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朝会(下)
柳馥2018-10-24 21:292,511

  夏日寅时,东方渐渐白。大明宫偏殿的待漏院内,御史大夫开始了点朝参人员的名单了。唤鲁斯坦姆的时候,他茫然点了一下头之后,他用母语问一旁的沙普尔,道:“那个着紫衣服的老头子,他叫我干嘛?”

  沙普尔用波斯语回答:“没事,他只是在清点一会儿朝参人员的名单。拜托,你不要叫别人老头,好不好。方才的那位是御史大夫王鉷。现在他不仅仅是御史大夫,还兼京兆尹、知总监、栽接使、殿中监等二十余个职务。简而言之,他是皇帝陛下的近臣,重臣。你这样叫人家老头,既不礼貌,也不合适。再者,他并不老……”

  鲁斯坦姆未待沙普尔把话说完,他便用母语打断道:“呵呵,反正他也听不懂。话说你对这些事情还挺了解的嘛。你说刚才那人不老?虽然那人的脸看起来是只有三十多岁,但他的头发都白了。你见过多少人三十多岁就一头白发嘛?不过,你说得也对,叫他老头确实也不太对,他的五官看起来更像是妇人。对了,我们刚进来的时候,不是交过一个鱼形的符和一个用竹子做的门籍的卡牌嘛!进来的时候,你可说这两件都用汉字写名录的。那为什么现在还要再次点名?”

  当沙普尔开口准备跟鲁斯坦姆解释的时候,王鉷正好点完了一圈名,他走过来替沙普尔用波斯语回答道:“鲁斯坦姆殿下,因为鱼符和门籍都是交给监门都尉的。监门都尉是一道核实,我这里是另一道核对。没有鱼符和门籍的话,外臣进不了禁宫。进宫的人不一定都上朝,我这里清点的是上朝人员的名单。另外,在下今年三十八岁,虽然同二位殿下相比谈不上年轻,但是也算不上年老。至于头发嘛,在下少年时就是这样白发居多了。对了,鲁斯坦姆殿下一会儿朝参的时候,请您跟着沙普尔殿下后面由夹道东侧的通乾门入内。”说完,王鉷拜一礼,沉着脸转身走了。

  鲁斯坦姆愣了一会儿,惊诧地用母语呢喃道:“他会说波斯语?那我刚才说的话,他岂不是都听得懂嘛!”

  见沙普尔点了点头,鲁斯坦姆白了一眼他,用母语道:“你既然早知道了,那你为什么不早点跟我说!这不是害我出丑嘛?”

  沙普尔苦笑着用波斯语道:“我想要说的,可刚才你没有等我把话说完。御史大夫王鉷的祖父王方翼将军曾经任过波斯军使,安西都护等职。当年他的祖父王方翼将军也曾同裴行俭都护一起率兵护送我的祖父,也就是你的祖曾祖父,重返西面。”

  鲁斯坦姆又愣了一会儿,用波斯语道:“原来他是那位将军的孙子,难怪他的波斯语说得还不错。听起来比那个叫杜孟玖还要好一点。”

  沙普尔浅笑着点一下头。其实,他心里说的是王鉷的波斯语可能跟他的母亲曾是善胡璇的舞姬有关吧。不过,这一件事情当王鉷的面是没人敢说的。因为王鉷素来忌惮别人说他母亲的事情。几年前,御史中丞杨慎矜因为多嘴当众人的脸言及了王鉷母亲的出身低微,后来他便因此召来了杀身之祸。说起来王鉷虽不是宰相,但是他深受陛下的宠信,本人身兼二十余职务,他的儿子王准才是十几岁就被陛下任命为了卫尉少卿。时下就是宰相李林甫也要忌惮他三分。世人道贵妃的亲眷杨家人跋扈,然则论跋扈的王家人不妨多让。

  杨家人专恣跋扈尚且不敢堂而皇之地擅杀宗亲子弟,王鉷就一样了。定安公主的儿子,陛下的堂外甥兼孙女婿的韦会,就因为得罪了王鉷而死于非命。沙普尔对韦会的事情外格深刻,因为他的母亲安成县主李双双,本姓韦,其后被陛下的哥哥收为了养女,和亲波斯的时候,被赐了李姓。韦会和安成县主也是从姐弟的关系。韦会的事情,说来也是冤,他是因为在家中非议王鉷的不是,后来这件事情被下人传到王鉷那儿。王鉷知道后,立刻派人将韦会抓入了长安狱,当晚就缢杀了他,次日直接将他的尸体丢到韦家门口。这件事情发生在数月前,一度传得长安城里是无人不知。陛下显然也是知道的,但是他没有派人问罪王鉷。见此,韦家人便不敢向上鸣冤了,而自己素来谨慎的母亲就连在家中都不敢多言此事了。

  想到这里,沙普尔瞥了一眼鲁斯坦姆,他忽然觉得当外使其实也挺好的。刚才鲁斯坦姆说得话若是换成一个大唐的大臣来说,那位大臣下朝后,怕是他的仕途和性命都要走到尽头了。

  鲁斯坦姆眨眼了一下,用母语问道:“说到杜孟玖,他人怎么不见了?我们一起出来的时候,他人还在。进宫之后,就没看到他。”

  沙普尔用波斯语回道:“因为朝参是要讲班次的,班次是需要核定品级而定。品级太低的人是没有都资格朝参的。杜郎,虽然做过高将军的幕僚,但是眼下尚未有品级。再者,他也没有门籍。现在他只能在宫外待候。唉,你参朝的时候,自有四方馆的擅长波斯语的学士来翻译。”

  鲁斯坦姆疑惑地用波斯语道:“既然不用到这人,那么为什么县主还嘱托他这么随团来呢?这不是折腾人嘛!”

  沙普尔摇头用波斯语道:“因为这是他的工作。即便进殿后,另有他人做翻译,不要他。但是散朝之后,还需要他。宫外待候,只是例行公事而已。”

  鲁斯坦姆随口用波斯语道一声麻烦。伴着他的那声麻烦,宦官进来传报了时刻。寅时七刻,正式入朝的时间。大臣们有序地出了待漏院,然后分列两排,文官先于武官,从含元殿东侧的通乾门入内,而武官则从含元殿西侧的观象门入内。沙普尔和鲁斯坦姆这次走的是文官的道,他们穿过通乾门后,还走上一段路才能进入含元殿。鲁斯坦姆看着含元殿前绵绵延长的龙尾道上台阶,用母语叹道:“你们的宫殿可真是巍峨。还有多少路啊?”

  沙普尔一脸严肃,轻声地用波斯语回答道:“快了,过了这路就可以进殿。往日殿下都在兴庆宫接受朝参,这次为你特地在大明宫的含元殿接受朝参。足见皇帝殿下对你的重视。一会儿进殿后,你不要乱说,也不要拉我私语。这样做的话,你会显得很失礼。丢你自己的人也就算了,不要丢波斯的人。”

  鲁斯坦姆随意地哦一声,他想了一下又母语言道:“放心吧。我不会丢波斯人的。你也不丢人才是。男人唯唯若若像什么样子。”说完,鲁斯坦姆便疾步走到沙普尔前面。为了不乱次序,沙普尔只好加快步子走到了鲁斯坦姆前面,用波斯语道:“我知道了。但请你不要乱了次序,入乡随俗。我在先!乱了次序,入殿核实的时候,错了的话,会连累别人的。”

  鲁斯坦姆有些不甘,想想沙普尔说得也有道理。于是,他默然地让沙普尔走在前面。

  备注:王鉷的母亲出身明确的没有记载,但是王鉷的传记里说其母出身卑微。所以,这在设定成舞姬。

继续阅读:第二十五章:天可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公主惊行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