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自有妙计
棠翎2018-07-14 10:043,258

  “可万一是哪个皇子的美人计呢?”脑海中又一个小人跳出来。

  “是不是美人计也不是你该担心的,你只是个暗卫。”那小人不甘示弱。

  “是美人计的话岂不是会影响他的大业?”另一个小人说道:“袁曜辰失败了,他们不是要一起完蛋?”

  癸还是看着那两个人,无奈他们只是相对而坐,隔得远又瞧不出什么端倪。

  另一边,袁曜辰察觉到远处的目光,轻轻向她那边看了一眼。看她坐立不安的样子有些头疼,这死丫头,伤还没恢复好怎么就跑出来了。

  他心中记挂着事,又不好拂了林小姐面子,只能虚虚应付几句。回头再找你算账。袁曜辰最后看了一眼坐立不安的癸,暗暗想道。

  癸没停留多久,就早早回去了。一路上觉得自己郁闷的好没有道理,还白白辜负了美食。

  她说服自己的时候理所当然,可是第二天再看见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还是没忍住好奇心。

  昨天远远的看着,并未发现女子风姿绰约。今日她走在袁曜辰身边,一身水蓝色长裙,微微曳地,每迈出一步,裙角就荡漾出一圈清波,煞是动人。

  她和丁守在暗处,看那女子一举手一投足,处处透着优雅,每个一颦一笑都恰到好处,淡雅如兰,和一身清贵气的袁曜辰走在一起,都不见得逊色几分。

  “这个漂亮姑娘是谁啊。”癸悄悄戳了戳旁边的丁。

  丁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听说这两天才来,府上的人都叫她林姑娘。”

  “王府怎么会平白无故多出个人来。”癸盘算着,昨天在福满楼见到两人还以为是哪家的小姐,没想到居然是王府里的人。

  她心思飞快的转,丁戳了下她的脑门。“想什么呢,老老实实值班。”

  癸做了个鬼脸,“哦。”心里却像长了草一样,好不容易挨到换班,她一溜烟跑去找寅,本来找头儿能了解的更清楚,不过她知道以甲的脾气多半会鄙视的看她一眼,然后一言不发。

  寅前两日当值,见她过来问,有些讶然。“你不认识她?”

  癸一头雾水,那女子一看就是大家闺秀之流,她怎么会认识。

  “三天前不就是你把她带回来的吗?”寅疑惑的说:“你不记得?”

  癸一愣,她救回来的?那个女乞丐?她看了看远处和袁曜辰谈笑风生的优雅女子,实在是难以把她和那天衣衫褴褛的落魄乞丐联系在一起。

  “这两日她一直和主子在一起。”寅也向那边看了看,“主子只是说姓林,至于这姑娘什么来历,谁都不知道。”他想了想又补了一句:“应该也是谁家的小姐吧,这般风姿就是比起张宰相的小姐也不遑多让。”

  癸摇了摇头,大家闺秀怎么会胆子大到那个程度,她可是记得这姑娘被一群杀手围住连声音都没有颤抖。

  袁曜辰透露的信息只有这些,那姑娘离开了他更是三缄其口,只是她行事得体,短短几天就讨得了府里人的欢心。

  癸每日护卫在暗处,也渐渐消了对她的疑虑,如果是奸细,总会露出马脚,可这几天她一直本本分分的跟在袁曜辰身边,着实没有什么不得体的地方。她的顾虑没了,却被袁曜辰叫了过去。

  还是夜半的书房,还是镀在灯火中熟悉的身影。

  “你的伤好了?”他先是问。

  癸点点头。

  “那你最近怎么怪怪的。”

  癸眼神闪了闪,没想到这都被他察觉到了,她想着怎么应付袁曜辰,却错过了他眼中的光。

  “没有啊。”她无比真诚的说,“我这两天深刻吸取了之前的教训,工作一丝不苟,小心谨慎……”

  袁曜辰抬手挡住了她即将要来的滔滔不绝。

  “马上中秋了,我与林小姐要出门赏月。这次出行的暗卫由你选,再出差错,还是要挨板子。”

  癸缩了缩脑袋。“为什么是我啊,这种事不应该找甲吗?”她只觉得屁股上面有好多板子在等着她,这种感觉一点也不妙。

  “因为别人从来没让我费过心。”袁曜辰沉声说。

  癸不知道哪里又惹得他不高兴,只好又拿出承认错误的诚恳态度,低眉顺眼的老老实实站在原地。

  “告诉我,你可不可以。”他探手取下了她的面具,露出女子精致如白玉的脸。

  黛眉如远山,一双眼眸如黑曜石,眼波流转,顾盼生辉,仿佛满室温暖柔和的色调都因为她明丽了许多。

  她没回那个问题,反而直直的看着他。“面具摘了,我可就不给你打工了。”她玩味的说,眼角翘起的弧度更大,红唇弯弯,有万种妖娆风情。

  袁曜辰看着她不语,不明白为什么她总惦记着要离开,而且还是十几年坚持不懈的惦记。“摘不摘,你都得留下。”他晃了晃手里沾了一点她的温度的面具。“它除了让你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不被人认出来,什么作用都没有。”

  癸看了一眼他手里的面具,郑重其事的说:“它还代表,我会帮你。”她和这面具相伴了许多年,有时候只记得面具的样子忘记了自己本来的模样。她记得当时还是少年的他把面具递到自己手里,他说,我要把那个自私自利的昏君拉下马,你愿意帮我吗?

  她当时只问了一句话:“如果有一天你做了皇上,会不会以天下百姓为重?”

  他说会,她就戴了这个面具好多年。

  后来她才知道,为什么他那么恨他的父皇。

  她的母妃出身并不算很高,当今皇帝即位之初朝堂势力和后宫牵扯不清,错综复杂,皇帝为了自己的宝座安安稳稳,权臣之间互相制衡,就牺牲了他母亲,任由如今的皇后将她迫害致死。

  他母妃沉井的时候,他才六岁。

  从那以后,他开始沉默寡言,皇后害他,他默默躲过去。兄弟们排挤,他装做不争不抢,对那个九五之位一点心思都没有,这样过了很多年,他们对他放下心来。谁都没察觉,当年那个沉默的小男孩隐忍了许多年,已经羽翼渐丰。

  癸遇见他的时候,暗卫只有十一个,她是第十二个。

  此后天干地支满,成了他的贴身护卫。

  “你还记得。”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也回想起了当时的情状。

  他知道癸是一个念旧的人,她记得很久远的美食,很久远的人和事,他希望她念旧,同时也有些担心,他们少年时相遇,可她的旧里,仿佛有太多的东西他不了解,也接触不到,遥遥的来自另一个世界,远远地望着却触摸不到。

  觉得气氛有些沉重,癸接过他手中的面具,莞尔一笑:“放心吧,你交代我的事情,我会办好的。”

  他含笑点头,癸却一把把面具扣在脸上,不着痕迹的挡住脸颊上的嫣红。一向清冷的袁曜辰一笑起来真的是太……太无法形容了……

  她再去偷偷看一眼,刚刚的笑容已经烟消云散,了无踪迹。

  “你还是戴着面具安全一些。”袁曜辰没头没尾的来了一句,摘下面具的她一笑就能动人心魄,难保不会被其他人觊觎。万一他那两个兄长哪一个色心一起,投其所好,把这迷迷糊糊的傻姑娘带跑了怎么办。

  “啊?为什么?”癸没有跟上他的脑回路,傻傻的问。

  “没什么。”袁曜辰神色淡淡,完全看不出在想什么:“时候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过几日就是中秋,万万不能出差错。”

  癸被他的一本正经唬住,同样严肃的点了点头。

  至于去的人选,嘿嘿,山人自有妙计!

  第二日,癸凑到甲身边,甲正练功,没理她。她像模像样的清了清嗓子,学着袁曜辰平日的腔调。“头儿,他和林小姐中秋出行,着我安排一下护卫的人选,你去走一趟吧。”说罢用眼角余光看了看正在练功的甲。

  他缓缓收了动作,站的笔直。“既然是主子出行,我自当跟随。”

  癸压下脸上的笑容,就知道头儿最吃这一套。“为了安全起见,你还要选几个普通暗卫随行。”

  甲皱了皱眉,没理她,继续练功。“我会去,但是安排人是主子交给你的任务,你自己选去吧。”

  癸抽了抽嘴角,终于不再淡定,“头儿,咱们兄弟之间你不要算的这么清楚吧。”她有选择而恐惧症,一万个不想选人。

  甲一拳打出去,身体一侧,让过了她来套近乎的手。“我跟你可不是兄弟,你是女的。”他淡淡地说。

  癸:“……”

  这时候你跟我分男女了,当年训练的时候你怎么说一视同仁呢。

  鄙视之。

  没办法,十二暗卫之首是出了名的铁打的心,谁都说不动。

  她把一堆名字写出来之后对着那张纸发呆,没用很长时间,砚台里的墨还没干透,她就提笔圈出了几个名字。

  又细细想了一遍,觉得没什么问题,才去跟袁曜辰汇报。

  那厮正花前,月下,美人,下棋。

  癸蹲在暗处,静静等着,一直到月上柳梢头,下棋的还在下棋,她一动不动。

  甲来叫她换班。

继续阅读:第4章 准备打一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色暗卫太撩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