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勇斗歹徒
宁逍遥2019-09-16 11:152,564

  宁小凡看出来了,这个扒手是利用老人吸引乘客的注意力,方便下手。除此之外,他还有两个帮手,一前一后,替他转移偷来的脏物。

  而这时,一个打扮时尚的女子忽然大叫道:

  “我钱包呢!?”

  她急忙翻遍全身口袋,最后发现牛仔裤口袋被划出一道一字长的口子,被偷了!

  “啊!我的手机呢?”

  “我的钱包也不见了!”

  “靠,我刚买的戒指,准备向我女朋友求婚呢!麻痹,谁偷的!”

  很快,越来越多的人发现身上的贵重物品被偷了,口袋、背包和手提包被划出一道道口子。大家都疯了一样四处寻找。

  “我……我的钱也不见了……”

  老人满脸惊恐地翻了翻裤兜,发现钱早就被偷走了。

  “这……这可是给玲玲的救命钱,我省吃俭用攒了一年才攒下来!拢共两万一千六百四十二块,谁行行好把这钱还给我吧……我求求你了……”

  老人向着周围哀哭求助,最后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这一幕,看的不少人都是十分揪心。

  “太可恶了!看病的钱也偷!还有没有一点人性!”柳嫣然气得娇躯颤抖。

  就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把钱拿出来!”

  乘客们齐齐转头,只见一个身材瘦削的少年,眼神冷冽地看向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后者愣了愣,脸庞瞬间布满怒容。

  “臭小子,你瞎说什么!”

  西装男从位子上站起来,把割了道口子的皮包露给宁小凡看,冷哼道:“看到没,我刚买的iPhone8手机也被偷了,你还怀疑我是小偷?”

  众人都是一脸奇怪地看向宁小凡,柳嫣然也很诧异,心想这小子搞什么鬼呢?

  “哼,装得倒是挺像,那你敢不敢把你的旅行包打开看看?”宁小凡指了指西装男身旁的一个黑色大包。

  西装男心中一片慌乱,这小子怎么知道的?

  定了定神后,他冷笑道:

  “里面是我的私人物品,你有什么资格翻看?再说,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偷的?小小年纪,血口喷人的本事倒是不小!”

  “哥们,我看你一定搞错了,你看这位大哥穿的都是名牌,怎么可能偷东西呢?”一个戴鸭舌帽的青年笑道,看着宁小凡的眼神无比阴冷。

  “就是,小伙子,你就别添乱了。”

  众人都觉得这话有道理,连柳嫣然看宁小凡的眼神都变了,这家伙不会是小偷同伙,故意拖延时间的吧?

  “哼,搞没搞错,一看便知!”

  宁小凡冷冷一哼,不由分说地就抓向那个大号旅行包。

  鸭舌帽青年和西装男都没反应过来,只听“哗啦!”一声,拉链被拉开,十几个手机和钱包漏了出来,所有人都傻了。

  “小子,你找死!”

  西装男见已经暴露,神色变得阴沉,飞速从兜里掏出一把弹簧刀,朝宁小凡扑了过去。与此同时,鸭舌帽青年和一个黄毛也各自掏出尖刀,眼中闪过寒光。

  霎时间,所有人都幡然醒悟!

  这是一窝团伙作案、手段狠辣的小偷!

  “小心!”

  柳嫣然尖叫着推开宁小凡,西装男刺了空,恼羞成怒,尖刀在空中打了个转,朝她脸上划来。

  “完蛋了!”

  柳嫣然俏脸惨白,如花似玉的脸蛋被划道口子,这是每个女人都无法接受的。

  幸好,宁小凡服用天人丹后,神经反应速度大大加快,他飞速拉过柳嫣然,躲开了这一刀。

  呼哧!呼哧!

  柳嫣然死里逃生。

  “干掉他!”

  西装男一声怒吼,三人再次持刀捅向宁小凡。

  惊魂的一幕,让众人齐齐色变。

  但宁小凡是何许人也,在清江街头摸爬滚打了三年,拥有丰富的斗殴经验。当下,他拎起脚边一个大号金属箱子,用力朝三人砸去,紧接着一个飞踹,正中西装男的嘴!

  西装男仰头喷出一口血水,倒在地上,很快被愤怒的群众控制住。两个同伙,也被七八个大汉摁在地上,动弹不得……

  拿回钱后,老人攥紧宁小凡的手不肯松开,激动地就差下跪了。

  “小伙子,谢谢……太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和我孙女都活不成了!”

  “这是一千块钱,来,你拿着!”

  说着,老人从塑料袋包着的一堆钞票里点出十张,用颤颤抖抖的手递到宁小凡跟前。

  宁小凡哭笑不得,“您这是干什么?我不缺钱,您拿回去吧。”

  两三次推阻后,老人总算把钱收了回去。

  这个举动,让柳嫣然对宁小凡好感大增,一对惊艳的美眸,不停地在宁小凡身上打转。

  在键盘侠辈出的时代,面对三个持刀凶徒,竟然有人敢挺身而出,恶斗歹徒,事后还不求回报。

  “玲玲,大哥哥给你治病好不好?”

  这时,宁小凡又在小女孩身前蹲下,微笑问道。

  小女孩一直被哮喘折磨着,虽然不严重,但十分地痛苦。听见宁小凡的话后,她只是点点头,断断续续说了一句好……好。

  “这……”

  老人眉头紧锁,问道:“小伙子,你是医生吗?”

  “算是吧。”

  宁小凡想了想,自己虽然没有行医执照,但论医术之精湛,整个华夏都找不出能和他匹敌的。

  “放心吧,我有把握能治好玲玲。”他露齿一笑。

  老人一脸的尴尬,他孙女这可是先天性的哮喘,连市一医院的心肺专家都没辙,这么个十七八岁的小孩子能干什么?

  不过宁小凡毕竟是他的救命恩人,他也不好说什么。

  一旁的柳嫣然却很着急,她樱唇微启道:“喂,你是哪个医院的医生?有没有医师资格证?”

  宁小凡回头看向她,很认真地道:“我没考过。”

  “没……没考过?”

  柳嫣然气得想翻白眼,“没考过你就敢给人看病?还是哮喘这种顽疾,你别弄了,快把小姑娘送医院吧!”

  “是啊,小伙子,你就别瞎折腾了!”

  “离医院还有两分钟,小玲玲熬一熬,很快到了。”

  “司机师傅开快点!”

  旁边乘客七嘴八舌,谁也没把宁小凡当回事。

  但宁小凡只是叹了口气,旋即从屁股兜里掏出一个黑盒子,打开后,从里面捻起一根冰蓝色的银针。

  “不要!”

  柳嫣然惊呼出声。

  说时迟,那时快,宁小凡对准玲玲就是一针,小女孩痛得发出一声尖叫。

  “你疯啦!”柳嫣然气愤的推开宁小凡,之前对他的好感荡然无存。

  “玲玲!你……你感觉怎么样了?”

  老人赶紧扶住玲玲,满脸忧虑。

  在众目睽睽下,玲玲的脸色由绛紫色,渐渐转为正常肤色,一股憋了许久的气,从小女孩嘴里呼了出来。

  “好舒服啊!”

  玲玲如释重负,一对漂亮的大眼睛里满是异彩。

  “谢谢大哥哥!你太厉害了,我从来没这么舒畅地呼吸过!”

  “……”

  所有人都懵逼了。

  这、这一针就给治好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界淘宝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界淘宝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