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于天,你喜欢我吗?
西西2018-07-04 14:062,121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十分残酷的。

  “于天,你喜欢我吗?”,秦潇的目光盯着远方,脸上犹如一口古井般平静无波,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完完全全一张面瘫脸。

  “卡!”,导演大喊道,“秦潇,你的面部神经是瘫死了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对着的是你的阶级敌人!”

  “于天,你喜欢我吗?”,这一回,秦潇的脸上嘴角往往上扬,露出了一抹完美的笑容,很可惜是假笑,神情专注地望着祁身后的那颗茁壮成长青翠的小树。

  “卡!秦潇到底是有多讨厌你面前的这个人,连看都不想看他一眼,还有别拿那种假笑来表演,走心知道吗?我要的是走心!”,导演再次大喊道。

  “于天,你喜欢我吗?”,这一回,秦潇终于没有再摆出公式化的神情,脸上现出了一抹僵硬又做作的温柔笑容,目光从祁凛的身后不远处终于成功地放在了祁凛的肩膀上。

  “卡!”,导演喊道,“演员的眼神是十分重要的,你是斜视眼吗?还是祁凛长得太丑了,令你不忍直视啊!”

  “于天,你喜欢我吗?”,终于值得普天同庆的,秦潇的笑容虽然有些僵硬但好歹是做出了温柔中带着小心的笑容,目光也成功地挪到了祁凛俊朗的脸庞上,不过如果秦潇在说话的时候没有倏地垂下眼眸的话,这条应该勉强是可以用的。

  “卡!秦潇,说话的时候眼神就不用看着祁凛了吗?”,导演脸色越来越暗沉。

  但,最起码,秦潇每一条都有在进步,也算是可喜可贺,应该,是吧?

  “于天,你,你喜,喜欢,我,我吗?”,好不容易神情对了,可是看着祁凛那张脸,秦潇支支吾吾台词怎么也说不好,再次破功,再次被导演喊“卡!”。

  “于天,你,你喜,喜欢我吗?”,大舌头又漂亮地征服了秦潇,令这一条又再次被导演喊“卡”。

  此后,被大舌头控制住的秦潇,不断重复着相同的话语,还咬了好几次舌头,只不过都没有用,结局都是相同的。

  再次被导演喊“卡”。

  秦潇耳旁都出现了幻听,一个“卡”字不断在回放,她不禁仰望蓝天,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是不是自己从出生开始就是一个错,现在只不过不断重复着这个错,是不是自己真的只有这张脸拿的出手。

  嘤嘤嘤,好想哭啊!内心又被刷屏的秦潇伤心欲绝。

  仅仅这么一句简单的“于天,你喜欢我吗?”,秦潇就创下了导演有生以来的记录。

  导演十分无奈的第十八次喊下了相同的一个字,“卡!”

  秦潇顿时急得不知所措,莹白的额上汗珠蹭蹭地往下冒,将她的妆都要弄花了,她也不自知,诚惶诚恐地对着导演连连鞠躬道歉,“对不起,导演,请再给我一次机会”

  泪花在太阳的折射下在她的眼眶中显得晶莹剔透,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就连导演都有些不忍直视她这幅模样,实在是太颠覆她以往荧幕中的形象了。

  为了让秦潇不那么紧张,导演打趣道,“秦潇,即使看我脾气还算不错,但你也不能一直给我惊喜啊,要知道惊喜多了容易成为惊吓的。”

  与导演想法背道而驰的是,一个筋的秦潇没有感受到导演的幽默感,反而受到了惊吓,更加愧疚地一个劲地道歉。

  导演看着秦潇内疚得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秦潇,你先去补下妆”,随后喊了让大家休息。

  秦潇神情恹恹地坐在化妆间,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心中充满了对自己的唾弃。

  不就是那么简单的一句话吗?为什么老是说不好呢?本就湿度极大的眼眶中迅速凝集了颗颗实质的水珠摇摇欲坠。

  不能让妆再花了,秦潇手足无措地用纸巾小心翼翼避开妆容去轻轻擦拭泪珠,只不过越擦拭泪珠反而越多。

  “叩叩叩”,敲门声吓了秦潇一跳,秦潇像极了胆小的萌系小动物,红着一双眼睛怯怯地看向门口。

  祁凛的注意力就被秦潇那双充满水珠仿佛在说着“我很害怕”的眼眸吸引住了,心下微微一叹,如果在拍戏的时候能够有这样自然生动的表现,何愁不能过啊。

  正当秦潇一脸惊吓的神情的时候,一双修长的手捏着几张纸巾递到了她的面前。

  “手真好看”,只是这样想着的秦潇,没有注意到她竟然将心里话给说出了口,还一副傻呆呆地模样,眼珠子还紧跟着那双手移动。

  祁凛轻笑一声,颇为无奈地说道,“先将脸上的水痕擦擦”,见秦潇呆愣愣地一个指令一个动作般结果纸巾擦泪。

  清脆的一声响指惊醒了秦潇,倏然回神的秦潇脸上像是着火般火热热的,秦潇不由低下了头,不敢直视祁凛。

  祁凛不禁想到了戏中的秦潇,似乎就是这幅模样。

  “秦潇,你谈过恋爱吗?”,秦潇的脸更红了,仿佛还蒸腾起了烟,双手紧紧交握着,压抑住她仿佛跳到了嗓子眼的心,摇了摇头,小声说道,“没有”

  果然如此!

  祁凛露出了一抹了然的神情,眸光若有所思地看着秦潇,亲和中透着一股认真与专注,询问道,“秦潇,在刚才的表演中你把我当做谁?”

  似乎察觉到祁凛话语中的认真与专注,意识到此时与她对话的祁凛的不同于平常之处,秦潇小心地抬头偷瞄向祁凛,就见到祁凛一副专业的态度。

  顿时秦潇更加紧张了,手不安地搓动着,不确定地回答道,“祁,祁凛!”

  祁凛的眸光一亮,淡淡地点了点头,“这就是你表演老是出错的根源所在了!”

  其实,祁凛有认真观察秦潇每一次被导演喊“卡”的表演,导演或许没有察觉出,但是他自己离秦潇最近,所以他反而是最先察觉出了秦潇不对劲的人,秦潇从心理上的状态就不对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瓶修炼守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瓶修炼守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