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有人刻意为之
棠翎2018-07-22 18:342,231

  癸心里默默为眼前的大皇子默哀了三秒钟。你还是老老实实在家养生吧,玩脑子,你根本就不是这个变态的对手啊。

  “四弟言重了,只是昨日瞧着四弟气色挺好,怎么今日就生病了?这其中,会不会是有什么隐情?”

  袁耀齐口中的隐情,自然指的是人为因素。

  癸在心中快要为这个大皇子竖起大拇指了。不得不说,你真相了,但是也还是有那么一丢丢的偏差。

  “我也觉着奇怪呢,今早传了太医,说是吃的食物相克,导致的中毒情况。”

  袁耀辰也不明说,只是给了袁耀齐一个方向,效果却比明说好太多。

  听袁耀辰说玩,袁耀齐的脸色就不太好了。食物中毒?怕不是有人刻意为之吧?

  “四弟,你若信得过大哥,那此时就交由大哥替你查,一定还你个公道!”

  袁耀齐这么说,一是为了拉拢人心,让袁耀辰紧紧依附自己,二也是为了彻查此事,看看袁耀辰对自己是否存有二心。

  “弟弟自然信你,如此,便多谢大哥了。”

  袁耀辰这句话说的很是诚恳,这几年,二皇兄一直在他府上安插内应,他不是不知道,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理由出手。这次借大皇兄的手,正好一次铲除,并且,二皇兄那边,也怀疑不到他的头上。

  直到现在,癸才明白为什么袁耀辰为何苦心孤诣做这么多,原来是想借大皇子的手清理门户。

  “四弟放心,你且回去安心养病,皇兄一定会还你一个公道!”

  袁耀齐说的认真,不知道的人,怕是真的会以为他是一个爱护弟弟的好哥哥。

  “既然这样,我就先行回府,麻烦皇兄了。”

  “主子,您为何不直接了当和大皇子说是二皇子的人动的手。”

  王府别院中,亥站在袁耀辰身后,疑惑地问。

  袁耀辰抿了一口茶,缓缓的说道:“大皇兄虽然有勇无谋,但是为人多疑,若是我一开口就咬定此事与二皇兄有关,那他不仅不会联想到二皇兄身上,反而会怀疑我。”

  “既然如此,那需不需要我们把证据弄明显一点?”

  对于自家主子这颗九窍玲珑心,亥从不去猜,也猜不中,唯一的爱好就是八卦。

  “不必,太过明显的证据反而容易让人怀疑,只需给他们留一点线索就行了,我这个大皇兄虽然笨一点,到还不至于蠢到一事无成。”

  袁耀辰细细评味着手中的茶,丝毫没有做坏事的心虚感。

  癸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小声说了一句:“也不知道你那两个皇兄上辈子是倒了什么大霉了,这辈子居然和你做兄弟。”

  “怎么?有我这般聪颖、运筹帷幄的皇弟,难道不是他们的幸运吗?”

  袁耀辰笑着看着癸,这丫头总是拆他的台。

  “有你这么一个弟弟整天算计他们,那是不幸好吧!”

  癸也是醉了,真不知道这个男人哪里来的自信,居然说遇上他是幸运。

  就在二人说话间,甲突然出现,对袁耀辰说道:“主子,大皇子府那边传来消息,说是发现了此事的关键性的证人,邀请主子去一同审问。”

  “这么快就找到证人了?这其中不会有诈吧?要不你还是称病别去了。”

  也不能说是癸想得太多,毕竟身处皇家,这其中的复杂,远非常人所看的那般平静。

  见到这个小丫头担心自己,袁耀辰还是很开心的,轻声说道:“无妨,如果他当真怀疑我,便不会在这个时候约我去一同审问。更何况,如果你们三人联手的情况下,都还让他伤了我,那么这皇位他也是坐得的。”

  癸也是呵呵哒了。她的轻功最好,亥的剑术第一,头儿是全能型人才,如果这种情况下还让那个大皇子伤了他,那他们这十二暗卫不如通通去死比较好。

  “得得得,你是老大,你有理,你说去咱就去。”

  癸已经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再和这个男人讨论什么了,反正怎么说他都有理。

  “成大事者,必定有所代价,有所冒险,也是肯定的。出了这扇门,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懂吗?”

  袁耀辰苦口婆心的教育着癸。这丫头毛病可不少,特别是那多管闲事的毛病。江湖上从不缺隐世高手,若是有一日,这丫头遇上那些人,该如何自保?他能做的,也唯有留她在身边,把她放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内。

  “行了,婆婆妈妈的干什么,你不是要去大皇子府吗?赶紧走赶紧走。听说东街开了一家极会做卤味的店,我还赶着去尝鲜呢。”

  癸不耐烦地把袁耀辰向外推,这男人最近的废话是越来越多了,该不会是更年期提前了吧?

  一路上,癸离袁耀辰远远的,不知道为啥,她最近总觉得这个男人怪怪的。难道思春了?

  癸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这丫得那个心上人,该不会是他单相思,所以这丫的抑郁成疾了吧?

  想到这里,癸看向袁耀辰的目光之中多了点东西,这家伙,好像也挺可怜的哦,竟然和她一样,是单相思。

  袁耀辰虽然不知道癸在想什么,但是看到她看自己的那个眼神就知道,她脑子里的想法,绝对不是啥好东西。

  癸用手拐了拐身边的甲,小声的说:“头儿,你说咱们这位王爷大人究竟是看上了哪家的姑娘啊?那家姑娘居然还看不上咱们王爷,王爷好可怜啊,居然单相思。”

  听着属下这么说,又抬头看了自家主子,有那么一瞬间,甲真的觉得,主子好像是挺可怜的。

  以袁耀辰的内力,自然是可以听到癸说的那句话的,一张俊脸黑黝黝的。

  看到主子突然黑了脸,亥不自觉的缩了缩肩膀,戳了戳癸,说道:“癸,你刚在和头儿说啥了?主子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呢?”

  癸心虚地看着其他地方,说:“哪有说什么,主子脸色难看肯定是因为心情不好呗。你想太多了。”

  被癸这么一说,亥灿灿的缩回手,真的是他想多了吗?可是刚才出门的时候,主子明明还很高兴的啊,怎么突然就不高兴了?他还以为是因为刚才癸和头儿说了什么呢。主子果然是九窍玲珑心,让人捉摸不透啊。

继续阅读:第13章 关键人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色暗卫太撩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