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影帝
西西2019-12-23 17:453,856

  说起祁凛这个名字,按着秦潇的话来说简直是如雷贯耳。

  祁凛不过大了秦潇二三岁,却远远不是秦潇这种流量小明星可以相媲美的,影帝对他来说完全是不带恭维的称呼,这就是对他最切实的定位了,秦潇掰着手指都不够去数祁凛出道至今获得的奖项荣誉,如果真要一一列出来,都足够刻上一座一人高的纪念碑,而背面还要刻上四个泼天大字——“实至名归”。

  硬实力,低调,为人和善,绅士,这些都是牢牢贴在祁凛身上的标签。

  他并没有秦潇这样振臂一呼就能举枪迎战、面对万千喷子依旧面不改色的一伙铁杆粉丝掐架先驱,但每一个路人却都随时可以成为他的粉丝,他代表的就是好口碑,浑身上下都写满了“政治正确”,八卦论坛上零星几张不知道从何而来的黑料帖都会被正义路人占领,义正言辞地替祁凛逐一反驳,仿佛祁凛就是一杆标杆,神圣不可侵犯。

  对这么个香远益清亭亭净植的人物,秦潇真的深切感觉“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她真的不想被人在论坛上开出十几个帖子大骂她这个演艺圈毒瘤污染了这株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只要一想到要强迫祁凛这样的人物和她炒作,秦潇自己都很不得一头撞死在保姆车上。

  “秦潇?”祁凛低声唤道,伸手在秦潇面前摆了摆,笑容看起来十分温和可亲。

  秦潇终于回过神来,尴尬地低下头,也没有回应祁凛。

  祁凛觉得十分奇怪,他是第一次见到这位总是站在风口浪尖的话题女王,按理说应该从来没有得罪她,怎么从录制一开始她就是这副对自己不理不睬的态度?

  但是总归是在做节目,这样也不是个办法,祁凛一贯比较有绅士风度,于是还是低声提醒她:“秦小姐,如果你讨厌我的话也没有关系,但在镜头前能不能不要表现得太明显呢,不然我也会很尴尬很不好意思哦,拜托拜托。”

  秦潇的脸蹭地一下通红,连忙摆手:“不是的不是的,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秦潇想起公司的嘱咐,又看了看坐在身边十分有风度的祁凛,还是把话咽了下去,又默默发起呆来。

  林风趁着镜头没有拍到他,偷偷摸摸蹭到祁凛身边问道:“怎么回事?秦潇怎么感觉怪怪的?你是不是欺负人家了?”

  祁凛十分无辜地摊摊手:“别冤枉我,我可什么都没做,是秦小姐一直不理会我的。”

  “噗,那可有点糟糕了,节目组安排的双人环节可是你们俩一组。”

  “唉,走一步看一步呗,只能祈祷秦小姐能被我的魅力打动,屈尊降贵来和小的说上几句话,否则纵然我浑身解数,也救不了这尴尬的场子咯……”

  两个身材高挑肩宽腰细的男人这样靠近了耳语,养眼又带了点暧昧的画面又是引得现场围观的一众女孩子尖叫不已。

  祁凛连电影发布会都时不时要翘班,更何况参加综艺节目,这可是破天荒头一遭,节目组原本只想着请一些秦潇这样的话题明星带动一下人气,给祁凛这样真正的大咖发去邀请其实根本没有抱希望他会同意,但没想到祁凛竟然同意了,当场就吓得导演手机都拿不稳,再三确认之后确定了祁凛不是开玩笑,导演立刻笑得见牙不见眼,嘴都要咧到耳根子上去了,但祁凛却提出了一个条件,要带一个名不见经传总是在各个电影电视剧里面扮演一些并不太重要的配角的演员林风一同参加这个节目。

  祁凛的条件一点也不过分,何况林风的报酬相比祁凛和秦潇算是低得可怜,多一个也造成不了什么负担,导演也很爽快就答应了,同时有些感慨,到了祁凛这样的成就还不忘提携照顾自己的老朋友,在这个圈子里也真的是难得的义气了。

  纵然秦潇尽力扮演一个缩着脑袋的鸵鸟,无声反抗着公司要她借祁凛炒作的要求,然而最让她烦心的双人任务环节还是来了,公司的运作手段从来不会让她“失望”,黑箱操作的抽签分组十分“偶然”地将她和祁凛凑成堆。

  秦潇偷摸摸地抬眼看了一眼祁凛,祁凛察觉到她的目光,立刻报以善意的一笑,秦潇被他这一笑惊艳了一下,随即只感觉更加心虚,总觉得自己是在觊觎天真小红帽的大野狼,一旦下手就是十恶不赦,会被捆在十字架上被万人争唾,想想就好可怕啊,嘤嘤嘤!

  “嘤嘤嘤?”祁凛听见她的小声嘀咕,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

  秦潇傻了一下,意识到自己竟然不自觉地“嘤嘤”出口还被男神听见,简直羞得无地自容,直把头往一边撇去,连余光也不敢看他。

  祁凛和秦潇领到的双人任务说难也不难,就是在这一整条几乎都是甜品店的街上通过暗号找到节目组安排的一位糕点师,并在有限的时间内,通过糕点师的指点,两个人共同完成一款甜品。并且节目组为了制造噱头,要求每组的男女嘉宾都用手铐拷在一起,意图制造出一些暧昧的小画面讨观众老爷们欢心。

  手铐拷上秦潇瑟缩着的爪子那一刻,秦潇只感觉心底一沉,有一种犯了“觊觎祁凛罪”而被逮捕的错觉,又不自觉“嘤嘤嘤”了一声。

  祁凛离得近,自然是又听见了,有些好笑地低声问道:“你是不是很怕我?”

  祁凛因为手铐的缘故,又照顾秦潇的身高微微屈身,几乎是要贴着秦潇的耳朵说话,炽热的鼻息一接触到秦潇的耳朵,秦潇的耳根子几乎是立刻就红了起来,但仍然是紧紧抿着嘴一句话也不说,摆出一副抗拒和祁凛交流的姿态。

  祁凛不由得也有些摸不着头脑起来,这小姑娘怎么怪怪的,这样抗拒和他说话到底是因为讨厌他还是因为害羞?要说是讨厌他吧,人小姑娘也只是不和他说话,倒也没有暗暗对他翻个白眼之类幼稚的动作,也不对他摆脸色,当然她总这样低着头他也看不清她到底什么脸色;要说是害羞吧,再害羞的姑娘也不能像座石像一样从头到尾一言不发,难不成还是在修炼什么“闭口禅”之类的吗?

  郁闷归郁闷,无论是电影还是真人秀都十分卖力敬业、坚定着艺人职业操守的祁凛同志还是得忍着尴尬,拖着连背影都写满了生无可恋的秦潇磕磕绊绊地开始他们的任务。

  在寻找糕点师的过程中,秦潇十分入骨地扮演着一块沉默的背景板,无论祁凛说什么都只有点头,问什么都只有沉默,并且不嫌抬着手酸,非常坚定地伸展着被铐紧的那只手的手臂和祁凛保持了距离。

  祁凛觉得自己的艺人生涯里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尴尬得他使劲浑身解数都化解不了的局面,不回应不交流,甚至连寻找糕点师的任务都完全是被祁凛拖着走。

  眼看着连祁凛这样高双商的男嘉宾都要被秦潇逼疯,连一路跟拍的摄影师都看不下去,指挥着一个小编导低声提醒秦潇,好歹回应一下祁凛,不然节目都不知道该怎么进行下去了,如果祁凛有什么地方得罪她,也希望她能够私下解决,请她帮帮忙,不说能把节目做好,但起码要能够做下去啊。

  秦潇听着羞愧万分,但她也是有苦说不出,她原就不是什么机灵急智的人,平常更是脑子一根筋,除了和祁凛保持距离,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不拖累祁凛,但现在看来,显然她自以为的好办法把祁凛拖累得连节目都进行不下去了。

  秦潇立刻老老实实反思,对自己的行为作出深刻的检讨,然后——就把沉默不语和点头稍微进化了一下,换成了“哦”“嗯”“好的”以及“我都听你的”和“我没有意见”。

  祁凛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不过好歹秦潇愿意抬头看他和他简短的说上一两句话,虽然全都是没什么用的附和废话,但起码游戏还能进行下去不是?

  祁凛心里苦笑,面上却还得演得阳光灿烂,尽职尽责地领着木头秦潇去完成任务,摄影师感受着二人之间都快要冲破镜头的尴尬气氛,默默为祁凛掬了一把同情泪。

  因着秦潇这个不配合不互动的拖油瓶,二人的任务非常令人欣慰地失败了,直接被淘汰无法进入下一个环节,摄影师和小编导,包括祁凛都是一副解脱了的表情,秦潇也是如释重负。

  唯独节目的总导演懵了,整个节目最贵的两位嘉宾,竟然任务失败无法进入下一个环节?这种情况简直不能容忍,导演立刻联系祁凛那边的小编导,质问到底是出了什么差错,祁凛看不下去小编导被逼问得欲哭无泪的样子,直接接过他的手机:“实在抱歉导演,出了一点状况,进行不下去了,您……唉,您之后看看录像就知道了,所有人都尽力了。”

  这话吓得导演三魂掉了七魄,直以为是出了什么大事故,之后的录制也一直心神不宁,好容易熬到了全部结束,连忙找到小编导一问,是不是有人受伤,得到小编导的回答之后也是目瞪口呆。

  因为秦潇不配合?怎么可能呢?和祁凛组队可是秦潇的公司特地要求安排的,怎么秦潇竟然耍起脾气来了?

  导演看着录像只感觉肉疼不已,他们俩每一帧画面那可都是真金白银地在往外花,就得到了这么一堆没有任何火花没有任何爆点气氛还尴尬到突破天际的废录像?

  “唉,这基本就是废了……”导演觉得自己都要愁秃了,恹恹了半晌,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想到了变废为宝的主意……

  “你怎么回事啊刚刚。”林风也听说了,趁着祁凛还没走,连忙过来问问,“节目组实现安排好的,你们怎么能折腾成这样?什么事儿让累得连最后一个环节都不录了?”

  祁凛给了林风一个生无可恋的表情:“秦小姐,从头到尾,都不赏小的面子……”

  林风有些惊讶:“怎么回事,秦潇不是这种自我的人啊……”

  祁凛摊手:“我哪儿晓得,我也是第一次接触这位话题女王,我记得你好像给她配过一次戏吧?”

  林风点头道:“就是因为接触过我才觉得奇怪。先前那部剧我俩有一场对手戏,安排她一脚把我踹飞来着,我觉得吧要演得真一点儿就让她真踹,反正就她那点子力气,我做好防护措施倒也不至于受伤,结果这小姑娘一听就眼泪汪汪地直说不敢,怕伤着人,导演好说歹说就是不肯,最后才上了替身,这还没完,这条过了之后她还要她助理去买瓶红花油偷偷塞在我衣服口袋里,还特地嘱咐我不要太拼命,人比戏重要……”

  “嗯,人比戏重要,这话一听就不是什么好演员。”祁凛笑道,“她演戏也确实没什么天分。”

  “但起码,她会做人。”林风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瓶修炼守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瓶修炼守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