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庐州吏,揣摩圣意
墨绿青苔2018-07-03 11:323,417

  “庐州府同知林桐求见巡按大人!”

  陈诚正与燕七在房里商议,门外传来了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燕七望向陈诚,陈诚则苦笑着摇了摇头:“离京时圣上给了我一个明面上的身份,昨夜让校卒入庐州城调遣军队便是用的这个身份。”

  燕七点了下头,他明白陈诚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是不想暴露他们“六扇门”的身份。

  “那见还是不见?”燕七问陈诚。

  陈诚说道:“他既然来了我们就见上一见吧。”

  燕七打开了房门,只见外面站着两个人。

  两人进了屋,为首那人冲着陈诚一揖:“庐州同知林桐见过巡按大人!”

  他身后那人也躬身道:“庐州知县郝大郅见过巡按大人!”

  陈诚没有着官服,只是朝二人拱了拱手,然后招呼二人坐下。

  燕七则侍立在陈诚的身后。

  要说官阶品秩燕七比林桐、郝大郅要高出许多,不过此时他把自己的位置摆得很正,他就是陈诚的随从,护卫。既然陈诚都帮着他们隐瞒了“六扇门”的身份,他自己又怎么会暴露呢?一旦身份暴露,想要再进行秘密调查就难了。

  “知府大人因为要处理紧急公务不能前来,还望巡按大人见谅。”林桐小心地说道。

  陈诚微微一笑:“我们也只是路过此地,并不想惊扰了地方官员。”

  郝大郅轻声问道:“巡按大人,听说昨晚你们带兵上了老鹰山,老鹰山是下官的治下,不知到底出了什么事?”

  陈诚看了郝大郅一眼:“郝大人,昨晚我也一众手下连夜走路途经老鹰山,在那儿我们遭到了歹人的袭击,我的一个护卫被箭射伤,为抓住歹人,无奈只得向指挥卫司借兵搜寻贼人。老鹰山既然是郝大人的治下,我不得不说上一句,贵县的治安堪忧啊。”

  郝大郅的心里一凛,他的脸色微微一变。

  林桐瞪了郝大郅一眼,对陈诚说道:“巡按大人,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不过依我看应该是流寇所为。庐州府这些年来励精图治,已经剿灭了匪患,且百姓安居乐业,可谓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当然,事情既然发生了,哪怕是流寇我们也一定要将他缉拿归案,给大人一个交代。”

  陈诚摆了摆手:“不必了,既然是流寇所为,说不定他们早就已经逃掉了,这件事情就算了,我不会深究。”

  听陈诚这么一说,林桐和郝大郅这才长长地松了口气。

  陈诚可是领了圣旨的巡按,那就是钦差大臣,不管陈诚是什么官阶品秩,仅是钦差的身份就不是他们能够怠慢的。

  就在他们暗暗松了口气的时候陈诚突然又问了一句:“两位大人,你们谁听说过老鹰山阴兵借道的事情啊?谁若知道麻烦说给我听听。”

  燕七在一旁仔细留意着林、郝二人的反应,他发现当陈诚提及阴兵借道的时候两人的眼里都闪过了一抹恐惧的神色。他相信这二人应该是知道些什么的,只是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老实说出来。

  林桐尴尬地笑了笑:“大人说笑了,哪会有那样的事情?这些怪力乱神之说不过是山乡村夫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根本就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郝大郅也附和道:“就是就是,山野村言,不足为信,不足为信。”

  陈诚也笑了起来:“我就说嘛,哪有什么阴兵借道,神鬼之说那都是骗人的,就算是有鬼,也是有人在装神弄鬼,我说得没错吧?”

  林桐和郝大郅点头称是,只是那模样看上去有些滑稽。

  林桐岔开了话题:“大人,我们知府大人今晚在望月楼备了薄酒为大人接风洗尘,还望大人莫要推辞。”

  陈诚微笑着说道:“既然是知府大人的一番好意我当然不会推辞,二位,请喝茶!”

  二人明白陈诚这是在端茶送客了,很是识相地站起身来准备告辞。

  林桐像是想到了什么:“对了,知府大人让我给大人准备了一处院落,那儿要比这客栈的要清静得多,不知大人意下如何?”

  陈诚还是一副笑脸:“那就有劳林大人了。”

  庐州府安排的住处还真是不错,就在距离府衙不远的地方。

  虽然不大,环境却很是幽美,后院还有假山亭台,水榭池塘。

  “大人,你真准备在庐州住下了?”燕七的心里有些不满,原本他以为陈诚进庐州城只是稍事休息会继续往南阳去的,可现如今却像是要在庐州呆上一段时间的样子。

  在他看来时间是很宝贵的。

  两人正走在后院的长廊上,陈诚停下了脚步:“你刚才难道没看到我提到阴兵借道的时候两人的神色不对么?再有,昨日那农户家中老翁所言,庐州府上下都下了封口令,禁止百姓谈论阴兵借道的事情,你不觉得奇怪吗?”

  燕七皱眉道:“大人是想从阴兵借道入手?”既然陈诚已经亮出了巡按的身份,燕七等人索性也就称陈诚为大人,再继续叫公子反倒不好。

  陈诚微微点头:“我想庐州府一定有人知道阴兵借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所以我才会返回庐州。”

  燕七轻哼一声:“其实不必这么麻烦的,只要把他们抓起来,我就有办法让他们开口。”

  陈诚白了燕七一眼:“我知道你们‘六扇门’在处置一些案件上有着特权,而你们也一直都按着自己的方式办案。不过现在是我在负责这个案子,所以一切都必须按我的规矩来。”

  见燕七还有些不服气,陈诚说道:“我也不是一个迂腐的人,若此事真能这样便宜行事的话我也就不会绕这样的一个弯子了,你或许又忘记了这个案子的复杂性。”

  陈诚这么一说,燕七这才冷静了下来,他发现自己还是鲁莽了,看来是长年来那种特权式的办案模式在他的脑子里作祟。

  陈诚说道:“我们现在假设阴兵借道这件事情与使团案有关,而在大明境内能够做下使团案这样的大案最有可能的是那些藩王的话,那么他们能够逼使庐州府上下为其善后就不足为奇了。如果按你的法子,直接把庐州府的人抓了,严刑逼问,我相信你一定能够问出结果,但知道了结果以后你怎么办?”

  燕七回答道:“如初向圣上禀报!”

  陈诚苦笑着摇头:“所以圣上让我来负责这个案子而不是你,知道为什么吗?”

  燕七不说话。

  陈诚说道:“圣上这一次要的不仅仅是那样的一个结果,无论你查出使团案是哪个藩王干的,若是往圣上那儿一禀报,会是什么后果?圣上要如何处置?这些你想过没有?”

  燕七还真是没有想,对于查案来说他或许有着他的一套手段,但他却欠缺了对整个大局的考虑。

  陈诚叹了口气:“在你来找我,将密旨给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圣上想要的是什么。”

  燕七脱口而出:“是什么?”

  陈诚说道:“第一,成功解救使团,第二,不在朝野引起震动,更不能因此事而导致朝廷出现乱局。我们能够猜到使团案背后的阴谋,你觉得以圣上的睿智会猜不到么?圣上立皇太孙为储君之事已经让各藩王对他这个做父亲的有了想法,这时若再加剧了他与藩王间的矛盾的话,燕七,你能想得到到时候会出现什么样的局面吗?”

  听陈诚这么说,燕七总算明白了,一开始他们以为圣上让陈诚来负责带领他们查案是对他们起了疑心,现在看来是他们多心了。

  也亏得有了陈诚,不然的话按着他们平素的办案手段,指不定会生出什么乱子来。

  想到这儿,燕七不由得冒出了冷汗,后背都被汗水浸湿了。

  “可若是这样的话,圣上为什么又要责令锦衣卫一个月破案呢?倘若锦衣卫那边真查出了什么而不顾后果地捅了出去的话岂不违了圣上的初衷?”燕七不解地问道。

  陈诚淡淡地说道:“让锦衣卫调查此案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毕竟晏无双的出现很多人都看到了,他是锦衣卫的人,而锦衣卫对使团案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让他们进行调查原本就是名正言顺的事情,圣上若是不让他们彻查的话也说不过去。至于给他们一个月的期限,也是圣上的高明之处,一个月的时间他们若查不出什么,估计他们就没有继续调查的机会了。再说了,圣上并不认为锦衣卫能够有能力在一个月的时间内查出什么结果,如今的锦衣卫已经大不如从前了。”

  燕七却苦着脸挤出了一个笑容:“倘若大人知道此番锦衣卫出马的人是谁的话或许就不会这么说了。”

  陈诚的笑容消失了,他正色地问道:“谁?”

  “锦衣卫前指挥使蒋瓛的亲弟弟,素有锦衣卫第一高手之称的蒋飒。这个人不只是身手了得,而且心思智慧也不是常人能及。只不过自蒋瓛被圣上赐死之后,他便不再过问锦衣卫的事,只是吃着千户的空饷,这一次也不知道顾长风他们怎么就把他给说服出山了。”

  陈诚听了之后眯起了眼睛,对于这个蒋飒他也有所耳闻,据说当年在锦衣卫办案几乎就没有失过手,再难的案子到了他的手上也都不是回事儿。

  若真如燕七所言,这次由他亲自出马的话,很难说还真能让他查出些什么来。

  不过很快陈诚就释然了,这件事情原本就不是他们应该考虑的,既然燕七都知道蒋飒出山的事情,圣上能不知道吗?既然圣上知道这件事情,自然就会有他的安排与布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丝路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丝路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