眈,特别是元朝的残余势力更是想要趁此机会向大明发难。

  这次撒马畏兀儿酋长派使团来大明,洪武皇帝便想借些机会摸摸底,看看西域诸国对大明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态度。

  从洪武皇帝的内心而言是不愿意发起战端的,那样只会弄得生灵涂炭,民不聊生。

  所以对于这次使团来朝他确实十分的重视,否则也不会让顾长风派出锦衣卫的精锐缇骑到边关相迎,护卫进京了。

  可偏偏还是出事了。

  若不能把这件事情查出个究竟,那么大明王朝恐怕就要威严扫地了,而那些原本有心与大明王朝交好的西域诸国也会动摇对大明王朝的信心。

  在最初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洪武皇帝龙颜大怒,气得摔掉了杯子,不过待冷静下来,他也想明白了,这是一个阴谋,其目的旨在分化瓦解大明王朝与西域诸国之间的关系。

  而这件事情大明王朝一定也有人牵扯其中,并且这个人应该还有着巨大的能量,否则怎么可能有能力对付五百精兵与一百锦衣卫精锐缇骑呢?

  之所以要给顾长风脸色,只不过想要敲打他一下,让他知道这个案子的严重性,能够好好用心办案。

  “好了,你回吧,记住了,你只有一个月的时间。”洪武皇帝说完便不再看顾长风,顾长风只得躬身告退。

  出了养心殿顾长风才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经湿透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丝路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丝路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