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隐情 (下)
柳馥2019-01-28 13:131,715

  “好,那我就继续说了。”虫娘看一眼四周伏地祈饶的婢子们,道:“阿翁,在我继续说之前,我想请求您先宽免这些人,让他们起身吧。因为他们真的没有错。错在我没有出去之前没听他们的谏言。为人臣仆的责任是替主人分忧解难,遇上问题向主人谏言。主人不听谏言,是主人的问题,不是下面人没有尽责。所以,时下的事,错在我一人。他们没有做错,现在却因为我的过错,跪着在这里。我心里过不去。”

  说完,虫娘又自觉跪下了。李隆基原本心里是很生气,但是听完女儿这段的话,他生气之余,觉得孺子尚可教。李隆基挥了一下手,示意平身,然后揽须道:“都起身吧。虫娘,你也起来,继续说。你到底为什么跟人在大秦寺附近私斗?”

  虫娘知道父亲的脾气。父亲越是生气的时候,他的神色就越是平常。而现在自己犯了这么一个大的错,父亲也都知道了,他人老家不可能不生气。一般生气的话,父亲现在表情应该睁目张须的样子,而现在父亲竟然这么神色如常地揽须自若,可见现在父亲应该是特别的生气了。所以,虫娘这没有拧着性子继续跪着,而是跟婢子们一样立刻听命起身了。不过,在回答的时候,虫娘踌躇一下自己要不要说去大秦寺找阿罗憾翻译母亲遗卷这事情。

  因为这桩事对虫娘来说是心结,对父亲现在的爱人,虫娘的好阿姐杨贵妃来说也是一个心结。当初,没有杨贵妃的帮助,虫娘拿不到母亲曹野那留下的卷轴。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帮助,杨贵妃这么做是为了收寄虫娘做自己的女儿。毕竟,杨贵妃跟陛下多年,一直没有怀上自己的孩子,而后宫之中没有自己的孩子终究又少一点筹码。何况,陛下的年纪比杨贵妃大了二十多岁,中间相当于隔了一代人。人嘛,总是要会为自己的后路做些考虑,了收寄一个孩子是有必要的事情做自己的女儿。陛下的其他孩子们的年纪不是比杨贵妃的年纪大,就是跟杨贵妃的年纪差不多。只有虫娘的年纪比贵妃的年纪小上将近二十多岁,正好合适。

  拿到卷轴的虫娘虽然是从心底感谢杨贵妃的,但是她拒绝做了贵妃的女儿一事情。因为她有母亲,母亲大人还给她留下一卷如天书一般难懂的亲笔书。这事情一度成为了宫闱中的一个老话题。在这话题中,虫娘是孝女,而是杨贵妃的形象就有点似不近人情的继母。后来为了看懂这卷书,虫娘陆陆续续找很多人来翻译。而当时的老话题,又时不时地被人提及,甚至成为宫中一些无聊的后妃们私议的新话题。其中,不乏好事又嫉妒杨贵妃得宠的妃嫔,她们私下以此事情做文章散布一些不利于贵妃的谣言。

  其实,这些年来杨贵妃也没有苛待过虫娘,但是宫中的一些碎语,让她不得不有顾忌。为此,她暗地里也同陛下反应过好几次。陛下的态度是谣言止于智者。可惜后宫里智者太少了,以至于一些有的没有的谣言都传到了生活在天宝观的虫娘耳朵里。虫娘本来对当初婉拒杨贵妃一事有些歉疚的。因为当年杨贵妃确实帮了一个很大忙,自己没有能报答她,现在这些谣言又是因为自己找人翻译遗卷而起,其内容又对她的好阿姐有些不太好的论调,这让虫娘更加歉疚了。

  所以,近一年她虫娘出去找人翻译母亲的遗卷这事情,通常都不会同其他人多言了。思量再三,虫娘当即决定先不说去大秦寺找阿罗憾翻译经卷的事情,时下这么多宫人在,她可不想再传什么是非。于是,虫娘开口道:“这事情说来很偶然。我本是要想着骑马出去逛西市的,结果在路上遇上了一个金发碧眼的胡人,突然冒出来抢道。吓得我急急勒住缰绳将马停住。说起来也叫是您女儿,我的马术好。换成别人啊,早就装得两番倒了。”

  李隆基道:“你还被人抢道了?谁这么大胆!”

  虫娘继续道:“不知道。那个胡人不仅大胆,而且不讲道理,根本没有办法沟通,他基本上不会说汉语。我本意是不想要同他计较的。因为我没受伤,我想那胡人也是初到长安,不明大唐的法令,也是情有可原。毕竟,不知者无罪。但是我没有事情,我身后一个不相识的着绯色衣服的郎君,他有事啊。他呢,因为我急急驻马,摔一个人马齐倒。那位绯色衣服的马还摔折了。所以,这事情就不得不计较。因为语言不同的关系,所以我们后来去大秦寺找阿罗憾翻译了。其实,也不是我要去,而是那个胡人拉着我去的。结果,后来的事情,说不妥嘛。那胡人提议决斗,我就应了。”

  李隆基:“这就是你的隐情?”

  虫娘点了点头,“是啊。”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欲言又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公主惊行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