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熟悉的哭声
西西2019-12-23 17:456,895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Sorry,the number you dailed has been switched off,please try again later……嘟,嘟,嘟……”

  “还是关机吗?”助理小丽问道。

  乔宸从看见秦潇犯傻的微博开始,就处于蓄势待爆的状态,上次被赵姐一通抢白之后,他一直告诉自己得对秦潇有点耐心,尽量温和一点,于是一直强忍着怒气,但再给秦潇打了二十多个电话都只得到关机提示音之后,乔宸算是爆发了。

  “这个秦潇!没有和我商量就擅自发了一条那样火上浇油的微博,干了这样的蠢事我不说她都好了,她居然还敢给我闹脾气?现在都几点了!整个剧组都在等着她一个人!女主角啊,她不来是叫大家都不要开工吗!关机是吧?!不接电话是吧!好,好,别以为这样我就奈何不了你了!老王,开车,去秦潇的公寓,她要是出去了我们就在她家里堵她!要还找不到人,就买机票上她老家去!和她父母一起等!我看她还往哪儿跑!”乔宸怒气冲冲地夺门而出。

  小丽被他爆炸的怒火吓得脖子一缩,又听他在前头一声大喝“愣着干什么还不跟上”,连忙拉上司机老王跟了上去。

  乔宸一行人冲到秦潇的公寓,助理小丽是有配备秦潇家钥匙的,于是乔宸进了门,一眼就看见蜷缩在角落因为先前哭累了现在睡得正沉的秦潇。

  看着秦潇到这个点了还毫无自觉在家里睡大觉,乔宸气不打一处来,指挥着小丽把秦潇拖起来,塞到洗手间去洗漱,自己则坐在沙发上,开始给在片场等得快要崩溃的导演打电话道歉。

  “诶,李导,真的很抱歉,我知道我知道,实在是秦潇突然间就晕倒了,我也是措手不及,才耽误了这么些时间,哦没事没事,没什么大碍,就是太累了,能拍能拍,一会儿就到,还耐烦您再等一会儿,诶,谢谢,实在是太抱歉了……”

  乔宸这边给导演打着电话,那厢秦潇已经被逼着洗漱完毕,但眼神朦胧,显然是还没有完全清醒,不过乔宸已经顾不得这些了,赶紧把这姑奶奶送到片场去要紧!

  “赶紧走赶紧走,化妆车上化吧!反正就是个都市剧,也不用整那些个古装钗环什么的,车上让赵姐给你折腾折腾就成了。”乔宸皱着眉头催促,满脸不耐烦。

  秦潇张了张口想说什么,最终看见他越来越阴沉的脸色,还是把话咽了下去。

  心里却在苦笑,看吧,没有人问过她一句“还好吗”,没有人在乎过她的情绪她的身体状况,只要她这张脸没有毁容,只要她的四肢还能行动,对公司来说就足够了,摇钱树嘛,要什么人权。

  秦潇一行人火急火燎地感到片场,为了赶时间,期间还偷偷闯了一次红灯,总算是赶到了,却也已经是耽误了大半天的进度,秦潇走进片场的时候,男主角裴宇看她的眼神都带着满满的抱怨和不耐烦。

  “您这是做什么去了大小姐?”裴宇似笑非笑,他是前年才刚出道的小鲜肉,流量小生,因为外形俊美,很是招揽了一波基数可观的女粉丝。

  他和祁凛这种气质型又有底蕴的艺人可不一样,他自然也没有什么演技,唱跳皆是一般,不错看但也不算非常出彩,他这样的流量小生卖的就是人设,而他人设的卖点是野性霸道,属于最受当下小女生喜欢的“霸道总裁”一类,不知道是不是卖人设卖久了,私底下也慢慢开始端着这副“总裁款”,秦潇一贯不大喜欢他,总觉得这种男人让人感觉十分油腻。

  秦潇是个直肠子,不喜欢裴宇,自然也表现得比较明显,除了拍戏,私下几乎不和裴宇交流,不得不说,这就让裴宇这样被女人捧惯了的花花公子很是受挫,尤其是他也却是是比不上秦潇的人气和地位,于是看秦潇越发觉得讨厌起来。

  秦潇对他这种逮着机会就对人冷嘲热讽的行为有点看不上眼,秦潇从小从父母那里接受到为人处世的方式就是“宽容大度”,对不喜欢的人敬而远之即可,裴宇这种行为在秦潇眼里就十分小人,没有一点绅士风度。

  “如果是祁凛,他才不会这样说话,没得让人觉得小器。”秦潇低声嘀咕,裴宇没听清,皱着眉问了一句“你说什么”,秦潇不欲理他,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走,裴宇看着她的背影恨得牙痒痒。

  女二冯茵茵看着两个人的互动倒是捂着嘴笑起来,也不知道是笑裴宇幼稚,还是笑秦潇倒霉。

  这部电视剧说来一点新意也没有,就是拼凑了一下小女生们喜欢的套路情节,然后全靠着男女主角的颜值,时尚的衣着打扮来拉动收视率,由此整部影片的成本其实都是砸在了演员身上,其他的东西凑合凑合过得去就算了。

  秦潇对这样的剧已经是轻车熟路,刚出道的时候还抱着热情期待,认认真真地和演员前辈们求教,和导演交流,还一笔一划地记下了要点,笔记满满记了二三本,乔宸也不管她,只是道:“等时间久了,就会知道这些都是白费功夫。”

  乔宸说得没错,以公司给她的定位,以及她自己的天赋限制,确实都是白费功夫,况且公司给她接下的都是这一类摆好造型、台词全靠配音的偶像剧,更是不需要什么演技了,裴宇走的也是一样的路子,甚至因为长期拍摄这样的偶像剧,裴宇懒散到台词都不乐意背,拍戏的时候嘴里只说着“一二三四五”,就等着配音老师来自行创作。

  秦潇老实,虽然已经没有了当初学习的热情,也没有什么一定要拍好的干劲,却还是按部就班地背着台词,不管说得好不好,反正说了就是了,至少要让配音老师有口型可以对。

  可是昨天因为受了那样的打击,秦潇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不能自拔,因此不止台词一句没背,甚至都不清楚今天拍摄的剧情。

  看着秦潇仿佛一个失了魂的木偶一样站在镜头前不知所措,只得助理提一句词跟着读一句,还两眼无神,频频出错,导演第三十五次喊了“卡”,正要说话,陪跑了三十五次的男主角裴宇却先忍无可忍地爆发了。

  裴宇从助理手上抢过这一集的剧本,狠狠掼到秦潇脸上:“好好看看剧情吧大明星!你的时间是钱,别人的时间就不是钱吗?!”

  秦潇愣愣地任由剧本砸到自己脸上,一旁的乔宸见状冷笑道:“裴先生这样是不是有失风度?”说罢也不问一句秦潇有没有事,带着怒气径直去和裴宇的经纪人交涉了。

  秦潇缓缓蹲下身,将剧本捡起来,有一页没一页地翻着,但要是仔细看,能看见她眼神依旧是放空的,显然一个字也没有看进去。

  这边秦潇发呆,那边裴宇闹着罢工,女二冯茵茵倒是舒舒服服地坐在一旁玩着手机,仿佛一切都和她无关。

  然而怎么可能无关?眼见裴宇又气冲冲地来找秦潇麻烦,导演横在两人中间调节,冯茵茵低头一笑,悄悄把手机的摄像头对准了三人。

  折腾了大半天,总算是磕磕绊绊地赶在月上中天之前把预定的这集拍完了。

  这一场下来,不止秦潇神色疲惫,助理小丽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一行人上了保姆车,秦潇习惯性地拿出手机顺手看了一眼微博,这一看又傻眼了。

  “明天上午还有个广告要拍,下午仍旧要来片场,等会回去你就早点休息,养养精神,不要去看那些无聊的评论,你要知道不管是骂是赞,对你来说都有好处,有流量才能带来利益……秦潇?秦潇?”乔宸见秦潇低着头看手机没有反应,提高了声音。

  秦潇抬起头来,眼眶已经红了,乔宸楞了一下,结果秦潇的手机一看,登时气不打一处来。

  微博热搜榜高高挂着【秦潇片场耍大牌】……

  “怎么回事?!”乔宸怒道。

  “我看到了!”助手小丽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拿出了手机打开微博,很快就在自己的特别关注里找到了罪魁祸首,“是冯茵茵!”

  “我看看!”乔宸立刻点开冯茵茵的微博,这一看,差点没气昏过去。

  【我可以忍受吃住在片场三过家门不入,可以忍受在暴雨霜雪里穿着短裙背着一句有一句艰涩难懂的台词,但我唯独不能忍受因为有些人用随便敷衍的态度对待别人的努力和用心,迟到代表的是不敬业,敷衍是对努力的人的蔑视,这一句台词我背了,你呢?】

  配图正是低着头被导演训斥的秦潇。

  这条微博转发已经破十万,看样子是中午就发了,亏得她背后捅了冷刀子还能跟个没事儿的人一样和秦潇打招呼攀交情,这个女人脸皮倒是很厚。

  “好一个冯茵茵,巧借东风还顺带落井下石啊。”乔宸怒极反笑,随即拿出自己的手机,翻找起了冯茵茵经纪人的电话。

  一连打了四五个都是正在通话中,乔宸便知道冯茵茵这事儿怕是没法交涉了,一时间也有些发愁,他是需要话题需要流量没错,但那限于毁誉参半的评论,是要黑粉路人能和粉丝人数不相上下,谁也敌不过谁维持住平衡才是最好的,现在评论一边倒就算了,打开QQ,发现几十个粉丝群都开始有人大量退群……

  如果真的任由这样下去,还谈什么流量,一个名声脏臭的艺人,所有的代言广告都得泡汤,直接雪藏了还差不多!

  “现在怎么办啊?连粉丝都支撑不住了!”小丽有些着急地问道。

  “得找找有没有人能救场!”乔宸皱着眉想了一圈,却发现都不行。

  秦潇能够接触交好的都是和她差不多的靠话题上位的流量明星,本身自己都是踏着刀尖走路,都不是什么好名声有说服力的主,拉过来帮忙也会叫人说是“一丘之貉”,根本毫无帮助,除非是……

  除非是像祁凛这样的人……

  乔宸看着一直在强忍泪水的秦潇道:“我想了一圈,现在能帮你说话挽回一点名声的人怕是只有祁凛了,本来事态发酵就是因为先前你和祁凛录节目那事儿,如果祁凛能帮你说上几句话才最叫人信服,比谁都管用。我看看能不能通过公司去和祁凛那边沟通一下,让祁凛在微博上帮你说几句话……”

  “不要!”秦潇一听就急了,连连摆手,“不要找祁凛!先前节目本来就是我不好,弄成现在这个样子是我的责任,祁凛也很难做,我的名声这样,就不要去拖累他了……”

  乔宸真是要无语了:“你这老好人的性格能不能改一改?我的祖宗,现在可不是小打小闹,你身上背着的一对代言,你名声要是彻底臭了你知道你要赔偿多少违约金吗?背负争议那是你具有话题性,对你是好事,但是背负骂名这个完全不一样啊,你能分得清吗我的祖宗?!”

  “我分不清!争议也好,纯粹的骂名也好我都不喜欢!”秦潇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支持她这么强硬起来,她没有接触过祁凛的时候就一直非常喜欢他佩服他,大学时候祁凛曾经是她的梦,在她接触过祁凛之后更是觉得祁凛表里如一,是一个温柔的好人,祁凛待她很宽容,她在节目里那样折腾得让祁凛下不来台,祁凛不仅没有抱怨一句,甚至导演问起,他也绝口不提是她犯了错,她心里其实很感激,正因为如此,她只要一想到又要把祁凛拖下这趟浑水,她怕是要好几个月都睡不安稳,“如果你坚持要把祁凛拖下水,我从现在开始就罢工,说到做到,纵然你能把我抬到片场,我也不会做一个动作,说一句台词。”

  “你……”乔宸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倔强坚持的秦潇,不知道她到底抽的什么风,不过秦潇既然这样说了,他也不敢轻举妄动,秦潇说得对,她要是要罢工,他是拿她没有任何办法的,秦潇这个人你拿利害关系跟她说是说不动的,唯独只能讲人情,偏偏他对她呼来喝去惯了,现在要服软,他一时也有些拉不下脸。

  于是两个人就这样僵持在这里。

  他们只顾着对峙,企图用自己的坚持让对方先败下阵来,没有看到助理小丽正偷偷摸摸地和一个人发着微信消息。

  小丽:林风,林风,在不在啦?

  林风:突然找我什么事儿?大半夜的,别告诉我秦潇拍戏拍到现在啊,这么难得……

  小丽:可不是,秦潇这个人你不是不知道,我真的没有跟过这么老实又脆弱的艺人了,前儿网上那些流言看得她哭了一晚上,结果今早睡沉了到片场就迟到了半天,现场裴宇那小子就抓着秦潇小辫子,又闹了一场,结果就拍到现在了。

  林风:秦潇是太玻璃心……唉,我这话也不是贬义,怎么说,她人好是好,就是太脆弱了一点,你多劝劝呗,老是这么在乎别人的评价最后难过的还是自己。

  小丽:我都跟了她这么些年了,劝不动,你看微博没有,她迟到这事儿被冯茵茵添油加醋发微博上去了,秦潇这几天本来就够惨了,站在悬崖边摇摇欲坠,冯茵茵想借东风,又推了她一把,直接给她推谷底下去了。

  林风:不是吧,这个冯茵茵人品这么差?她和秦潇什么深仇大恨?

  小丽:管她什么深仇大恨,左右不过是嫉妒我家秦潇的美貌和人气咯。

  林风:你倒是很护着秦潇嘛。

  小丽:那肯定,外人不知道我还能不知道吗,全天底下在不能找到第二个比秦潇心还好的艺人了,她也是真的惨,很多事儿都不是她能做主的,被迫去做了,然后被骂的都是她。就想前儿录节目那事儿,去之前公司就暗示她和祁凛搞出点火花来炒作,秦潇这个老实人,想着自己名声差不想拖累你家冰清玉洁出淤泥而不染的祁凛,节目里连互动都不敢,生怕被公司逮着机会大肆炒作……

  林风:哇,原来是这样,我说呢,祁凛和她也没有仇啊,怎么全程就唯独不理他。

  小丽:现在事情发酵成这样,刚刚乔宸还提议要找祁凛来帮秦潇说话,秦潇不肯拖累祁凛,用罢工来威胁乔宸,现在两个人僵持着呢!唉,秦潇这次是真的惨了,名声真的要彻底臭掉了,真这样她肯定承受不住这种打击,万一自杀了怎么办……

  林风:你别吓我啊!

  小丽:那可是秦潇诶,她这个人,完全有可能好吗!不行,我得看着她去,不跟你说了!

  林风瞪大了眼睛盯了手机屏幕半晌,想起打戏之后被偷偷塞进自己口袋的红花油,以及小姑娘那双泪汪汪的眼睛……

  “万一……万一真的出事了怎么办?”林风越想越觉得以秦潇的性格来说太有可能了,他不能见死不见看着这么个难得的好姑娘就这么香消玉殒吧,这么想着林风拨通了祁凛的电话。

  秦潇正和乔宸僵持不下,乔宸看着秦潇的脸心情有点复杂。

  秦潇可以说是他带过的最乖巧听话的艺人了,软弱,心善,缺乏主见,加上性子又直,不给她提前安排好就容易说错话,但就是如此,他也一心一意地想捧起这个姑娘。

  让空荡荡的花瓶有一天能够装满芬芳的鲜花,这是多有成就感的一件事情,他一开始也是以这为目标,督促秦潇努力,尽心尽力为秦潇安排,但是从秦潇火了之后,随之而来巨大的利益冲击着他,慢慢地他只考虑能让秦潇赚取多少利益,怎么做才能利益最大化,渐渐就忘了最初他也是想带出一个完美艺人的梦想……

  “唉。”乔宸最终叹了口气,“秦潇,说老实话,你是不是……”

  是不是想退圈这话没说完,就被小丽一声惊叫打断:“我的妈呀!祁凛转发了!转发了潇潇之前那条被骂得很厉害的微博!他替潇潇说话了!”

  乔宸怔了一怔,有些不敢置信,但随之而来的就是狂喜:“快,快给我看看!”

  小丽连忙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他,乔宸一看,顿时笑开了花。

  【每个综艺节目总是要为了吸引眼球而“适当”做一些艺术处理,其实真相没有什么了不起,只不过是这位可爱的小粉丝整场节目都害羞得不敢看我,结束后来找我要签名的时候连头也不敢抬,你不知道的是,其实我也是你的粉丝哦。】

  祁凛高情商的说话技巧真是句句如救世甘霖,将秦潇“目中无人”“自我意识过剩”直接解释成见到了偶像的害羞,合情合理,毫不造作。

  “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一个祁凛!”乔宸看得直乐,笑得见牙不见眼的,“不过是高双商的影帝,这说话技巧,秦潇,看看人家,不要总是一根筋见什么说什么,还总叫人误会,多学学人家是怎么说话的,秦潇,秦潇?!”

  “呜呜呜呜呜!”秦潇泪眼汪汪,只知道点头。

  祁凛看了看微博评论,见情况慢慢好转,一些路人也开始称自己误会了秦潇,太把节目效果当真,秦潇的粉丝也被稳住,开始组织起来有力地回击闻风赶来的喷子,祁凛看着评论虽然还是争吵不休,但显然以秦潇粉丝的战斗力加上正义路人离场,应该过不了多久就能控制住评论区了。

  祁凛松了一口气之余,对自己这种老母亲式的操心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笑。

  说实话刚刚林风打电话来说这件事的时候他也吓了一跳,但还是觉得太夸张了,秦潇出道也有这么些年了,哪里会这么经不起打击。

  但是林风的口气却非常严肃也非常着急,再三强调秦潇真的是个很脆弱的姑娘,别人说她几句她都能憋在心里难受半天,她是个非常好的人,不管怎么样帮帮她,她不过是一个二十五岁不到的小姑娘,绝对不能看着她就这么香消玉殒啊!

  说到最后林风感觉自己都快要哭出来了,这也成功地吓住了祁凛,祁凛回想起秦潇那个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电话,登时就信了七八分,念叨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一边打开了手机微博……

  “嗡”——祁凛正要放下手机,却又见有人打了电话过来,他看了一眼屏幕,是个没有备注的陌生人号码,可是仔细瞧瞧,总觉得这个号码十分眼熟,好像是……

  “你好,请问你是……”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果然是秦潇!祁凛真是哭笑不得,看这个熟悉的号码,听这熟悉的哭声,他恍惚间觉得秦潇抽泣的节奏都和上次电话里的如出一辙。

  祁凛知道这个小姑娘现在一肚子情绪要发泄,于是静静地听着她在电话那头哭得稀里哗啦,想等她哭完了再礼貌地问一句“有什么事”。

  结果五分钟过后,秦潇抽抽噎噎地似是要哭完了,祁凛好整以暇地等着她说话,却听得耳边传来“嘟嘟嘟”的忙音。

  “……”居然又是哭得连说话都忘了吗?

  祁凛无奈地摇摇头,有些疲惫地倒在床上,他帮了这么大一个忙,这小姑娘也不知道跟他说声谢谢……

  “叮”

  手机传来一条新讯息,祁凛点开一看,不自觉勾起了嘴角。

  【QAQ只顾着哭忘了说话了,对不起,还有,谢谢你。秦潇。】

  “傻姑娘。”祁凛笑着摇了摇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瓶修炼守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瓶修炼守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