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陪本王去勾栏院
弯弓2018-07-21 23:003,515

  不知不觉间,二人走到了芙蓉桥上,放眼望去,粉色的荷花连接着天地,让人有一种自己也是荷花的错觉。

  芙蓉桥向来人山人海,叶蓁蓁每次来都会被挤成肉饼。

  然而这次因为是小王爷出行,侍卫唯恐人多拥挤宋知斐遇到危险,所以侍卫们将大量的人群都拦在了桥下。

  偌大的石拱桥上,只有叶蓁蓁和宋知斐二人。

  清风拂面,荷花玉立,轻松惬意,叶蓁蓁舒服地眯着眼睛。

  这或许就是当狗腿子的好处?

  宋知斐见惯了比这还要美的景色,面对着满目荷花只觉得稀疏平常。

  他挑眉感叹:“这芙蓉镇花好水好,可是怎么就不见美人,自古皇族都偏爱江南,都因为江南盛产美人,这芙蓉镇也是温柔水乡,怎么美人这么稀缺,放眼看去尽是歪瓜裂枣,不堪入目,真是想念丽姬的曼妙舞姿和柔姬的盈盈细腰。”

  叶蓁蓁听他讲起了风流韵事,看样子是真的不将她当做未出阁的姑娘了,打岔说道:“小王爷要是想看歌舞表演,不如去不远处的歌舞坊?”

  “群魔乱舞罢了,”宋知斐像是想到了什么,眉目染上轻佻的笑意,“不过你倒是提醒我了,你陪本王去芙蓉镇的勾栏院里看看去,本王要看看这花魁长什么模样!”

  “勾栏院?”

  叶蓁蓁惊讶地重复了一遍,她虽然去过那种烟花之地,但是也没有这么招摇地进去啊,“殿下,我……”

  宋知斐似乎很满意自己的决定,凑到叶蓁蓁耳边低声说道:“本王一会儿甩掉那些后面那些碍事的,你见机行事!”

  温热的气息喷在耳后的皮肤上,叶蓁蓁像是被灼伤到了一样,缩了缩脖子,没再说什么。

  宋知斐一行人浩浩荡荡走进了一家名为百年第一庄的饭馆,店小二一看这架势就知道定是大主户,眼角带笑迎上来,点头哈腰地请众人上楼进雅间。

  阳光透过窗棂照射进来,窗外就是一片芙蓉花海,房间中央是在一个干净的八仙桌上。四周墙壁上还挂着山水字画,摆放着古董瓷器,看起来十分风雅。

  宋知斐落座,豪气开口:“你们这最好的酒都端上来,有几坛子来几坛子!”

  “好嘞!”小二应声。

  叶蓁蓁拄着下巴,她还蛮好奇宋知斐怎样甩开他身边那些高手侍卫。

  酒水很快就上来了。

  只见宋知斐悄悄地举着一个小牛皮纸包裹,对她展颜一笑,迅速倒进了酒壶里面。

  摇匀之后他令门外的侍卫都进来,“你们这一天也都辛苦了,叶姑娘不会喝酒,本王自己喝酒无聊,你们都给本王坐下喝酒!小二,拿杯子倒酒!”

  听到宋知斐的自称,小二一个激灵,麻溜地就拿齐了杯子,给各位侍卫倒满了酒。

  叶蓁蓁站起身走到店小二身边,“小王爷在这里的消息不希望被其他人知道,明白了吗?”

  小二点头,如捣蒜泥一般,“小的明白!”

  叶蓁蓁说,“行,那你先下去,王爷是贵人,没有传唤任何情况都不得入内,明白了吗?”

  “明白!”

  店小二离开之后,侍卫长此时一本正经开口,“殿下,喝酒误事,喝酒不办事,办事不喝酒,我等为了保护您的安全,不能在当值期间喝酒的。”

  闻言,宋知斐面色陡然一冷,将酒壶狠狠砸在八仙桌上,不悦开口,“你们是不是看不起本王,因为本王没有被父皇赐封封号!”

  侍卫们纷纷跪下,“属下不敢!”

  “那就给我喝,要是谁不喝就是不给本王面子!”说着仰头将手里的酒一饮而尽。

  他杯中的酒是提前倒的,里面没有被加料的。

  众人只能硬着头皮把酒喝了下去,不出眨眼的功夫就昏昏倒下。

  其中有一个将就含在嘴里尚未咽下去的侍卫看到弟兄们都昏了过去,立刻吐出了嘴里的酒,做出拔剑的姿势,“王爷,这里有埋伏,快……”

  侍卫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叶蓁蓁拿花瓶砸晕过去。

  宋知斐起身优雅地整理整理衣服,见刚才叶蓁蓁行动利落,眉眼间闪过赞赏,“干得漂亮,我们走吧!”

  叶蓁蓁迟疑,“从哪走?”

  宋知斐指着窗户,这里是二楼,这间房间属于景观房,建于水面之上,窗外面就是河水,“衣服湿了也没关系,马车里有可换的衣服。”

  叶蓁蓁自从落水之后,就对河水有着天然的恐惧。

  如今光着宋知斐这么一说,就觉得脚底发凉,“殿下乃千金之躯,这种方法未必有些危险。不如委屈您暂时穿一下侍卫的衣服,再用黑布蒙上五官装作侍卫。”

  宋知斐点点头,“也好,动手吧。”

  什么动手?叶蓁蓁抬起头看到宋知斐气定神闲地坐在座位上,一副等待别人伺候的模样。

  难道扒男子的衣服这种事情也要她来做吗?

  算了,娘的经典语录中说过,女子能定半边天,男女都是平等的,无论哪个性别都不应该歧视另一个性别。

  将这些话默念一遍之后,叶蓁蓁手指微微颤抖地接触在离她最近的侍卫的衣襟上。

  “笨手笨脚的,还是本王亲自来吧!

  ”宋知斐不知何时从椅子上离开走近她身边,只见宋知斐三下两除二地就剥了男子的外衣,然后套在自己身上。

  不得不说,果然是长得好看的人穿什么都好看。

  一身黑乎乎的侍卫制服穿在他身上格外合身,比起里三层外三层的繁琐衣服,简单的布料裹在身上反而勾勒出修长的身材,将宽肩窄腰长腿的优点展现无疑,整个人由内而外散发着帅气和贵气。

  不行,这张脸长得实在太妖孽了,如果看时间长就会出现心脏怦怦乱跳的症状。

  收回视线,叶蓁蓁将自己的手帕递给他,“王爷一会儿出去的时候就用这手帕遮住脸,剩下的交给我就好。”

  二人走出房间,店小二就热络地迎了上来,“姑娘怎么出来了,是王爷,咳,是爷有什么吩咐吗?”

  叶蓁蓁沉着嗓子,“爷正在商量重要事情,如果有人擅闯,杀无赦。”

  店小二打了一个哆嗦,“小的明白,有小的在这里,就算一只苍蝇也别想飞进去!这位兄台怎么总是用手帕遮脸?”

  叶蓁蓁眸色顿时犀利,“不该问的,勿要多嘴。”

  店小二被她唬得一愣一愣的,立刻眼观鼻,鼻观心。

  叶蓁蓁发现她还真的有做狗腿子的天赋。

  到了马车时,宋知斐从暗格中拿出了两件衣服,一件递给叶蓁蓁,另一件留给自己,似乎忘记了叶蓁蓁的性别一样,毫无忌讳地宽衣解带。

  叶蓁蓁紧张地用拇指摩搓着不菲的布料,尴尬地转过身子,背对着宋知斐。

  宋知斐换好衣服之后看着叶蓁蓁,不明所以开口,“你怎么还不换?”

  叶蓁蓁说,“我……王爷能不能先下马车,容民女换一下衣服。”

  宋知斐回,“没事,本王不介意你的身材不好。”

  叶蓁蓁的眉毛纠结成波浪,“殿下,咱别开玩笑了呗……”

  宋知斐朗声一笑,掀开帘子走下了轿子,一番动作行云流水,“换好衣服知会本王。”

  ……

  换好衣服,二人终于来到最有名的勾栏院。

  春风十里,章台走马。

  这勾栏院和别家都不一样,但凡做到极致的勾栏院,不是以姑娘的美色闻名,就是凭借姑娘的才情引人,土财主愿意来,风流才子愿意来,反正都做到了雅俗共赏的标准。

  春风十里可不一样,这家的姑娘不接客,小摸小闹可以,但是想赤诚相见,就算你是皇帝老子都没用。

  可即便这是这样,这家也是火到不行。

  听着叶蓁蓁的介绍,宋知斐唇畔扬起玩味,“哦?这是为什么?”

  叶蓁蓁也只是道听途说,没找过这里的姑娘,哪里知道为什么。

  “两位爷看着眼生,可是第一次来我们的春风十里?”脆亮的女子声音响起。

  出来迎客的鸨儿画着极为浓重的妆容,根本看不清这胭脂水粉之下这如何的模样。

  随着笑容,这脸上的粉末都往下掉渣,伴随着她手中艳粉色的羽毛扇子一动一动的,将掉下来的渣滓扇得到处都是。

  粉末钻进叶蓁蓁的鼻子里,顿时间觉得痒痒的,张口就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宋知斐倒像是见惯了这种场面一样,面不改色,从袖笼中掏出了一张银票,笑着说道,“鸨儿,你将这里的花魁给我叫来!”

  鸨儿眉开眼笑,“好嘞!爷请随着我上二楼雅房。”

  鸨儿在前面带路,随着上楼的时候,像是馒头一样的屁股摇啊摇,摇得叶蓁蓁都有些迷糊。

  推开门,鸨儿应该是将他们领进了最好的房间,一进门就能闻到甜腻却不厌人的香味,带着桃子的果味,这是叶蓁蓁第一次闻到如此奇特的香味。

  此间分为三段,正中间是雕着精细纹路的小桌可以谈话谈情,左边和右边就稍微幽暗一些,分别拿着屏风作为遮挡。

  隐约可见是琴架和两张仅能容下一人躺下的床,而且这床还有些奇特,上部分的位置有着一个圆圆的洞,大约能容下一个人的脑袋。

  伴随着彩色琉璃窗的投影,内室幽暗绚丽,别有情趣。

  没过一会儿,就走进来一排长得水嫩的女子。

  她们手里拿着切成小块的水果拼盘,放在小桌上面,还有两杯一手掌高度的琉璃杯,里面装着酒红色的液体,晶莹剔透。

  其中一个少女说道,“两位爷,这是本店的特制饮品‘娇娥玉露’,味道甘甜如处子,后味却如火热的少妇热情浓烈。”

  “咳!”

  叶蓁蓁的唇刚碰到琉璃杯的边沿,听到这句话悻悻然将杯子放下。

继续阅读:第9章 与易初良的第一次争吵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厨娘的狗腿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