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何错
柳馥2018-07-15 23:531,715

  “阿翁,您怎么能这样看自家的女儿嘛。我就是出去西市逛了一圈,哪能惹什么事情。”说着,虫娘用手挠了一下头,不经意间亮出了衣服的破开处。周遭的婢子和侍卫都不约而同地露出了惊诧的神情。

  李隆基瞪一眼虫娘,赶紧命婢子去房中取一件外衣来给公主披上。刚下完这道令,他觉得婢子来去太慢。于是,自己先把外衣脱了,罩在了女儿的身上。随后,他板着脸,但是语气很关切地问道:“虫娘,你这衣服怎么回事情。你怎么着男装出去,还弄了破呢?朕在问你一遍,你到底有没有事?”

  看父亲沉着脸,虫娘觉得父亲现在正当气头上。眼下说实话,父亲知道自己刚才偷跑出去找阿罗憾译书也就罢了,但他若知道自己还跟人在大秦寺附近决斗比剑一事,他一定会更加生气的吧。多数又要训斥虫娘不懂事了。其实,单是训斥对虫娘说,她是甘心听训的。因为她也知道自己这次偷跑出去,还跟人比斗,确实是惹了事。但是李隆基对女儿的惩罚,可不仅仅是训斥几句,还会禁足抄书。

  抄书,对虫娘来说也不是不可接受,因为她抄不完的时候,安奴奴、十一娘等等人都会模仿她的字迹,帮着她一起抄。禁足,不让出道观,这对虫娘来说是一个特别惧怕的惩戒。因为道观里的生活实在相对沉闷。关键,现在虫娘的心里盼着七天后去大秦寺找阿罗憾取回母亲遗卷的译本呢!于是,虫娘眨了一下浅褐色的眸子,扯谎道:“阿翁,我没事。这衣服怎么会破了的?我也没注意。我回来的时候,好像没有破。我想大概是刚才我翻墙爬树的时候,不小心弄破的吧。阿翁,你不要担心了。”

  说完这话,虫娘忽然觉得自己真是太聪明了,刚才选择翻墙真是翻对了,正好给自己一个借口来解释为什么衣服是破的。

  李隆基早就从女儿漂浮不定的眼神中察觉出了一些倪端,假意微笑地说道:“哦,是这样。那没事就好。虫娘,你为什么翻墙?”

  虫娘看父亲神色好有些消气,便放下警惕,说道:“阿翁,我这不是怕您嘛。”

  李隆基:“怕朕?看来女儿,你还是闯祸了。”

  意识到说错话的虫娘,赶紧补救道:“您是天子,天下人谁不怕您呢!不信的话,您问问这些婢子侍卫,他们怕不怕您?话说回来,怕您的人就一定是做错了事情,出外闯了祸吗?我看这些婢子侍卫都怕您,但他们也没有闯祸。”

  李隆基:“这观里的婢子们,若是没有做错事情的话,那女儿你就不该是现在这样一身狼狈地从外墙翻进来。”

  观中婢子们纷纷下跪叩首道:“没有照顾好公主,是奴婢失职。陛下,恕罪。”这时候,刚才去取外衣的婢子也回来了。见此,那个婢子也赶紧跟着下跪,双手高举着衣服,不明就里地说道:“奴婢错了,回来慢了。望陛下,望公主,恕罪。”

  虫娘从那婢子手里拿过衣服,无奈道:“起来,起来。你又没有做错。恕什么罪呀。”结果,那婢子立刻伏地默然了。这让虫娘觉得有些尴尬也有些莫名的恼火。这些婢子们明明自己没有做错,却这样硬说自己错了。虫娘觉得眼前的这些婢子们太过奴颜了,也太过畏威了。于是,虫娘披好自己外衣,便将父亲的外衣还给父亲,随即拜礼恭敬道:“是虫娘错了,不是她们错了。望请陛下,赦免了她们,让她们起身吧。”

  李隆基沉声:“都平身吧。女儿,你真知道错了?说说你错在哪里?”

  婢子们都听命起来了,虫娘还是拜礼不起,故意用恭敬到了生分语气说道:“回禀陛下,虫娘错在不该私自出去,错在不该翻墙,错在不该不让了父亲担心,而选择翻墙从后园走。总之,今天发生一切都是虫娘的错。”

  虫娘说完,婢子和侍卫都不由面露惶恐之色,他们看来虫娘说得每一句话都在挑衅陛下的耐心。一旁的高力士,赶紧打圆场地劝李隆基道:“陛下,公主年幼,一时紧张,组织不好语句。公主,想说的是她知道错了。陛下,勿要生气。”

  虫娘想说的是什么,李隆基现在可清楚了。女儿的脾气哪有做父亲的全然不知道,虫娘可不是一时紧张,组织不好语句,她纯然是跟自己置气。至于生气嘛,李隆基现在确实很生气,但是瞧女儿的态度和样子,不由得让他想到自己小时候因为做事情跟父亲狡辩的样子。

  于是,李隆基压着火,言道:“女儿啊,朕提醒一下,你今天的错可不只是这点。你跟朕说谎,是犯了欺君之罪,你知不知道?你的衣服破口,是因为翻墙爬树划开的?哼,翻墙爬树还能出划开这么有规则的口子?”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隐情 (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公主惊行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