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春明(中)
柳馥2018-08-24 21:332,129

  春明门位于长安城东侧,是东面三门的中门,长安人喜欢也叫它为“东中门”或者“东正门”。因为走春明门能直通东市的关系,所以自武德建唐以来,此外地入长安的人无论什么身份,大家都很喜欢从这里进城。不过,因为这些年陛下新建的兴庆宫紧挨着春明门的关系,所以春明门前的戒严比过去要严格很多,也很麻烦了很多。如今走春明门入京的人要比过去少了一些。但是外使或者地方的长官入京,他们若是入城后,需要立刻去尚书省或者鸿胪寺那里汇报的话,他们往往还是选择春明门。毕竟,春明门靠近南内兴庆宫,而兴庆宫才是陛下起居办公的地方,才是长安城内机要的所在。

  如高仙芝那样为了朝贺天子的千秋节入京的话,那么走春明门入城,无疑是最佳的选择。春明门的卫卒也早就为了迎高将军入朝的队伍挂起来了彩障丝带,肃清了两道闲杂人。为了遥观高将军入朝,虫娘带着安奴奴一早就去了座落于春明门街东侧开元观。因为该观中,有一幢名为“至德开元”高楼,据说为了接迎圣驾所造,其楼高十层,登其楼可以一览长安东城之景,春明门街自然不在话下。说起来这座开元观,原名叫春明观,在开元二十六年陛下册立太子的时候,御驾亲临过这里一次。从此,这座春明观改名成了皇家的开元观。不过,开元观跟虫娘所居的天宝观,这座道观是对外开放的,并非私邸。

  开元观作为皇家对外开发的御观,座落在人来人往的春明门街上,平日的香火自然是很旺盛的。不过,虫娘觉得自己一清早来此登至德开元楼,应该遇不到多少人吧。毕竟,烧香拜老君也没有多少人会这么清早就来的。可谁曾想当她带奴奴来到开元观的时候,观中早就拥满了人。至德开元楼前的人多到了人挤人的地步。道观在无奈之下,为了维持次序和安全,只好安排小道士在此楼前发登楼的门牌,并且限制只让排在最前的一百人登楼。

  虫娘环顾了一下自己前后左右,发现这大清早来此排队的人竟是一些二八年华的粉黛佳人,她们三五人一组地聚在一起轻声细语聊得都是关于高仙芝的话题。

  于是,虫娘拍了一下安奴奴的肩膀,打趣道:“呵呵,我可真是没有想到来这里登至德开元楼还得拿牌取号。我以前看《世说新语》说潘岳妙有姿容,好神情。少时挟弹出洛阳道,妇人遇者,莫不连手共萦之。这话我本是不信的。我觉得这完全是《世说新语》过誉了潘岳的美貌,也把妇人看得浅显了。就算潘岳是美男,可是天下美男多得去了,一个潘岳值得让妇人们为了看他而拥街堵巷嘛!看眼下此景,敢情原是我的认知太浅显了。这么多妙龄佳人一清早来此,只为远观一眼当高将军!奴奴啊,看来高将军不仅仅是你心中的檀郎,还真是长安城里万千小娘子心中共同的檀郎。”

  安奴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公子,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其实,对美的追求上,男女都一样。”

  “是,是都一样。可惜我们今天来得不怎么早啊。早知道这里会有这么多人来。我们真应该在寅时就起来,卯时出发来此。你看看现在此地都是人啊,我都有一点担心过会儿,我们拿不到门牌登不了楼了。奴奴,若是我们只有一个人分到门牌,那就你上楼去吧。我在楼下等你吧。反正我对高将军的姿容没有多少兴趣,来这里单纯为了陪你。”虫娘的话刚刚说完,尴尬的事情就发生了。小道士把号牌都发完了,她们两个都没有拿到号牌。

  见安奴奴神色失落,虫娘轻声安慰道:“奴奴,你别难过了。这多人的热闹不凑也罢。见高将军也没什么难的。了不得过一会儿,我们不回天宝观了,直接去兴庆宫看你的檀郎去。你若是真喜欢高将军,我可以求阿翁把你许给他。”

  “公子,算了吧。高将军入朝,虽是为了给陛下致贺千秋节,但是陛下时下接见高将军不可能不谈边务的。我们过一会儿直接去兴庆宫显然是不合时宜的。冒然去兴庆宫,只怕见不得陛下,见了陛下也耽误了陛下的事情。公子,千秋节将至,您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为好。其实,缘分如此,见不到就见不到吧。了不得等以后机会再见。至于说许嫁高将军这话嘛,您还是别说笑了。如今大部分的世家大族子弟都以娶五姓七望出身的高门女子为荣,我一个婢子哪里配得上高将军。总之,今日的事情就算了吧。”安奴奴说完,她便转身想着离开了。

  这时,虫娘把安奴奴拉到到一边,再次安慰道:“奴奴,你别把事情想得这么丧气。许嫁的事情,你若有心,我找机会求阿翁就是了。这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情。你也没有什么配不上高将军的。广平郡王的母亲吴氏原本也不过是掖庭的宫婢而已。吴氏尚且可以为太子的嫔御,你有什么不能嫁高将军的呀。高仙芝是军功显赫的年轻才俊,可他总不能比我的三哥太子还尊贵吧。何况,我听说高仙芝的父亲不过是一个游击将军。游击将军官是从五品下的武散官,高仙芝这出身也算不得是什么世家大族子弟。实话说,我一直没有跟阿翁提将你许给高仙芝的事情,是因为我觉得你可以许到更好的人。”

  安奴奴低头着面露难色道:“其实,这不是尊贵与否的问题,甚至都不是出身的问题。公子,您是可以去求陛下做此安排。这事情对你和陛下来说,确实也不是大事情。陛下也确实很可能会听您的劝言将奴奴许给高将军。可是奴奴和高将军只有一面之缘。奴奴纵然很喜欢高将军,但高将军未见得看得上奴奴。若高将军看不上奴奴,只是奉旨纳了奴奴为媵人,那不是为难了高将军嘛。与奴奴来说,能多看几眼高将军就心满意足了。奴奴真心不敢奢望嫁给高将军。”

继续阅读:第五十四章:春明(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公主惊行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