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芙蓉(下)
柳馥2018-08-06 22:122,419

  见沙普尔脸上的疑色未消,虫娘又开口道:“别说我了。你为什么也在这里?大唐和波斯的马球赛结束了?谁胜出了?”

  “没有人胜出,平局作罢。因为陛下刚才令人终止比赛后,便没有让双方继续比赛。接下来安排的比赛是波斯对大食的。”说着,沙普尔低头思量一会儿,回道:“那场比赛,我觉得自己参加不太合适。所以,我就提前请退了。”

  虫娘不解其意地继续问道:“啊?可你不是波斯的王子嘛?有什么不合适的,我要是你的话,我就去比试了。等等,我想起来。昨天遇上那个胡人也在波斯队,你是不乐意跟他同队吧?”

  沙普尔莞尔一笑,点头道:“有那么一点吧。不过,主要不是因为这个。怎么说呢,波斯队也不差我一个王子,也不缺少球员。你刚才说的那个胡人,他叫鲁斯坦姆。从被辈分上来说,我是他的小叔父。从年纪来说,我们同岁。对了,他从小在吐火罗城长大,不怎么懂汉语,也是初到大唐。我想昨天他应该不是故意要冒犯你的。他这人吧,马球打得挺好的。我想波斯队有他就可以了。”

  “鲁斯坦姆,他真的叫这个名字?”虫娘有些惊奇地问道:“他的名字跟昨天阿罗憾在经堂里说的故事里那个鲁斯坦姆是同名?你们波斯人可以不会为尊者讳吗?”

  沙普尔微笑地解释道:“嗯,波斯俗和唐俗是不一样的。大唐人不会为自己的孩子取自己祖上的名字,更不会起陛下的名字,这样做是越礼,也是不敬。所以,唐俗是要为尊者讳,避讳这样的重名的事情。波斯不一样,波斯人常常给给自己孩子取上先代英雄的名字,乃至帝王的名字,以此作为一种期望吧。反正,起英雄的名字在波斯是挺普遍的事情。”

  虫娘越加好奇地问道:“那你们是不是很多人都重名啊?”

  沙普尔愣一下,道:“阿瞒,你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世上的英雄是有限的啊。”虫娘眨着眼睛,说道:“英雄,从来都是少数人嘛。若是大家都喜欢给孩子起英雄的名字,那重名的机会肯定是很大的。对了,沙普尔,你的名字是不是也按着英雄名起的。哎,这位英雄的事迹跟英雄鲁斯坦姆的事迹比起来,谁更精彩?”

  沙普尔尴尬地点了点,道:“确实,跟大唐人相比,波斯人重名的现象可能真的比较多吧。至于我的名字,可以说取自于一位英雄之名。不过,这位英雄的事迹跟鲁斯坦姆的英雄传说不太一样的。很难说,他们的故事谁最精彩,我觉得都很精彩。”说完这句话,沙普尔低头思量了起来。

  在波斯的历史上,有名的沙普尔不只一人,而且都是留名青史的众王之王。其中,最有盛名的众王之王沙普尔,当属沙普尔二世,他是霍尔米兹德二世的遗腹子,可谓是幼年继位,弱冠之年亲政。这位沙普尔二世说是英雄不过,因为他一亲政就做了很多大事,他在位期间为波斯开拓了不少疆土,也是一位得胜王。据说,这位沙普尔不仅为人英明,还是一位美男子,他带兵攻打哈特拉国的时候,该国的公主娜迪拉一眼就被这位沙普尔给迷倒了。娜迪拉能够嫁给了沙普尔,她背叛自己的父亲,帮着沙普尔的做内应,使波斯没费多少力气就得到了哈特拉国。然后,沙普尔二世得到了哈特拉国之后,他就辜负了痴情的公主娜迪拉。不,应该说是处死娜迪拉。因为沙普尔二世认为背叛父亲的公主是不值得让他信任。

  想到这里,沙普尔忽然觉得自己刚才回复对方的话也太不对。沙普尔之名是赫赫帝王的名字,但是说英雄好像不是很贴切。因为英雄不应该这样卸磨杀驴,翻脸无情。沙普尔补充道:“嗯,一定比的话,我觉得还是鲁斯坦姆更加英雄一些。”

  “是吗?”虫娘笑道:“可我觉得你这人比那个叫鲁斯坦姆的人好很多。相比他,你更像是一位谦谦君子。昨天的事情,我挺不好意思的。”

  沙普尔浅笑道:“没事的,那就是一个误会了。你不用挂心。”

  虫娘举目看一眼天际,“对了,你明天空吗?”

  沙普尔犹豫地点一下头。虫娘微笑道:“那明天一起去终南山猎场打鹿吧。一来,上次借走了你们的马,这次正好还给你。二来,昨日的事情说是误会,但是我也挺不好意思。实在地说,是鲁斯坦姆抢道,同你也没什么关系。后来,我拉着你一起比试,只是一时义气。我也挺不好意思的。这回终南山猎场当我还人情吧。”

  “好!”沙普尔讶色道:“我明天下午是有空,但是上午我约了一个朋友下棋!打猎会不会太磨时间了?再者,终南山也有一些远,我不确定能不能下午赶到。关于马的事情,真的无所谓。阿瞒,你不用在意的。”

  虫娘忽然拉着沙普尔的手,道:“打猎哪有下棋磨人的时间!要不拉上你的朋友一起来吧。打猎,人多热闹。要不,我一个人带着仆从去也挺无聊的。”

  “一个人带着仆从去那里打猎!”沙普尔一脸诧异。

  虫娘又放开沙普尔的手,挠头道:“我一个人哪有那份闲心。这不,再过几天就是千秋节了。我阿翁要过生日,之前我就派人在老君观的仰天池里栽了几株阿翁喜欢的千秋莲。正好要去采集。我想着你们要是来的话,下午正好一起打猎。打猎回来晚了,耽误了时辰也没事,大不了借宿翠微宫含风殿下面的别院呗。”

  沙普尔越加诧异道:“阿瞒,你真是孝顺。不过,你父亲跟陛下是同一天生日?你阿翁的喜好也跟陛下是一样的?还有仰天池是御池啊,翠微宫是陛下的行宫,就是含风殿下面的别院也不能是你说借就借吧?”

  虫娘暗觉自己好像有些暴露了身份,她强行自圆其说道:“额,我不是说了嘛。阿翁跟陛下的关系很好,这不是同年同月生同日的人,又哪能这么好的关系啊!昔日汉高祖刘邦和燕王的卢绾关系最好,不就是因为他们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发小嘛。我都说了关系好,自然是喜好相同的。从来只有喜好相同才能做好朋友。好朋友之间,又怎么会特别计较借宿这样的小事情呢!沙普尔,不要多疑了。反正明日你也没什么大事情,那就一起去终南山打猎吧。”

  沙普尔道:“好吧。你说得有道理。”

  “好了,那就这么定了。明天下午未时,我们在终南山猎场前见吧。”说完,虫娘转身离开了。

  备注:《唐会典》载:“开元十七年八月五日,左丞相源乾曜、右丞相张说等上奏,请以是日(是日,即李隆基的生日)为千秋节,著之甲令,布于天下。”

继续阅读:第三十六章:宝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公主惊行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