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若愚
柳馥2018-08-07 23:561,712

  鲁斯坦姆笑着用母语道:“哈哈,你不用这样一脸吃惊的样子吧。放心,我又不是不通人情事故的人。我是借故说身体不适为由回绝。说起来,你们的皇帝批准了也没有不高兴。我看他的脸上挂着微笑呢!”

  沙普尔扶额一脸苦笑地用波斯语回道:“呵呵,那我是不是要夸你做得好?话说你看不出什么真笑,什么假笑吗?”

  “你现在的样子不就是假笑。”鲁斯坦姆一本正经地摸着下巴,用母语道:“这不难分辨啊。我是认真地说你们的皇帝没有不高兴。其实,那场马球比赛之后,也不是只有我借故回绝了。大食使团也借故推了晚上的筵席。我是因为快点回来把荣耀缀在战旗上,大食人又因为什么呢?我看他们大概是看出了你们皇帝大概晚上另有安排吧,所以借故推辞。这样大家都好下台阶。”

  沙普尔茫然地用波斯道:“你为什么这么说啊?”

  鲁斯坦姆淡然用母语道:“因为我觉得无论地方的国王,但是他们说出口的话就好随意更改了,尤其是他们自己。如果国王成天更改自己说过的话,那不是显得自己很无信嘛!要更改的话,只有让下面的人提议去改了,比如刚才的事情吧。你们的皇帝是说了在马球比赛后设宴,但是马球比赛后,我看他的样子好像心思不在此地。不仅是他,就连他座边的皇储也是一样的神情。我想这大概跟之前大唐队比赛突然终止也有关系吧。我都看明白的事情,大食使团里几个人聪明得跟狐狸似的,他们又怎么可能看不明白呢!说起来,刚才的大食队真的很不好对付。”

  沙普尔随口用汉语道:“真是大智若愚,人不可貌相啊!你的心思挺缜密嘛。”

  鲁斯坦姆不解地用母语说道:“什么若愚?喂,沙普尔,你能不能突然转汉语。你知道我汉语不怎么好。我听不懂。对了,那个中道离开的唐方小将李阿瞒,他到底是什么来路啊?你们皇帝和皇储好像很重视他。”

  沙普尔点头用波斯语道:“好好好,我接下来都跟你说波斯语。唉,那个李阿瞒嘛,我之前也没见过。所以,他的来路,我也不知道。听说他的父亲和陛下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大概因此,陛下比较关心吧。”

  鲁斯坦姆将信将疑地点一下头,然后开始小心翼翼地叠起了卡维战旗。沙普尔看他这样认真的样子,心情有点复杂。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因为误会的关系,沙普尔开始觉得鲁斯坦姆一个活在百年前毫不知时转世易的傲慢王子。现在看来他的第一印象错了。其实,鲁斯坦姆傲慢地外表之下,藏密一颗通晓世情的七巧玲珑心。而且这颗七巧玲珑心里还装着波斯、装着萨珊这么一个灭亡了近百年的王朝。这可不就是让人又怜又敬嘛。

  伊嗣俟三世之后,萨珊王朝就已经断绝,亡国近百年。虽然波斯故地还有几座古城坚守着波斯的名号,凭借这些想要复国简直宛如一场梦。鲁斯坦姆心心念念的波斯帝国,只是历史中的波斯。想到这里,沙普尔对于活在过去的鲁斯坦姆不由得心生同情,同情之余又几分欣赏。毕竟,一个通晓世情的人可以这样念念不忘过去的辉煌历史,可见该人的心底是多么爱波斯。

  为了鲁斯坦姆暂且放下心中的执念,顺便化解一下他和李阿瞒之间的误会。沙普尔开口道:“鲁斯坦姆,你明天应该没有什么事情吧。”

  鲁斯坦姆点一下头,“是的,怎么了?”

  “没什么,我想要约你去打猎。”沙普尔笑道:“你得来一次大唐,不去一下终南山也挺可惜。现在终南山的景色特别好,翠绿满山。我们去打猎,可以顺便游览一下。”

  鲁坦斯姆摇头道:“没兴趣,我又不是来玩的。”

  沙普尔:“你确实不是来玩。但是陛下不会连连召你的。既来之,则安之。当然,这句汉语你可能不懂。我想说是你闲着也是无聊,不如一起说吧。怎么说,从辈分来说我也是你的长辈。你这么心心念念波斯,波斯俗怎么样,你应该也很了解。我都约你了,你好歹也配合一下呀。哪怕一次也可以。对了,我可跟你说,我明天还约了别的朋友,你不去的话,我也得去。到时没陪你,你要有什么事情就去找杜孟玖这个翻译郎。”

  听到这里,鲁斯坦姆不是很情愿地点头道:“好吧。我去就是了。反正打猎这方面,我也是行家。今天波斯对大唐是平局,因为皇帝临时终止了比试。明天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你要是打猎输了,别怨我呀。呵呵。”

  沙尔普笑道:“行啊。到时谁输还不一定呢!那明天我们中午一起上终南山。”

  “嗯,好。” 鲁斯坦姆点一下头。

继续阅读:第三十八章:顽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公主惊行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