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刺客
棠翎2018-07-27 20:483,340

  “这个袁曜齐,大概要什么时候动手啊?”

  癸手里面拿着一个红彤彤的桃子和一把小刀。

  她手下的动作飞快。不到一会儿一个白白胖胖的桃子就被她削了出来。

  “典礼到一半,必定动手。”

  一直没有怎么搭理她的袁曜辰忽然转过头,看到她正在啃桃子后,唇角晕开一抹淡淡的笑意。

  过于清浅,难以察觉。

  “唔,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癸皱着眉头将桃核给放到一边果盘边,嘴里吐词有些嘟嚷不清。

  “我有说过要动手吗?”

  一脸呆懵的癸盯着袁曜辰,艰难地吞下了嘴里的桃肉。

  “不动手那为什么叫我过来?这不是浪费人时间嘛?”

  袁曜辰没有再继续回答她的问题,只是眼神平淡地看着她在那里啃桃子。

  知道自己无论再怎么问,他都不会再回答了以后,癸也没打算再自讨没趣,干脆直接就着身边的点心水果,大吃了起来。

  不得不说这皇宫的东西,果然精致好吃。

  此时的皇宫祭坛。

  文武官员两排分列,对立而站。文官领头是宰相张天德。而武官的领头,则是大将军石忠国。

  石忠国刚过五十岁大寿,虽然年龄大了,却是朝廷武官的一把好手。在先皇打天下的时候就贵为大将军,一来几十年,从来兢兢业业,镇守一方安宁。

  “陛下,这时辰就快要到了。钦天监的人,也在来的途中了。”

  跟在袁初冽身边的公公压低了声音,说了一句。

  袁初冽扫了一眼底下站着的大臣们,发现一部分人已经在动摇后,眼神明显地沉了沉。

  就这么点时辰,就沉不住气受不下去了,这些人也太没用了一点。

  他眉宇间的厌烦之色浮出,越加深重。

  这钦天监的人,也是够厉害,竟然要他一个堂堂太子等他们一帮老头子……简直过分了一些!

  “陛下……”

  “大皇子呢?”

  眼神落在了皇子们所站着的地方,袁初冽的眉头一皱,发现除了自己要求不来参加典礼的老四之外,竟然老大也不在。

  他问了一声后,他身后的太监明显地声音顿了一下。

  “大皇子他据说在压着城外的一群流民。这之前不是距离京城不远的千峰城闹了一场时疫么,许多流民都纷纷奔向了京城。这大皇子,正是在镇压那些流民……”

  “镇压流民就可以不上禀私自行动?还缺了这祭天大典……袁曜齐的那个脑瓜子到底长着做什么用的?!”

  袁初冽本来就觉得烦躁,这又听到了这件事,心里的火气就更加地茂盛。

  而就在他准备开口再说话的时候,钦天监的那帮老头子终于姗姗来迟。

  “陛下,时辰已到。”

  钦天监一把手唐温安一身深色法袍,头发盘起。明明都是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子了,精神却是矍铄不已。

  他看了一眼眉宇间尽是烦躁的袁初冽,没有说话,眼底却是掠过了一丝怒其不争的情绪。

  袁初冽没有说话,直接站到了距离祭鼎不远处的地方。

  “禀列天神,择吉日良辰,换素服,燔薪柴,迎帝神……”

  因为唐温安的时辰掐得刚刚好,在袁初冽一站定,他手里就多了几柱极粗且长的黄香。

  他的嘴里念叨着几十年来每年都会念一遍的词话。神情严肃,声音洪亮如钟。

  就在他将黄香插进了祭鼎后,明明好好的黄香却突然“啪”地一下,尽数断裂。

  “这!”

  唐温安看着面前断裂的黄香,手一抖,瞳孔蓦地一缩。

  振袖一转身,唐温安脸上的惊讶转变为了愤怒。

  “今日大典,皇室何人未来?!这触怒天神,可是要堕入那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的!”

  被唐温安这么一问,所有的官员和袁初冽这才想到了四皇子和大皇子。

  他的神情难看,却是一点也不敢有违背的意思。

  “大皇子和四皇子未参与典礼。大皇子镇压流民,公务缠身不得离开,四皇子疾病加身,怕染了天神的晦气,也未来。”

  “这祭天大典,可是说来就不来的?吩咐人下去,找到大皇子和四皇子,否则,这典礼,怕是完不成。天神,也会因此被触怒,降下大祸!”

  唐温安又是一句话吐出,丝毫没有一点点在意袁初冽心情的意思。

  袁初冽心里带着一点怒气,但是却不能发作出来,脸都涨得红了起来。

  “去把四皇子叫来,再派人出城找大皇子。”

  听到他安排人去找了,唐温安的脸色这才好了一些。

  他转过身,重新按照自己刚刚的动作,重新上了一次黄香。

  幸好,黄香没有再次断裂。

  与此同时,城外某驻军地。

  “回大皇子陛下,城里的祭天典礼,怕是已经开始了。”

  袁曜齐身着铠甲,头上也带着头盔。整张脸露在外面,一双眼睛在那声音落下后,眯了一眯。

  “开始了……整装全军,即刻启程进城!”

  一声令下,之前禀报事情的副将立马领命出了帐子。

  袁曜齐在帐子里面呆了一会儿后,就几步离开了帐子。

  他的皇权大业,他来了!

  祭天典礼的过程繁琐又麻烦。袁曜辰被人带到了典礼上,时不时咳嗽的他,用着眼睛的余光扫视了一圈周围的人。

  他来之前就吩咐了癸带着和他们一同出来的暗卫们躲在了暗处。

  今日的祭天大典已经进行到了一半了,台上的袁初冽已经站的有些不耐烦了。

  就在唐温安手里拿着东子,准备进行下一步动作的时候,袁曜辰忽然听到了马蹄声。

  “黄天厚土在上,后人唐温安在此求列位天神庇佑我……”

  “救命啊,有刺客!”

  唐温安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道尖锐的女声给打断了。

  女声尖锐切带着一股子恐惧,就像是看到了什么东子。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这声音给吸引了过去,就在转头之后的一刹那间,数十个身着盔甲的士兵从各处涌出,控制了在场的所有人。

  “保护陛下!”

  袁曜辰见着时间正好,立马一句话喊了出来。

  他什么交集,明明刚刚还十分虚弱的人,就在这个时候就像是换了一个人,脚步飞快的跑到了袁初冽的身边。

  一只箭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射出的,“噗嗤”一声,直直地插进了袁曜辰的右肩。

  “四皇子!快,保护好陛下!!”

  袁初冽看着那支箭插进了袁曜辰的右肩里面,整个人一愣,随机立马就反应了过来,身后也不禁地冷汗直冒。

  如果他没有猜错,刚刚的那支箭,可是直接冲着他来的!

  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在皇族的祭天大典上面动手?!

  祭坛底下,原本几个被控制好的武官忽然一齐从那些士兵的手里面脱控,纷纷和士兵搅歪一团打了起来。

  一时间,场面极度混乱。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人打扰大典的进行?!那些守卫呢?!都死光了吗!”

  袁初冽被几个贴身侍卫保护着,看着底下不断和人交手的士兵们,怒气直起。

  而一边为他挡了一箭的袁曜辰,却是别人忽然一把拉扯过,跌进了一个怀抱。

  “你你怎么了?!怎么自己去挡下那一箭!你不要命了吗!”

  癸看着袁曜辰苍白的脸颊,心揪了起来。她的语气焦急,脸上也是寻常难以看到的慌张之色。

  捂着自己右肩伤口的袁曜辰心里一暖,朝着她笑了一下,随后脸色又恢复了之前那种平淡无波的样子。

  “在这个时候,你竟然私自跑出来了。癸,你知道你自己犯了什么错吗?”

  原本还十分慌张的癸被他的这话一堵,看着他的脸色变了变,手上想要去摸他伤口的动作也收了回来。

  “我自作多情了。”

  话音还没有落下,她就直接一个闪身,人就消失不见了。

  袁曜辰对于她这忽然离开的举动愣了一下,随后唇角勾起了一抹无奈的笑意。

  她怎么就不能理解自己的意思呢?如果这个时候她被人看见了,自己辛辛苦苦下的这盘局可就废了。

  扫视了一圈,发现并没有人注意到自己这里以后,袁曜辰捂着伤口上了祭坛。

  就在他刚刚站定的时候,一个身材高大面容熟悉的男人出现在了祭坛不远处。

  而他的身后,正跟着数以百计的士兵。

  “袁曜吉,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听到了这句话,原本还一直猜测是谁派出来的人的袁初冽停了下来。

  “袁曜齐,你这是在做什么?!”

  没等袁初冽开口,他身后的唐温安就直接地开口质问了起来。

  “哈哈哈哈,我做什么?唐温安,你可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我是在做什么!”

  袁曜齐也不知道今天是吃错了什么药,平时一句也不敢反驳唐温安的他,竟然今天直接反讽了起来。

  本来就认为自己地位崇高,身边敬仰,敬佩自己的人也很多,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唐温安脸色青白,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盯着袁曜齐。

  “袁曜齐,我不管你要做什么。但是,在我主持的祭天大典上逼宫……你怕是还活在梦里!”

继续阅读:第18章 想起来火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色暗卫太撩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