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论演员的自我修养
西西2019-01-10 09:592,162

  秦潇挥着手弱弱地朝玉树临风的祁凛打招呼,“祁凛,早上好。”

  祁凛淡然地看了看屋外的太阳,打趣道,“的确是早。”

  秦潇脸上的热度又上了一个新高,十分不好意思,正在心中想要拔腿就跑的时候,就听见了祁凛关心的温和话语,“头还痛吗?”

  秦潇下意识地点头,一惊,忙抬头看向祁凛,又迅速地摇头,“不,不痛了。”

  祁凛将桌上的一个水杯放到秦潇的面前,“喝点蜂蜜水吧,下次别再喝那么多酒了。”

  秦潇双眸又泛起了水汽,感动地望着祁凛,白皙的手紧紧抱着水杯。

  “咳咳”,祁凛被秦潇露骨耀眼的目光看得也有不好意思,清了清嗓子,转移话题,“秦潇,昨晚的事情你还记得多少?”

  秦潇的脸顿时以肉眼而见的速度爆红,头顶对着祁凛,默不作声。

  “噗嗤”一声,笑声在屋内响起,秦潇对这个声音还是有些熟悉的,这是祁凛的经纪人兼好友谢蕴的声音。

  “秦小姐,您昨晚的彪悍实在是令在下叹为观止,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秦潇’!”

  “好了”,祁凛温和的声线中带着笑意,看到秦潇害羞得更加低下去的头,可想而知那双经常含水的眼眸又挂上了水珠,祁凛声音更加温和地解围道,“秦潇,我这么问只是想知道你对昨晚你表演时展露出来的演技还有多少印象?”

  秦潇察觉出祁凛话语中的认真,不由眼带水光略微诧异地看向祁凛,祁凛心中顿时感到好笑又无奈——这个爱哭包!

  “昨晚的那两场表演你都是演技炸裂,这说明你并不是没有天赋的,只是你可能被什么东西阻拦住了,所以无法真正发挥出来”,祁凛解释道。

  “我……昨晚……我记得”,越说越小声,头又不由低了下去,“感觉昨晚意识还是清楚的,只是行为不受控制,都是没有经过脑袋就自然而然的行为,就像是下意识一般。”

  秦潇微微抬头,用余光偷偷看向祁凛,祁凛一脸深思的模样也好好看啊!

  就这样一个在沉思一个在偷看,两人相处地异常……和谐!

  “这样啊”,祁凛沉吟片刻突然察觉到来自秦潇炙热的视线,声音微不可察的一顿,再次略微不好意思地咳了咳。

  “秦潇,现在你演戏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放不开”,祁凛严肃认真地说道。

  秦潇忙收敛自己的心神认真倾听,“你本身没有经过专业的培训与学习,演戏本身就是要放得开,能够去饰演不同的人生,而现在的你要做的是分开现实与演戏,能够做到在戏中你就是你饰演的那个人,在现实中你还是你自己……你能做到吗?”

  秦潇不由想到在饰演夏果时,那句“于天,你喜欢我吗?”始终不能说好,心下咯噔一跳,那时的自己老是想着的人是……祁凛,所以才会这样吧。

  见秦潇一脸思考的模样,祁凛颇感欣慰,继续说道,“还有,你的神情说是面瘫倒不如说你不善于将自己的情绪在大众面前表露出来,也就是放不开。”

  “这有什么办法解决吗?”,秦潇眼眸中充满希冀的光亮看向祁凛。

  “这一点需要靠你自己去努力克服,你可以试着在大众面前表露出你自己真实的性格,表露出真实的情绪,而不是为了迎合大家而牺牲自己的喜好”,祁凛看着秦潇一脸为难的神情,建议道,“你可以试着在公众场合唱唱歌或者是多参加一些能够释放本性的公众的活动”

  秦潇红着脸颇为不好意思地支支吾吾地说道,“我……我唱歌跑调!”

  额……

  姑娘,你的重点错了,不止有唱歌这一条路,不过。

  “你唱歌能多跑调?”,祁凛不由好奇起来,他是没有接触过完全不会唱歌的人,否则他不会提议让秦潇展示一把歌喉的,“秦潇,唱一曲试试,先在我面前释放天性”

  秦潇为难地戳着自己的指头,不安地看向祁凛,见祁凛一脸坚定的神色,以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豁出去了,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祁凛的耳膜就感受到了来自地狱深处的十万厉鬼的深深恶意,可以说秦潇的歌喉就是“未成曲调自成一调”,而且每一调都饱含深情,每一调都自成风格,上一秒的调还在平路上,下一秒就可能是在山的那一边了。

  谢蕴自秦潇刚开嗓,就十分聪明地跑了出去,离去前还给了祁凛一个好自为之的幸灾乐祸的眼神。

  而作为始作俑者的祁凛却不得不故作镇静,为了维持形象还不能双手掩耳,自己种下的恶果还得自己吞食下去,最关键的是还不能喊停。

  心中甚哭的祁凛完全没有想到秦潇的歌声会这么“惊天地泣鬼神”,终于在唱完了副歌部分,祁凛终于有机会结束这份折磨了,“可以了,秦潇。”

  祁凛不由抚着额头,“现在我算是明白了造物主对你的偏爱了”,还真是只点亮了美貌这一项技能啊。

  “什么意思?”,秦潇不耻下问。

  “没事”,祁凛从绕梁的魔音中恢复了镇定,将手旁的一本白色封皮的书递到秦潇面前,阻止了她接下去的问话。

  秦潇略带诧异地接过书一看,封面上书四个大字,而且这本书如雷贯耳——《论演员的自我修养》。

  秦潇脱口而出,“斯坦尼斯拉夫斯基”

  祁凛瞄了一眼秦潇,“你竟然还知道斯坦尼斯拉夫斯基。”

  秦潇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讪讪地笑了笑,“他这本书很有名,刚拍电视剧的时候,我就买了一本这书,只不过……”,秦潇语气低沉了下去,有些可怜兮兮地说道,“后来公司压根没有让我用上,他们也不要求我有演技。”

  祁凛能够理解秦潇前经纪公司的想法,这种以利益最大化的公司,又怎么会在意艺人是怎么想的,但是这种凭借着热度炒上去的名气,空有花瓶内里却是一团浆糊的艺人又真正能够走多远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瓶修炼守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瓶修炼守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