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终南山(上)
柳馥2018-08-09 22:121,779

  山道叠叠,印入眼帘皆是翠绿一片,却耐不住夏日氤氲,鲁斯坦姆停下了步子,站绿荫处,他摸一下头上汗,用母语道:“沙普尔,我上午陪你去一趟杜孟玖家接你的朋友也算了。下午,你不说来着这里狩猎嘛。怎么狩猎变成爬山啊?敢情你们的猎场是山上的!最可气是刚才上山之前,明明有一条大路可以策马的,你偏偏把马匹都留在了山下。好好的大路不选,选了这么一条全是台阶的小路,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故意整我的?”

  沙普尔亦停下了步子,摸了一下头上的汗珠,用波斯语道:“唉,我不是故意整你。要故意整理的话,我又何必陪你呢!猎场是山下,但是老君观在山上。我选这条道,只是因为这条道更近一点。何况,你刚才看见那条是去翠微宫的。翠微宫是陛下的行宫,从那里是可以绕到老君观,但是很麻烦。不仅是路远的问题,而是出入行宫也是做搜检的。”

  “为什么要去老君观?”鲁斯坦姆不解地看着沙普尔。

  沙普尔叹了一口气,道:“因为我跟另一个人约在老君观的门前啊。”

  当鲁斯坦姆想要追问是谁的时候,已经跑到前面的杜环见左右无人,便回头用波斯语道:“鲁斯坦姆殿下,沙普尔殿下,你们两位快点,不要落在一个文弱书生后面。你们可都是沙阿的后裔。加把劲,快点!”

  “唉,我说你们大唐队怎么昨天没有选这小子上啊。什么叫文弱啊,他这体力也太好了吧。这个叫杜环的人,他真是杜孟玖的弟弟?杜孟玖如此圆滑,他上次在你的府邸做翻译时,他说话可是很变通。怎么他弟弟说话这么直白。你别以为我不怎么会汉语,就不完全听不到你们说话的意思。有些话,我是听不懂,有些我是听得了不会说。再者,听不懂话,我也看懂你们表情啊。”鲁斯坦姆说完,又擦了一下自己汗,继续爬山。

  沙普尔也跟上了步子,口中汉语碎碎念道:“我真是对你刮目相看。唉,小杜郎说话一贯如此。”

  鲁斯坦姆瞥了一眼沙普尔,用母语道:“刮目相看是什么意思?”

  沙普尔用波斯语道:“没什么意思。我是说杜环说话一直都这样直白。好了,我们抓紧吧。”

  鲁斯坦姆哦了一声,没有再多问。隔了好一会儿功夫,他们三人可算是跑到了老君观前。而虫娘和安奴奴牵着马在门前候着他们了。

  虫娘看一看杜环,问道:“你们怎么现在才来?这位就是你说棋友了吧。”

  沙普尔点头道:“是的,他叫杜环。对了,阿瞒,我还带了鲁斯坦姆来。因为……”

  未待沙普尔把话说完,虫娘笑盈盈地插语道:“没有关系。你不用多说。打猎嘛,人多热闹。一会儿我们组成方阵来场比试好了,看那组最后打得猎物最多。”她心里想着正好借此机会,煞一下鲁斯塔姆的威风。虫娘复言:“奴奴,你别愣着了。快把别人的马还了。对了,沙普尔,你替我跟鲁斯坦姆转达一下吧。谢谢。”

  沙普尔点头跟鲁斯坦姆翻译起来,而鲁斯坦姆看起来一脸不怎么在意的样子,他从安奴奴手里接过麻绳,开心地用母语道:“额,我的拉赫什又回来了。这两天你可受苦了。”

  虫娘呢喃道:“这胡人又说什么?”

  杜环对虫娘拜了一礼,道:“殿下,您不必多疑,他没有说什么。鲁斯坦姆王子只是在感慨他的马又失而复得了。”

  “殿下!”虫娘有些错愕道:“你知道我是谁?”

  杜环浅笑道:“高内侍说您是弘农王啊。殿下,您忘记了,我们见过的。在翰林院的时候,您不是还拿着一份卷轴找新进的待诏们翻译嘛。不过,那份卷轴确实太难了。我们都没有看懂,跟不要说翻译了。后面我跟您推荐大秦寺的主持阿罗憾。不知道您去找过了他没有,他对西路文字语言都很有了解。”

  “是有这么回事,谢谢您的推荐。对了,你不要叫殿下了。太见外了,叫我阿瞒好了。”虫娘想起来了,尴尬点了点头,暗自侥幸那日去翰林院,她也着男装。

  给鲁斯坦姆翻译完的沙普尔笑道:“原来你们都认识了。太好了。鲁斯坦姆也同意。过会儿到了猎场,我们怎么分组?”

  虫娘刚想要说分组的时候,安奴奴附耳道:“我的好公主,不,公子,您不是真想要打猎吧。不说好了,来采集给陛下祝寿的千秋莲。怎么又变成打猎了呢?万一吧……”

  虫娘立刻打断道:“没有万一。千秋莲都采集完了,你也不要多话了。对了,你要担心误花期的话,奴奴你先带下面的婢子庸人把今天采集的千秋莲先移去翠微宫吧。待我们狩猎完了,差不多申时或者酉时,你再来吧。”

  “是,公子。”说完,安奴奴不情愿地离开了。虫娘不待沙普尔等人生疑反应过来,她便急冲冲拉着他们下山了。

继续阅读:第四十章:终南山(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公主惊行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